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10章 患难中的兄弟之情

第010章 患难中的兄弟之情

  出去烧一灶水,希望再给赵雍喝点热水,他会好的块点,这是妈妈教的办法,妈妈的办法都是有效的。赵雍的病在高烧,只要退烧了,也就没事了,两个人就可以走出这个让人痛恨的地方,实现两个人的宿命。

  蹲在灶前烧水的时候,他才感觉自己的肩膀很疼,用手一摸,一手的血。这时候,赵兴才知道,感情那个小老虎不是没有战绩,他还是抓伤了自己,不过是当时自己本能反应的块。自己紧张,没有感觉疼罢了。

  自己负伤了,这事很严重,不能救一个,死一个。

  于是咬着牙吸着冷气,将自己的肩膀衣衫脱下,摸索着比量了一下伤口的长度,压一压,还好,血已经止住了,看着准备给赵雍换药留着的大半个马粪包,最终还是捏了一小捏,珍惜的撒在了自己的伤口上。

  不能多,找这一个,就差点要了自己的命,而赵雍的伤情还不知道怎么样呢,应该给他留着。

  一滴水,掉到了伤口上,很咸,煞的伤口生疼,赵兴很纳闷,老天下雨不下盐水啊。

  一只手指,在他的伤口上慢慢的摩挲,带着哭音的赵雍声音在后背响起:“以后,再也不许你为我冒险了。”

  赵兴就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那老小子真没骗我,哈哈哈哈。”然后就欢唱的大笑起来,一直莫名其妙笑到流下了眼泪。

  赵雍转过来,拿起那剩下的大半的马粪包,一股脑的全部涂在了赵兴伤口上:“老师,哥哥,以后再也不可为我犯险了,我不能失去老师,不能失去哥哥。”边说边哭,边胡乱的帮助赵兴包扎伤口。

  赵兴淡淡的道:“好啦,好啦,你已经加冠,是个男子汉了,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子?你应该像你的列祖列宗那样,流血不流泪的。”

  赵雍就满眼热泪,咬着嘴唇拼命的点头。

  “你好了,有没有力气和老师哥哥去刚才的地方?我可是杀了一只老虎的。”

  赵雍就有些慌乱和惧怕。

  拍拍他的肩膀,站起来,再次拿起了剑:“我们是赵人,赵人不死就不言恐惧生死。再说了,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怕什么,我们晚上吃虎肉。”

  赵雍就猛的抓起了自己的宝剑,坚定的点头:“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好。晚上,我们吃虎肉生虎胆。”

  小老虎没有跑,因为它死了,也没有老虎爹妈准备找赵兴复仇,因为它是按照老虎的生存法则被踢出来单过。有了自己领地的老虎,一地称王,从此生死由天,和父母无关。

  有了这么大的收获,让两兄弟欢喜无比,于是,将四个老虎蹄子捆上,用一根大木穿起来,扛上往营地走。赵雍很欢愉,就一面走,一面伸着脖子高歌,歌声古朴高雅,声调婉转低徊,他唱的是:“叔于田,巷无居人。岂无居人?不如叔也,洵美且仁。叔于狩,巷无饮酒。岂无饮酒?不如叔也,洵美且好。叔适野,巷无服马。岂无服马?不如叔也,洵美且武”这是诗经郑风,叔于田。

  按照现在的人话是描写一个户,叔去打出了门,巷里就像没住人。难道真的没住人?没人能与叔相比,那么英俊又慈仁。我叔出门去打,巷里无人在饮酒。真的没人在饮酒?什么人都不如叔,那么英俊又清秀。我叔骑马去野外,巷里没人会骑马。真的没人会骑马?没人能够比过他,确实英俊力又大。

  三唱之后,欢快高呼。

  赵兴当然不甘人后:“窗棂后的那个小寡妇啊”

  这绝对是鸡对鸭讲,驴唇马嘴,下流。

  虎骨汤,营养丰富,敲骨吸髓,正适合两个失血人,这是大补品。

  剩下的肉煮熟阴干,做路上的干粮,想一想一路的干粮是老虎肉,那是多么的豪。

  而在这期间,赵兴被自己裤子上的小小的对勾扎了一下。

  这是一个改变两个人命运的痛,因为他想起了解决迷失方向的办法做一个指南针。这更是赵兴改变这个世界,让他蜚声海外,成为子的第一个发明。从此,指南车成为流传后世的赵子车。

  本来做指南针是必须磁铁的,但赵兴不知道什么是磁铁,更没有铁棍,一把青铜剑,是实验不出什么是磁铁,什么是普通的铁的,这简直是难为人。穿越是可能的,但绝对不是万能的。

  但有了这小小的对勾,就将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于是,他小心的在裤子上将这个小钩子摘下,然后拉直,然后在自己的衣服上拆下一段线,将他拴在中间,接着,很认真的在一块石头上,按照一个方向摩擦。

  对于这种怪异的举动,赵雍已经没有怪异而只是好奇了。

  “针能解决什么事呢?”这是赵雍开始用赵兴的语言方式说话了,按照赵兴的说法叫,说人话。

  “天下大事,其实不是从每一个翻天覆地的大事改变的,改变的往往是一件小事,或者小到一根针。”一面耐心的磨着这根针,一面故作高深的教导着这个学生。

  其实,老师这个东西不一定非得比弟子博闻,而是因为老师会装。

  “就比如,现在,我做这一根小小的针,其实是大到可以救我们两个人的命,从而让赵国兴亡,可以让一直是一个小国的赵国,而在你我的手中变成一个大国,乃至取代周天子成为真正的天下共主。”

  赵雍对赵兴这么毫无顾忌的评论周天子,这种大逆不道的说法已经免疫。第一,赵兴总这么说,第二,天下诸侯讨论周天子已经不是冒犯,而是一种平常。取代周天子成为天下共主,已经在私下里成为大家的共识,问鼎天下,试举轻重,早已经不再是什么忌讳。

  郑庄公射天子重伤,已经打破了周天子神圣不可侵犯的神话。楚国称王,再次揭开了掩盖在天下野心家的野心遮羞布。三家分晋,逼迫天子分封,就彻底的将周天子的威信扫地,秦王举鼎,就足以表示取而代之的野心。现在,征伐不通过周天子已经习以为常,请求他才是怪事了。

  现在,诸侯私下讨论天子,连最起码的拱手都懒得做了。

  “何解?”

  “这个东西若是造成,便叫指南针,能够让我们最直接的辨别东南西北的方向,让我们走出这片大山森林。而不是这片大山森林,将两个决定改变华夏历史走向的人,困死在这里。”

  听到这样让人热血沸腾的话,赵雍也开始对未来充满了跃跃欲试的激情。

  指南针,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按照史书的记录,发明指南针的是广大的劳动人民,这样的解释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说了等于没说的废话。

  但指南针真正有确切记载的,却是战国时候的鬼谷子的书中。

  鬼谷子,是战国的传奇人物,出自他门下的门徒那是各个杰出,但这个人的生平记载,却一直是虚无缥缈的让人迷糊,那才是真正的说了和没说的废话。

  赵兴不知道现在鬼谷子成名了没有,但现在就两个人,将指南针发明安在自己的脑袋上,应该是没有被拆穿问题的。因为,赵雍是真真切切看到自己在发明这个东西的吗。

  “我们需要明确的方向自救。一切事情都要有个明确的方向前行,就比如我们先前,因为迷失了方向而迷茫,再也走不出自我的圈子,这就是所谓的方向决定成败。如果方向不对了,容易掉沟里,一旦掉沟里了,即便不至于摔死,但最少闹个灰头土脸,然后耽搁我们的行程。”

  站在政治的高度,将所有的事情都能联系到政治和黑暗的赵雍,当然就又将这段话,牢牢的记在心中,然后看着赵兴将那个针提起来。那根针在没有风的空中,被一根线提着,慢慢的旋转。

  老师赵兴就谨慎的盯着,弟子赵雍也就不敢打扰,谨慎的站在一旁盯着,连大气都不敢出。

  那根针就在无风的空气中慢慢的旋转,越旋转越慢,最终静止不动。赵兴就盯着那个针,然后指着针的一端询问:“去确定下,那一面是不是南方。”

  赵雍赶紧的张开双臂,脸望着天,在仔细的确定之后回报:“师,哥,您指的方向是北方,方向错误,满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