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39章 看我豁达潇洒的装

第039章 看我豁达潇洒的装

  贵族的宴饮是有着繁复的层序的,是有周礼严格约束的,吃一刻钟,就要换一个花样。一顿饭,更象是一种行为艺术,让你能享受到四维空间般全方位的享受。这让赵兴真真切切的体会了一把什么叫贵族,并且从此为之沉迷。所以一面在痛恨这个年代烹饪技术匮乏的,将熊掌龙虾之类的贵重食材糟蹋成猪食的同时,决定,不管自己在战国搞怎么样的改革,坚决不改革这种贵族的制度。不但不改革,还要将他发扬光大,让自己可以尽情的享受贵族的奢靡。

  他坚定的决定,在战国当改革家,对自己不利的,改革;对自己有利的,保留。

  这一顿酒,加深了双方的感情,增进了彼此的了解,对朝廷和世界周朝可以称为世界了大家关注的事情,交换了彼此的意见。赵兴发表了建设性的指出,最终双方发表了联合公报承诺彼此结成全天候的战略性合作伙伴关系,按照直白的人话就是,从此,赵兴和廖冲成为老铁啦。

  酒宴期间,难免有桀骜不驯的门客,上堂敬酒,顺便不服的所谓请教兴子学问。

  赵兴当然是来者不拒,一一给予振聋发聩的回答,将后世坛子里那些正确的,偏激的,标新立异的观点丢的那是满地都是。回答的那是游刃有余,让每一个询问发难者感佩无地。

  其实,他们所提,也没有什么高深的,如果这些人能提出高深的学问思想的东西,早就被各国挖掘去做了大夫了,何必混到到一个太监的门下当个食客?

  这个年代,所谓士子人才的标准低的令人发指。只要你达到家有闲,会写字就算。所以,在这些看来,自己这个大学生回答些幼儿园,最拔尖的也不过是小学生级别的问题,那还不虎的他们一愣一愣的。

  为了在邯郸,在赵国一炮打响,赵兴慨然而歌:“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秉烛畅饮,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章。会桃花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咏,何伸雅怀?如歌赋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这个歌赋,正应了此景,将美酒盛宴,主人食客一网打尽的夸了一个遍。尤其在这个修饰词匮乏的年代,华丽辞藻的堆砌,那是让人赏心悦目,一句话,不服不行。

  如此盛赞,让主人呗有面子,食客盛感荣光,都为赵兴的采折服,这个子,当得。

  于是,主人感觉,感情自己养的不是一帮闲人啊,都是“群季俊秀”啊,看来自己的眼光不错嘛,看来自己真的高人一等嘛,于是高呼再添菜上酒,给那些只有蔬菜的门客,全部上鱼上肉,提高档次待遇。

  于是,通过这一顿酒宴,赵兴在这个年代里的士子阶层中,获得了盛誉,打开了人脉,为后来他招揽士子人才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宴饮完毕,送客出门,有管事唱礼:“大令赠送赵兴子,豪宅一座,奴仆五百,家丁一千,”等等等等、等等,就是将自己的家打包给赵兴,自己孤身一人准备拍屁股露宿街头去了。他都想好了,北山下有寒窑一孔,避风啊。

  赵兴是见过大世面的,就比如见过了公子杰家的奢华富足,但也被廖冲这么大的手笔惊讶了,感情是贫穷限制了自己的想象啊。

  这礼不能要。

  于是赵兴微笑着听完了,这是礼貌,表示自己领了廖冲的巨大人情。然后推开了礼单竹简,顺手折了廖冲家堂前的一根柳枝,摇晃着故意踉踉跄跄的往外走“庄子曰,君子之交淡如水,大令家一枝柳,足可抵得万千华堂千万金钱。酒足矣,饭饱矣,主家品行高洁,门下群秀交往矣,平生足矣,还有什么遗憾呢?且去且去。”然后就大袖飘飘潇洒而去。庄子说的对啊,赵兴,装的一手好孙子啊。

  如此豁达潇洒,感动的廖冲泪流满面,三百食客手舞足蹈,为赵兴的君子高歌诗经送别。

  走出了大门,听着院子里依旧的高歌,赵兴很后悔。自己装大了,因为他没有马车,得走回去了。而更关键的是,这邯郸繁华巨大的令人发指,大街小巷纵横交错,赵兴根本就找不到自己回家的路。

  这是赵兴第二次找不到自己的家了。

  正在赵兴迷茫,彷徨,把自己给丢了的时候,身后响起一个体贴的声音:“奴婢请主蹬车。”

  猛回头,看到那个管家正一脸崇拜的躬身,将一架豪华的马车挡板打开,等待赵兴蹬车。

  “你称呼我什么?”赵兴迷迷糊糊的问,这个管家躬身:“奴婢策,自请为兴子奴婢,侍候兴子终身。”

  这个可以收下,赵兴含笑点头,“谢谢”。然后蹬车,将手中柳枝对着站在大门外躬身礼送的廖冲和三百食客摇动:“倾盖相交终不悔。”下句,没了。

  这句千古名言,立刻让廖冲再次泪流满面,让三百食客披头散发,高举双臂摇动,如醉如痴的欢唱这兴子的绝句:“倾盖相交终不悔”一遍又一遍。

  此番宴饮,赵兴达到了结党营私的目的,同时,兴子大才,高风亮节之名转眼轰动邯郸。他的名句以及所表达的意思,成为无数人士子贵族公子倾慕追求的人生意境。从此,赵兴在赵国,一炮而红。

  管家策,是韩国人,韩国人正直忠诚之名,名满天下。所以,天下管家皆韩人,天下贵族大家,拥有一个韩人管家为荣,这就比如后世家里有个菲佣,门口站着一个阿三是一个道理,呗有面子。这比喻,没谁了吧

  按照惯例,管家策,就应该叫韩策,赵兴正缺管家,当然就让他再次出任了自己的管家,而将他带来的金珠钱物一股脑的丢给了他,就再也不管了。因为自己虽然知道那些都是宝贝,但的确不知道现在能值多少钱。

  这样的信任,让韩策感动的当场有抹脖子的心思,从此一直跟随赵兴至死,不但给赵兴管理好了巨大的家业,也为他不知道出了多少计谋,为此,甚至为赵兴算计死了原先的老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