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170章 流氓头子

第170章 流氓头子

  络言?!

  听到这个名字,姜迟好看的眉梢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看着言沉似是漫不经心地问:“是那个经常和昔迟一起搭档合作的络言么?”

  “你也知道他们?”言沉在玩猫和老鼠,正在打墙洞,闻言有些意外地抬头看了姜迟一眼。

  cv毕竟只是幕后工作,无论是看电视还是看动漫,除了片尾会出现一个配音师的名字基本上不会出现什么,有的影视甚至连名字都吝啬给一个,所以cv一般除了这个圈子里的人很少会有其他人知道。

  你看电视动漫可能会惊艳于某位角色的配音,但惊艳之后你的惊艳会落实在角色身上,观众基本上不会花费功夫去专门查给人物角色配音的人是谁,毕竟声音只是附着与该人物角色的其中一点而已。

  “我比较喜欢昔迟,所以对他们有些了解。”姜迟舀了一勺粥,淡声解释。

  “络言和昔迟似乎合作了很多年?”姜迟又看了言沉一眼,似是不太了解地又问了一句,并且成功地又在小时哥哥面前为昔迟刷了一次存在感。

  “嗯。”言沉点点头。

  她似乎入这个圈子没多久,就是和昔迟一起合作来着,虽然两人没有见过面,但这么多年很多合作工作室都是安排了他们两个。

  姜迟慢条斯理地喝着粥,抬眸看了言沉一眼,依旧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嗓音,似只是随口问问,“那你觉得昔迟怎么样?”

  “昔迟?”言沉看向了姜迟,稍微沉默了一下,缓缓道:“很好啊,我看过她配男声的那部动漫,感觉声音特别惊艳。”

  是那种偏冷冽的魅然嗓音,略微有些阴柔,但却不是雌雄莫辩,而是听上去就让人觉得这是男声,有些微微的低沉,很撩人,也很有磁性。

  嗓音特别符合那部动漫里面的人设,有那种随心所欲的魅然恣意感觉。

  “你更喜欢昔迟配男声?”姜迟看着言沉,薄唇一勾,意味不明地问了句。

  “都挺喜欢的。”言沉清冽着嗓音道。

  毕竟听声音好听的人说话也算是一种享受。

  姜迟没说话,只是微微嘴角微微上扬。

  随即想到言沉喜欢络言,姜迟狭长魅然的凤眸眼尾略微一挑,本来他觉得参加周年庆没什么意思,既然言沉会过去,那他也去看看好了,顺便看看那位络言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能让他的小时哥哥看上眼!!

  姜迟用完早膳,如在自己家里一般娴熟自然地将碗筷收拾好了,然后抱着言沉送自己的小猫儿睡衣离开了。

  将睡衣折叠整齐放在柜子里,姜迟便给谢憬夷发了个消息。

  谢憬夷坐在自己的工位上,正在查看件,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拿出手机看了一下。

  昔迟小祖宗:我改主意了,周年庆的请柬你寄给我吧!

  看着这个消息,谢憬夷有些意外地挑了一下眉。

  这位小祖宗竟然也有改变主意的一天,啧,她真是太意外了!

  不过也没有多问,直接发了个消息。

  憬彼淮夷:地址发我。

  姜迟直接将自己的地址发给了谢憬夷。

  看着这串地址,谢憬夷神色更意外了。

  清水华庭?!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前几天齐妙提交的件上面就有络言大神的地址,似乎也是在清水华庭,为此当初工作室不少人还在感叹那位络言大神是有钱人。

  现在,有钱人都怎么多么?!

  不对,有些偏题了,应该是这两位大神都是住在清水华庭?

  不知道他们认不认识,不过,中间就只隔了一层楼,应该是知道的吧?

  谢憬夷刚想发个消息问一下姜迟,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来电显示是:齐韵。

  不是妈妈,而是直接给备注了名字。

  谢憬夷的眉头皱了皱,没接听,直接给挂了。

  不过在挂了的瞬间对方又打了过来,谢憬夷抿了一下唇,再次将电话挂了,甚至连手机都关机丢到了一边,眉眼之间是掩饰不住的不耐烦。

  但是没多久,齐妙就火急火燎地跑了过来,就连脸色都有些冷。

  他站在谢憬夷的面前,拧着眉,“你出来,我有话和你说。”

  “现在是工作时间,除了工作以外的事情我不想谈,而且我和你之间也没什么好说的。”谢憬夷的语调也有些冷。

  不用猜她都知道,她那个妈给她打了电话见她没接就给齐妙打了电话。

  “你妈给你打电话你为什么不接?”齐妙冷声质问。

  “我和她没什么好说的。”说完之后她没什么情绪地看了齐妙一眼,“我要工作了,请你不要在这里妨碍我。”

  她的话刚说完,齐妙握着她的手腕直接将她给拽了出去。

  “你放手!”到了没人来玩的走廊,谢憬夷手重重地一甩。

  “谢憬夷,她是你妈。”齐妙的脸色也不太好。

  “她不是我妈,她只是将我当做自己嫁入豪门的筹码。”谢憬夷大声道,看着齐妙的目光带着说不出来的冷锐。

  然后冷笑了一声,“可惜我是个女孩儿,对她嫁入豪门的梦想一点儿都没作用。”

  提及这件事情,齐妙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就算你妈有再多的不对,可是毕竟生你养你,你不该这么对她,甚至连电话都不接,你妈刚才都是打电话哭着跟我说的。”

  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今天是她生日,她只是想问你回不回家吃饭而已。”

  “你应该知道,从她设计宁初瑾的爸爸那一刻起,我就是个没妈的孩子。”谢憬夷声音很轻,不过也很绝然。

  “这和小熙的爸爸又有什么关系?”齐妙皱了皱眉。

  “因为我从大学就开始喜欢宁初瑾,因为齐韵那个女人利用我设计了他爸爸,因为她生下了小熙我和宁初瑾成了他名义上的哥哥姐姐,更因为她做的事情让我在宁初瑾面前永远感觉自己矮了一截。”说完之后,她神色异常冷静地看向了齐妙,“这个理由,够么?”

  她和宁初瑾是大学同学,从开学到毕业喜欢了他整整四年,尚未表明心意就知道自己的母亲设计他爸并且还怀了孕,从此她连表白的资格都没了。

  齐妙没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谢憬夷。

  沉默了很久,才轻声问:“所以这也是你不认小熙这个弟弟的原因么?”

  然后又道:“可是小熙很喜欢你。”

  “他以后如果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上,别说喜欢我,他连自己都喜欢不起来。”说完看了齐妙一眼,“没什么事情我去工作了,你回去告诉齐韵,让她以后别给我打电话。”

  齐妙轻叹了一口气,给齐韵打了个电话。

  他以前只知道憬夷在大学有喜欢的男生,没想到那个人竟然是宁初瑾。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里面传来了一道女声:“小妙,憬夷怎么说?她回来么?”

  “姐,你当年知不知道憬夷喜欢宁初瑾?”齐妙问。

  “怎、怎么突然问起了这个?”齐韵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心虚。

  齐妙了解他这个姐姐,有些无奈,“姐,憬夷喜欢宁初瑾那么久,你却利用她设计宁初瑾的爸爸甚至还生了孩子,你让憬夷在宁初瑾面前如何自处?”

  “这世界男人那么多,宁初瑾不行她不会换一个人喜欢么?”齐韵有些不以为意,停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如果我能嫁入宁家,她也可以跟着我一起过去,到时候我一定会为她选一门好亲事。”

  “姐,你能别做白日梦了行么?宁家连小熙都不认,怎么可能会允许你进门?”齐妙话音刚落,手机那头就传来了齐韵反驳的话语,齐妙懒得说下去了,只淡声道:“憬夷不回去就算了,你今天多买些菜,我晚点去宁家接小熙回来。”

  然后齐妙就挂了电话。

  至于谢憬夷,回了自己的工位之后,盯着电脑出神,自然也不记得问姜迟认不认识络言这件事情。

  反正无论认不认识,到了周年庆那天就都认识了。

  至于姜迟,大概是太闲了,特意去网上查了络言这个人,不过除了一些最基本的资料,什么都查不到。

  姜迟轻啧了一声,心中想着,络言肯定没他好看,就算是比他好看肯定也没他有钱,就算是比他好看也比他有钱肯定也没他和小时哥哥的关系亲近。

  他和小时哥哥可是邻居,就隔了一层楼的邻居。

  言沉给自己做了一杯奶茶,坐在沙发上慢悠悠地喝着,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她拿过手机垂眸看了一眼消息。

  是安默发来的。

  我来帝京了,哥,你来接我吧!

  言沉微挑了眉眼,面容有些许意外。

  言沉:我现在过去。

  回完了消息之后,言沉背上自己的黑色背包离开清水华庭,打车直接去了机场。

  下车之后,言沉没有进去,而是站在机场外面桥边的一棵梧桐树下。

  身姿颀长,容色清冽,有种说不出来的隽然雅致之感。

  言沉:我在机场外面梧桐树下,你出来就能看到我。

  言沉给安默发了条消息。

  “哥。”没多久,身后就响起了安默的声音。

  然后

  “老大。”

  “老大。”

  是李润和刘一昼。

  言沉看了安默一眼。

  安默单手拎着背包,一耸肩,“我说过来,他们就也一起来了。”

  晕血少年李润冲着言沉笑了笑,“老大,我顺便来帝京玩玩儿,我还没来过帝京呢。”

  刘一昼默默道:“我也是。”

  言沉:“走吧,我先带你们去订酒店。”

  安默则是看着言沉,“这个不急,先去解决你的事情。”

  “嗯?”言沉清冽的眉眼有些许不解。

  “你之前不是说要去砸个家么?”安默看着言沉,幽幽地反问了一句。

  言沉:“”

  安默不知道从那里知道她在桫椤镇出事的事情,虽然不知道到底是谁不过也知道是有人故意针对她,然后就问她这件事情怎么解决,一般情况下无需隐瞒的事情她都会如实相告,所以便告诉安默自己可能要去砸个家。

  所以,安默是来帮她么?

  然后目光在李润和刘一昼身上扫过。

  而且还带了两个帮手?!

  言沉伸手揉了揉眉骨,清冽精致的面容有那么一分说不出的无奈,清冽着声音淡声道:“那件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你们来了帝京就好好玩几天吧!”

  李润走到了言沉面前,非常有气势地道:“老大,玩儿的事情不急,先帮你出口气,我们桫椤镇的老大可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刘一昼笑了笑,缓缓道:“言沉,他就是听说你被人欺负了才这么义愤填膺地跑了过来,今天不帮你出口气估计回去都睡不着。”

  虽然他们和言沉不如安默来的亲近,但是毕竟也是从小一条街上长大的,而且言沉以前还是他们这些小孩子里面的小老大,交情还算是挺不错的。

  言沉偏头目光凉凉地看了眼安默。

  安默站在一旁,但笑不语,脸上的刀疤都显得没有那么凌厉了,然后双手环胸慢悠悠地道:“反正你要去找人算账,你现在这么幅云端之上清隽出尘的模样实在是太没气势了,我们去了说不定可以气势上震慑住他们。”

  言沉懒得搭理对方,只淡声道:“你们都还在读书,不要打架,”停顿了一下,依旧是清清冽冽地道:“我先带你们去酒店。”

  安默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拎着自己的单肩背包又转身往机场里面走。

  刘一昼看着言沉,缓缓道:“言沉,当年沐姨找过安家姐弟,怕你一个人让他们好好照顾你,但这么多年都没有你的消息,安默一直觉得挺对不起沐姨,所以现在找到了你他想为你做点什么事情。”

  母亲找过安谙安默?!

  言沉微蹙了一下清冽的眉眼,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看了一眼少年的背影,言沉轻叹了一口气,“走吧!”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言沉瞬间觉得自己成了流氓头子!!

  然后即将带着三个小流氓去找人算账。

  ------题外话------

  我我我我我我我爷爷有点儿魔性,他在看电视剧暖春,然后我去楼下喝水的时候还给我讲剧情,然后我就跟着看了,剧情稍微有点儿上头,阿九忘记时间了。抱歉啊,更晚了!

  晚安呀,好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