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夫人是隐藏大佬 > 第232章 不请人进来坐坐(一更)

第232章 不请人进来坐坐(一更)

  言沉白皙精致的面容染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绯色,不过很快便恢复如常,她垂眸看着坐在床上的姜迟,伸手轻轻地捏了捏他的脸颊,莞尔地问:“那睡美人现在醒了么?”

  姜.睡美人.迟意味深长地勾了勾薄唇,缓缓道:“今天的睡美人醒了,明天要看王子的表现。”

  言沉轻啧了一声,调侃道:“那你这睡美人挺惨啊,重复中咒。”

  姜迟一只手撑在床上,神色慵懒地看了眼言沉,一开口便是懒懒散散的魅然嗓音,“那有小时哥哥这位王子来吻醒,我觉得还挺不错。”

  言沉:“”

  半晌无言以对。

  然后言沉又捏了几下姜迟的脸,“我先去洗漱,睡美人也快点起床。”

  姜迟看着言沉的背影,微勾了一下嘴角,非但没起,反而又抱着被子躺了下去,细长的凤眸中似有流光浮现,柔和而又清浅,特别好看。

  这样真好!

  早上一睁开眼睛就能看见小时哥哥。

  一路从一楼通往十九楼的电梯忽然在十七层停住了,电梯门被打开,华笙以为自己会看见大美人姜迟,直到看见站在电梯外准备进来的言子翊和一位她不认识的女孩儿。

  华笙微微一愣,“子翊?”

  十七层住的不是姜家那位小祖宗姜迟么?

  “华笙姐。”言子翊淡淡一笑,礼貌地打招呼。他和华笙不是特别熟,但是因为姐姐的缘故,之前有过几面之缘。

  华笙指着电梯外面,“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暂住几天。”言子翊如实道。

  “那姜迟呢?”华笙问完这句话,她就知道自己白问了,答案还不明显么?人家姜小祖宗都在微博上搞出了那么大的事情,肯定是住小沉子家里了。

  想起这件事情,华笙就有些忧伤。

  她认识小沉子这么多年了,怎么就没看出来小沉子喜欢女孩儿呢,不然的话,就冲着小沉子那张脸,她肯定也早就下手了。

  唉,失策失策,让姜迟抢了先。

  楚绿绮见言子翊没说话,便解释道:“嫂子在言沉哥哥家里。”

  “噗,咳咳咳咳咳!”作为知道言沉是女生的华笙,被楚绿绮这声嫂子给雷地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然后一阵咳嗽。

  内心则在疯狂吐糟。

  卧槽,嫂子这个称呼都出来了。

  小沉子牛逼!

  楚绿绮不明所以,一脸懵逼地看着华笙,熟知一切内情的言子翊则是颇为同情地看了她一眼。

  电梯停了下来,三人依次走了出来。

  楚绿绮是欢乐派,走路生风的那种,她走到了门边按门铃,华笙和言子翊落后了挺大一段距离。

  “她是谁啊?”华笙朝着楚绿绮努了努嘴,问言子翊。

  “哥哥的小师妹。”言子翊回答。

  华笙看着小姑娘,见她也看了过来,对着楚绿绮轻轻一笑,“看着挺讨喜的。”

  言子翊没说话,他现在看见楚绿绮在耳边响起的就是她那句比较流氓的少年好屁股。

  前来开门的人是言沉,她看见突然出现的华笙,清冽如泉的丹凤眼微微一顿,没说话。

  华笙应该知道她喜欢姜迟了吧!

  “我有话和你说。”华笙看着言沉,语气并不是特别好,隐约带着两分不善。

  言沉偏头对言子翊和楚绿绮道:“你们先进去吧!”

  反手将门给带上了,空旷的走廊就剩下了言沉和华笙两个人。

  言沉没说话,只是眸眼清冽地看着华笙。

  “我要和你绝交!”华笙盯着言沉看了很久,忽然沉着声音掷出了一句话。

  言沉身子微微一僵,抿了抿唇,还没说话对方气呼呼的话语再次传来,“你既然喜欢姜迟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为什么不能喜欢我?”

  华笙的语气,那是相当地理直气壮。

  言沉微顿了一下,她漂亮的丹凤眼轻轻地眨动了几下,长长的睫毛上下翕动着,在眼睑下投下一层薄薄的暗影。

  她看着华笙,清冽的嗓音带了两分怀疑,“因为这个?”

  华笙对着她翻了个白眼,“不然嘞?!”

  随即华笙盯着言沉看了很久,甚至没忍住直接上手捏了捏,无奈地叹道:“这么好看的一张脸,你不便宜我竟然去便宜姜迟。”

  闻言,言沉白皙精致的面容都能明显看到有送了那么一口气的感觉,然后微蹙了一下眉梢,“可是我喜欢女孩子,你不介意么?”

  她前段时间在网上查过,好多人不能接受身边有这种事情,甚至觉得是变态,特别恶心,各种不堪的词都出现过。

  “介意啊!”华笙点点头,“我以前还想当大姨来着,这下好了,当不了了。”最后还特别无奈地摊手,大有那种示意什么都没了的感觉。

  言沉唇角微勾轻轻一笑,眉梢眼角都写着清浅的柔和。

  “别笑,太特么撩人了!”华笙对着言沉道。

  她骨头都有些酥。

  毕竟她曾经几度感慨过小沉子为什么不是男人,她可不是一次两次想着嫁给小沉子。

  骨头酥了一遍之后,华笙挺认真地看向了言沉,“小沉子,你喜欢谁是你自己的事情,没必要在乎别人的看法,在我看来,除了表哥,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干涉你的任何决定。”

  不是说表哥为小沉子付出了多少或者是怎样,而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种无形的羁绊,就给人那种感觉,似乎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对方都可以拿主意做决定的那种。

  老实说,她虽然即是表妹又是闺蜜,但有时候也还是相当羡慕表哥和小沉子之间的感情。

  用表哥的话说,小沉子是他的女儿也是他的祖宗;至于小沉子,表哥大概是她最在乎的人,以前没有之一,现在有没有她就不知道了,毕竟多了姜迟这个小妖精。

  稍微停顿了一下,华笙继续道:“不过表哥他那个人,你也知道,无论你做什么事情就算是全世界反对他也会站在全世界的对立面来支持你。”

  言沉没说话,只是丹凤眼底眸色略微深沉了一些,隐约带着两分暖意。

  一潋说过,只要是她想做的,不管是什么,他都会支持,还说她只管去做,有什么后果,他会担着。

  没有人知道,她是多么庆幸当初在离开言家之后蹲在了垃圾桶边上,然后被一潋捡了回去。

  “不过小沉子,我前两天看见你和姜迟上了微博热搜的时候,我当时是真的都惊讶地懵了。我当时是边走路边玩手机,如果不是被姜铭给拽住了,我只怕都要撞树上了。”华笙想起当时的情况,缓缓道。

  “姜铭?”言沉微挑了一下眉梢。

  华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就是姜迟的二哥,我们局里和他有对接的项目,我负责配合他,我跟你讲,你都不知道姜铭多过分,动不动就威胁要以我工作不尽心尽力扣掉我的年终奖,弄得我这段时间和他一起出差就像是保姆一样”

  华笙絮絮叨叨地抱怨了一大堆之后,再次叹了一口气,“我也就是看他长得还蛮好看的,有时候对人还比较体贴,不然他在林子里迷路的时候我才懒得去找他。”

  这次出差,他们是去了一个比较偏僻的乡下考察,谁知道姜铭看上去一米八几快一米九的大个子竟然会怕狗,他们俩被狗追着满村子跑,不过她毕竟是每年参加长跑马拉松的人,跑了半天就把那位大少爷给丢了,最后还得苦哈哈地找他。

  就是吧,找到对方的时候有种日了狗的感觉。

  特喵的姜大少爷坐在太阳底下嗮着太阳吃着他们准备的饭菜,惬意得很,见她累得跟条狗似地还慢悠悠地说狗没追上来,但是她跑太快了他喊都喊不住。

  她也就秉承着对年终奖的热忱没有上前咬他,不然,汪汪

  不过,姜铭怕狗的话,下次有时间把家里的蠢狗带到姜铭家里去溜溜,吓死他,让他总是欺负自己。

  华笙忽然“啊”了一声,她看向了言沉,“小沉子,那你和姜迟在一起的话,以后和姜铭岂不是成一家人了?”

  “不过你和姜迟两个长得这么好看的女生在一起简直是暴殄天物,都没有集你们美貌于一身的下一代了。”华笙无不感叹地道。

  言沉:“”

  神色稍微有那么点儿难以言说。

  华笙这思路跳脱地有点儿快啊!

  姜迟已经做完了早餐,见楚绿绮和言子翊俩人进来,眉梢微微一挑。

  “言沉哥哥的朋友来了,俩人在外面说话。”楚绿绮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是一位小姐姐。”

  言子翊没说话,他直接去了飘窗阳台,用逗猫棒逗着小鱼干玩儿。

  姜迟已经猜出了是华笙,本就微挑的眉再次上挑几分,削薄好看的唇微微扬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弧。

  他打开门,就倚靠在门边看着走廊不远处的两人,一开口便是幽幽魅魅的嗓音:“既然来客人了,怎么不请人进来坐坐?”

  别说,还挺贤惠。

  就是吧,客客气气的一句话也将自己的身份摆地非常正。

  ------题外话------

  晚上好呀,帮婶婶带了一天小孩子的阿九,觉得照顾孩子简直太难了!!真是比写还要头秃的事情!笑哭笑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