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218章 小幼稚鬼(一更)

第218章 小幼稚鬼(一更)

  闻言,姜迟单边眉梢似有若无地挑了挑,魅然的凤眸带起了几分玩味几分莞尔,甚至还有那么一分不易察觉的期待。

  然后姜迟双手环胸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地看着姜迟,“小时哥哥,哄吧!”

  那语气,那态度,是相当的慢悠悠,甚至还有几分慢条斯理的优雅。

  言沉:“”

  微愣了一下。

  怎么突然就觉得正式了起来呢?!

  她稍微沉默了一下,去了厨房,端出来了一杯柠檬蜂蜜水。

  姜迟瞅了一眼,似笑非笑地反问,“小时哥哥,我都是不那么好说话的人,你觉得会是一杯蜂蜜水儿能哄好的人么?”

  “那两杯呢?”言沉看着姜迟问。她可以再去冲一杯,毕竟她家现在有的是柠檬和蜂蜜。

  只要姜迟喜欢,冲个百来杯都没问题,就是喝太多柠檬水儿也不太好。

  姜迟稍稍无言了那么一瞬。

  这已经不是一般的直了吧?

  这怕是镶了钻的直吧!

  都弯到想宠着他一辈子的小时哥哥到底是怎么养出个直出天际的性子?

  见姜迟没说话,言沉将柠檬水放在了他面前的茶几上,又趿着拖鞋去了厨房,然后拿了一罐松子出来,坐在了姜迟的身边,“要不我给你剥松子,剥到哄好为止?”

  姜迟:“”

  别剥了,此刻的松鼠精表示已经不想吃松子了。

  不过他还没说话,言沉就将剥好的松子递到了姜迟的唇边。

  递到了唇边,姜迟倒也没有拒绝,而且挺愉快地吃了。

  然后他微挑着眉梢看着身边剥松子的言沉,妖妖娆娆地道:“小时哥哥,你可是之前就答应了给我剥一辈子松子的人,能算是哄人么?”

  还哄好?!

  言沉手下动作不停,只抬眸看向了姜迟,长如鸦羽的睫毛轻轻翕动了几下,然后倾过身子在他的嘴角轻碰了一下,贴着他的薄唇道:“要不,我也给你打个电话,我们在电话里好好聊聊?”

  姜迟看着近在咫尺的精致面容,凉凉地嘲了句,“我们之间是隔了太平洋的距离么?”

  然后

  事实证明,两个人可能是真的隔了太平洋。

  姜四小姐口嫌体正直。

  话音刚落就将言沉的手机拿了过来,看了一眼通话记录里面的聊天时常,一排只有两到三分钟的聊天时间里面,那个十九分二十七秒的聊天记录特别显眼。

  就毫不犹豫地给言沉打了个电话。

  再然后,两个人坐在沙发的两端,面面相觑。

  “太平洋?”言沉挑眉看了一眼姜迟。

  姜迟不以为意地轻哼了一声,“别说太平洋,我要是拿个世界地图来,我们之间这点儿距离能隔了几个地球。”说这句话的时候,姜迟还比划了一下言沉与自己之间的这段沙发距离。

  言沉:“”

  默默地看了他一眼,缓缓道:“真是个小幼稚鬼!”虽然是这样说,但是话语里面却带着掩饰不住的宠溺。

  姜迟看了一眼同样陪着他幼稚的人,“那你呢?”

  “我是幼稚鬼的家长。”言沉道。

  闻言,姜迟眉梢挑地更高了,带了些许说不出来的戏谑与暧昧,“小时哥哥,原来你喜欢这种情趣的调调。”

  “什么?”言沉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姜迟狭长的凤眸微微上挑,勾唇轻笑,神色又妖又魅,一字一句极为暧昧旖旎地道:“床上的称呼关系。”

  说这几个字的时候,那容色,简直是妖魅惑人极了。

  言沉神色颇有些一言难尽。

  伸手揉了揉眉骨,她走到了姜迟面前,伸手在他的额头轻轻地敲了一个爆栗,“你一整天都在想些什么。”

  “你。”姜迟看着言沉。

  在想你啊,小时哥哥!

  言沉:“”

  没说话,有些不太自然地垂下了头,面容虽然依旧是清清冷冷的,但是耳朵却是泛着红。

  莫名觉得被撩到是怎么一回事?!

  “我、我去做饭。”一紧张,言沉说话就有些结巴,然后看也没看姜迟,拿着手机直接进了厨房。

  看着言沉的背影,姜迟微勾了一下嘴角,眼底眸色特别好看。

  他没有去厨房,就坐在沙发上把玩着手机,看着还未挂断的电话,轻轻一笑,“小时哥哥,我想吃西红柿鸡蛋粉。”

  “好。”言沉自然是不会拒绝。

  姜迟不是太喜欢吃面,他喜欢吃粉,而且不能是煮太软的粉丝或粉条,要比较有嚼劲的那种。

  “小时哥哥,少放一点儿醋,你家幼稚鬼今天已经挺酸的了。”姜迟清清魅魅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来。

  “嗯。”言沉从冰箱里面拿出了西红柿。

  “小时哥哥,不要煮太软。”姜迟又道。

  “好。”言沉应了一个字。

  但是姜迟似乎对这样的聊天方式有些乐此不彼,他幽幽地靠躺在沙发上,“小时哥哥,要多一点鸡蛋,然后还要一个荷包蛋。”

  “嗯。”言沉没有半点不耐烦,一边忙活着一边回姜迟的消息。

  隔了几秒钟。

  “小时哥哥。”就一声妖妖娆娆的称呼,带了两分戏谑。

  “怎么了?”言沉问。

  “没事。”姜迟道。

  可是没多久,颇为玩味的声音响起,“小时哥哥。”

  “嗯?”言沉微挑了一下眉梢。

  “就叫叫你。”

  言沉:“”

  翌日。

  清晨。

  言沉吃过早餐之后就离开了清水华庭,打车去了朝夕。

  楚绿绮平常都是吃完就立即去十七楼的,但是今天没下去。

  她坐在沙发上有些好奇地盯着姜迟,“嫂子,你真的就这么放心让言沉哥哥去见其他女人啊?”

  停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那个女人可是喊他沉沉。”

  “那我应该怎样?”姜迟连眼眸都没有抬一下,依旧玩着手中的手机,漫不经心地反问:“一哭二闹三上吊,还是将他锁在家里,或者是打断他的腿?”

  楚绿绮:“”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被嫂子这样反问,她都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不过,后面那个真的好凶残了。

  ------题外话------

  哈哈哈哈,小松鼠很好哄的,奶茶精亲一下就好了,一下不够,就多亲几下。

  晚上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