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23章 相帮和帝师的相见

第023章 相帮和帝师的相见

  见到支持自己的相帮到来,赵雍的心彻底的放下了.接受了肥义的礼之后,拉住他的手,就好像离娘的孩子见到了亲人,眼泪就下来了:“相帮,公子杰追杀我。”这是明显的孩子找父母告状的意思了。

  肥义就鼻子一酸,眼泪也差点落下,拉着赵雍的手:“公子杰的阴谋我第一时间洞悉,便派人通知太子,却没想到还是差点让狗贼得逞,差点害了太子性命。这是老臣的错啊。”

  赵雍就絮絮叨叨的将事情经过说了,然后欢快的将赵兴拉了过来:“相帮,多亏我的老师赵兴救了我,还带着我走出了森林,走到了这里。”然后一脸崇拜的介绍:“我的老师,天下没有的大才啊.天地理无所不通,造器百工更是无能能及,人生大道更有独到见解.教导我的时候,连百兽都围拢倾听,豺狼虎豹无不受裨益。尤其是发明的那个灶,真的是奇妙无比,所以我的老师,那真是上得厅堂,下的厨房”

  赵兴断喝:“闭嘴。”

  赵雍立刻诚惶诚恐的闭嘴,对着赵兴施礼,双手不离方寸了。

  赵兴简直对赵雍的吹捧羞愧无地了,君子远庖厨,结果自己都下的厨房了,这算是在新人面前没了一点君子风度了。

  于是就在赵兴对赵雍的断喝,赵雍俯首帖耳的遵从里,肥义将目光转向了赵兴。

  其实,他早就主意到了这个赵兴了,因为他很异类,异类的让人第一眼就感觉他的不伦不类。那气质,说明,这个人,既不是个士,也不是一个贵族。因为这两种气质是深厚的底蕴涵养才能培养出来的,装是装不出来的。

  结果他的气质说明,他绝对不是国人庶民,当然不是士或者是贵族,他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异类。在阅人无数的肥义眼中,就是从来没有见过的特殊,非常特殊。特殊的他往那里一站,就好像一群绵羊里,站着一条驴子那么的异类。想让人不注意他都不可能。

  赵兴见肥义看过来,当时按照从赵雍那里学来的礼仪,双臂先分开,让宽大的袍袖飞舞舒展起来,然后双掌叠加,拇指竖起,收拢回胸,在平平推出,然后身子下弯道:“赵兴,拜见相帮。”

  之所以赵兴没有像穿越人那样,摆出一副高傲,是因为对方是官,是大官,是现在的相帮,是未来赵武灵王的相帮,需要巴结。巴结大官是没有坏处的。

  肥义发现,赵兴的礼节中规中矩的生硬,脸上带着一种对自己的想要亲近的表情,但却掩饰不住他内里的那种骄傲和不卑不亢。

  这让一面还礼的肥义感觉到一种莫名奇妙的畏惧。他已经断定,这个家伙是自己未来最大的竞争对手。

  再从赵雍对这个老师的尊重和恭顺中,更流露出的亲近看出,此人一定真的有大学问,并且善于笼络人心。

  既然太子如此尊重推崇此人,并且已经拜之为师,定当是个人物,将来同朝为臣已经是必然。他是赵雍的老师,自己是拥立的功臣,未来必将是国君的左膀右臂。按照一个槽头栓不了两个叫驴的古训规矩,两个人毕将产生争斗。

  不过现在不是争斗的时候,应该同心协力先将这个孩子推上君位,这才是关键。至于以后螚死他这个野路子没后台的家伙,还不是轻而易举?

  于是,肥义没有拿出面对一个白身,作为老牌的贵族的傲慢,而是按照贵族的规矩,恭恭敬敬的还礼相见。然后主动伸出手抓住了赵兴的手,把手言欢。

  他详细的询问了刚刚的这场战斗的过程思想,在赵兴的描述里,在裨将丛生的羞愧里,肥义不得不更加重视起了赵兴。

  就从刚刚的这场战斗中,肥义就总结出赵兴的先期的谨慎,然后是因地制宜招募守卫的手段,再然后君山随机应变的布置。趁机要挟国君为自己获利,而后又因势利导的收买人心的不着痕迹,再后来挖掘小坑的阴暗心思,再加上敢死决战的勇武。

  后来借机瓦解敌人军心的拿捏巧妙。

  最终断定这是自己的大敌。于是在把手言欢,相见恨晚的惺惺惜惺惺中决定,只要赵雍坐上君位之后,第一个掐死这个劲敌螚死他。

  “兴君。”肥义这么称呼赵兴,一个太子就开始封一个莫名奇妙出身的家伙,为一地领主封君,也没有走该走的程序,也没通过自己这个相帮。但非常时期行非常事,这时候不是在乎这些细节的时候。

  不但如此,当肥义知道赵雍将代郡封给赵兴的时候,心中还是对赵雍的决断相当欣慰了。

  一个小小年纪的未来寡君,就将这个人人避之不及的烫手山药如果那时候有山药的话丢给这个家伙,其实就是欺负他的老师还不懂现在的国事状况。这样一来,不但收买了这个老师,获得了他的忠心,更将他的老师,未来的思想大家一脚踹坑里去了。

  对于赵雍小小年纪就有了对他的救命恩人,自己的道学老师如此翻脸无情,如此挖坑埋人的手段,肥义给赵雍一个大大的赞他已经有了一个一代能君的潜质了。

  这期间,战场已经打扫完毕,死难已经掩埋,最终决定,大家快速回国都。

  赵国有三都,最早是晋阳,后来赵恒子驱逐献子迁都中牟,后来敬候感觉中牟作为国都太偏僻,离宿敌魏国和齐国太近,不安全,所以迁徙到了邯郸。

  肥义的意思是直接回邯郸和公子杰争夺君位。以防夜长梦多。

  但就在这个时候,未来的帝师赵兴却站出来反对。

  他反对的原因是,据投降过来的裨将丛生向大家说,公子杰的食邑就在晋阳,他为了争夺君位,早早的就去邯郸筹划,掌控大局。也就是等待国君咽气,以便第一时间即位。

  但同时也知道上次他追杀赵雍无果,现在赵雍回国争夺君位,于是,派出了丛生带着他的家族武装来劫杀。结果丛生反了他,那么公子杰现在的领地里,暂时就没有了主持大局的人了。

  “丛生将军带出了五千兵,还没了主持大局的人,这是天赐良机。既然他公子杰做了这人神共愤的事,就不要怪我们给他来个上房抽梯,断了他的根。”

  肥义当时拍手道:“先生所提,正是关键。公子杰见太子归国,一定不会甘心退让。即便太子即位,也会如先前一般生出祸乱。但我们趁着他在国都,他的家族食邑封地群龙无首兵力空虚之机会,断了他的根,正是其时。一个没了实力的公子,也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赵雍也拍手:“老师,妙计啊。”

  对于即将将自己的叔伯哥哥家砸了这样的手段,赵雍没有没有一点心理负担。这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弱肉强食丛林法则才是这个年代信条。每一次的内斗都是血流成河。尤其是赵国,自己家就有了争斗失败的赵氏孤儿的故事,更有几代国君继承中的动乱,杀的那是血流成河,他早就习以为常。不整死公子杰那才是后患无穷呢。

  裨将丛生刚刚投诚,当然要杀原先头领为投献,以表示自己的绝对与公子杰划清界限,对这个新主人的绝对忠心,当然也就坚决支持。

  三个四个首脑全部同意,这事就这么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