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173章 你们老大我先带走(一更)

第173章 你们老大我先带走(一更)

  李润的话刚问出口,他身边的安默直接一脚踩在了他脚上,嘴巴没动非常含糊不清地道:“你不说话没人将你当哑巴!”

  李润疼得眉都揪成了一团,瞪着安默,在他警告的目光下连声儿都不出。

  他太惨了!

  姜迟狭长魅然的凤眸微微一挑,容色几分玩味几分阴恻,“别说喜欢你们老大,就是想嫁给你们老大的小姑娘都不少。”

  安默没说话,看了言沉一眼。哦豁,你家醋罐子打破了!

  言沉:“”

  李润眼力见已经不是没有,而是趋近于负值了,他听到姜迟的话,眉开眼笑地看向了言沉,非常自豪地道:“老大,你果然很受女孩子的喜欢,以前在桫椤镇就有不少小女孩喜欢老大,还总是给老大递情”话还没说完,李润就给换上了一副类似于吃了屎的艰难表情,背脊都瞬间挺直了。

  他偏头看向了安默,“安默,你今天怎么老是和我过不去?”

  安默这下踩在李润脚上的脚就没有拿开,冲着他笑了笑,“我脚底有些痒,你让我踩踩,不然的话可能就是手痒了。”

  李润:“”

  他用手在自己的嘴巴上做了个拉上拉链的动作,示意自己不再说话了。

  姜迟意味不明地看了言沉一眼。有不少小女孩喜欢小时哥哥啊!!

  一辆车停在了银蓝色的车子边上,司楠从车上下来,看向了姜迟,“迟总。”

  姜迟偏头看向了安默等人,妖魅的嗓音缓缓响起:“我让人送你们去酒店,你们老大我就先带走了。”说完,握着言沉的手腕将她强行按在了副驾驶,并系好了安全带,然后自己也上了车。

  “大嫂好霸气!”李润看着远去的车辆,没忍住感叹了一句,“老大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竟然都不敢反抗。”

  大嫂?!

  司楠听到这声称呼,愣了好半晌,才堪堪反应过来这个称呼是对他家那位小祖宗,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不知道迟总知不知道这三位少年是这样给他称呼,如果知道的话,那迟总简直为了能和那位言公子关系亲近一点也太没底线太不要脸了。

  “我送你们去酒店吧。”司楠心中疯狂吐槽姜迟,不过面上不显露半分,依旧是礼貌客气地道。

  谢越回到家中,看见一片狼藉的客厅,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将目光移到了谢卓身上,“姐,家里这是怎么了?”

  陆秀婉冷哼一声,冲着谢越冷声道:“怎么了?还不是你喜欢的那个私生子,带着三个地痞流氓跑到家里大闹了一通,连家里的好些东西都给砸了,果然是没教养的东西!”

  闻言,谢越想到了刚才在门口遇见的言沉,以及言沉所说的那句抱歉。

  她稍微沉默了一下,缓缓道:“奶奶,是不是你对言沉做了什么?”

  她和言沉虽然相识不久,但是也能看出那位风光霁月的少年不是那种会主动招惹别人的性子,而且能让他亲自带人上门过来,肯定是奶奶做了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

  陆秀婉本来就是一肚子火,但是碍于言沉手中的把柄和姜迟刚才不敢发作,听到谢越的话,她神色瞬间染了怒火,将被砸了一角的茶几上那只茶杯狠狠地摔在了谢越的脚边,“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质问我么?”

  茶杯里面还有茶水,谢越被溅了一裤脚,她微微蹙眉,语调也冷了冷,“我说的是事实,如果不是你先做了不该做的事情,言沉绝对不会上门闹事。”

  “你给我滚,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谢家真是白养你这么多年了,处处帮着外人!”陆秀婉指着谢越,大声吼道。

  “奶奶。”谢卓微凝着眉,然后看向了谢越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谢越冷哼一声,“走就走,这个家我还不想待了呢!”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直接离开了。

  陆秀婉干脆将一整套茶具都砸了过去,“走走走,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谢越离开了谢家,漫无目的地在外面走着。

  怪不得言沉刚才向自己道歉,原来是因为这个,其实他没必要道歉的,这么多年,她太了解奶奶的手段了。

  不过言沉是真的很好呢!

  就是可惜他喜欢的人不是自己。

  轻叹了一口气,拿出手机给唐蔚蓝打了个电话,电话瞬间就被接通,“喂,怎么了?”

  “你之前不是一直说着要去朝夕喝奶茶见那位老板,我们现在去吧!”谢越淡声道。

  “诶,你今天不是回家么?怎么有空约我出去喝奶茶?”唐蔚蓝调侃地道。

  “你就说你去不去吧?”谢越问了句。

  “去去去去去,有免费的奶茶喝还有养眼的美人儿看,为什么不去。”唐蔚蓝瞬间答应,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我问问安怡,看她去不去。”

  “嗯,那我先打车回学校,在校门口等你们。”说完谢越就挂了电话。

  谢家。

  陆秀婉越想越气,她活了大半辈子还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气,被人欺负到门上来了竟然都只能忍着。

  然后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言盛哲。

  言盛哲难得没有去公司上班,正在家里看件,见陆秀婉打了电话过来,有些意外,不过还是很快接通了,“妈,你怎么突然打了电话”

  言盛哲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秀婉给打断了。

  “你还好意思叫我妈,言盛哲,你知道你自己那个上不得台面的私生子做了什么吗?”陆秀婉的语气非常不善。

  言盛哲神色也微微一沉,“言沉?他怎么了?”

  “他怎么了?”陆秀婉冷笑一声,“你生的好儿子,他今天带了三个流氓混混跑到谢家将谢家给砸了。”

  “他怎么会突然跑去谢家?”言盛哲有些疑惑。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有那个时间不如好好去管教你那个好儿子!”陆秀婉冷笑着道,然后沉着语气又补充了一句,“言盛哲,你要知道,当年梦晗嫁给你已经是下嫁,这么多年我谢家帮了你多少,当初你凭空冒出个私生子不说,现在难道还要让那个私生子欺压在我们头上么?”

  “子不教,父之过,这件事情你这个当父亲的必须给我一个交代!”陆秀婉盛气凌人地道。

  听着陆秀婉这番话,言盛哲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谢家是高门世家,他当年娶谢梦晗确实是高攀,可是这么多年因为这件事情他在谢家人面前永远矮了一截,谢母对他说话也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口吻,就像是命令一般。

  言盛哲沉默了,眸底神色有些微暗。

  “言盛哲,我在跟你说话呢?你听到没有?”没有听到回应,陆秀婉的语气更加不好了,就连声音都有些尖锐。

  闻言,言盛哲脸色更加不好了,他声音也有些微微的沉,“妈,你也知道,我和言沉关系不好,从小我也没尽过半点父亲之责,别说父子之情,就是连陌生人都不如。”

  他这说的是实话,如果是不认识的其他人摔地上了言沉肯定还会搭把手,如果是他自己,言沉估计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

  “关系不好又怎么了?他不过是一个私生子,你能给他百分之十的言氏股份已经很不错了,难道非要将整个言氏都交给他才行么?也不看看凭他的身份配不配?”陆秀婉嘲讽地道。

  稍微沉默了一下,陆秀婉又继续道:“你难道还指望言沉会对你回心转意,言盛哲,你别忘了,上一次是谁连你这个做父亲的一起打,甚至还明目张胆地威胁你。”

  “我知道。”言盛哲缓缓地掷出三个字。

  他和言沉虽说不到势同水火的地步,但是也绝对不可能握手言和,而且言沉的性子太过桀骜不驯,不是他所能掌握的。

  在他和舒雪之间,他自然是选择舒雪。

  陆秀婉稍微放缓和了语气,不急不缓地道:“你毕竟是言沉的父亲,就算是他不认你,也改变不了你们之间的血缘关系,父亲管教儿子天经地义,他还能说你什么不成?再说了,言沉手中百分之十的股份你也要想办法拿回来,那小子不好掌控,百分之十的股份放在他手中是个不定时炸弹,万一有人收购言氏股东手中的散股,到时候他手中的股份就能决定言氏企业是否要换掌权人。”

  ------题外话------

  一更打卡!

  晚上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