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44章 万千甲士声威壮

第044章 万千甲士声威壮

  正如赵兴分析的那样,五国来使,是带着气势汹汹的目的来赵国送哀书的.他们要趁机观察赵国军事实力,他们要向赵国这个小君主,转达各国已经备下了五万甲士,百万士兵,一起为赵肃候发丧。

  就是要趁着赵国给先君下葬,国力大损的状况下,逼迫赵雍这个小屁孩,签订城下之盟。兵不血刃,获得赵国的土地人口,削弱赵国,将万乘之国的赵国,削弱成千乘之国。将这个诸侯争霸中,最强悍者之一的赵国,踢出天下争霸的舞台。

  身后有强大的后盾,自然走起路来就底气十足。

  被赵国大夫田雨引领着,从馆驿出来,一个个怀抱国书,趾高气扬的走向了王宫。他们都有足够的信心,看赵国君臣惊慌失措的样子,听他们战战兢兢的哀求,然后接受他们狮子大开口的索取。最终,将赵国彻底的瓜分。就像当初他们的祖先三家分晋一样,最终小屁孩被诸国恩典的被分封到一个什么地方,每年寒酸的去祭祀他们的祖先。

  在五代十国,杀死了晋国全部皇室开了先河之前,亡国的国君皇室,只是被荣养起来,封个什么公候,给一个封地,以让他们继续能够祭祀他们的祖先。

  规矩,灭人国,但不绝于祀,这是贵族绅士的规矩。这是贵族,这是绅士的规矩修养。

  从馆驿到王宫,大街寂静,但转过一道弯,直面王宫的时候,一股凛然的杀气扑面而来,就连那拉车的马匹都不由瑟瑟发抖放慢了脚步,低下了马头不敢嘶鸣。

  五人抬头看去,却见巨大的广场上,一层层,一列列赵国甲士在冬天的朝阳里,在寒风中,昂扬而立。

  尤其他们看向后面的将士,一个个盔明甲亮,怒目而视,身材之高大魁梧是他们仅见,以至于盔甲都被撑裂,露出里面那土黄色健硕的筋骨肌肉,但在瑟瑟寒风中却依旧岿然不动。看向他们怒目圆睁不眨眼的眼神,透漏着地狱里的森严与肃杀,更让人压力如山。悄悄看一眼,都让人不寒而栗。

  那样定义为猛士的甲士,这都是万人敌的标准,这都是以一当十的存在,一个诸侯国能挑选出这样的猛士一百,都已经是千难万难,挑选出一千,就足以让这个国家傲视诸侯了。

  因为在这个年代,一个猛士,就足可以决定一场战争的胜利了。

  七千,足足有七千这样的猛士,赵国,这是怎么样的存在啊。

  原先的趾高气扬变成了缩背塌肩,不是他们这样,是那无形的气氛,变成如山的压力,让他们不得不瑟瑟发抖。

  “咯咯咯,赵国,果然是猛士如云之地啊。咯咯咯。”魏国使节轻声的说。

  “咯咯咯,同祖同宗的兄弟,几百年间,竟然发展到这种地步,我秦人不如啊,咯咯咯。”

  “咯咯咯,北地猛士如此之多,我南人难望项背啊。咯咯咯。”

  “咯咯咯,我燕国号称慷慨悲歌之地,能有如此猛士也不过十数人罢了,咯咯咯。”

  “咯咯咯,我齐国号称富甲天下,但却招揽不来如此猛士啊,咯咯咯。”

  于是在咯咯咯的声音伴奏下,五国使者从猛虎变成了病猫,小心翼翼的进了王宫,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一个声音换来那七千猛士一声吼,吓死自己。

  到了台阶下,五国使节互相搀扶着下车,腿软的都已经不能站立。

  看着互相搀扶着的五国使节,代君出迎的肥义站在高高的台阶上,悬着的心放下了,与赵兴对望一眼,小声的道:“敌,气沮了啊。”

  赵兴得意的道:“可惜,我没看到他们尿裤子的样子,可惜啊。”

  肥义迎接上五国使者,不卑不亢的做足了各种礼仪,然后将他们迎接进了大殿。

  一看他们五个瑟瑟发抖的腿,面色苍白的脸,心中一直忐忑的赵雍的心彻底的放下了,腰板也直了,气不长出了,面不改色了,心跳平和了,威严自然而然就出来了。

  五使节拜见如仪,然后说明来意,语气里早就丢了原先咄咄逼人的预案,自然而然变得谦恭起来。然后递上国书。

  国书的内容语气不能改,也改不了了,里面充满了对新君的轻视和傲慢,满片的虚言恫吓,咄咄逼人。

  赵雍看了,就冷哼一声,顺手将五国国书丢在了桌子上:“五国五万甲士为先君致哀送葬,寡君实在感谢,这是寡君,这是我赵国天大的哀荣。

  昨日我赵国百万兵卒闻听,不等寡君下令,就已经从各地星夜向国都汇集,想要当面向五国国君致谢。我一万戍卫将士,慕名而来的七千赵国猛士连夜集合,要向诸国表示感谢。

  赵兴出殿,对着广场上真正的将士大声的下令:”向五国国君表达感谢。”

  一万虎贲甲士立刻在身后拿出了用皮革做出的喇叭筒,对着大殿一起使出吃奶的劲大声吼叫:“谢楚王,谢秦候,谢魏王,谢齐公,谢燕公。”

  一万个扩音器整齐划一的对着一个方向播放,那是平时十倍的声音,就这一万将士的呼喊,就等于十万将士一起呼喊,那效果,绝对的震撼。

  巨大的声浪铺天盖地的冲进了大殿,声音之大,门窗都为之瑟瑟发声,大殿里取暖的炭火,照明的灯火,都为之摇晃,所有的人的耳骨都被震动的一时失聪。连早有准备的赵雍和肥义也吓了一大跳,他们真的不敢相信赵兴怎么突然找来了十万人怒吼。

  赵兴摇摇晃晃的走进来,他的小耳被震麻木了,找不好平衡,看了一眼已经瘫坐在地的五个使节一眼,对着赵雍道:“将士感激五国寡君,想去五国直接感谢。”

  装,就装到底。吓就吓十足。

  五国使者赶紧爬起来婉拒,赵雍也就顺水推舟,真的去了,人家就是一顿榔头,这些土鸡瓦狗这时候还没这个概念呢当时就露馅了。

  “将士与猛士天不亮就列队迎接,实在辛苦,请假相传寡人的令,每甲士赏赐肉羹一瓮,猛士另赏钱千。然后散去吧。”赏赐陶俑千钱,就是赏赐给赵兴,一五一十十五二十,赵兴一面往外走,一面在心中默算发了。

  里面的唇枪舌剑一时半会儿不会完,这样也会故意拖延住的。

  赵兴兴冲冲的跑到带队的从生面前,对早就冻麻木的他吩咐:“麻溜的撤掉布景,散戏啦,散戏啦。”

  从生就一面吸鼻涕一面询问:“陶俑搬回你家,那这些各家和国库里的盔甲该归还到哪里。”

  赵兴就上去一脚:“还归还什么啊,赶紧的都搬回我的家里,这些,都是我的啦。”

  看着完璧归赵虽然有点破损但没有大的损失的陶俑,看着堆积如山华美漂亮的盔甲,韩策依旧不相信的询问再询问:“这些,都是我们的啦?”

  赵兴大手一挥,得意洋洋的道:“都是我们的了,进了我的库房,还能是别人的吗?我不给,难道他们还敢上我这来抢吗?赶紧的,落锁,放狗。”然后一面走一面大度的道:“大不了,我不要那些订购者的加工费了。”但转而又道:“一个陶俑为我们赚了一千钱的奖赏,嘿嘿嘿,还在乎那些三瓜俩枣的吗?”

  一个陶俑一千钱,七千陶俑那就是七百万钱啊,要知道,货币刚刚流行的时候,钱是非常值钱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