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208章 可能会受不住(二更)

第208章 可能会受不住(二更)

  姜矜调侃了姜迟一会儿,然后似是想起了什么事情,她又问了一句:对了,小幺儿,听说家里着火了,你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么?

  她也是不久前一位在帝京的朋友告诉她的,她还没来得及打电话回去问爸妈,不过朋友至少说了没有伤到人。

  不管怎么样,没伤到人就好。

  看着姜矜发来的这句话,姜迟眸底染了一抹凉意,漫不经心地敲了一行字,然后点了发送。

  空白:你打电话回去问问。

  姜矜倒没想那么多,只以为贯来不怎么爱出门的姜迟不知道这件事情。

  谢君澜的小底裤:嗯,我等一下打电话问问,你早点休息。

  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就算是和言沉在一起了也稍微悠着点,别纵欲太过,毕竟你身体不好,可能会受不住。

  发送了这句骚话之后,姜矜瞬间就退出了微博甚至将网络都给掐断了,拒绝接收姜迟发过来的任何消息。

  姜迟看着这句话,精致魅然的玉颜是乌漆嘛黑的那种黑沉。

  他倒是想纵,也得小时哥哥同意不是?!

  还受不住,受你大爷的受不住!

  他没说话,狭长魅然的凤眸中划过了一抹似笑非笑的玩味之色。

  姜矜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谢君澜。

  于是大概在姜迟和言沉两人吃完饭收拾好了一切没几分钟之后,姜迟借用了一下言沉书房的电脑,将姜矜的微博小号、游戏小号、以及微信小号都一个一个地扒了出来,还都截频发给了谢君澜。

  姜矜是声控手控锁骨控,几乎每个小号都有她粉的男神,声音好听的呀、手好看的呀、锁骨性感的呀之类的男神没说百八十个也得有四五十个。

  像之前那个小时哥哥的贴身小棉袄这种昵称简直是不要太多。

  谢君澜正在书房看件,见放在一旁的手机一连振个不停,有些意外地挑了一下眉梢,拿过手机解锁看了一眼。

  见姜迟发了那么多消息,他更意外了。

  姜迟没什么事可不会找他。

  唯一的一次主动找他还是那个孙什么的女人纠缠他甚至还欺负姜矜,他被姜迟给警告了。

  谢君澜有些好奇地点开了姜迟发过来的这些截图,俊朗的面容瞬间就黑了。

  风召的锁骨、想亲呦呦的美手、青辞锁骨上性感的痣、宁初琰的小外套

  各种昵称。

  他轻呵了一声,“锁骨上性感的痣是吧,等一下别缩床上性感地哭!”

  姜矜正在给季商薇打电话,电话还没拨出去,就没忍住打了个寒颤,颇为纳闷地看了一眼已经关上的窗户,莫名感觉背脊有些发凉是怎么回事?!

  电话拨出去,很快,季商薇就接通了。

  “妈,家里是不是出事了?”接通电话之后,姜矜直接问了句。

  季商薇倒也并不意外,这已经是她今天接的好几通询问的电话了,她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语气颇有些忧伤地道:“姜矜,我们家着火被烧了。”

  姜矜微蹙着眉,“发生什么事了?好好的怎么会着火呢?”

  “我今天做饭的时候出去了一趟,忘记关火了,然后就烧起来了。”应该是已经解释过好几遍了,季商薇解释的时候话语以及语气都特别自然,甚至还能听出两分微微的自责。

  闻言,姜矜淡声安慰道:“没事,主要是人没受伤就好。”

  然后又问,“那你和爸现在住哪儿?”

  “这个你别担心,离姜家不远还有一套房,我和你爸现在在那里住。”停顿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缓缓问:“这件事情你跟姜迟说了么?”

  “我刚刚和小幺儿聊天的时候提起过,他好像还不知道,让我打电话问你们。”姜矜淡声道。

  知道姜迟什么都没说,季商薇稍微松了一口气,随即带了两分试探地问:“他现在怎么样?”

  “小幺儿好着呢!”有他的小时哥哥在身边,别提多好了。

  季商薇点点头,“那就好。”

  然后又嘱咐了一声,“姜迟和你关系好,你回了帝京有时间多去看看他。”

  其实季商薇对姜迟的态度挺复杂的,她不喜欢姜迟,但是却希望他能按照她所规划的人生走下去,就按照当初她为自己早夭的小女儿所规划拟定的人生计划,没有偏差地走下去。

  如果姜迟按照她说的来,不反驳她,不和她作对,不讨厌她,她可以给姜迟关心和关爱,甚至可以放下姜雅对她所做过的事情。

  但是姜迟偏偏所有事情都和她对着干。

  唯一一件让她比较满意的也就是这些事情他从来没有告诉过姜矜姐弟三人,甚至比她和姜刑瞒地还要紧。

  “嗯。”姜矜点点头,“不过妈,你对小幺儿别管地那么紧,不要无论他做什么事情你都插手想管。”

  她比小幺儿大挺多岁数的,当年接小幺儿回姜家的时候她已经上了全宿制高中,然后就是大学,读研读博,在家里的时间并不久,但是也是知道小幺儿和父母感情不是太好。

  怎么说呢,小幺儿最烦别人干涉他的生活,但是她妈因为小幺儿身体不好,恨不得把小幺儿绑在身边照顾着,甚至可能都觉得小幺儿离开她的视线就会出事,所以这么多年和小幺儿关系一直不太好。

  “我还不是担心他,担心他生病,担心他受伤,还担心他被别人骗。”季商薇轻叹着道。

  姜矜皱着眉,有些无奈地道:“妈,小幺儿已经是成年人了,身子骨弱是弱了点,可是他很聪明,在外面不会受人欺负的,你别想着将他拘在你的身边。”

  站在子女的角度,也没有谁都希望自己的一切被父母掌控着。

  小幺儿反感很正常,只是让她不解的是爸妈对她和姜铭姜晔都是放任自流,但是却处处管着小幺儿,难道就因为小幺儿身体不好么?

  季商薇不想和姜矜谈论这个话题,便问道:“你和谢君澜怎么样?有没有商量什么时候举办婚礼?”

  “我和他还能怎么样,相处这么多年了,差不多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她和谢君澜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都有近十年了,结婚不结婚的真的没差。

  然后又补充了一句,“婚礼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太麻烦了!”说不定她都懒得举办婚礼。

  听到姜矜不想举办婚礼,季商薇皱了皱眉,再次开始了自己的长篇大论,“既然结婚了怎么可以不办婚礼,这是对你的尊重也是对谢君澜的尊重,你们”

  一听到这种话姜矜就有些头大,连忙出声打断,“妈妈妈妈妈,太晚了,我就不打扰你和爸休息了,先挂了。”

  然后就给挂了电话。

  “聊完了?”姜矜一挂断电话,就听到了谢君澜的声音。

  “你忙完了?”姜矜问。

  她记得谢君澜之前说过让她早点睡,他今天要看一些件。

  谢君澜似笑非笑地看着姜矜,“那些事情不急。”

  然后慢悠悠地走进房间,笑地非常温柔地道:“风召的锁骨、想亲呦呦的美手、青辞锁骨上性感的痣、宁初琰的小外套,啧啧啧,姜大小姐,你粉的圈子还挺多啊!”

  谢君澜每说一个昵称,姜矜都微抖了抖。

  卧槽,谢君澜知道了她的小号?!

  靠,她藏那么深竟然都被他给挖出来了。

  不过她倒是挺懂先发制人,瞬间看向了谢君澜,冷着语调非常有气势地道:“谢君澜,你调查我?”

  谢君澜幽幽地轻笑一声,“你还是想想你得罪了什么人。”

  姜矜:“小幺儿?”

  “猜对了。”谢君澜倒是非常不客气地将姜迟给卖了。

  而且就算是他不说,姜矜也不难猜到。

  姜矜心中将姜迟全家给问候了一遍,事后发现那也是自己全家,又都在心里道了歉。

  果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小幺儿,可她不就是调侃了那么一句,至于把她老底都给掀出来么?

  她以后还怎么粉那些声音好听手好看锁骨还贼性感的小哥哥?

  最重要的是,她家这位醋缸子翻了,她今晚可能要死床上了。

  她下次要告诉小时哥哥,让他狠狠地把姜迟欺负回去。

  清水华庭。

  姜迟因为发烧,如愿以偿地再一次留在了清水华庭,并且成功地鸠占鹊巢躺在了小时哥哥的床上。

  “不去医院行么?”言沉站在床边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却头冒虚汗的姜迟,紧蹙着眉。

  她虽然是医学专业,但是专攻的并不是处理感冒发烧之类的病症,更准确地说她是医学研究方面,可能连医生都不算,再者,姜迟的情况比较特殊,她不敢冒险。

  姜迟的脸色本来就是那种病孱的苍白,此刻因为淋雨发烧来得又猛又快,脸上都看不见半点血色,不过一双狭长魅然的凤眸依旧是特别好看。

  他勾着薄唇轻轻一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烧退了就好了。”

  其实他都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刚才脑补太多所以有些额头发烫。

  言沉没给姜迟吃退烧药,只用了退烧贴进行物理退烧,因为姜迟沾酒容易醉,她连酒精擦拭这种方法都没有尝试。

  所幸这次还算不错,也就半个小时姜迟的体温就有所下降。

  姜迟大概是淋了那么久的雨,晚上又发烧这么一通折腾,烧退了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大概是担心姜迟,言沉没敢离开,给姜迟喂了两次开水。

  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病气恹恹的姜迟,修长白皙的指落在了姜迟的眉眼之间,指腹轻轻地摩挲着,言沉贯来清冽淡然的目光都稍微柔和了几分。

  松了一口气般地轻轻一笑,低声道:“小松鼠晚安!”

  言沉从衣柜里面抱了一床被子出来,轻手轻脚地铺在了另外大半张床上。

  动作熟练地折了个筒子,将穿在睡衣外面的外套给脱了,从筒子口钻了进去,留了一盏床头小灯。

  夜半。

  手机铃声响起。

  言沉睡觉特别老实,睡觉前是个蚕蛹筒子,醒来还是个筒子蚕蛹。

  伸出一只手拿过床头柜抽屉里面的手机,迷迷瞪瞪地喂了一声。

  “言沉哥哥,我在你家小区外面,我进不去,你能不能来接我?”传来了一道要哭不哭的女声。

  言沉睡意瞬间没了大半,不过还是放低声音去了阳台。

  “绿绮?你在我家小区外面?”言沉看了一眼时间,快凌晨两点了。

  言沉看了一眼外面,打了个寒颤,瞬间看向了房间里面。

  还好姜迟在。

  她稍微沉默了一下,“小区大门大概往左走七八步,有一个可以输密码进来的小铁门,我告诉你密码吧!”

  按理说这么晚了她应该去接绿绮,可是,她不敢下去。

  言沉告诉楚绿绮密码挂了电话之后,她几乎是非常迅速地从阳台跑回了房间,那动作,看上去特别像身后有人在追她。

  ------题外话------

  然后,明早小祖宗一醒,哦豁,家里多了位小姑娘!!

  晚安!好眠么么哒!笔芯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