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婚后成大佬的掌心宠 > 第39章:地主家的傻儿子

第39章:地主家的傻儿子

  “这不是祁家那位大少爷祁越吗?嘶,身边那个仙女是谁,真是漂亮啊,看着很眼熟?”

  “是乔安笙,乔家那位活在传言中的小姐,南安市第一名媛啊。”

  “啊?她就是乔安笙?”

  “果然,越是漂亮的女人心机就越重,你看祁家少爷看她的眼神,那眼底可都是透着光的呐!要真喜欢,在一起不就好了?听说乔安笙一直在吊着祁越呢。”

  这边,众人议论纷纷。

  而另一边,流言以势不可挡之势,终于也祸及到了秦砚琛这边。

  “秦总,刚才您的女伴,是不是就是乔家的那位小姐,乔安笙?”

  某个一开始在秦砚琛身边见过乔安笙的公司老总,突然开口问道。

  “”

  秦砚琛闻言,晃动酒杯的手势一顿,冷锐的目光一下就捕捉到了不远处似乎相谈正欢的两人。

  “这位乔小姐好像是祁总儿子祁越一直心仪的对象,怕是等两人结婚后,秦总免不了要送个大红包去祝贺了!”

  男人乐呵呵的说着,完全没在意到身旁那张突然冷下来的俊脸。

  结婚?

  呵。

  仰头饮尽杯中的酒水,秦砚琛矜贵的步伐穿过人群,一步步朝那抹尤为清丽贵气的蓝色身影走去。

  “秦总,恭祝上任!”

  还没等秦砚琛走近,祁流芳拿着杯酒就巧妙挡住了秦砚琛的去路。

  “多谢。”

  秦砚琛举杯示意了一下,也算是打过招呼了。

  “秦总,近期祁氏能和秦氏合作,对此,我真的深感荣幸!”

  明明看出秦砚琛无意与自己攀谈,但祁流芳却第一次没眼力见。

  他知道,秦砚琛是要去找那个乔安笙。

  宴会厅内的流言传的纷纷扬扬,他就算再耳目闭塞,也不可能一点风声也听不到!

  尤其是在他看到秦砚琛落在他儿子身上的目光有多冷厉,多杀机重重时,他就知道,他那个一向不干正经事的傻儿子,终于要惹上大麻烦了!

  而此时,他也终于明白,之前顾斯为什么突然打电话过来告诉他,让他管好祁越,原来,竟是因为一个女人。

  秦砚琛今晚的女伴,乔安笙。

  “祁总客气了。”

  滞步不前,秦砚琛总算收回落在前头的视线,把目光对准了拦住他去路的祁流芳身上。

  外人都道祁流芳刻板严肃固执,可照他今天看来,却似乎形容的还不够全面和贴切,或许,更应该再加上一条:爱子!

  笑而不语的目光,夹杂着星星点点的冷淬,仿佛一下就能看透人心。

  聪明人之间,很多话不用挑明,意思依旧能准确传达到。

  “秦总,听说你和顾斯的关系很好,我这儿子从小性子就随他这个舅舅,一直没个定性,根本就不知道成熟二字为何物,所以,如果他有什么做的不周到的地方,秦总可千万要帮我多教导教导他,若能得到您的指教,也是他修来的福气,毕竟,你和顾斯一样,也都算是他的长辈了!”

  借以顾斯的名义,用着长辈的头衔,试图打消秦砚琛对祁越所投以的不善。

  秦砚琛垂眸看着身前面容沉稳的祁流芳,轻扯唇角,却是突然张口朝前头唤道:“乔秘书。”

  一语破惊雷,明明是那么平淡无奇的一句话,扔在这宴会厅内,却一下激起千层浪。

  把本就处于话题中心的乔安笙,给彻底推向了舆论的最高潮!

  “秦总?”

  乔安笙闻声转头,连忙敛去了脸上的笑容,立刻选择疏远了祁越。

  她没忘记,秦砚琛几次三番对她的警告!

  刚刚是她疏忽了,不该在这种人群聚集的场合和祁越攀谈的。

  无论是落在秦砚琛的眼里,还是旁人的眼里,怕是都要引起不必要的误会,给祁越添麻烦了。

  乔安笙有些懊恼的想着,可眼下这情况,她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反正今晚在别人的眼里,她注定是一根扎人的刺,既惹眼又碍眼。

  乔安笙快步走到秦砚琛身旁,抬眸朝着祁流芳的方向微微一笑,十分尽职。

  “祁总,作为秦总的秘书,我替他敬您一杯!”

  耀眼光线,将她整张脸衬得愈发明媚动人。

  一颦一笑间,尽显名媛的姿态。

  秦砚琛闻言眸光变冷。

  乔安笙很显然是会错意了。

  谁允许她替自己敬酒了?

  “等等!”

  眼看乔安笙抬手就要把杯口往唇边送,祁越连忙出声制止,甚至都顾不上自己父亲朝他投来的那暗含警告的、让他不要冲动的眼神。

  “我替你喝!”

  一把抢过乔安笙手中的酒杯,祁越仰头就一饮而尽,让在旁的几人都来不及反应。

  “不错,好酒,秦氏集团果然出手大方。”

  捏着手中的空酒杯,祁越的目光却是直直地朝那抹笔挺的黑色身影看去,笑意流转的眼底,却藏着一丝极为明显的挑衅。

  刚刚在锦玉阁交谈过后,秦砚琛说的那番话,刺得他心里不舒坦。

  没机会?

  他真的已经没机会了吗?

  这么想着,祁越便把视线一移,落在了那张今晚格外美丽的脸庞上。

  接收到祁越的目光,乔安笙美眸一怔,似是在不停地用眼神在询问:祁越,你又在搞什么鬼呢?

  祁越见此,勾唇一笑,仿佛此刻,那抹笑意才真正的入了他的心底。

  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可对他来说,却是一个十分特别,十分让他珍视的四年。

  在最终结果还没出来之前,他没有办法就这么放弃!

  “啊,实在不好意思秦总,安笙她平时不能喝太多酒,喝多了,肠胃会不舒服,秦总那么体恤下属的一个人,应该不会怪我刚刚情急之下的行为吧?”

  把空酒杯放还在侍者的托盘上后,祁越便重新把目光收了回来,字字句句,都昭示着他和乔安笙之间不同于常人的亲近关系。

  战火,仿佛在这一刻,被彻底点燃。

  ------题外话------

  感谢情醉莲花的评价票

  感谢的花花

  感谢沐沐小希的花花

  么么哒

  祁狗子正在向大家展示什么是地主家的傻儿子!!!

  哈哈哈

  喜欢的话,走过路过记得捧个场啊。

  免费的评价票就好,么么哒

  周末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