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诸天信条 > 第325章 魔兽战线·战损版

第325章 魔兽战线·战损版

  多次进入空间通道来往各个世界,陆潇逐渐开始习惯这种奇异的感觉。

  不久前获得了宝石翁在空间法术的毕生经验和心得,再一次通过稳定的空间通道,陆潇在无处受力的悬浮状态下获得了一些全新的感悟。

  四处没有参照点的空间通道内无法分别时间和空间,宝石翁的定点传送比之前妖精们使用的随机通道多了一点好处,陆潇至少能看到同样漂浮在他身边的阿尔托利亚。

  相比早已经历过多次空间传送经验的陆潇,阿尔托利亚对这种脚不沾地的状态似乎还是非常不适应,总是会下意识的在空间通道中移动身体。

  眼见阿尔托利亚逐渐往远方飘走,为了避免分散之后进入同一世界的不同时间,陆潇只能跟随着她移动的方向飘动。

  总算知道之前她为什么会比我晚到了。

  伸出手拉住阿尔托利的手臂,陆潇用魔术直接将话送入阿尔托利亚脑中。

  “不要到处移动,以免泽尔里奇算好了的时间和空间出现偏差。”

  阿尔托利亚的行为只是出于本能,得到过来人的提示后,她立刻采纳建议,静止在原地不再活动。

  阿尔托利亚戴着护甲的手臂触感并不好,但为了保证两人的落点保持一致,陆潇只能继续抓着她直到看到出口。

  “唰!”

  从空间通道的另一端冲出后,陆潇首先感受到的是猛烈的下坠感。

  “WTF?!那个死老头居然将空间门开在空中!”

  反应速度极快的陆潇当即激活魔浮斗篷在半空中悬浮。

  穿着厚实全身盔甲的阿尔托利亚坠落速度更快,抓住她手臂的陆潇被沉重的下坠力道拖累,继续向下掉落了十几米才终于控制魔浮斗篷稳定住身体。

  “这里是”

  漂浮在半空中的陆潇抬头往四处眺望,两人降临在第七特异点的一片大平原上,他们的脚下正奔腾着气势恢宏的兽群,漫天的尘土将阿尔托利亚的视线完全挡住。

  陆潇能够透过烟尘看到大平原上的实际情况,正在奔驰的是无法计算出数量的魔兽群。

  顺着兽群的延伸处望去,尽头处的大量魔兽正在集群冲击一道十分残破的城墙。

  吊在半空中的阿尔托利亚非常不适应,她下意识的想要召唤出自己的英灵战马,但就在此时,两人身后很远的距离外突然传来惊慌的呼喊声。

  “前面的人!快点让开!”

  “哈?”

  阿尔托利亚和陆潇同时转头望向身后,陆潇的鹰眼视觉在几百米范围内没有捕捉到任何生命,但千里眼恰好能捕捉到一个小黑点正在以超音速的速度向他们直线接近。

  陆潇和阿尔托利亚正好就在对方前进的路线上。

  突如其来的危机让陆潇脸色一变,急忙拉着阿尔托利亚往下移动,但此时才做出反应已经来不及了。

  眼见远处的不明物体即将冲撞上来,陆潇在最后一刻用原初卢恩为两人布置了一层防护屏障。

  “嘭!”

  沉重的撞击声在充斥着大量魔兽的平原上方回响,即便有屏障的缓冲,陆潇和阿尔托利亚依然被巨大的冲击力撞飞。

  与不明物体纠缠在一起的两人如炮弹一样坠入魔兽群中,在狂奔的魔兽行进路线中央炸出一小团真空地带,魔兽们都下意识的避开这片“陨石”坠落地。

  “咳咳!”

  还好陆潇经过灵魂物质化强化的身体足够结实,有防护屏障的保护,从高空被强行撞入地面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阿尔托利亚的问题也不大,她就倒在陆潇身旁不远处,此时正皱眉晃着头,试图让头晕目眩的感觉快一点消散。

  “咳咳!好大的灰尘,话说为什么会在空中撞到人?”

  肇事者此时就趴在陆潇身上,似乎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嘴里还在嘀嘀咕咕的抱怨着什么。

  “这个声音难道?”

  陆潇的表情变得有些怪异,肇事者熟悉的少女声前不久他还听到过,来自某个向来不坦率的死傲娇。

  穿透“陨石”落地扬起的大片尘土,陆潇看到了跨坐在自己腰部的肇事者真容。

  果然。

  那是一名穿着非常清凉,衣着样式很有异域风情的年轻女子。

  一袭长长的黑色秀发披散在身后,稀少的衣物上点缀着不少疑似黄金材质的饰物,脑后还戴着一顶形似王冠的冠冕。

  “哈”

  无奈的叹了口气,陆潇躺平在地上不做任何动作,向正在整理头发和衣物的女子建议道:“这位小姐,能请你先从我身上起来吗?”

  “啊?”

  在陆潇招来的大风吹拂下,现场的烟尘很快就被吹散。

  后方的魔兽依然在狂野的奔驰着,先一步恢复状态的阿尔托利亚拿起圣剑帮两人挡住身后。

  “咦?!”

  似乎脑子少根弦的肇事者这才发现自己骑在一个人身上,急忙后跳一步离开。

  “无礼的家伙!谁允许你随便碰触我的身体啦?!”

  陆潇没有理会这个炸毛的女神:“有话等会儿再说,我们的处境不太妙。”

  翻身而起的陆潇立刻加入阿尔托利亚维持的防御圈,不死斩接连挥出威力巨大的龙闪。

  在两人的联手努力下,正面冲击而来的魔兽群逐渐被撕开了一条通道。

  陆潇利用千里眼看到了附近一处未受魔兽冲击的茂密树林,顾不上理会那位目瞪口呆的肇事者,确定目标的两人一路斩杀魔兽,好不容易才冲入树林之中暂避。

  “呼”

  虽然这群魔兽的个体战斗力不强,但数量达到一定程度下也会引发质变,至少陆潇不想傻乎乎的站在毫无遮掩的平原上与奔驰状态下的魔兽硬碰硬。

  在树林中暂时安顿下来,阿尔托利亚才发现之前那名肇事者早已消失不见。

  “陆潇,刚才那个人难道是凛吗?”

  “算,但不完全是。”

  陆潇抬手看了看自己的全身上下,原本黑色的阿泰尔盔甲完全被尘土覆盖,变成了灰扑扑的狼狈状态。

  意念一动,陆潇在树林上方招来雨云,充沛的水气在短时间内化作雨水从天而降,为灰头土脸的二人好好的冲刷了一番。

  大雨散去,陆潇利用卢恩符烘干了两人的衣物,这才有空解释阿尔托利亚的疑问。

  “那个人不,准确来说是神,她应该是借用了凛的身体作为凭依降临。”

  “仔细想想,凛出生于20世纪,不可能在公元前的美索不达米亚活动吧?”

  阿尔托利亚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神灵凭依吗?虽然听起来像是天方夜谭,但似乎也只有这种解释了。”

  在吉尔伽美什统治中期,人类与神明彻底诀别,苏美尔诸神无法以本体再出现在人类世界。

  之前那位神灵算是钻了规则的空子,她利用人类的身体作为凭依,将自己的分身暂时转化为普通灵基,以半人半神的方式行走于世间。

  魔符斗篷虽然可以让陆潇在空中悬浮,但它在空中的移动速度着实堪忧。

  陆潇踩着参天的大树攀登到树林上方,悬浮在半空中远眺兽群攻击的目标。

  那是一道架设在两座山体之间的雄伟要塞,城墙的长度非常惊人,可以看到城头上有士兵正在操作一种奇怪的大炮轰击下方无穷无尽的兽群。

  “炮?”

  阿尔托利亚疑惑的问道:“两河流域的苏美尔明活跃于公元前,这个时代怎么会有火炮?”

  阿尔托利亚并不具有千里眼,对城墙上的细节看得不甚清楚。

  “不对,那不是火炮。”

  陆潇眯起眼睛打量了一下城墙上正在发射的武器:“虽然看起来比较相似,但原理完全不同,那是使用魔力填充和发射的魔导炮,不过”

  陆潇有些疑惑的看着城墙多处破损的区段,魔兽们正在冲击这些残破的区域,堵在城墙缺口处的士兵以自己的肉体作为壁垒,拼命拦住企图跨过城墙的魔兽。

  魔兽战线已经破损到这种程度,难道我们来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