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22章 叛将投诚 相帮来临

第022章 叛将投诚 相帮来临

  丛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局面。生死一战,结果那个小屁孩子在那里一番做派,就给平息了,就让裨将丛生惊讶不已了。

  他不像那些愚民将士那么的好糊弄,他也是什么事情也都从政治出发。但他正是从这个出发,才让他真的大吃一惊。

  小小的孩子,竟然在这个时候,展现了这般的收买人心的政治智慧,展现他的宽仁,那这个孩子只要不死,必将成就大事。

  公子杰,自己是知道的,刻薄寡恩,喜怒无常。而就在刚刚随机应变收买人心一点上,他怎么能和现在赵雍展现出的相提并论?

  简简单单的谦虚下节,当机立断的一个赦免,就彻底的征服了自己属下的心,就彻底的瓦解了自己军队的斗志。并且解决了属下将士的后顾之忧,让自己的家族武装转眼倒戈。就这一份魄力,就绝对不是公子杰能比拟的。

  现在,是该自己决断的时候了。是弃公子杰投赵雍,还是坚持自己的忠诚,继续跟着公子杰一起走下去?

  但是,背叛公子杰,就将成为被天下鄙视的叛徒,自此再也难以在赵国存身立命了。

  而投降赵雍,会得到他的原谅吗?

  这时候,看到山下赵军全部皈依,独独裨将丛生却孤独的站在那里。当时赵兴就明白了,于是趁热打铁伸着脖子对丛生许愿:“丛生将军,新君仁德你已经见到,国君赦免了诸位将士,难道还不能赦免你吗?只要你弃暗投明,保护太子回国继承君位,你不但被太子新君既往不咎,还会以心腹对待。”

  然后怼了一下赵雍。

  赵雍对丛生心中充满了怨毒与愤怒,自己的臣子,竟然帮着别人杀自己,这简直就是不可饶恕的大逆不道,这种背叛和不遵守礼法的家伙必须除掉而后快。

  结果自己的老师竟然没和自己商量,就直接向对方许诺了这么多,这简直,简直,简直就想捂住他的嘴。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简直就只能做到这点了。

  被怼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并且直接给了赵兴一个不服的表情。

  当时赵兴上去就是一脚:“千金示骨,正是其时。”然后对这个政治出身的,其实还是政治小鸟的家伙到:“国君立公子杰为继任,现在你还生死不知,难免有许多大臣已经投向了公子杰。如果你不能宽恕丛生,那些已经投向公子杰的公卿,就只能死心塌地的拥护公子杰,那些观望的就可能因为你的鼠肚鸡肠,或者担心你的胡汉山的反攻倒算。好吧,胡汉山是谁不重要,这些细节在这个时候不要太在意。反攻倒算你该懂吧。正因为历朝历代的国君都会这么做,那些敌视的公卿,而为自保而投向他。那时候你继承君位就将阻碍重重。即便你登上君位,也将是一群敌人,或者离心离德者,你的位置也不会稳固。而且还要受到得到帮助的公子杰的反攻,到时候,赵国将是再一场大乱。”

  赵雍被赵兴这么苦口婆心的一番教导,当时大悟,深施一礼:“老师,教导的”

  “磨磨唧唧的,别废话,按照我说的,再说一遍。”赵兴真的为这个年代的婆婆妈妈的礼给逼急了,这都什么时候啦,磨叽。

  赵兴立刻醒悟,当时对着丛生宣布:“我老师说的话,就是我的话,如果你现在弃暗投明,我继任君位之后,不但既往不咎,而且还会以你为心腹,以卿士待之。”

  赵兴这个气啊,还老师说了,这和我妈说有什么区别这不是显示你的无能吗?这时候,应该显示你这个未来国君的果断。

  丛生却不这么看了。

  赵雍,天生仁厚啊。从话里,他的老师是能人啊,有仁厚果断,再加上有能人指点,更表现出的勇于纳谏,明君的料子啊。那个上蹿下跳的家伙我当初就看他是个能人啊,而且这个未来的国君对他还言听计从,到了一字不差的地步,我以后要和他联姻啊。

  我的妹妹赵姬,看着和他年纪相当,日后送给他,双方结成秦晋之好,共进退的联盟,那我的家族兴旺发达就不远啦。

  于是,丛生丢掉了手中的鼓槌,跳下马车,以君臣之礼行跪拜之后,大声的对赵雍发誓:“裨将丛生,从此甘心为太子驱策,如违背此誓言,天神公愤。”

  古人讲究的是一诺千金,发誓是个很庄重很严重的事情。不像后世,发誓就当放屁。他们是敬畏鬼神的,向鬼神发誓了,那是绝对不敢违约的。

  于是,全军上下和赵兴赵雍一起欢呼,尴尬的丛生看到自己家的武装都跟着欢呼了,最终不得不也跟着欢呼,至于自己为什么欢呼,他也闹不明白了。

  正在欢呼的时候,突然间远处金鼓大作尘土飞扬,一股大军正扑天盖的杀过来。看气势人马足足一万。

  赵兴赵雍乃至丛生当时面色大变,当时丛生跳上战车,对着手下的武装大声下令:“全军结阵,保护太子。死战,死战。”

  一杆装饰的花里胡哨的大禱出现在了地平线上,然后,赵国的相帮肥义,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

  肥义,人如其名的廋,瘦的跟个细狗一样.赵兴真地纳闷,这个东西怎么就取了这个名字呢?

  看到结阵的裨将从生带着一脸决死的表情站在队前,肥义很纳闷。

  “公子杰罪行显现,你做为公子杰的走狗,应该为他死,才能成全你的忠。”

  从生这时候已经没有退路了,已经当着几千人发誓效忠赵雍了,不单单是誓言的约束,就是局势也不允许了。反复无常三姓家奴,谁还信任?除了奔走他国,在赵国他是没有立足之地了。所以,不管现在相帮肥义出于什么心,他必须和赵雍坚定的站在一起,即便战死也能弄个好名声了。

  伸出长戈:“太子雍,正统继位者,我绝对不会让你威胁他。”

  肥义笑了,慢慢的下车,然后云淡风轻的拨开他的长戈,小步亦趋,就是迈着小步小跑,这是一种礼,是一种下对上的礼。毫无惧色的穿过层层叠叠的兵戈,跑到了赵雍面前跪下,行最隆重的礼:“臣,赵国相帮,肥义,恭请太子回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