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96章 沾花惹草的大猪蹄子(一更)

第96章 沾花惹草的大猪蹄子(一更)

  此时,医院。

  言沉当时动手的时候虽然看上去下手挺狠的,谢梦晗叫地也是非常惨,但是在医院检查之后她的伤势并不是很重,除了脸上被揍得鼻青脸肿身上软组织青青紫紫之外,比较严重也就是肋骨断了两根,手腕骨折了而已。

  伤势并没有和她当时那种似乎当场就要去世的惨叫声成正比。

  不过在接到言舒雪那通电话,谢家这边还是让人按照最严重的的伤势处理方法给谢梦晗给包扎了。

  谢梦晗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脸上被纱布包裹地只剩下眼睛鼻子和嘴巴露在外面,在病床边,是一位衣着华贵的老太太,她看着谢梦晗这副模样,脸上是一片森冷的阴狠。

  “妈。”谢梦晗幽幽转醒,她艰难地喊了一声。

  陆秀婉瞬间看了过去,“梦晗呐,妈在呢,你有什么委屈要跟妈说。”

  “妈,这次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谢梦晗看着陆秀婉,声音狠地像是淬了毒。

  陆秀婉一向最疼这个女儿,只要她想做什么从来都是由着她,再加上性子本来就是不分是非黑白的护短,瞬间应承了下来,“你放心,妈绝对会为讨回公道,我一定让那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牢底坐穿!”

  “妈,还有他手中的股份,我也要拿回来。”谢梦晗道。

  言氏只能是属于舒雪的,她决不允许言沉染指半分。

  “嗯,有谢家在,决计不会让你白白吃了这么大亏!”陆秀婉眼睛里面也透着狠绝之意。

  似是想到了什么,谢梦晗又连忙开口道:“妈,到时候想办法将言沉从牢里秘密带出来,他还有用处。”

  陆秀婉看向了谢梦晗。

  谢梦晗沉着声音解释道:“子翊的身体不好,而言沉好歹是盛哲的儿子,和子翊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兄弟,他是为子翊提供心脏的最合适人选。”

  如果不是以前子翊身体不好不能动手术只能将养着,在言沉住在言家的那段时间她就早已经想办法给子翊做了心脏移植手术,哪儿能让那位私生子安安稳稳地活到现在!!

  她谢梦晗向来是眼睛里容不得半点沙子的人!

  虽然她和子翊关系不是很亲近,可是到底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她又怎么能不替子翊考虑呢?!

  这大概就是天下慈母心吧,无论自己的女儿对自己如何,都是一心一意地为着他们着想!谢梦晗如是想。

  陆秀婉点点头,“那个私生子没有任何身份背景,在帝京还不是任由谢家人搓扁揉圆。”

  听着陆秀婉这句话,谢梦晗眸子微微闪烁了一下,并没有告诉她言沉和姜迟关系不错,甚至和帝京沈家沈一潋都有着匪浅的关系。

  “嗯嗯!”谢梦晗含糊地点了点头,“这件事情就交给妈您来处理了。”

  她一直都是知道自己母亲的手段,绝对不是善茬,不然的话当初爸也不至于落了个净身出户的下场。

  警察局。

  另一个房间。

  言沉站在窗边,神色依旧是清冷,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窗外茂密的树木。

  姜迟懒洋洋地坐在窗边的椅子上,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机,偶尔抬头看言沉一眼,稍有沉思。

  至于言子翊顾行景以及谢越,都是神色各异地坐在沙发上。

  顾行景看着一点儿都不着急的言沉,有些好奇地问了一句,“言沉,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么?”

  言家暂且不说,就说那个护短护到不分是非黑白的谢老太太,她自己的宝贝女儿被人给揍得进了医院那是决计不会轻易放过言沉的。

  “嗯!”言沉没看顾行景,但是也是非常有礼貌地回复了。

  只是顾行景眸子微瞠了一下,就一个“嗯”是什么意思?担心还是不担心?还是觉得一潋有办法?

  “那我们要在这里等多久啊?”他又问。

  “等姑姑的伤势报告出来吧!”说这句话的时候,谢越还抬头看了言沉一眼。其实刚才言沉动手时候的那股子狠劲和戾气,真的有些吓到她了。

  她甚至都无法想象这么一位清隽出尘的少年,怎么会有那么桀骜狠绝的戾气!

  明楚正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看其他案件的资料,一位中年男子走了过来,温和地笑着问,“小楚,还在看资料呢?”

  明楚起身,礼貌客气地打招呼,“周局长。”

  “言家这次的打架斗殴事情是你在负责的吧?”周井问。

  明楚点点头。

  周井将一份医疗报告递给了明楚,“这是刚刚从帝北医院送过来的诊疗报告单,”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谢家是帝京名门,而言沉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私生子,再说了,这次的事情是他率先动手,你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吧?”

  明楚简略地看了眼诊疗报告,“局长,当时谢梦晗送去医院的时候我也在场,根本没有这么严重。”

  肋骨断了四根、中度脑震荡、右耳听力受损、手腕骨折

  “小楚啊,不管这个伤势是不是真的,可是现在出了这份医疗证明它就是真的。谢家在帝京有权有势,言沉就算今天没事但与谢家结了仇以后也会遭殃,你又何必与自己的前途过不去呢!”周井拍了拍明楚的肩,语重心长地说道。

  说完便也转身离开,刚走出两步,他又停了下来,看了明楚一眼,“对了,谢家的意思呢,是至少让言沉在里面待上几年。”

  明楚盯着手中的报告,没有说话。

  大概在半刻钟之后。

  明楚出现在言沉等人所在的房间。

  她将那份报告直接递给了言沉,“这是医院检查之后的结果。”

  言沉接过看了一眼,清冽淡然的丹凤眼中神色如常,凉凉淡淡的,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你似乎并不意外?”明楚问。

  言沉偏头看向了明楚,“为使他人受到刑事追究的目的而捏造事实,甚至故意向司法机关提供虚假内容的医疗诊断结果以及重伤的鉴定,明警官,请问这个可以构成诬告陷害罪么?”

  大概是很少一次性说这么一大段话,言沉的语调一直很慢,不疾不徐。

  明楚大概也没见过这么镇定冷静的人,她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这份报告如果是真的,你势必要负相关的刑事责任,如果是假的,那对方的诬告陷害罪名便成立。”

  停顿了一下,明楚又补充了一句,“只是依照谢家和言家在帝京的权势,你只怕很难抽身,而且,关于这份诊断结果你也很难证明是假的。”

  “这个无妨,能构成诬告就行!”言沉丹凤眼眼尾似有若无地上挑了挑,嗓音很轻很轻。

  说完之后,言沉看了一眼明楚,“多谢告知。”

  “分内之事。”明楚道。

  明楚离开之后,顾行景瞬间就跳了起来,凑到了言沉身边,“言沉,你是不是早就猜到了言家人”说到这里突然反应过来这里的五个人中有两个人是姓言,连忙改了口,“谢梦晗会这样做,所以一直等着算计对方啊?”毕竟有了这份诊断报告,就相当于手握诬告陷害的证据。

  谢越抿了抿唇,没说话。

  谢梦晗是她亲姑姑,而且这件事情她奶奶肯定也插手了。

  “那医院那里你怎么办呢?”顾行景皱了皱眉,然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又道:“我堂哥就在帝北医院当医生,就是顾行昀,上次锦瑟皇庭他也在,要不我找他帮忙吧?”

  “谢谢,不过不必了。”言沉淡声拒绝。

  “你不用这么客气,你和一潋关系那么好,再说了我和他又是这么好的兄弟,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顾行景十分热情。

  听到这句话,姜迟妖魅精致的面容神色略微凉了那么些许。

  和沈一潋关系很好么?!

  随即,他想到了连言沉家密码都知道的沈一潋,他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眸眼微微一抬,意味不明且危险地看向了言沉。

  他帮了这玩意儿这么多次,竟然连联系方式都不留一个!!

  太不是东西了!

  然后他幽幽的目光落在了顾行景身上,“他的事情就是你的事情,他吃了饭你就能不用吃了?!你数学棺材板还没掀翻啊,等价代换是这样的么?”

  魅然妖娆的嗓音还带了一抹嘲。

  顾行景:“”

  他看向了姜迟,又看了一眼言沉,非常无辜地摸了摸鼻子。

  他是哪里得罪这位小祖宗了么?!

  言沉偏头看向了姜迟,她没说话,只是左边眉梢挑了一下。

  姜迟对上了言沉的目光,对视了片刻之后偏头看向了窗外。

  哼,沾花惹草的大猪蹄子!

  这个想法一出,姜迟自己也微微愣了愣,然后稍微拧了一下眉梢。

  心中不由轻嗤一声,啧,果然是和言沉在一起演戏太久了!!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明楚进来了,在她的身后还跟了一位年轻的女人。

  那个女人目光在房间里面几人身上扫过,问,“请问谁是言沉?”

  言沉看向了她,“我就是。”

  女人将手中一份密封的件交给了她,“我代为转送。”

  “多谢!”言沉道。

  女人点了点头,“既然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回去了。”

  女人一离开,顾行景就又凑了过来,问,“言沉,这个时候怎么有人送件给你?而且还是送到警察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