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43章 两万甲士

第043章 两万甲士

  将赵国相托,这是小家伙赵雍依赖赵兴的感情再现。

  赵兴可不敢接这烫手山芋,不是他怕了五国联军,而是他怕了肥义乐池等人的嫉妒。再说了,自己想要独自救赵也不成,自己一个新人,没有人支持,是什么事情也做不成的。

  于是赶忙回礼道:“赵国是君上的赵国,我是君上的臣子,一定为国为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相帮主国政,大将军主刀兵,我假相帮参谋,诸位公卿大夫大贤各司其职,如此共同努力才能救赵国。”

  这话说的圆滑无比,所有的人都能在救赵国的过程中出力,大事成了,所有的人都有功劳。这样大家才一团和气。

  大事一决,肥义再次站到了中间,赵兴退了一步,与他错肩而立。

  公子成站出来提出了第一个问题:“既然想要和敌人针锋相对,我们需要动员时间,怎么办?”

  这是一个很关键的第一步,五国早有准备,在战争动员上,就已经快了赵国一步了,现在在这个通讯全靠吼的时代,想全国发动征召令,需要时间。

  在这个交通基本靠走的世代,各地应募之兵集结需要大量的时间。怎么将丢失的时间抢回来,为战争做准备,已经是关键中的关键了。

  对于这一点,肥义也没有了办法,于是,自然而然的看向了赵兴:“兴子有何办法?”

  我有啥办法,我也没带手机电台,我“办法当然有。”赵兴眼珠一转,就上了心眼了。

  一句话,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一个个都伸长了脖子看着赵兴。

  “各国递送书使节几时到的邯郸。住在何处?”

  这个时代,除了几个关键的部门有人专管之外,其他的事出来,就临时抓人接手。

  大夫田雨站出来:“回假相,五国使者昨日晚入城,直接入了馆驿,明日一早入宫面君奉上牍。”

  赵兴嘿嘿一笑:“很好,很好,请田大夫立刻去馆驿,宴请五国使节。”

  “为什么?”

  “堵住他的嘴,缠住他的腿。让我有机会唱一出空城计。”

  空城计,大家不懂,但看赵兴那胸有成竹的意思,似乎是好有办法似滴。

  他的态度稳定住了人心,大夫田雨毫不犹豫的回答:“假相放心,他们若是能出馆驿一步,你打折我的腿。”然后告辞国君,急匆匆的去了。

  “老师,空城计,顾名思义,是要将整个邯郸搬空,这是何意?”赵雍好奇的询问。

  赵兴立刻羞愧的摸着自己的鼻子:“对不起,成语使用错误,我的意思是缓兵之计。”

  乐池询问:“何为缓兵之计?”

  赵兴道:“敌先于我动了,正如公子成大夫的说法,我们必须把时间拉齐,大家来一场公平的战斗。但是我们再挤时间也不会有多大的作用,那么我就指挥五国,将行动的时间拉长。”

  “如何办到?你又不是他们五国的相帮。”

  几个国家用一个相帮,这事在春秋战国屡见不鲜,现在的苏秦就是,公子成才有此一问。

  赵兴道:“既然五国联合出兵,目的就是要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然后能以不战让我们臣服。既然如此,我们明日给他摆出两万甲士在宫门广场,是甲士。让他们知道,我们早有准备,我们邯郸兵强马壮。我们让他们犹豫,放弃对我们突然袭击恐吓我们达到目的的迷梦,先消除这两个危机。他们犹豫了,时间浪费了,我们就拉齐了或者可能我们时间更充裕了。”

  肥义拍手:“好办法,如此不但显示我们早有准备,而且还显示了我们宁死不屈,鱼死网破之心,让他们忌惮。”

  裨将丛生探出头提醒赵兴:“我们邯郸常备甲士只有一万,两万,上哪里去找啊。”

  所有的大臣就一起茫然了。

  一个国家,能在平常养活一万常备兵,就已经是大国所能做的了。养兵,是烧钱的。

  赵兴傲然道:“国家没有,我有。”然后转身,对着赵雍道:“请国君给我七千战甲武器,装备我和阳园七千猛士。”

  此言一出,所有人大哗,赵兴一个入都不过两月有余的人,虽然国君倚重,但大家的印象里,他就是一个吃货,弄花样百出的吃的闻名天下,这怎么突然拥有了七千甲士?

  他竟然暗藏如此多的甲士,他要做什么?

  肥义猛的双手一拍:“兴子,好一个滥竽充数。”

  赵兴得意的道:“不过是瞒天过海。”

  赵雍也坐不住了,豁然起身:“老师,真神人啊。”

  乐池大步而行:“麻溜的,动起来啊。”

  夜黑风高,正是阴谋进行时,赵国君臣全体动员,为将士戴甲。

  一个又一个与真人想等大小,其实,为了显示陶俑的威武,让掏钱者满意,比真人还要高大魁梧的陶俑被扛到了王宫广场,那些阴干的,还没有阴干的都上,反正只要不散架就行。然后在乐池的指挥下,排列成最严整威武的军阵。

  各个家族准备的铠甲,赵雍也打开了武备仓库,所有的人都为这些陶俑穿戴,一时间忙的是热火朝天。

  在天亮的时候,在微微的晨曦之中,一列列披甲持戈,杀气腾腾威武无比的甲士军阵就出现在了广场。

  其雄伟壮观,简直让人瑟瑟发抖。

  就连一项对自己用陶俑替代真人殉葬,而心声愧疚的赵雍,都不得不感慨:“带着如此强大军阵在地下,父亲也当瞑目了。”

  被特意请出来观阵的太后也含泪欣慰的道:“老头子,我对得起你啦。”

  所有只出了钱,没有出人,保住了自己真正财富的公卿大夫也纷纷欣慰:“先君,我们对的起你了。”

  裨将从生带着一万真正的士兵,轰隆隆跑过来,站在了这些陶俑之前,粗略一看,两万将士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连乐池都认为,自己真的现在就指挥了两万士兵了。

  看着这雄壮的军阵,乐池得意的想:“五国使者,来吧,我吓不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