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180章 奶茶只能喝四杯(二更)

第180章 奶茶只能喝四杯(二更)

  两人吃完饭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言沉回了自己的房间洗漱准备睡觉。

  没多久,房门被人轻敲了几下。

  “进来。”言沉刚洗完从浴室出来。

  沈一潋端了一杯牛奶上来,“上次看你在家也喝了牛奶,就也给你热了一杯,喝完再睡。”

  见言沉接过,沈一潋缓缓道:“早点睡,晚安!”

  “晚安!”言沉也回了句。

  沈一潋离开之后,言沉看着手中的牛奶有些微微愣神。

  她不喜欢和牛奶,最开始姜迟嫌弃她矮,甚至叫她小矮子,后来还让她和牛奶,说是就算不能长个子也能强身健体

  甩了甩脑袋,言沉将杯中的牛奶一口气喝完,然后直接钻进了被窝。

  再然后睁着眼睛一夜未眠。

  她闭上眼睛就是姜迟亲她的场景,当时整个人都是懵的,除了不可置信还是不可置信,根本没什么其他的感觉,可是现在似乎还要更清晰一点。

  淡淡的柠檬清香,还有淡淡的酒香

  想到这里,言沉伸手揉了揉眉骨,清冽如画的面容浮现了一抹惫态。

  言沉,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等言沉起床洗漱之后,沈一潋已经上班去了。

  餐桌上是他买的早点,依旧是他的惯例,一样来一份。

  吃完早餐之后,言沉并没有待在家里,而是背着自己的背包徒步去了清荇外。

  沈一潋的家离清荇外不算特别远,言沉走过去也就四十分钟左右。

  言沉刚推开店门进去,丸子头女生就压低了声音对言沉道:“言沉哥,言沉哥。”声音里面有两分掩饰不住的激动。

  言沉走到了收银台边上,隽雅的面容依旧是清冽淡漠,淡声问:“怎么了?”

  女生抬了抬下巴示意言沉往朝夕最里面的一个小角落看过去。

  言沉微微偏头。

  花拾穿着一身雪青色长衫,容色如画,眸眼淡然,眉心一点妖红却艳治地不像话。

  不过此刻在他的面前,还站了一位看上去挺可爱的小姑娘,小姑娘安静地看着花拾,似是有些腼腆,又似是有些紧张,秀气的面容都有些微红。

  清冽的眉微微一挑,言沉勾着薄唇挺有兴味地看着。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那小姑娘应该是喜欢阿拾吧!

  老实说,阿拾无论是性格还是容貌,都特别招女孩子喜欢,她虽然只是偶尔过来朝夕,都能经常看见小姑娘要阿拾的手机号和微信。

  “言沉哥,那位小姑娘在表白。”丸子头女生压低声音对言沉说,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她这几天天天过来,肯定就是冲着老板来的。”

  “朝夕差不多是在长街的尽头,你要想想为什么生意能这么好!”站在女生身边的秦厉幽幽地说了句,然后看向了言沉,微微一笑,算是打过招呼。

  “也是哦!”小姑娘点点头,“那些小姑娘不是冲着老板就是冲着言沉哥过来的,”然后嘿嘿一笑,挺不好意思地道:“其实我最开始过来应聘,也是冲着老板来的,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嘛!”

  就是最后月没得到,得到了月亮边上的小星星。

  闻言,秦厉轻啧了一声,意味不明地道:“黎嚣,这么久了,我终于听到你的实话了。”

  丸子头女生:“”

  瞬间有些心虚,心虚也就一秒,然后就有非常有气势地道:“小姑娘喜欢帅哥本来就是很正常的事情,再说了,你看看老板,就那容貌,那气质,是一个帅字能形容的么?他长得那么好看,是个喜欢穿古装的美人儿,我一时见色起意多正常的事啊!再说了,我要是没有见色起意,能认识你么?”

  秦厉:“”

  虽然知道女朋友是在强行解释,但是莫名觉得很有道理是怎么一回事?!

  “快看快看,小姑娘有些垂头丧气,是不是被老板拒绝了?”黎嚣又道,不过声音还是压低在就他们三人能听到的范围。

  唐蔚蓝虽然有些失落,但是并不意外。其实在表白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没戏,只是还是想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心意而已。

  她耸耸肩,对着花拾笑了笑,“那希望你能和心仪的人在一起,祝你幸福。”

  “多谢!”花拾淡淡地说了两个字,听上去虽然依旧温和,但是也十分疏离。

  唐蔚蓝转身离开,走到不远处窗边位置,看了一眼坐着喝奶茶的谢越和安怡,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一把抱住了谢越,唉声叹气,“小越,我和你一样,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然后将杯中的奶茶一口气喝完了,才一本正经地道:“不行,我要找人和我谈恋爱,不能到大学毕业都还是母胎单身。”

  “首先,你要从这位朝夕老板的坑中跳出来,然后再找一个看得上眼的,同时,还要对方也看得上你。”谢越稍微停顿了一下,又默默地补充了一句,“而且就凭这位老板的容貌气度,我觉得你一时半会出不了这个坑。”

  唐蔚蓝趴在桌子上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喜欢的人太过惊艳果然也不是什么好事,这对方要是万一不喜欢你,这连移情别恋喜欢上别人都难。”

  似是想起什么,她看向了做自己对面的安怡,“对了,安怡,你有喜欢的人么?”

  “有啊,我喜欢宁影帝。”安怡缓缓道。

  唐蔚蓝:“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你喜欢宁影帝,但那是粉丝对偶像的喜欢,女友粉的那种喜欢而已,和现实生活中谈男女朋友的喜欢是不一样的。”

  安怡是宁影帝的死忠粉,特别喜欢宁影帝,她是大一认识安怡的,现在都差不多四年了,安怡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追星上面,而且还只追宁影帝。

  见安怡没说话,唐蔚蓝又捏着鼻子轻叹了一口气,“少女,醒醒吧,我喜欢的这位老板好歹我还能见到本人,宁影帝除了在电视上你见过真人么?”

  安怡喝的是咖啡,她用勺子搅动了几下,偏头看向了窗外。

  她其实是见过宁初琰的。

  谢越见唐蔚蓝还想再说什么,起身打断了她,“走吧,晚点还有课呢!”

  然后三人准备离开。

  刚走到门口,唐蔚蓝目光还在朝夕里面瞄了几下,正好看见了坐在另一侧的花拾和言沉。

  “小越,你快看。”她瞬间拉住了谢越。

  谢越顺着唐蔚蓝指着的方向看了过去,有些意外,“言沉?”

  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安怡听到这个名字微顿了一下,也看了过去。

  言沉,挺熟悉的名字,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知道的那个言沉。

  安怡看向了谢越,“你要上前打招呼么?”

  “算了,言沉又不喜欢我。”谢越轻叹了一口气。她还是不去打扰言沉了。

  “可是你们毕竟相识一场,碰见了打声招呼也没事。”安怡淡淡一笑,道。

  谢越稍微沉默了一下,缓步上前,“言沉,好巧哦!”

  “好巧。”言沉看了她一眼,清清冽冽地道。

  “其实上次的事情,你无需抱歉的。”谢越挺认真地看着她,“我奶奶的性格我了解,她有时候做的事情确实是挺过分的,倒是我应该替她说一声对不起。”

  “这件事情与你无关,而我砸的谢家毕竟是你的家。”言沉细长如泉的丹凤眼依旧是清冷淡漠,没什么情绪地道。

  谢越抿了一下唇。

  这时,跟在谢越身边的安怡忽然开口,“你好,我是安怡,”稍微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我哥哥是安默。”

  她没有介绍安谙,毕竟安谙的身份,有些特殊,她的两位室友都不知道安谙就是她姐姐。

  然后不是很确定地问:“你是言沉哥哥么?”

  这句话一出,唐蔚蓝和谢越都诧异地看向了安怡,不过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好久不见!”言沉淡声道。

  “真的是言沉哥哥啊!当年离开之后,姐姐找了你很久呢!”安怡神色有些惊喜,随即声音听上去又有几分感叹。

  然后默默地看向了言沉,“言沉哥哥,我可以告诉姐姐这个消息么?”

  “你姐姐已经知道了。”

  “那姐姐一定很开心!”安怡对着言沉微微一笑,说完之后看了一眼言沉和花拾,“那我不打扰你们了,我还要去上课,就先走了。”

  出了朝夕之后,谢越将疑问问了出口,“你认识言沉?”

  安怡点头,“我们小时候是邻居,言沉哥哥小时候挺可怜的,我姐姐有时候把他带到我家来睡,久而久之,我就认识他了。”

  “他小时候怎么了?”谢越对言沉以前并不是很了解。

  “啊!”安怡有些抱歉地看了谢越一眼,“那是言沉的私事,我不方便多言。”

  谢越轻叹了一口气,“没事。”

  朝夕。

  花拾端了一杯奶茶去休息室,打开门就看见了被一群小奶猫围在中间的言沉,他轻轻一笑,温温柔柔的嗓音溢出唇瓣,“你今天怎么突然过来了?”

  “我昨天搬回一潋那里住几天,离这里比较近就过来了。”言沉蹲在地上拨弄着小猫儿垂下来的耳朵,如实回答。

  “搬回了沈一潋那里?”花拾淡如琉璃的眼眸有些意外。

  言沉“嗯”了一声。

  闻言,花拾轻蹙了一下眉,眸眼中添了一抹忧色,但似乎又不好直接问,稍微斟酌了一下,“是一个人住会觉得孤单么?”

  “不是,是我不想面对姜迟。”言沉抱着一只小奶猫坐在了沙发上,也是微蹙着眉淡声道。

  “嗯?”花拾稍微松了一口气,不过看着言沉的目光又有那么些许不解。

  “算了,不说我和姜迟了,”言沉现在不想谈她和姜迟之间的事情,偏头看向了花拾,削薄的唇微微一勾,“还是说说你吧?”

  花拾轻笑一声,将手中的奶茶已经不是很烫的奶茶递给了言沉,“我每天都是一成不变的日子,有什么好说的。”

  有了奶茶,奶茶精瞬间将手中的猫放在了沙发上,捧着奶茶轻啧了一声,调侃地道:“刚才我可是看见小姑娘向你表白了!”

  “你在朝夕的时候,要你微信号的小姑娘难道少么?”花拾悠悠地反问了句。

  “我不一样,我是女孩子,你是男生。”说到这里,言沉稍微停顿了一下,看着花拾单边眉梢一挑,“你年纪也不小了,有没有喜欢的女孩子?”

  花拾伸手轻轻地揉了揉眉骨,如琉璃一般浅淡的眸子有些防备地看着言沉,“你又想给我介绍女朋友?”

  言沉:“”

  她之前倒是觉得花拾和姜迟挺般配的,甚至都想介绍他们两人,可是介绍完了之后就都是冷冷淡淡的打了个招呼,她当时还觉得挺可惜的。

  至于现在,她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似乎有那么一分似有若无还有些莫名其妙的庆幸?!

  其实如果不是知道姜迟的心意,她觉得就这样一直和姜迟相处下去挺好的,只是现在

  她会觉得很别扭,而且在面对姜迟的时候会非常不自在。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她要不直接告诉姜迟自己是女生吧?!可是之前都说了自己喜欢男人,和这个不也差不多。

  花拾见言沉捧着奶茶眉头一松一紧,轻声问了句,“怎么了?”

  “没事。”言沉摇了摇头。

  花拾稍微沉默了一下,缓缓道:“阿沉,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终身大事?”

  言沉微抿了一下唇,垂下眼眸,长而卷翘的睫毛轻轻地覆在眼睑上,投下了一层薄薄的影,声音很轻,“阿拾,你知道我的情况,我没想过要耽误别人。”

  “阿沉,你现在很好,和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而且沈六洛也说了,你这种情况只要康复了一般就不会再发作,沈六洛是沈一潋的弟弟,也是有名的心理咨询师,你难道还信不过他么?”花拾目光没有一丝偏差地看着言沉,贯来温柔的嗓音此刻都有些微沉。

  “可,万一呢?”言沉对上花拾的目光,削薄的唇动了动,声音轻淡到像是从天边飘来的。

  移开了目光,言沉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奶茶,声音轻到听不出任何情绪,“阿拾,我那一年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我害怕了!不想耽误别人,更不想伤害别人。”

  因为言沉是低着头的,花拾偏头只能看见她清冷苍白的侧脸,“如果,我”

  不介意呢!!

  后面四个字,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他不介意,不管是怎样的阿沉都不介意!

  可是他知道,阿沉会介意。

  她介意这样的自己,她担心自己会拖累别人,可是她不知道,在他眼里,她从来就不会成为他的拖累!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一室沉默,只有几只小猫偶尔喵喵喵地叫唤几声。

  花拾首先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伸手捏了捏言沉的耳朵,对着她温和清淡地勾唇笑了笑,“走吧,我请你喝了奶茶,你也应该帮我做糕点吧!”

  半点没有提及之前的话题。

  言沉沉默了一下,然后才缓缓抬头看向了花拾,容色依旧是清隽冽然,轻啧了一声,悠悠道:“一杯奶茶就是我半天的工钱啊,花老板,你这算盘打得不错啊!”

  花拾轻轻一笑,眉眼之间都是那种写意山水墨画般的柔和,眉心的那红点儿看上去更加好看了,薄唇一启嗓音都是说不出来的轻柔,“无奸不商,阿沉,我虽然只有一个小小的朝夕,可好歹也是商人!”

  停顿了一下之后,他又缓缓道:“不过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奶茶管够。”

  “姜迟说我一天不能喝太多奶茶。”奶茶精有些遗憾地道。

  上次在桫椤镇,姜迟说过了,她一天喝奶茶不能超过四杯。

  ------题外话------

  唔,关于阿沉,其实前面有提到过的,一潋和花美人都特别担心她的情绪,不是抑郁症,就是精神方面之前受刺激有点儿问题!

  至于原因,以后会在剧情发展中提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