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157章 总不能欺负他(一更)

第157章 总不能欺负他(一更)

  姜迟将那套可爱的兔子睡衣换了下来,他换了一件蓝色的高领毛衣,将本就白皙的皮肤衬得更白了,就那样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精致魅然的眉眼间都写着慵懒散漫。

  他拿着手机,正在给姜晔发消息告诉他沈一潋现在在清水华庭,听见希袖折进门的第一句话,连眉眼都没抬,懒懒魅魅地掷出了两个字,“不是。”

  “你怎么知道?”希袖折坐在了姜迟对面,有些好奇纳闷地看着他。

  姜迟只是抬眸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哦哦哦!”希袖折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你喜欢言沉,他的事情你肯定比我了解比我上心。”

  姜迟把玩着手机,玩玩味味地看着希袖折,“比你了解比你上心?怎么,小时哥哥的事情你也要了个解上个心?”

  小时哥哥?!

  谁?

  希二哈也不太傻,瞬间就明白了姜迟口中的小时哥哥指的是言沉,“我操啊,姜迟,你竟然这样称呼言沉?”

  太惊讶了,惊讶到爆粗话。

  “那言沉是不是叫你姜迟妹妹啊?”希二哈偏头看了眼姜迟,没忍住又有些妖里妖气地学着称呼,“小时哥哥,你在吗?”甚至在说话的时候两只手都一下一下地比划着,“哦,姜迟妹妹,我在的!”

  那语气,别提有多恶寒了。

  然后希家二哈还没完没了。

  小时哥哥,姜迟妹妹,小时哥哥,姜迟妹妹

  希袖折心中狂啧着,没想到纵横帝京的姜小祖宗竟然喜欢这样的调调。

  “啪”地一声。

  一本书直接飞过去砸在了希袖折的头上。

  希袖折被砸出了嗷地一声,然后看向了姜迟,“姜迟,你”

  他控诉的话都没有说完,在姜迟阴沉的脸色中瞬间闭了嘴。

  是不是开玩笑太过了,姜迟毕竟是男孩子,这声姜迟妹妹可能太伤人了!!

  希袖折正准备开口道歉的时候,阴恻恻的魅然嗓音缓缓传来,“你再一口一个小时哥哥试试?!”

  嗓音又冷又妖,还有几分说不出来的危险。

  希袖折:“”

  他默默地看了一眼沙发上容色惊艳魅然的姜迟,沉默了。

  所以,他挨砸的这一下是因为他喊了小时哥哥而不是那声姜迟妹妹?

  “姜迟,你变了,你以前不是这样的!”希袖折趴在沙发靠背上,哀怨地看着姜迟。

  姜迟不以为意地看了他一眼,却非常理所当然地道:“以前我也没遇到言沉啊!”

  “你第一次遇到言沉的时候还说要收拾他。”希袖折默默地道。

  锦瑟皇庭那晚之后,姜迟怎么看也不像是轻易会放过言沉的样子。

  现在别说收拾了,连别人说言沉半点不好的这位小祖宗都听不下去,甚至还冒着生命危险去玉嶂山后山找言沉。

  他觉得,姜迟这次不仅仅是栽了,而且还是栽大发了!

  姜迟没说话,只是想起了第一次见到言沉时候的场景。

  其实当时他看见言沉第一眼就知道他是无意进来的,只是小时哥哥说话太言简意赅了,报复心还特别强,还故意当着他的面解衬衣扣子,让他泡冷水澡不说,在梦里还要嘲讽他嫌他胸小。

  好吧,梦里的事情与言沉无关,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那么个乱七八糟的梦!

  不过那天,也幸亏小时哥哥出现,不然魅色这种药,就算是有其他的办法,他怕是也要去大半条命。

  而且,也是因为魅色,他才认识了言沉。

  想到这里,姜迟削薄的唇还是勾了勾,眸底几分暖意几分笑意。

  妖魅至极。

  希袖折看着这副模样的姜迟,双手撑着挺认真地看了一会儿,在惊艳完了之后,缓缓道:“姜迟,那言沉知道你不是女孩子么?”

  “不知道。”姜迟懒洋洋地道。

  “你为什么不告诉言沉?”希袖折有些不解。

  言沉既然喜欢男生,如果姜迟告诉他自己的身份,想要追言沉岂不是更容易。

  姜迟靠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玩着手机游戏,魅魅然地回了句,“我要是告诉了言沉我是男人,那他岂不是知道我对他有非分之想!”

  要是到时候言沉不喜欢自己,肯定会与自己保持距离。

  至于现在,言沉出柜,而他在小时哥哥眼里是女孩子,依着他的性子,基本上不会觉得自己对他有有什么不该有的念头。

  所以女孩子的身份,才更能接近言沉。

  至于揭穿身份,等小时哥哥也喜欢他的时候再说吧!

  希袖折轻啧了一声,非常郁闷非常不解,“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谈个恋爱都要弯弯绕绕的人!”

  停顿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爱情理念,“表明身份,表明心意,喜欢就在一起,被拒绝了就换一个,多么简单的事儿。”

  希袖折这语气,活像自己是有着相当丰富阅历的恋爱小达人。

  偏偏,他二十四五年的人生中,在恋爱方面还是个菜鸡选手,唯一一次的暗恋对方还是个男孩子,最后还成功地成了兄弟。

  姜迟眉梢一挑漫不经心地看着希袖折,不咸不淡地道:“你谈过恋爱你么?被人表白过么?被人拒绝过么?有喜欢的人么?”

  希袖折:“”

  被姜迟一连抛出来的几个问题给问地一愣一愣的。

  末了,他伸手捧着自己的胸口,瞬间戏精附身地像是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别别说了,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嫌弃你、你的弯弯绕绕了!!”

  反正绕来绕去也不是绕他。

  似是想起了什么,他又忽然有底气地看向了姜迟,“谁说我没有被人表白过,郁晚宁都表示想和我结婚了!”

  他都是有结婚对象的人了。

  “那你躲她躲这么久?”姜迟幽幽地反问了句。

  “我活了二十多年,就没想过结婚的事情,我和她也就见过两次,她突然说要嫁给我我有些太意外了,”停顿了一下,他轻叹了一口气,“而且我自己几斤几两我自己心里有数,什么不会就会吃喝玩乐的主,真出了什么事还得你和初琰帮我收拾烂摊子,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负担起一个家庭!”

  “而且,郁晚宁很优秀。”希袖折轻轻地说了一句。

  除了家世,他是真的没有配得上郁晚宁的地方。

  姜迟微挑着眉梢看了一眼希袖折,没有说话。

  “算了,不谈这个了,我反正是靠着家里混日子,得过且过。”希袖折看向了姜迟,非常好奇地眨了几下眼睛,眉毛都快挑到发际线的那种,“姜迟,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了,要不你就告诉我你和言沉如果在一起,谁是上面谁是下面呗?”

  就姜迟这恣意妄为无法无天的性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屈居人下的主!

  “一定得分上下么?互攻不行么?”姜迟连看都没看希袖折,漫不经心地反问。

  希袖折非常意外了,愣愣地看着姜迟,“竟然还有互攻这种回答?”

  “怎么就不能有?我上次特意了解了”说到这里姜迟忽然没说了,微拧了一下眉,精致的眉眼间颇有些不耐烦,“反正上下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楚。”

  “就算是互攻,那第一次呢?”非常八卦并且对自家兄弟非常关系的希二哈上线。

  姜迟略微沉默了一下,边收割四叶草边妖妖魅魅地道:“好歹我比言沉大了差不多两年,总不能欺负他不是!!”

  希袖折:“”

  不欺负言沉,意思就是让着他是吧?!

  他没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姜迟。

  他兄弟这都已经不是栽大发了,这完全就是把自己埋在言沉这个坑里的节奏。

  最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还是没说话。

  依着他兄弟这性子,言沉最后喜欢他还好,要是不喜欢他而是选择了别人,那他兄弟估计得是单着一辈子的那种!

  那岂不是太惨了!

  一想到这里,希袖折就觉得自己要为姜迟出主意,尽早帮他追到言沉。

  “对了,那言沉既然不是搬家,那些多肉要搬去那里?”他去过好几次顶层,那么大的内室可都被言沉用来养多肉植物了。

  “卖?”希袖折看向了姜迟。

  “言沉像是缺钱的人么?”姜迟慢悠悠地说了句。

  时风集团和言氏,她都占股,虽然小时哥哥的美食直播这个职业并不赚钱,但是也不至于沦落到需要卖多肉为生,那还不如来投奔他。

  “也是,”希袖折点点头,“那难道是送人?”不是卖,就只能是送给别人了。

  姜迟自然也想到了这点,妖魅的面容有些微微的沉,狭长的凤眸半眯着,沉默了半晌,说不出来是咬牙切齿还是阴恻恻地道:“言沉要是送给别人,到时候我肯定不让着他,还要狠狠地欺负他!!”

  ------题外话------

  阿九:小祖宗,你将一切都想好了,问过人小时哥哥的意见没?!

  嘿嘿,下午好呀,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