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18章 危难时候的互相算计

第018章 危难时候的互相算计

  那个发现了赵兴和赵雍的将走了很久了,没有翻身带兵杀回,说明那个将是相帮肥义的人。但小心使得万年船,不能懈怠的。

  吩咐家臣赵无疾带着兄弟们严密戒备,就跟着回家取饭的赵无疾媳妇,去赵雍隐藏的山里汇合。

  赵雍躲的地方的确非常隐秘,而且还有简单的一些生活器物。按照赵无疾媳妇说,这是一家无数次躲避兵荒盗匪的藏身地,即便是敌人走到近前也不会被发现的。

  赵雍正在惊慌失措的四处张望,看到赵兴过来,一把手拉住赵兴的手,语音因为紧张而略微的有些颤抖的询问:“外面怎么样?”

  赵兴很轻松,一屁股坐在了赵雍的身边,掀起了饭盒子。今日的饭总算不是豆子了,是金黄的小米饭,凑在上面狠狠的吸了一口,然后将筷子塞在了还在紧张的等待消息的赵雍手中:“做为一代君王,你第一个必须的要素,就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心不跳,像你这样是不合格的。”

  赵雍想了下,躬身施礼:“学生受教了。”双手平握,但手中拿着筷子呢,像是给赵兴上香,很晦气。

  “那个将走了很久了,外面一切太平,所以证明,他是肥义的手下,不是公子杰的走狗。”

  得到了这个消息,赵雍放下了心,也就轻松的跪坐在赵兴身边,伸出筷子吃饭。

  小米饭很柔软,入口清香甜美:“但我依旧不敢懈怠。我的家臣赵无疾召集了五十多个壮汉,都是多次从征征战过的老卒,我已经安排他们在要道山坡摆开了警戒的阵地,预防不测。”

  “赵无疾没有问题,但其他的人的忠诚如何?”

  赵兴就淡淡的道:“我已经接受了他们的投献,他们已经是我的家族武装,或者是领主武装,或者是封君武装了。”那意思是,你给我选一个吧。

  赵雍就长舒了一口气:“这就好了。”

  “不好。”赵兴坚定的打击了他的自信。

  “为什么?”

  “因为我只有一人,所以,他们还不能称为我的家族武装,我还没有封地,所以,他们就又不是领主武装,而我更不是封君,所以他们更不会是封君武装,我怕我会让他们失望,因为失望和犹豫,所以他们的忠诚就没有保证。”这是一个次果果的要挟。

  对于这样的推理逻辑,赵雍认为,对。

  丢下筷子,然后拉起赵兴就走。

  “喂,喂,不吃饭你拉着我做什么?”

  “我现在就和你一起去你的武装面前,实现你的承诺。”

  赵兴的心中就狂喜,要挟成功。

  要挟,一定要在关键的时候,条件的提出,一定要在对方最需要自己的条件的时候。

  假装着不情不愿的被赵雍拉着,回到了山坡阵地。

  这些汉子看到赵雍前来,都已经知道了他的身份,于是纷纷跪倒参拜,口称太子。

  赵雍就拉着赵兴的手,站在这些汉子面前,大声的对着他们宣布:“我,赵国太子,未来的赵国国君,不,是候,赵国的候,未来的王。”

  赵兴就一捂脸,得,自己辛辛苦苦教导他的守规矩,不任性,结果白费了。这又不守规矩的自己封王了,这不是在周天子辖区自找麻烦吗。

  “我现在向你们郑重承诺,你们保护我安全回归邯郸登上王位,我便将你们的这一片土地,封给我的老师赵兴子为食邑封地,封我的老师赵兴子,为代郡代兴君。”

  这个年代的卿士是没有俸禄的,都是给食邑封地,按照级别,有大有小,这块地经营好了,你就吃香喝辣,这块地经营的不好,你就吃风喝露。

  当然,得封地还要向国君献納。这个时代的献納可和周天子不同了,可是实实在在的真金白银。不给,封地没收。不服?打你吐血。当然,当你比国君强横,好吧,不给就不给吧。战国,是真正讲究拳头的年代开始。

  听到这天上的画饼,五十几个汉子立刻欣喜若狂的欢呼。

  赵兴就摸着自己的鼻子苦笑:“不一定能当上王的国君的画饼,你们就信,而且封的不是你们,是我,你高兴个什么劲啊。”

  汉子们当然高兴,高兴的是他们以后可以是赵兴的属民了。

  所谓的封君,那可不是什么人都成的,他必须是国君的公子,才可以为君,就比如,信陵君,昌平君等等战国四君子,自己就从一个莫名奇妙的人,突然就变成了封君,这不守规矩到了也是没谁了的地步。

  当然,这都是细节,在这个时候,自己更不该在乎这些对自己有利的细节了。要是在这点上再教导他不任性守规矩,那自己就真的是傻子了。

  尤其在这个鼓舞士气,获取忠诚,让这些人卖命的时候,就更不能在乎这些细节了。

  得意的看到自己收买了这五十个忠贞之士,赵雍认为自己已经有了王的手段和魄力了。

  其实在内心更有点小得意。那就是自己的这个老师,被自己给利用了。

  代郡,是赵国最北方的地域,紧紧的连结着胡人。胡人残忍好战,每年秋天,赵国地里的麦子的香味,总会飘向北方,于是,胡人就知道,赵国的粮食又丰收了,他们胡人收获的日子又到了。这时,他们就会像饥饿的狼群一样扑过来。这一片地区,就又是一片杀戮战场。

  所以,代郡没有一个公卿愿意在这里受领封地,而也没有一个赵国的能臣大将愿意在这里戍守。

  这次正好将代郡交给能力无敌不明情况的老师,让他替赵国看住代郡,解决赵国后顾之忧,让赵国全力对付霸主魏国,和宿敌秦齐燕,同时,消除心腹大患中山。

  这样的想法,不是这个孩子想的,是他的父祖辈们一直这么谋划的,这是公开的事情。不过是这个小家伙临时耍了一个小聪明,欺负这个老师不知道罢了。天家无亲情,就是这个道理,老师怎么啦,亲爹都坑,何况老师。至于到底谁聪明,那就是见仁见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