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136章 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第136章 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沈一潋是正在怒头上,他舍不得对言沉发火,但对花拾可没有这个顾虑。

  在花拾接过电话的时候,沈一潋带着愠怒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你答应我会照顾小沉子就是这么照顾的?这才几天,她差点命都没了!”

  “抱歉!”花拾淡声道。

  沈一潋应该是刚回到帝京,就连行李箱都在手中,他一只手握着手机,说话的时候嗓音微微的沉,“谁稀罕你的抱歉,我要的是小沉子平平安安无伤无恙!”

  停顿了一下,一转行李箱让它停了下来,沈一潋微拧着眉梢,“我知道你对小沉子的心思,也有意成全你,不然这次也不会给你们独处的机会,可是你怎么给我答案的,小沉子不仅受伤了还在雪地里被埋了那么久!”停顿了一下,沈一潋有些冷酷地道:“如果你照顾不了她,我会把她留在身边!”

  花拾伸手揉了揉眉骨,嗓音依旧清柔温和,“说完了,可解气了?!”

  沈一潋被花拾这般淡然的态度瞬间给气地噎了一下。

  这特么的听上去怎么还有种是他在无理取闹的感觉?!

  所以说他不太喜欢花拾是有原因的,绝对不是因为花拾想要抢走他的小沉子!

  “这件事情确实是我的疏忽,我很抱歉!”花拾微微偏头,便看见了不远处蹲在雪地上正看着自己的言沉,大概是担心沈一潋会对他发火,她清冽的眉微蹙着。

  他淡绯色的薄唇微勾,对着言沉清浅一笑示意自己没事。

  然后对着沈一潋缓缓道:“这次的事情是有人针对阿沉,他们让人打扮成沐姨的模样,将阿沉引去了后山。”

  “陆秀婉?”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沈一潋嗓音有些冷冽的危险。

  “是她,但是周井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将陆秀婉摘得很干净。”花拾嗓音虽然淡然无波,但是贯来温和的眉眼都染了一抹寒意,眉心那一点红颜色都更深了几分。

  稍稍停顿了一下,他缓缓道:“那天晚上搜山的时候你四弟也来了。”

  “四流?”沈一潋也有些意外,“他不是外出执行任务么?怎么会去了桫椤镇?”

  “可能是因为姜家人吧,当时姜迟进了后山找阿沉。”花拾虽然是这样说,但是他却看了言沉一眼,其实他更觉得沈四流是因为阿沉,毕竟当时他似乎格外关心阿沉。

  之前他以为是因为沈一潋,现在看来,沈一潋对这件事情并不知晓。

  “姜迟?”沈一潋更意外了,他眉梢似有若无地挑了挑,幽幽道:“那桫椤镇这两天倒是挺热闹啊!”

  “你也想过来凑个热闹么?”花拾淡声问。

  “怎么?打扰你和小沉子的两人世界了么?”沈一潋干脆坐在了自己的行李箱上,懒洋洋地问。

  花拾神色微顿了一下,精致温和的眉梢眼角浮现了一抹黯然,不过声音听上去依旧是清和淡然,“你不用过来,我和阿沉明天也就回去了。”

  挂了电话之后,花拾走到言沉面前,将手机递给了她,对着她清浅一笑,“走吧,沐姨当初不是留了东西给你,了禅应该送了过来!”

  在说出了禅这个名字的时候,花拾的嗓音还是有些说不出来的危险。

  带错了人不说,后来他打电话给了禅让他带点人手帮忙找阿沉竟然还能去错地方!!

  言沉和花拾回到客厅的时候,了禅正坐在沙发上喝茶,眯着眼睛一脸享受的表情,看见言沉和花拾两人走进来,他对着花拾招招手,笑地一脸谄媚,“初小花拾,这是你的别墅么?”

  在花拾警告的目光下,将到了嘴边的初一硬生生给改成了花拾。

  花拾没说话,只是一抬眼眸神色淡淡地看着了禅。

  了禅瞬间就想到了自己一连搞砸了两件事情,顿时有些心虚,打着哈哈道:“我就是随嘴问问。”

  然后他的目光就落在了花拾身边的言沉身上,带着极为明显的打量意味。这就是他家小舅子喜欢的对象?!好看是好看,气质也是相当不错,只是这怎么就是个男孩子呢?!

  他家小舅子如果喜欢男人,那初家岂不是就绝后了?!

  老丈人这下怕不是要气到头秃!

  “你就是言沉,沐水心的儿子?”了禅问。

  言沉点点头,“住持好。”

  一旁的花拾容色淡淡地拆台,“叫他名字就好,住持不太符合他坑蒙拐骗的身份。”

  坑蒙.了禅.拐骗:“”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对着言沉道:“你母亲沐水心女士当年确实是留了一样东西在我这里,说是你以后会亲自来取,正好你和花拾是好友,我今天探望他便一起给带了过来。”

  说罢,了禅将自己身边的一个看上去颇为古旧的红木盒子交给了言沉。

  盒子有点儿类似那种古代的梳妆盒,盒子上雕刻着那种繁复漂亮的花纹,就连盒子上的锁都是古代那种插销式的锁扣。

  言沉接过红木盒子,垂眸静静地看着,没有说话,只是清冽如泉的丹凤眼有些说不出来的复杂。

  这大概是母亲留给她最后的东西了!!

  “这是钥匙。”了禅将一把古铜钥匙递给了言沉。

  “谢谢!”言沉缓缓道。

  “不客气不客气!”了禅连忙摆手。

  如果是其他人,这个时候他肯定明示暗示对方多少要意思一点,可是现在嘛,言沉好歹是初一放在心尖上的人,以后说不定还是自家人,他再怎么也不能赚自己人的钱!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他当不了君子,再怎么也不能当个小人和尚不是?!

  言沉指腹在盒子上的花纹缓缓摩挲着,没有说话,清冽如泉的丹凤眼中有着明显的怀念之色。

  花拾轻轻地拍了拍言沉的肩。

  了禅觉得此刻自己待在这里有些多余,沉默了一下,缓缓道:“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他还是不打扰小舅子和他对象的单独相处了。

  “我送你。”花拾看了了禅一眼,贯来温和的嗓音带了些许冷淡。

  听着花拾的话,了禅心中瞬间有了不好的预感,不过他拒绝的话还没说出口,花拾已经走出了两步,还偏头看着他,“怎么?姐夫是打算留在这里吃午饭再离开?”

  花拾的语气依旧温和,倒是听在了禅耳中却觉得更加危险了。

  初一可是从来没有这么客气地喊过他姐夫,这小子看着温柔无害得紧,但也就只是看起来而已。

  骨子里到底如何,他这么多年都没能琢磨透。

  了禅干巴巴地笑着,“我还得回寒山寺处理寺务,自然不能留在这里吃午饭。”说完对着言沉点点头便也离开了。

  言沉自然是察觉到了两个人之间怪异,抬眸看向了花拾。

  花拾对着她淡淡一笑,眉心那一点妖红有些说不出来的艳,“我顺便和姐夫叙叙旧,你先上楼吧!”

  到了庭院中,了禅一直都是挺忐忑地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那道颀长身影。

  “花拾,不用再送了,我自己知道回去的路。”了禅对着花拾笑道。

  花拾敛去了眉眼间的柔和,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看着了禅,寒风拂起他的长发,飘逸之间还有着几分凉淡,“我明天就要回帝京了,姐夫不和我叙叙旧么?”

  就连开口的时候嗓音都是偏凉的。

  了禅默默地看向了花拾,解释道:“那次带错了人你不能怪我,谁让你不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男生?我看见他们两个人一起上来自然而然认为是姜迟了!”

  花拾薄唇微启,“我没告诉过你言沉的名字么?”

  了禅依旧是默默地看着他。

  花拾继续淡声道:“带人上去的话问一下名字不是最基本的么?”

  停顿了一下,“就算是这件事情抛开不谈,梅林后山和竹林后山是很难区分么?”

  当时那种情况,找了禅帮忙找人是最及时的方法,他倒好,能比姜矜从其他地方找来的人手还要慢!

  了禅被问地有些心虚,他信誓旦旦地看着花拾,“你要不要再次表白,这次我一定替你将言沉准确无误地带过去。”

  花拾侧眸看了眼了禅,淡声问,“你觉得呢?”

  “好吧,那祝你好运!”停顿了一下,在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又补充了一句,“只是这件事情你父亲知道么?他如果知道肯定不会同意的,你打算怎么办?”

  “这件事情我心中有数,倒是姐夫你,”说到这里,花拾慢悠悠地看向了了禅,似是轻笑了一声,“应该想想怎么面对初绯!”

  “哦,我”了禅点点头,似乎忽然意识到花拾说了什么,他瞬间瞠圆了眼睛,“初初绯?”

  花拾淡淡一笑,眉眼极为温柔,不疾不徐道:“小外甥找了你这么久,我这个当舅舅的不告诉他似乎不太好。”

  了禅看着花拾,似是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指着花拾没好气地道:“花拾,你这可太不仗义了!”

  花拾则是站在原地,好整以暇地看着了禅,“姐夫慢走,初绯这两天应该就回过来,姐夫不妨想想怎么解释你和姐姐丢下他这么多年不闻不问的事情!”

  “这两天就过来?”了禅十分意外,然后连看都不看花拾一眼,非常速度地离开了。

  看着了禅匆忙离去的背影,花拾勾了勾嘴角。

  他心里不大痛快,就也想找别人的不痛快!!!!

  楼上房间。

  言沉坐在书桌前,盯着红木盒子看了很久。

  许久,才用手中的钥匙开了锁。

  打开盒子,放在最上面的是一份件,言沉拆开看了一眼。

  澄澈无澜的丹凤眼还是浮现了一抹涟漪。

  言氏百分之七的股份!!

  母亲这里怎么还会有言氏的股份?!

  在件下面,是一套衣服。

  是一套天青色的旗袍。

  言沉记得这套衣服,母亲向来喜欢穿旗袍,而这件旗袍,是母亲最喜欢的,也是她最珍惜的!

  将叠地整整齐齐的旗袍拿开,下面放了一封信。

  是那种书信的方式放在信封中,还封了口。

  上面用毛笔写着四个大字:言沉亲启!

  是母亲的笔迹!

  拆开信封之后,里面其实就只是两张薄薄的信纸。

  是那种从右到左的竖排书写格式,还是特别娟秀的毛笔书写。

  大概也就是古代那种书信格式。

  沉沉,你看到这封书信,应该已经是很多年以后了,而那个很多年,甚至是以后,请原谅妈妈都不能陪在你身边!妈妈这一生都过得混混沌沌,不知来路不知前尘,甚至在最后那几年,浑浑噩噩到连我最爱沉沉都不认识,还需要沉沉照顾我,对此妈妈非常抱歉,最抱歉的,还是将我的沉沉一个人留在了这不算善良的世间!对不起,是妈妈自私了,用我的一生、你的童年作为代价偿还了当年的认识不清以及言盛哲的救命之恩。言盛哲虽是你父亲,但他从未尽过一天为父的责任,依着沉沉的性格,定然也不会将他当成家人,兜兜转转,或许依旧是我沉沉一个人。

  沉沉如果觉得一个人太过孤单的话,或许可是试着去找妈妈的亲人,妈妈虽然不知道他们还在不在,但是如果能找到的话,沉沉至少还有可以依靠的亲人。这套衣服和这块手表,放在当年价格也是不菲,沉沉或许可以根据这个线索试着看能否找到。

  另外,希望我的沉沉永远健康快乐,这些股份是妈妈为你准备的嫁妆,希望以后沉沉能找到待你如珠似宝的另一半!

  对不起,还有,我爱你!!

  言沉骨节匀称修长的手握着这两张信纸,她紧抿着唇,狭长漂亮的丹凤眼眼尾微微泛红,说不出来是委屈还是其他复杂的情绪。

  “谁稀罕你的对不起!”言沉一开口,嗓音都有些微微的沙哑。

  这时,花拾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怎么了?”他看着言沉,柔声问。

  言沉没说话,只是偏开头看向窗外。

  花拾走到她身边,轻轻地揉了揉她的脑袋,不过他没说话,而是站在言沉身边静静地看着她。

  言沉低头将手中的信纸折叠好,重新放在了信封中,才缓缓道:“母亲说我如果一个人太孤单的话可以去找她的亲人。”

  花拾是知道沐水心一些事情,当年似乎是言盛哲无意中救了昏迷的她,只是沐姨醒来之后忘记了以前所有的事情,然后就留在了言家。

  他看着言沉,“那阿沉怎么想?要找么?”

  言沉摇摇头,“不找!”

  她现在有一潋、花拾、华笙,还有姜迟,这样已经很好了。

  而且,万一母亲的亲人和言盛哲谢梦晗一样,那还不如不找。

  母亲那么好,她想保留在她想象中母亲她父母亲人的形象!!

  “好,那我们不找。”花拾说完,将手中一杯柠檬奶茶递到了言沉面前,“喝么?”

  言沉没说话,只是捧着奶茶小口地喝着,丹凤眼中眸色依旧有些深沉。

  翌日,清晨。

  言沉在登机之前,给姜迟发了一条消息。

  小时哥哥:我今天回去,晚上见!

  姜迟在玩游戏,刚抓住了一只在地上苟延残喘的老鼠,还没有绑上火箭,看见这条消息的时候,他直接将手机丢在了一边,勾着嘴角神色魅然地站了起来。

  就连刚才眉间的慵懒散漫都散了几分。

  宁初琰这次因为意外,也打算趁机多休息几天,所以即使没事也没有出院,而是在医院和姜迟表演难兄难弟的场景。

  这时难兄看着难弟似乎挺开心地站了起来,温润的眉一挑,问,“怎么了?”

  “我要出院。”姜迟偏头看了眼宁初琰,妖魅的嗓音都带了些许轻快。

  “姜三哥不是说你还要在医院观察几天才能出院么?”宁初琰放下了手中的书,“是不是言沉要回来了?”

  “他今天回来。”姜迟道。

  宁初琰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他微勾着唇角,“我这几天正好休息,要不我陪你一起回去吧?”

  “不用,你可以留在这里,或者我再给你买一套房子。”姜迟看着宁初琰,对他道。

  宁初琰靠在沙发上,眸色淡淡地看着姜迟,开玩笑地调侃着,“姜迟,我们可是十多年的兄弟交情,在今天这友谊的小船可是说翻就翻了!”

  姜迟抬眸看了一眼宁初琰,轻啧了一声,“想想你当年做的事,这友谊的巨轮今天也就散到只剩下轮子能翻了。”

  当年宁初琰为了追安谙,可是用他来挡了不少的枪!!

  宁初琰:“”

  好吧,以前每次爷爷问他为什么没回家,他的借口永远都是和姜迟一起出去了,姜迟每次都能帮他圆谎,久而久之大家都以为他喜欢姜迟。

  沉默了一下,宁初琰问,“你要跟姜三哥说么?”

  “嗯。”反正言沉也要晚上才回来,他可以下午回去。

  没多久,姜晔就来了。

  只是,并非是他一个人,在他的身边还站了一位女孩儿。

  女孩穿了一身优雅的白色长裙,墨色的长发及腰,就这样披散在身后,空气刘海之下是一张白皙漂亮的面容,她进来之后,目光便是落在姜迟身上,对着他浅浅一笑,举手投足都写着优雅。

  姜晔则是看着姜迟,“小幺儿,我刚才上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她说是来找你的,便带着她一起上来了。你认识她么?”

  宁初琰在看见女孩,温润的眉眼浮现了一抹惊讶。

  苏音?!

  天才钢琴少女,苏音!

  随即他又将目光移到了姜迟身上,这么多年,似乎没听姜迟说过他和苏音认识啊?!

  苏音对着姜迟挥了挥手,轻轻一笑,“怎么?你是不是不记得我了?”

  姜迟看着苏音,眸色魅然依旧,淡声道:“好久不见!”

  苏音似乎有些感慨,缓缓道:“确实好久不见。”

  上次一别,数年之久!!

  宁初琰也看出了姜迟和苏音是旧识,他便对着姜迟淡声道:“姜迟,我和姜三哥先去帮你办理出院手续。”

  “多谢。”姜迟道。

  宁初琰和姜晔离开之后,房间里面便只剩下了姜迟和苏音两人。

  姜迟站在原地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苏音,她轻轻一笑,对着姜迟挺俏皮地道:“不请我坐坐么?”

  “你需要请么?”姜迟看着她,容色不改地反问。

  苏音在一旁沙发上坐下,这才看向了姜迟,“关于这些年你的那些传闻我都知道了,你还好么?”最后半句话,问出来的时候有些许迟疑。

  “没什么不好的。”姜迟漫不经心地回答。

  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至少是现在这样的身份和生活让他认识了言沉!!

  ------题外话------

  晚安,好眠么么哒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