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188章 小心机
  姜迟没说话,也没挣脱,垂眸看了眼被言沉握着的手,削薄的唇微微一勾,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惊心动魄的美感。

  啧,他可是很少才能看见小时哥哥脸红的样子!

  嗯,怎么形容呢?!

  特别地秀色可餐!

  直到彻底看不见那对母子,言沉才停了下来。

  姜迟唇角微微往上翘了几分,看着言沉不急不缓地道:“小时哥哥,我是说清水华庭就我们两个人太过冷冷清清,如果有个孩子在会热闹一点,你想哪儿去了,竟然脸都红了!”

  然后眉梢幽幽然地上挑几分,姜迟一开口就是那种带了些许戏谑的魅然嗓音,慢悠悠地开口,“难不成小时哥哥想的是我们应该自己生个孩子?”

  “那你想得有点儿长远嘛!”末了,姜迟又勾着嘴角补充了一句。

  闻言,言沉刚恢复如常的清冽面容又染了一抹薄薄的淡绯色,有些不太自然地偏开头不去看姜迟,“我、我没有乱、乱想,你别、别胡说!”

  甚至连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

  耳后根子都红了。

  而且分明是姜迟故意说地那么似是而非。

  姜迟轻啧了一声,故意将语调幽幽地拖长了几分,“是么?”说话的时候,甚至还伸手捏了捏言沉泛红的耳朵,“小时哥哥耳朵都红了呢!”

  言沉身子都微僵了一下,伸手拂开姜迟的手,“别胡闹,不然我以后不管你了!”

  就是威胁人的时候一点儿气势都没有。

  不过姜迟还是非常给面子,“好!”掷出了一个字之后就牵着言沉的衣角跟在她的身边,缓缓道:“那你买东西,我牵着你。”

  不然的话万一小时哥哥以后不管他就不好了!

  “嗯,牵紧点。”然后嘴角压不住地往上翘了翘,“丢了我可不回去找!”

  “那我把手放你口袋。”说话的时候,姜迟一只手已经揣进了言沉的口袋,睫毛微微垂下,掩住了眸底似流光荡漾的眸子。

  言沉:“”

  算了,她懒得跟一个喝醉了的人计较。

  虽然这个人看上去一点儿酒醉的样子都没有。

  轻叹了一口气,她看向了姜迟,“走吧,我去给你买点儿松子!”

  姜迟喝醉了喜欢剥松子,家里好像没有了,买点儿回去让姜迟剥,省的她闲下来比较话痨。

  还是各种虎狼之词都能说出来的那种。

  清水华庭。

  那位说要睡在小时哥哥床上的人非常不要脸地在进了电梯之后直接就按了十九楼。

  言沉没说话,她就没做姜迟会在她自己家里睡觉的打算,毕竟上次那种情况,自己将她丢在家里之后还能抱着松子罐子蹲到她家门口。

  知道密码还偏偏不进来的那种,就是要让她心疼。

  心疼这两个字一出,言沉先是自己微顿了一下,然后偏头看向了姜迟。

  心疼么?!

  言沉微凝了一下眉头,盯着姜迟那张魅然却苍白的面容看了挺久。

  不过也是,她觉得姜迟挺招人心疼的!

  到了十九楼,姜迟比言沉还是熟练地按了密码,抱着小鱼干走了进去。

  言沉对姜迟的轻车熟路微微瞠了一下眸。

  “快进来,别在门口站着。”姜迟抱着小鱼干转头看了言沉一眼,语调幽幽地道。

  言沉:“”

  这应该是她家而不是姜迟的家吧?!

  她怎么有种自己才是客人的奥妙感。

  言沉拎着买来的东西进了屋,然后从购物袋中将几罐松子都放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对坐在沙发上的姜迟道:“喏,你的松子,你在这里剥着,我去给你弄杯蜂蜜柠檬水。”

  姜迟看着摆在面前的好几罐松子:“”

  他现在并不想剥松子。

  他想知道小时哥哥的想法。

  想知道对于他的喜欢,言沉会怎么想,怎么看待。

  抬眸看着去厨房的那道清隽身影,姜迟微抿了一下薄唇,长如鸦羽的睫毛轻轻地颤动了几下,在眼睑处投下了一层薄薄的暗影,将眸底的神色映衬地愈加晦暗不明。

  很快,言沉端了一杯蜂蜜水从厨房走了出来。

  看见坐在沙发上剥松子的姜迟,她薄唇有些没忍住地上扬了几分。

  果然是姜小松鼠啊,喝醉了就喜欢剥松子!

  和华笙说的她挺像的,她喝醉了喜欢做奶茶,而且还要逮一个人一起。

  “你的蜂蜜水。”言沉将杯子放在姜迟手边。

  “你喜欢吃松子么?”姜迟抬头看向了言沉,问了句。

  言沉微挑着眉,“怎么?松鼠精要给我剥松子么?”

  姜迟没说话了。

  沉默了一会儿,姜迟看向了言沉,慵懒着嗓音缓缓道:“小时哥哥,我还没吃晚饭,想吃西红柿蛋包饭。”

  言沉轻啧了一声,伸手揉了揉眉骨,“小祖宗,所以你在清水华庭是就喝酒了是么?”

  “唔,你不打电话给我,还躲着我,我就想着喝醉了酒给你打电话你总不至于不管我。”姜迟没有隐瞒,将自己原本的打算说了出来,甚至还故意用那种委委屈屈的语调。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我很少会喝酒的。”

  他知道自己酒量不好,所以喝酒基本上都是处于浅尝辄止的程度。

  言沉倒是没有生气的意思,有点儿想笑,也有点儿心疼,然后轻笑了一声,看着姜迟颇为莞尔地道:“所以我们纵横帝京的姜小祖宗也是个小心机么?”

  “嗯。”姜迟点头承认,一边剥着松子一边挺漫不经心地看了言沉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所以小时哥哥要小心点,毕竟我可能会做很多有些小心机的事情。”

  在收回目光的时候姜迟眸底却有些深沉。

  他不想什么事情都瞒着言沉,更不想言沉把他想地那么简单。

  言沉只是垂眸目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狭长的丹凤眼澄澈无澜,似有一泓暖流悠悠蜿蜒其中,“可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

  清清冽冽的嗓音极为肯定。

  她的这份相信和肯定,不是仗着姜迟喜欢她,而是因为姜迟的性子。

  姜迟骨子里其实是个挺温柔的人!

  姜迟看着言沉,盯着她看了很久,勾着薄唇轻轻一笑,就连眉梢眼角都带着清浅的笑意,然后慢悠悠地道:“小时哥哥很自信呀!”

  不过,他喜欢言沉的这份自信。

  言沉也微微勾了勾嘴角,不急不缓地道:“我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

  伸手揉了揉姜迟的头发,“我去给你做饭。”说完便进了厨房。

  至于姜迟,在言沉去了厨房之后,便也离开了十九楼。

  回了自己的家,将房间里面剥好的三罐松子都抱着去了十九楼。

  言沉正在厨房炒饭,听见脚步声头也不抬地道了声:“别急,还要等一会儿。”

  脚步声未停,走到了言沉的身边。

  忽然,一罐松子被递了过来。

  言沉微挑了一下眉梢,“嗯?剥地这么快么?”

  就算是松鼠精也不能剥这么快吧?!

  然后,又一罐松子递了过来,就放在刚才那个玻璃罐子的上面。

  再然后,另一罐松子也递了过来。

  “姜迟?”言沉有些疑惑地偏头去看对方。

  但是下一刻就感觉一只脑袋搁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姜迟站在言沉身后,微微俯身下巴抵在言沉的左肩,“言沉,我喜欢你,你喜欢不喜欢我?”

  一开口,就是那种魅然而又微沉的嗓音,甚至还有那么一分明显的期待。

  他不喜欢那种等答案的过程,也不想再等了。

  而且,他需要知道小时哥哥对他究竟是怎样想的。

  言沉整个人都顿住了,没有说话,甚至连锅里的炒饭都忘记翻动了,僵着身子一动也不动。

  削薄的唇轻抿着,言沉如清泉的丹凤眼在一瞬间就似清水中滴落了一点墨,然后渐渐地晕开,眸色深沉而又复杂,情绪有些难明。

  言沉,我喜欢你,你喜欢不喜欢我?

  言沉微微垂下眼眸。

  她也不知道,自己对姜迟到底是什么想法。

  她喜欢和姜迟待在一起的感觉,但姜迟是女孩子,她自己也是女生,她一直将姜迟规划在好闺蜜的界限内,可是突然有一天,闺蜜说她想换到恋人的界限之中

  她连自己对姜迟的感觉这两天都重新审视了一遍,可是根本就没有个准确的答案。

  也没有谁告诉过她情爱之上喜欢女生和闺蜜好友之间的喜欢有什么区别!

  言沉拧了拧眉梢,就连薄唇都微微抿紧了几分。

  “我把自己最喜欢的松子都给你,你对我也还是一点点的喜欢都没有么?”姜迟声音很轻很轻,里面甚至带了几分说不出来的落寞。

  言沉有些心疼这样的姜迟。

  她印象中的姜迟应该是恣意妄为惊艳绝伦的模样,而不是现在这样的落寞。

  可是,连她自己都没有的答案,她也给不了姜迟。

  或许,她应该去问问一潋。

  毕竟他比较有经验。

  ------题外话------

  唔,其实小时哥哥要发现并且承认自己喜欢女孩子也挺难的,毕竟:我一直把你当闺蜜,你竟然想睡我!!这种情况,谁都没办法一下子就能接受。

  今天一更,明天后天两天补更新!!

  晚安呀,好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