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40章 战国 无事可做的年代

第040章 战国 无事可做的年代

  第二日一早起来,睡木塌睡的腰酸背痛的赵兴还似乎受了凉,浑身难受的很。

  为此,赵兴无数次用手背试自己的额头,生怕自己感冒发烧。

  但其实赵兴多心了,这个年代还没有感冒这个病毒。即便这个年代有什么病毒,也都一个个弱不禁风,根本拿被毒大米,苏丹红,抗生素千锤百炼的赵兴没辙,他就是最大的毒物。

  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一个医疗技术落后的令人发指的年代,一个喷嚏死人是再正常不过。

  神医扁鹊,也就懂得几个方子,还莫名奇妙的不知所以。据说他最拿手的医疗技术就是开刀放血。

  开刀放血管不管病?管,但不是放血管病,而是放血之后,刺激人体造出新血,增强血液代谢。

  同时伤口赤激血小板和巨噬细胞和白细胞数量增加,其实就是赤激人体自身的抵抗力,让自己救自己。好吧,这是医疗问题,跑题了。

  彻底的感觉自己安全之后,赵兴第一个做的事情就是在这家的卧室里,搭建一铺火炕。

  这个年代没有炕这个东西,虽然这个年代是地球的温室时期,北方也不寒冷,温暖的南方的竹子都在北方大量的存在,但四季还是有的,冬天相对来说也还是冷的。取暖基本靠抖,赵兴还是不能忍受的。一铺热乎乎的炕,对赵兴来说是有着巨大的吸引力的。

  不过这个伟大的改革,还需要正事做完才能开始。

  自己是官了,是赵国的假相,上朝,这已经是他必须做的事情了。

  于是就在几个侍女的帮助下,穿戴了起来,准备让韩策备上他从老东家那里拐带来的那架马车准备上朝。韩策莫名奇妙的问他:“主,您进宫有事吗?”

  赵兴就疑惑的问:“没事啊,但有事没事上朝,这不对吗?”

  于是,韩策就对这个博古通今有大才,似乎又对当代各种规矩似懂不懂的主人解释:“按照规矩。”但又怕伤了主人的面子:“至少,按照咱们赵国的规矩,国君不召见,而主上没事,是不必进宫朝见的。”

  于是,赵兴就愣在了那里。

  感情,这个年代,没有后世那种每日必上朝的规矩,同时也是一个绝对慢节奏的年代,大家悠闲,哪里有那么多的事可做?

  初一十五夏历大朝,大家都进宫面君,互相看看对方还都没死,于是说些祝贺的话,聊聊家常之后就散了。

  平时是谁有事,谁求见,国君有什么事就召见谁,剩下的都是各干各的。

  治理国家?那是各地领主的事,国君要插手,领主们会和你急的。

  然后就又加了一句:“尤其,从今日开始是国丧期间,停止一切宴饮娱乐,停朝百日,所以,朝廷上,没事。”

  赵兴就啊了一声,怪不得廖冲巴巴宴请自己,而最该宴请自己的肥义和乐池今日却没了动静,感情是国丧从今日起啊,不是自己以为的,人一咽气就开始。

  国君死了,当然,普通百姓也是如此,人咽气的当天不是丧葬开始的日子,因为当时的医疗检测水平,只停留在摸着鼻子看看有没有呼吸的水平,所以,真死假死,谁也闹不太懂,死而复生比比皆是。所以,这一天一夜,叫停灵,意思是确认一下,死者是不是还诈尸活回来。

  虽然赵肃候在杀人五人组的操作下,想不死都不能,但这是规矩。

  然后贵族是三十天,国君是一百天,老百姓也要三天,这就是后世中国人死了,要停灵三天的目的,不是一味的供大家凭吊,而是看看死透了没有。

  所以,昨天不算。大家跑回家,可劲的吃喝玩乐,今天若是再吃喝玩乐就不行了,那是罪,是死罪。是要活人命的。

  兴冲冲准备上朝的赵兴想了很多之后,然后回到了屋子里,一屁股坐在了桌子上,然后他就百无聊赖的左看右看,他突然发现,他竟然无事可做。

  造窑烧陶俑的事情,赵兴说了下,韩策连夜就带着外面三百君山士忙活呢。他比赵兴内行,不需要赵兴插手,他真要插手还会添乱。吃穿用度的事,韩策已经料理清楚,不需赵兴操心,国家大事,国君没有召见,就说明没自己的事,去了也没事可做。

  最终赵兴发现,战国,感情是一个没事的世界,似乎祭祀和打仗是唯一能做可做的事。

  怪不得说,国家大事,在祭在戍呢。所以周天子,每年都将三十六个祖先都祭祀一遍呢,感情是闲的。这真是见了鬼了。

  好吧,既然没事,就找事吧,要不闲的慌。

  当赵兴想要招呼韩策的时候,韩策适时候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当韩策进了屋子,正看到他崇拜的大人新贵族,很没形象的坐在桌子上,也叫上,双手拄着桌子面,百无聊赖的东瞧西望。

  韩策进来拜见之后询问:“主上,可有事需要奴婢做吗?”

  赵兴就晃动着双腿对着韩策道:“我得国君穿长衣加高冠,是贵族了,贵族吗,就要享受一下贵族的生活。”

  廖冲的生活很是刺激了赵兴。穿越了就要珍惜,不但称王称霸,更不能苦了自己。享受古代让人无限羡慕的腐败奢靡生活是必须的。

  “咱们上奴隶市场,购买上百八奴隶,最起码得有一批厨子,那三百个粗汉做的饭实在是难以下咽。

  从简入奢易,从奢入简难,廖冲的一顿钟鸣鼎食,彻底的带坏了赵兴。他对赵无疾那三百个粗人做的饭简直难以下咽了.那哪里是饭,简直就是猪狗食物吗。

  自己是贵族了,而且还是一来就非常有钱的贵族,奢侈是不会被指责的。按照这个年代的规矩,一个贵族不奢侈才是应该被指责的,因为那很不周礼。

  就比如,一个贵族要想一个人,静静的吃上一顿油条豆浆这么简单的早餐是不行的,必须钟鸣鼎食。爱吃不吃,不吃你可以看看之后,倒掉,否则就是坏了周礼,。

  虽然这时候的奢侈不过就是每顿饭有肉有鱼,有酱,对,必须有酱。

  再有几个美女在自己面前穿着轻纱,展现着若隐若现的诱惑而已。和后世一顿饭几十万的消费没的比,是的,是你有钱,也没有后世花样翻新的东西可吃。

  当然,现在没有植物油,没有油条,更没豆浆。嗯,这个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