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182章 小时哥哥容易心软(一更)

第182章 小时哥哥容易心软(一更)

  姜迟非常不要脸地想着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白皙精致的面容就染上了一抹微不可查的绯色,甚至一直红到了耳后根。

  看上去又纯又魅,撩人得紧。

  “咳咳!”一旁的宁初琰以手掩唇轻咳了两声,抬眸瞅了一眼姜迟,温润的嗓音带了两分调侃戏谑之意,“差不多得了啊,春天还没来呢!”

  姜迟偏头懒洋洋地看了对方一眼,抱着小鱼干悠闲地靠躺在沙发上,轻勾着薄唇不以为意地道:“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可以每天都是春暖花开的春天。”

  “那你现在喜欢的人呢?”宁初琰眉梢一挑,淡淡地问了句。

  姜迟:“”

  魅然精致的面容微微一僵,眉眼都添了一抹郁色。

  小时哥哥那个渣男,大猪蹄子,撩完就跑!

  好吧,是被他给吓跑了!

  可小时哥哥那也太不禁吓了,他不就是表了个白,还亲了他一下么?

  至于跑么?他是会吃人还怎么地,再说了,他又没说要小时哥哥负责。

  宁初琰看着姜迟变幻不定的脸色,本就是微挑的眉有些意外地上扬两分,斟酌着缓缓问:“姜迟,你和言沉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姜迟有一下没一下地薅着猫毛,好看的眉头微拧了拧。

  希袖折凑了过来,调侃地看了姜迟一眼,“原来我们帝京恣意妄为的姜小祖宗也有为情所困的一天!”然后轻啧了一声,“我当初还说谁要是能收了你我给他定制一面为民除害的锦旗送过去,现在看来改天就可以弄一面来送给言沉。”

  姜迟难得没有嘲回去,他微微垂下眼眸,眉头依旧是不太明显地蹙着。

  其实,希袖折那面锦旗真能送的出去倒还好了,就怕他送不出去。

  如果言沉拒绝

  想到这里,姜迟微蹙着的眉头稍微紧了紧,就连唇形好看的薄唇都抿紧了几分,妖魅绝色的面容有些说不出来的幽深莫测。

  然后忽然抱着小鱼干站了起来,看向了宁初琰和希袖折,“陪我去喝酒吧!”

  宁初琰希袖折:“”

  两人齐齐地挑了挑眉梢,神色颇为意外地看着姜迟。

  “刚才不是还要洁身自好么?”希袖折悠悠地问了句。

  姜迟眉眼之间有两分恹恹之色,偏头似笑非笑地看了眼希袖折,一开口嗓音便是那种懒洋洋的魅,“你是要去做什么不洁身自好的事情么?”

  希袖折:“刚才也不知道是谁说去有了喜欢的人要洁身自好不能去锦瑟皇庭那种地方。”不过他是小声地嘀咕着。

  姜迟懒得搭理希袖折,颀长白皙的手轻轻地摩挲着下颚,狭长魅然的凤眸眼尾略微上挑两分,左眼眼角两点泪痣看上去显得更魅了,薄唇一勾,意味深长地道:“言沉知道我酒量不太好,我这两天被他给丢在家里不闻不问的,出去喝点酒解闷儿挺正常的,喝醉酒就更正常了!”

  而且小时哥哥挺容易心软的,肯定不会放任他不管。

  希袖折:“”

  他算是明白了,姜迟这家伙要装醉。

  沉默了一下,难得上道一次地开口:“我晚点约了郁晚宁,你要醉了我可不送你回来。”

  不过三人没有开车去,而是希袖折在手机上叫了一辆车。

  三个人都坐在后面。

  司机师傅开着车,时不时地在车内后视镜中看一眼姜迟,带了几分打量探究之意。

  这小姑娘,有点儿熟悉啊!

  “啊,小姑娘,是你啊!”师傅忽然想了起来,对着姜迟道。

  姜迟抱着小鱼干偏头看向窗外飞逝而过的景,听见师傅的话眉梢微微一扬。

  “就上次你和你男朋友一起坐过我的车,”停顿了一下,颇为不太好意思地道:“后来你们还被我给丢在了半道上。”

  幸好当初对方没有给他差评,不然他做出那种事情公司肯定要将他给辞退了。

  “男朋友?”希袖折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姜迟。

  姜迟和言沉难道就成了?!

  不可能呀,姜迟不是还处于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阶段么?

  司机看了一眼希袖折,又看了一眼宁初琰,最后看向了姜迟,轻叹了一口气,“那孩子你是不是还是打掉了?哎,好歹也是一条生命!”后面半句话还有着说不出来的惋惜。

  听着司机的话,希袖折和宁初琰都偏头看向了姜迟,神色都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茫然与狐疑。

  孩子?什么孩子?

  谁怀孕了?

  怀了姜迟的孩子?

  可司机师傅明明称呼姜迟小姑娘。

  emmm

  宁初琰是聪明人,瞬间就反应过来了,如果不是多年的演绎生涯,只怕就会忍不住笑出来,即使是现在,他眉梢眼角的笑意几乎都快压不住。

  所以司机师傅是认为姜迟怀孕了?那他口中的姜迟男朋友是谁?言沉么?

  姜迟脸色有些阴沉,狭长妖魅的凤眸阴恻恻地盯着司机。

  但是司机明显是个不怎么有眼色的,可能也还是个不太聪明的,同时还是个比较爱管闲事的,不然的话今天也不会开口。

  然后在希袖折一脸茫然不解的时候,司机师傅再次解惑:“其实你男朋友对你挺好的,明知道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还是坚持让你生下来,你实在是不应该再和别人厮混在一起。”

  厮混1号宁初琰:“”

  厮混2号希袖折:“”

  不过这位2号反应过来司机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之后,瞬间就没忍住狂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姜迟,你哈哈哈哈哈!”

  姜迟怀孕了?!

  希袖折笑地身子都在抖动,就连眼泪都出来了。

  谁能有那个本事让姜迟怀孕?那可真是太厉害了。

  “你再笑一个试试!”姜迟偏头没什么情绪地看了眼希袖折,面无表情,但声音是那种妖妖魅魅的阴恻,听上去就觉得特别危险的那种。

  希袖折瞬间用手捂住嘴,甚至还抿了抿唇,但是眼中还是带了那种忍不住的笑意,最后干脆移开了目光不去看姜迟。

  不过希袖折的肩膀还是在不停地耸动着。

  末了,姜迟轻飘飘地看了那位司机一眼,薄唇一启便是似笑非笑的魅然嗓音,“现在的司机都这么爱管闲事了么?你是觉得上次没给差评这次仍不会给么?”

  停顿了一下,又慢悠悠地说了句,“我如果没记错的话,还应该有举报这项功能吧!”

  闻言,那位司机瞬间闭了嘴,默默地开车,不说话。

  直到下车,司机师傅都没再说过一个字,然后一脸忐忑地看着姜迟三人离开,生怕对方要给他一个差评并且还要举报他。

  希袖折已经笑地直不起腰了,他插着腰看着姜迟,隐忍着笑意问:“姜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你还牵扯到了怀孕打胎这方面的事情?”

  而且姜迟怀孕打胎,这个梗他可以笑一年。

  宁初琰虽然没说话,但也是挺好奇地看着姜迟。

  “想知道?”姜迟勾了勾薄唇,意味不明地掷出了三个字。

  希二哈点了点头,这件事情要是不弄清楚的,他以后怕是会抓心挠肺地痒。

  “喏,你先追上那辆车,然后看那位司机会不会告诉你?”姜迟似笑非笑地说了句,但看着希袖折的目光却是十分危险。

  希袖折:“”

  好吧,就姜迟的性子,肯定不愿意让人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好可惜啊,好好奇啊!

  “那他口中你的男朋友是谁?言沉么?”一旁的宁初琰问。

  似乎这段时间和姜迟在一起时间最久的男生也就是言沉吧!

  姜迟没说话,朝着锦瑟皇庭走去。

  那是,他第二次和言沉见面,那时候的小时哥哥可没有现在这么好说话,简直非常不是东西!

  希袖折也追了上去,“对了,姜迟,那要不要给差评或者是举报啊?”

  “算了吧!”姜迟懒洋洋地道。

  那位司机虽然爱管闲事了一些,但也没什么坏心思,再说了,他身后所需要支撑的是一个家庭,为了这么件事,犯不着赔上一个家庭。

  “好吧!”希袖折倒不是很意外。

  老实说,姜迟的性子虽然不太好,但只要不是对他或他身边的人耍什么坏心思,他一般不会怎么样,但如果真的招惹了他,那他的手段也未必会多光明正大。

  就像上次那个周慕凉,一辈子差不多也是毁了。

  不过那个女的也是活该,上次她算计姜迟,也就是抱着毁了姜迟的心思!

  ------题外话------

  晚上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