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以契为证 > 第XV章,章鱼藤
  “这东西好神奇!居然变的像乌龟壳一样硬。”

  问橙用手敲着变大后的三角勋章,听着勋章发出类似敲打玻璃的声音,不同地方还能发出不一样的声音,像敲打乐器一样,还有些好听。

  勋章背面的字也变大了,问橙能清晰的认出三角边上的细小字。

  遇事不决,遇妖不明,遇险不过,统一骂除妖师不配为人

  “这勋章”

  问橙没好意思问出口,刨除契约一说,契管局里的人似乎都可以仗着有兵器对所有邪祟为所欲为,其中应该也包括了危害一方的妖,那这勋章上的话不就等于是在自己骂自己吗?

  “你不会连妖物四六级都没过吧?这只是让妖物显形最普通的常识!”

  言语惊讶的看着问橙,问橙马上把手从勋章上拿开,装作知道的样子说到: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这只是在考你们知不知道。”

  “那你这演技真好,就跟没见过世面的普通人一样。”言情立刻补刀,让问橙瞬间下不来台。

  “普通人怎么了,我从小就与异类隔绝也不知道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根本不影响我生活,你们炫耀自己知识的同时也别忘记自己还是普通人家的孩子。”

  有护身符的保护,单谚缓过来不少,从地上做起替问橙辩解着。

  “谚叔叔教育的是!言语言情记住了。”姐妹两个同时开口,对单谚的尊敬中充满了敷衍。

  “好了!你们要没别的问题,就把护心镜带好,咱们要出发了!”

  南斋苑的声音从水井手机里传出来,南海将手机别在身前挂的透明塑料袋中,又从大衣口袋中取出了一面绿色藤织三角旗。

  孩子们还算配合的将三角勋章全部挂在身前,顺便泼上了水让勋章变大。

  “请记住咱们现在的身份,咩咩羊一家,咩爸,咩妈,和六个孩子。”南海将旗子塞进单谚手中,顺便跟孩子们介绍着现在的伪装身份。

  “咩咩咩羊?”问橙已经无法形容自己现在的心态了,这是有多敷衍才会想出如此不走心的名字。

  “问橙你有有问题吗?你要喜欢当哞哞牛也行。”南斋苑听到问橙的声音,隔着手机询问问橙的意思。

  “食草动物那么多,我们为什么要是一家?”

  问橙放弃了对妖精种类的纠结,毕竟这里是妖界,万一人家就喜欢这么起名呢,她转而纠结为什么自己要和单谚以及孩子们装一家人。

  “哦,因为你们带的勋章是我贪便宜从除妖师手中买的打折货,刚好是章鱼藤一家十口,一对夫妻八个孩子,你们只是在借章鱼藤上的妖气伪装成妖,重新找路返回d市契管局,那一组先拔掉契管局院内的旗子,那一组就全员胜利,可以去姒家白吃一年,一切消费姒家买单。”

  南斋苑给问橙解释着现在的情况,问橙瞬间发觉不对劲,这怎么又冒出一个版本?

  “等等,我还有个问题,南爷爷,你这么年轻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德高望重,乃当世之楷模啊!像您这种好心肠的爷爷能给我透个实底吗?咱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对于这群孩子们的试炼测试,我已经听到两个版本了,还有一个骗我用的卡通版。”

  “嗯,你这夸的真不走心,虽然够假但是你也说对了,现在分出了很多个版本的任务,完全是因为各家长辈不团结,谷家的意思是,连继承人带孩子一起考验,所以专门找了个危险的地方开局。

  就你们现在在的这一片地方曾经出现过人类孩子被献祭给邪祟的事情,这都是陈年往事了不值一提,重点就是那个邪祟跑了!

  最近d市又出现了孩子失踪的事,谷家以为是那个邪祟又卷土重来了。”

  南斋苑推一下脸上的金丝眼镜,认真的跟问橙解释着。

  “我好像懂了,难怪谷长月会说这些孩子是用来做饵的,原来为的是抓邪祟,别家的意思呢?”

  问橙恍然大悟,一套方案骗孩子们,让他们以为只是来完成任务的,任务完成就能回家了,另一套方案是舍不得自家孩子套不到吃人的邪祟。

  “别家的意思自然是心疼孩子们,临时改了方案,知道谷家会分两组,我们就故意让左右和南海晚去,先躲过搜身再用妖网通联系外界换个方法比试,南海跟着你,就是我负责联系你们,谷长月那边会是左右过去打晕谷长月和姒长生,由左正则指挥孩子们回来。”

  南斋苑一点也没隐瞒全告诉问橙了。

  “我算明白了,各家之间永远都避不开的问题,内斗,外斗,明一套暗一套,最后吃亏的还是这群孩子们。”

  问橙的感慨让左边很不舒服,裹进外套拿着棍子又开始往别墅外面跑。

  这次他根本没跑出去就被单谚抓住了胳膊,硬拽回了队伍。

  “既然南家贪便宜买成了同一家妖,那咱们一个也不能少,找左转的事,我们会一起完成的。

  南爷爷,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

  单谚主动叫南斋苑爷爷,询问他下一步要做什么。

  “检查身上的锦囊,出发!”

  南斋苑拿着妖网通换了个地方,坐在院子里用太阳能给妖网通充电。

  “莫问甜的锦囊是一张回家的地图,岑玉的是一把万能钥匙,左边的是定位器,言家和南家的是什么?”

  问橙主动统计着锦囊内的东西。

  “我的也是一张回家的地图,出了别墅向西走晚上就可以回家。”

  言语拿出口袋中的黄色锦囊看了起来。

  “我的是妖语翻译器,打开开关可以翻译六百米以内所有妖类说的话。”

  言情说着从橙色锦囊中拿出妖语翻译器按开开关,别在腰间。

  问橙瞬间听到胸前的勋章居然在说话,连单谚手中的绿色旗子也会说话。

  “旗子是活物?”问橙有些惊讶的问着南海。

  “哦,章鱼藤有些类似蚯蚓的特质,断爪还活,还有些冬虫夏草的特质,触须到了一定时候会植物化,旗子就是由他们植物化的藤蔓缠成的,方便它们把咱们当一家人来保护。”

  南海解释着,问橙却脑补出一个有些血腥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