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公子实在太正义了 > 第八十五章 切尽满林桃花

第八十五章 切尽满林桃花

  东山半山腰的大坪之上。

  气氛有些严峻,主要是完颜车古的低气压,感染了许多人。

  冰冷的杀机,在大坪上肆意的纷扬着。

  忽然,完颜车古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抬起头,看向了山巅宫阙。

  “他到顶,要入宫阙了。”

  完颜车古站起身,看了李修远一眼,道。

  “对的。”

  李修远侧卧在桃花树下,手中又捧起了一本圣贤书,在悠哉的看着,头都没抬的应了一句。

  石径上在厮杀不断,血腥流淌,而石径旁,万物都难清扰李修远看书。

  他喜欢桃花树,亦是喜欢在桃花树下看书。

  一如当年,他在桃花树下遇到的女子,与那女子一同诵读圣人经典。

  所以,每次他想要静心,都会营造出一片桃林,让他沉浸在其中,宛如那魂牵梦绕的女子在身边,从未曾远去。

  这么平淡的回答,让完颜车古有些不爽。

  “既然如此,能否让我们去观战?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我金帐王庭的天才一直遭遇罗鸿,应该是你安排的,而罗鸿的入宫阙之战,定然也是与完颜烈火一战吧?”

  完颜车古冷肃道。

  这一战,完颜车古很关心,甚至,他没法平静下来。

  完颜烈火在黄榜上排名第三十六,所以他对完颜烈火很有信心。

  但是,罗鸿此子实在是有些古怪,明明只是八品剑修,杀拓跋冰这个六品也就罢了,可是连拓跋古这样箭术和武修皆是达到五品的天才都给杀死。

  让他有些心惊,他担心……完颜烈火可能会挡不住罗鸿。

  他担心,那石径上会滑落完颜烈火的尸体。

  若真是如此,他回去都无法跟他大哥交代。

  “是又如何?”

  李修远依旧侧卧在桃花树下,没有捆束的发丝肆意的飞扬,有一阵清风吹拂,带起几瓣桃花。

  “天下间的任何事,终究会有个结果,等着吧。”

  “很快的。”

  李修远淡淡道。

  尔后,便继续看书,不知道哪里又来了一阵风,顺便捎来几片花瓣。

  完颜车古咬牙切齿,读书人是真的欠揍。

  奈何他打不过。

  他只好恨恨的后撤,坐在地上,眼睛死死的盯着山巅宫阙。

  ……

  “剑……剑侍?”

  小豆花有些迷茫,对于修行的东西,她是一概都不懂的,最重要的是,做那老喜欢凶人的公子的剑侍,那一天还不知得被凶多少回……

  “是做侍女的意思吗?”

  小豆花问道。

  陈管家笑着摇了摇头:“当然不是,剑侍服侍的……是剑。”

  “实话实说吧,你的天赋让我想到了一位故人,她与你一样,在剑道上虽然不错,但是体质更特殊,擅于养剑。”

  “剑与人一样,都是要养的,养的好,剑的杀伤力才更足。”

  “一把普通的寒铁剑,若是蕴养得当,不比一柄千煅剑来得弱。”

  陈管家道。

  “而且,以你的性子,想要修成真正的大乘剑术,不知要多少漫长岁月,哪怕修成了,你敢杀人么?”

  “你天生心善,不适合练剑。”

  “不过成剑侍,便得永远跟着剑主,这是桎梏亦是羁绊。”

  小豆花怔了怔。

  陈管家倒也没有强求什么,只是背负着手,望着池中的两尾无忧无虑的锦鲤,徐徐道:“要练剑,我可以教你。”

  “要成剑侍,我也可以帮你。”

  “两个选择,随你。”

  “做出的抉择,要根据你的本心,剑侍其实就是人形剑鞘,心不纯,是养不了什么好剑。”

  罗小小听的云里雾里,继续吃水果。

  红袖则是看着小豆花,好奇她会做出怎么样的选择。

  许久。

  小豆花吐出一口气。

  “陈前辈,我愿为剑侍。”

  不过,小豆花看着陈管家,长长的睫毛轻颤,带着几分害怕唐突又好奇的口吻问道:“陈前辈,那你的那位故人呢?”

  话语落下,荷花池畔一片静谧。

  白发陈管家怔怔的望着池中荷花,默然无语。

  天上残阳如血,蝉鸣徐止,暑意渐消。

  ……

  宫阙之上。

  东山有径云渐散,一道白衣染了血色的身影,背负着一把古剑,一手捏着桃花枝,一步一步朝着山巅宫阙攀爬而去。

  在宫阙前的最后一片桃花林中,完颜烈火双手抱胸,居高临下,杀意凛然。

  而桃花林外。

  有一道又一道的身影。

  一尘不染如出淤泥白莲的小僧,目光祥和,望着林中。

  腰间挎二刀的桀骜青年,犀利的盯着最后一片战场。

  亦有背负三剑匣英气勃发的少女,眼眸灼灼。

  这儿是百炼石径的终点,能够抵达此地的,基本上已经算是半只脚踏入稷下学宫了,而且能够出现在这儿的,基本上都是天骄。

  此刻,不少天骄亦是知道了罗鸿的战绩。

  百炼石径上,七杀金帐王庭天才……

  简直狠辣到让人心惊,有当年罗人屠那味了。

  “倒是有些小瞧这小子了……”背负三剑匣的女人,凝眸道。

  八品连杀五品,哪怕是她八品之时都未必能做到……

  这罗人屠之子,似乎有点妖。

  “阿弥陀佛,杀心太重,天怒人怨,若非完颜烈火阻拦,这最后一梯,小僧愿劝罗施主虔心向佛。”白色僧袍纤尘不染的小僧温和笑道。

  挎二刀的桀骜青年瞥了小僧一眼,撇嘴道:“劝个屁,用拳头劝吗?你望川寺当年被罗家铁骑践踏,杀的人头滚滚,悬空寺的和尚每个都恨死罗人屠,你亦是同样恨不得这罗鸿死。”

  “阿弥陀佛,萧施主慎言。”小僧双掌合十,道。

  一位身披道袍的小道士则是笑了笑:“完颜烈火的实力还是不错的,黄榜第三十六……在金帐王庭年轻一代中也算是个人物,罗鸿怕是危险了。”

  话语至此,密林中的几位天骄亦是没有再说些什么。

  桃林中满是肃杀,肆意冲散的杀机,将满林的桃瓣都给吹的乱飞。

  细微的脚步声渐止。

  遥遥天穹,夕阳撕裂云幕,穿透缥缈云层的遮掩,如火般洒在了最后一阶石梯之上。

  罗鸿背负着古剑地蛟,手握一根桃花枝,拎着半个古怪的面具,踏足最后一片桃花林。

  完颜烈火看了过来,如雷如电的目光,落在了罗鸿的身上。

  看着罗鸿白袍上鲜红的血,完颜烈火毫不掩饰眼中的杀机。

  咚!

  没有过多的废话,也没有什么大战前的唠嗑。

  完颜烈火迈出一步,整个桃花林似乎都在这一刻簌簌抖动。

  身上五品武修的气势开始不断的暴涨,一具血色铠甲在他的身上成型。

  这具血甲,精美绝伦,仿佛呕心沥血的匠心之作,巧夺天工。

  但是实际上,这是气血所自然形成的甲胄。

  这完颜烈火在五品境,已经抵达了一个瓶颈。

  “开始了。”

  密林周围,一下子静谧无数。

  不管是挎二刀的萧二七,亦或者是负剑匣的吴媚娘皆是安静了下来,观这百炼石径最后一战。

  天地间,竟是有杀机凝滞。

  完颜烈火根本没有给罗鸿太多的准备时间。

  背部的硬木万石弓落入手中,瞬间弓拉满月,弓弦不堪重负的嘎吱声,刺耳无比。

  一箭啸出,声势无比的浩大。

  杀机毕露。

  而再射出箭的刹那,完颜烈火亦是如草原上的野狼一般,急速俯冲而出,腰间的弯刀抽出,划过冰冷无比的弧度,裹挟着强大的力量,直斩罗鸿的脖颈!

  他要以雷霆之势瞬杀罗鸿!

  以洗金帐王庭的耻辱!

  这股气势很强,冲击的桃花林摇曳不知。

  罗鸿面对这如山雨欲来的可怕杀机,则是笑了笑。

  白衣飘然,额前垂鬓纷飞,背着地蛟,扬着下巴。

  手捏一截桃花枝,猛地将只有左半边的面具按在了脸上。

  邪笑的面具,带着几分丝丝入扣的阴冷和邪异。

  刹那间,罗鸿满头乌发化银丝。

  嗯?

  桃林外观战的萧二七,吴媚娘,苦月和尚等皆是面色一凛。

  因为他们发觉,罗鸿的整个气势……变了。

  他们都能发现,与罗鸿距离不断拉近的完颜烈火怎么能不发觉?

  但是此刻,他顾不得那么多,杀机正盛,那便让罗鸿的岁月在此刻静止。

  而戴上了面具的罗鸿却是大笑了起来。

  面对完颜烈火射来的恐怖一箭。

  未曾躲避,竟是扬起手中那纤细的桃花枝,身上有剑气,不断的席卷汹涌而出。

  一箭袭来,桃花枝轻飘飘掐准了节点抽出。

  嘭!

  那一支笔直的箭竟是斜射入地面,炸出一个深坑。

  完颜烈火眼眸一缩。

  “七品势剑!”

  他口中惊讶说着,但手中的弯刀却是毫无保留的砍出,有一道隐晦的刀芒,将地面都切割的泥土翻飞,有拇指粗大的痕迹直逼罗鸿。

  罗鸿握着桃花枝,剑气纵横,竟是有一股气势如平地惊雷乍起。

  “今日,切尽满林桃花。”

  戴着面具的银发罗鸿轻笑。

  笑声似是萦绕不止。

  尔后,他开始挥舞手中的桃枝,像是虚空挥一把剑。

  一剑,两剑,三剑……

  七剑,八剑,九剑。

  刹那间,桃林间桃树摇曳,满树的桃花皆是抖落,被无形气机牵引纷飞……

  每一瓣桃花,都化作了飞剑一般,如万涓成水,汇聚成河。

  浪奔浪流,卷沙摧石,喷涌出海!

  汇聚成一头以桃花为鳞的……龙!

  九剑化龙?!

  化龙剑成名剑技!

  龙飞扑,与完颜烈火撞击一起。

  完颜烈火先是被撞击的双腿犁地后退,后来像是个皮球不断地摔滚,身上更是被如剑片的桃花切割的鲜血淋漓。

  轰!

  一阵轰鸣炸起,完颜烈火发出闷哼,有鲜血扬洒,身躯划过弧度狠狠摔在地上,身上的血甲支离破碎。

  片片炸散开来的桃花如剑片锋锐的扎入地面,扎的满地疮痍。

  这一刻。

  光秃桃林,静谧无声,四方皆寂。

  七品一招败黄榜五品?!

  当真强势!

  完颜烈火……惨败!

  败的一塌糊涂!

  ps:求推荐票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