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135章 是我想要纠缠他

第135章 是我想要纠缠他

  “言沉的父亲?!”姜迟轻轻地重复着这五个字,苍白的唇颇为嘲讽地勾起一抹弧,“言盛哲去姜家的时候难道就没有告诉你,言沉根本就不认他这个父亲!”

  “言沉认不认言盛哲这件事情与我们姜家没有半点关系,”季商薇淡声说道,然后看向了姜迟,目光和声音都微微一沉,“有关系的是言盛哲在姜家说了些什么。”

  姜迟对此并不在意,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季商薇,而是抬头看向了吊瓶中还剩三分之一的药液。

  心中轻啧了一声,如果他现在拔掉的话,被那位爱哭的三哥给知道了应该是不会让自己出院吧?!

  “姜迟!”见自己被无视了,季商薇沉着声音喊了一声,语气里说不出来是无奈多些还是薄怒更甚,只是看着姜迟,“你难道就不想知道言盛哲说了什么吗?”

  姜迟漫不经心地挑着眉,甚至轻轻地吹了吹指甲,才不疾不徐地道:“言沉和我在一起只是为了得到姜家的势力来争夺言家的家产、他大逆不道,动手殴打父亲妹妹,还将谢梦晗给打到住院、言沉并不是真心喜欢我而是利用我、再或者言沉喜欢男人而且和沈一潋关系暧昧不清不楚!”

  慢悠悠地说完这几点之后,姜迟才看向了季商薇,“我猜得可对?”

  “你既然知道言沉心思歹毒,与你在一起目的不纯,为什么还要容忍他纠缠于你?”季商薇以质问的语气开口。

  他们为人父母也并不迂腐,可以不在意门当户对,但是对方至少要家世清白,为人坦荡,不能有那么多的小心思。

  姜迟勾着薄唇一声轻笑,嗓音很低很轻,颇有两分说不出来的玩玩味味,“言沉如果要言家的话,不用姜家的势力我照样可以帮他、他动手打言盛哲谢梦晗的时候我不仅在场还在帮他,至于纠缠于我”

  说到这里,姜迟看向了季商薇,挑着眉梢缓缓道:“按理说现在这种情况,是我想要纠缠他!”

  “姜迟!”季商薇优雅的面容有些沉,就连声音里面都泛着冷意,与方才的温和端庄有些不一样。

  她瞪着姜迟,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姜迟,你是不是忘记了自己是男人而不是女人!”就连声音都是那种冷淡中还带着些许薄怒。

  闻言,姜迟面容轮廓似乎都在一瞬间薄凉了几分,眸底不经意染了墨色,有些深有些沉,就连一声轻笑里面都是带着掩饰不住的嘲意,“原来姜夫人也知道啊!”

  “你”季商薇一噎,半晌都说不出一个字,只能瞠着眸不可置信地看着姜迟。

  姜迟抬眸看向了季商薇,略显苍白的薄唇一启,贯来魅然的嗓音此刻是冷淡到没有半点情绪,“这么多年了,我都差点以为姜四小姐就是女生了呢!”

  “姜迟!”这下季商薇是真的怒了,她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姜迟,“你到底想要怎样?”

  “我没想怎样,只是想告诉你,我喜欢谁,他是男是女,是好是坏,你最好不要过问,容不得你过问,你也更没那个资格!”说这句话的时候,姜迟最初的声调都是漫不经心,到了后面就是那种没有温度的寡凉。

  季商薇没说话,只是紧抿着唇看着姜迟,面色绷紧了几分,垂下眼眸不知道在想什么。

  “如果姜夫人觉得我有辱姜家门风,不妨将我再赶出去一次,”姜迟抬眸看向了季商薇,似笑非笑地道:“反正姜夫人对此也是轻车熟路了!”

  季商薇的脸色以可见的速度苍白了下来,就这样神色复杂地看着姜迟,唇动了好几下都说不出一句话。

  姜迟拔掉了输液管,掀开被子直接下了床,在经过季商薇身边的时候,魅魅然的嗓音再次似笑非笑地传了来,“不然的话,大不了你们就当我是个女生吧,反正本来姜家也是只有一位姜四小姐不是么?”

  微嘲地说完这句,姜迟就直接离开了房间。

  宁初琰没喝粥,而是坐在沙发上看着房门,见姜迟走了出来微蹙着眉走到他面前,压低了声音淡声问,“怎么了?”

  姜迟神色寡凉,眸眼中却有着一抹微戾,声音听上去与以往没什么不一样,“没事。”

  希袖折倒是一点不客气地坐在那里喝粥,吸溜吸溜地将碗里的粥喝完,含糊不清地问,“你刚才不是还在输液,这么快就好了?”

  似是想起什么,又道:“而且姜伯母还”

  “喝你的粥。”宁初琰直接打断了希袖折的话。

  希袖折用纸巾擦了擦嘴站了起来,他看着宁初琰,“宁初琰,我发现你今天对我非常不友好,我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

  “你太蠢了!”宁初琰毫不客气。

  希袖折:“”

  这时,季商薇也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她脸色较之刚才的苍白已经缓和了许多,不过在看见姜迟的时候脸色还是僵了一下,淡声道:“姜迟,既然这样我先回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需要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下次再来看你!”

  然后对着宁初琰和希袖折点头淡淡一笑,“我先走了,姜迟就麻烦你们多费心了。”说完便也离开了。

  “姜伯母再见!!”希袖折倒是非常尊敬地道。

  宁初琰没说话,只是看着季商薇离去的背影眸底稍微深了些许。

  看向希袖折的时候,宁初琰微拧了一下眉头,贯来温和的嗓音有些没好气,“也没见过你对其他长辈这么尊敬?!”

  “这不是习惯了么?!”希袖折轻叹了一口气。

  见宁初琰看了过来,他目光幽幽地看向了不知何时走到阳台上的姜迟,有些忧伤地道:“当年我不是看上姜迟了么,那个时候我就想着讨好未来丈母娘,每次看见姜伯母都是礼貌客气外加尊敬,可是谁知道姜迟和我一样是带把的!!”

  “哎!”希袖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他当年是真的一眼就看上了姜迟。

  宁初琰:“”

  看着餐桌上的碗筷,宁初琰对希袖折淡声道:“你自己吃的,你收拾一下,”然后又补充了一句,“还有房间里面的碗筷。”

  “就会使唤我!”希袖折咕咕哝哝地道。

  “是不是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姜迟站在阳台上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身后响起了脚步声随之便是宁初琰的声音。

  姜迟低低地笑了笑,妖魅的嗓音有些淡,还有着一抹说不出来的自嘲,“我和她之间,什么时候愉快过?!”

  有些事情宁初琰知道安慰没用,便没说话,只是伸手轻轻地拍了拍姜迟的肩膀,温润如玉的面容也染了几许嘲讽。

  认识姜迟这么多年,在他的印象中,姜迟和姜伯母两人似乎就没有过都是欢畅愉快的时候,也不知道帝京那个说姜迟是姜家宝贝疙瘩这个传言是怎么出来的!

  两天后。

  桫椤镇!

  桫椤镇连着下了四五天的雪,终于在今天早上放晴。

  冬天的日光虽然是那种柔和的偏白色,但是也还是温暖和煦的。

  言沉坐在最高的台阶上晒太阳,她的脸色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苍白,只是那天不仅被积雪掩埋了那么久后来在黑暗中独自一人待了那么久,也算是折腾得够呛,清冽精致的面容看上去还是不怎么有精神,神色恹恹的。

  在她的身后,是自顾自在玩着一团毛线的小鱼干的兄弟。

  名字是和太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叫做宦官!!!

  对于这个名字,言沉表示是有些无语的。

  不过花拾取名字,一直比她还废,毕竟当年太监这个名字就是他给取的。

  她都特别好奇以后花拾的孩子他会给取个什么名字,厂公、都督、九千岁?!

  她之前好奇到就差没问花拾了。

  宦官追着那团毛线跳到了她下面几阶的台阶,言沉伸手扯了扯毛线,她有点叫不出宦官这个名字,对着它“喵”了一声。

  宦官自己玩地欢脱,根本不搭理她。

  “喵、喵!”言沉又叫了两声。

  声音传来了低低轻轻的笑声,嗓音清润,柔和如水!

  花拾大概是真的非常喜欢汉服,不过他今天穿了一袭雪色衣衫,是那种比较宽松的长袍,衣袖衣摆处用银色的丝线绣着精致繁复的竹纹,长发半束,用玉簪挽起,剩余的墨发披散在身后,将那种艳治的面容都衬得清冷了些许。

  他拿着一件雪色披风,踏着白雪不急不缓地走过来。

  走到言沉身边,伸手在她的额头上轻敲了一下,缓缓道:“天冷,不要坐在雪地上,当心着凉了!”

  言沉掸了掸衣服,站了起来。

  花拾为言沉披上披风,顺手替她将披风系好,见言沉握着缠住宦官那团毛线的一头,他淡绯色的薄唇微微上扬,有些好笑地调侃,“你是在遛猫么?”

  “它好像挺喜欢玩这个,都快玩一个小时了,过两天回去我也给小鱼干买一团试试。”言沉轻轻地扯了扯手中的毛线,淡声道。

  让它自己闹腾去!

  “对了,帝京那边传来了消息?”想起这件事,花拾偏头看向了言沉,缓缓道:“周井被废了,官职也被罢免了,而且不知道是谁在暗中推波助澜,周井曾经做过的一些龌龊不堪的事情都被曝光了,不仅受贿贪污,而且还有比较特殊的癖好。”

  这句话说到最后,花拾温柔的嗓音都有些凉寒。

  周井喜欢那些长得好看的少年,这些年他因为是警察局局长这个身份,利用职权侵犯了不少人,阿沉长得这么好看,他不可能不生出那些龌龊的心思!

  “被废了?”言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思。

  花拾神色有些不自然,他没看言沉,而是低头看着一团毛线中的宦官,“以后都不能人道了!”

  言沉有些意外,“我当时砸的那一下应该不至于导致不能人道。”

  她对于和花拾谈论这个倒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反而是如果让她去和姜四小姐或是华笙谈这种事情,她可能还会觉得对方是女孩子而不太好意思。

  花拾看向了言沉,略微思忖了一下,缓缓道:“应该是有人暗中动了手脚!”

  淡若琉璃的凤眸有些说不出来的意味深长,而且他甚至都觉得是那位纵横帝京的姜小祖宗。

  毕竟这种暗中不动声色阴着来的作风是那位姜四小姐的风格。

  言沉也是想到了姜迟,她点点头,微勾着薄唇,“应该是她。”

  心狠手辣她是没在姜迟那里领略到,但是锱铢必较睚眦必报是姜迟本人没错了,这次的事情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姜迟不可能轻易放过周井。

  “不过周井没有供出幕后之人,他将一切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花拾看着言沉,缓缓道。

  言沉清冽精致的面容倒是没有太多意外之色,“陆秀婉不傻,选择在玉嶂山动手虽然是最快速有效的方式,但是也不是零风险,她自然是有把握查不到她身上才会这样做。”

  “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花拾问。

  阿沉不会主动招惹别人,但是也从来就不是个会吃亏的人。

  言沉抬眸看着远处山林与天空交界的一线,清冷狭长的丹凤眼意味深长地眯了眯,有些说不出来的危险,缓缓道:“有些事情,既然做了,无论有没有成功,也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花拾站在言沉身边,垂眸静静地看着他,没有说话,只是削薄的唇微微勾了勾。

  他最喜欢阿沉这点,为人良善,但不会过分善良!!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看向了言沉,沉默犹豫了一下,“阿沉,你和姜迟,是不是要稍微保持一些距离?”

  他总觉得姜迟对言沉有些不一般!

  “嗯?”言沉抬眸对上花拾的目光,“怎么了?”

  其实她还蛮喜欢和姜迟在一起的感觉,虽然那位小祖宗说话挺欠的,但和姜迟在一起她觉得很轻松。

  “你虽然是女孩子,但是在姜迟眼中到底是男生,她也许会对你生出什么不该有的心思!”花拾道。

  “不会的!”言沉回答地相当笃定。

  花拾有些意外地挑眉,等着言沉的下。

  “我对姜迟出柜了,明确告诉她我喜欢男人!”言沉扬了扬嘴角,缓缓道。

  姜迟知道她不喜欢女生,总不会再有其他的想法了吧!!

  她们以后还可以好好地当邻居来往了。

  花拾瞬间有些哭笑不得,偏头神色莞尔地看着言沉,调侃道:“所以身为女孩子的你是强行出柜么?”

  言沉还没说话,手机铃声就响了。

  来电显示是美少年!

  “沈一潋么?”花拾看着这个备注,大概也猜到了是谁。

  言沉点点头,却犹豫着没敢接电话。

  “怎么了?”花拾问。

  “肯定要挨训。”言沉默默地盯着手机。

  “你要是再不接,会被训地更惨你信不信?!”一旁的花拾缓缓道。

  言沉:“”

  按了接听键。

  瞬间,里面就传来了对方阴阳怪气的声音,“哟呵,看来您还挺忙,我是不是打扰您了!?”

  听到一连两个加重了语气的您字,言沉清冽淡然的眉眼稍微顿了一下,一潋肯定是生气了!!

  不过还是认真地回答,“不打扰!”

  那边的沈一潋“呵”地一声冷笑,冷冷的嗓音带着怒火,语气挺冲的,“不打扰?小沉子,你最近挺能耐了,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能一直瞒着不告诉我,如果不是我今天回国听到消息你是不是打算一直不告诉我?!”

  那天送小沉子离开之后他便也出国去谈一个项目,还是今天回到帝京才知道这个消息。

  言沉难得有些气势不足,“我不能耐!”

  沈一潋不知道是气还是笑,“你不能耐?你一个人打一群人,废了周井,被雪给埋了那么久还一个人待在黑夜里,你多能耐了多牛逼啊,犀牛都没你这么牛!”

  “言小沉我告诉你,你”沈一潋气势十足的话还没说完,言沉难得打起了装可怜的牌,她压低嗓音缓缓道:“那天我一个人在黑暗中待了很久!”

  沈一潋:“”

  伸手揉了揉眉头,那些警告的狠话瞬间就说不出来了。

  每次他生气小沉子都来这套,偏偏他还就吃这套!

  沈一潋叹了一口气,依旧是没好气地道:“花美人是不是在你边上,你把手机给他。”

  言沉有些意外沈一潋会要和花拾通电话,沉默犹豫之间,“给我吧!”花拾已经从她手中拿走了手机。

  ------题外话------

  唔,更晚了,抱歉啊!就不分章了,更了一大章!!

  一共欠了三章,电脑修好了阿九慢慢补上呀,么么哒,晚安,好眠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