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49章 不是买卖是施恩

第049章 不是买卖是施恩

  草原人与中原人的战争从来就没有平息过,但是商人,却被草原人所保护,这是规矩。他们可以抢掠中原,所过之处,鸡犬不留,但他们对商人,绝对做到秋毫不犯,而且忍受周人商人那种绝对不公平的交易而毫无怨言。

  究其原因还是他们的出产除了牛羊马匹,剩下所有人生存的必须物资,必须从中原商人手中获得,这是长久之计。战争可以解决一些问题,但战争不能解决所有问题。这种恩怨情仇,这种对商人的优待,一直持续到后世。最终草原民族成为中华民族不可分割的一员,长城变成了旅游圣地为止,并且会一直延续下去。

  在冬天,在中原风声鹤唳的时候,在这个苦难深重的时候,赵兴这个商人就是草原的救星,他的被优待就成了当然。

  在第三天的时候,一匹快马,就从草原深处娄烦的王庭跑来了,带来了娄烦王最珍贵的礼物,传来了娄烦王对赵兴的殷切期望。

  赵兴启程,向草原深处,娄烦王庭进发。

  每走十里,就有一个娄烦勇士矗立道左恭迎,这是娄烦接待天下最尊贵客人的礼仪。也可以看出,娄烦王对赵兴和他的粮食咸鱼的期待。

  当越过一个巨大的漫山岗的时候,一片让赵兴和许杰一口一口吸冷气的巨大营地,就铺展在眼前一直到天的那一面去了。

  这里汇聚着娄烦所有部族组成的军队,不下二十万。这将是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赵兴和许杰真的舒了一口气,得亏自己来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还没走进营地,一阵悠长苍凉的牛角号声传来,一队浩浩荡荡的人马冲出了大营,当前一个高大威猛,一个精明强干的汉子跳下马,迎上赵兴许杰,那汉子抚胸施礼:“南面尊贵的客人总算到来啦,我娄烦王娄底,真诚迎接。”

  赵兴上前,按照周人的礼节回礼:“赵兴,见过大王。”

  双方见礼之后,并肩进入娄烦的王帐。

  王帐依旧高大壮观,但也显示出他的破败,地上厚实的毡毯,也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光泽,侍候的女子一个个面带菜色,可见这场蝗灾对草原打击之重。

  这里不行跪坐而是盘膝而坐,这让赵兴感觉舒服不少。

  草原人实诚,他们开门见山直言自己的困难,说到凄惨处,就连一项漠视生死的娄底都不由得涕泪横流。“贵客总算来了,给我们苦难深重的草原可怜人,带来了生的希望,不知道先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东西?”

  “咸鱼两千石,粮食五千斛。”赵兴将物资都减半了。因为剩下的,他还有用处。

  这些物资,说句实在话,对于诺大的娄烦部族根本就解决不了问题,但赵兴也就只能拿出这么多了。其实,赵国也只能拿出这么多啦。

  但对这些,娄底已经感激涕零了,只是他实在不知道咸鱼该怎么用。“粮食我们急需,而咸鱼,似乎对我无用啊。”

  “咸鱼就是盐巴,而且还是无毒的盐巴,难道大王不需要吗?”这就是蒙化未开的认知问题,这就如同第一只螃蟹。

  看着不明就里的娄底,赵兴拿出了十条咸鱼,请娄底派人在王帐外支起大锅,然后将咸鱼丢到锅里熬煮,当咸鱼里的盐分煮出,将鱼捞出来,直接递给娄底:“请大王品尝。”

  娄底接过品尝一口,当时大呼鲜美。

  然后赵兴就命令人继续熬煮剩下的水,随着水汽弥漫,水渐渐熬干,锅中开始凝结出晶莹剔透的雪白盐巴。

  看着这新奇从来没有见过的办法,娄底惊喜大呼:“果然是盐巴,果然是盐巴,我们娄烦人有救啦,我们的牛羊战马有救啦。”

  赵兴道:”盐出齐国,对外控制及严,但大王可通过我,或者是燕国的商人获得咸鱼,然后再熬出盐巴,保住牛羊和娄烦人的用度需求。”

  娄底当时大喜:“先生之法就解决了我们的大问题了,到时候草原牛羊肥美,牧民繁衍,都是先生大恩。从此后,娄烦人将世世代代感念你的恩德,从此后,草原将任由您出入行走,若有任何人敢于冒犯,我等便是追杀到天边,也将为您洗刷伤害。”

  草原人的性子就是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恩怨分明,绝不拖泥带水。

  在对赵兴表示了最真诚的感谢之后,娄底又为难道:“物资如此之多,我却没有那么多的金珠交割给付。”

  赵兴就带着同情的回答:“我看草原遭难,牛羊马匹即将饿死,所以,我不按照原先的交易规则要金珠交换。我按照每匹马,每头牛半斛粮食,每十头羊每两匹马,两头牛一石咸鱼的方法与你交换。”

  娄底当时感激涕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但还是诚实的提出:“草原遭灾,我没有正常的牛羊马匹与先生交换,这个”

  “唉”赵兴发一声悲天悯人的长叹:“当然,大王的苦难,我感同身受。这样吧,为了我们友谊的长久,这次,不管你给为赶来什么样的马匹牛羊,只要还有一口气的,我都以我们刚刚的约定为标准。然后,你处理掉了这些已经变成累赘的牛羊马匹,用不多的物资,将养那些牛羊羔和马驹。只要熬过这个冬天,明年春天,这个草原就将再次充满勃勃生机。就又将牛羊马匹成群,就将再次到处有欢快的牧歌,孩子的欢笑,就将再次传遍这无垠的草场天地。”

  娄底愣住了,好久好久,一个钢铁般的汉子,流血不流泪的大王,坚毅的脸庞上,就留下了大颗大颗的泪珠,慢慢的给赵兴轰然跪倒,语带哭音:“先生如此慷慨,便是我娄烦的大恩人,我不敢奢望与先生结拜为安达,但我请求让我娄烦人,为你赴汤蹈火。”

  娄底说的没错,赵兴这样的许诺,就等于是恩赐。那些即将被饿死的牛羊马匹,其实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而一旦他们倒卧死在草原上,明年开春,就会爆发大面积的牲畜瘟疫,那时候,娄底就灭族了。

  赵兴以这样的条件给他们粮食和食盐,让羊羔牛犊马驹活下去,就是希望。而将那些已经无用的牲口收走,也就等于为娄底处理了天大的隐患。这已经不是赵兴的仁慈了,这已经是赵兴对整个娄烦民族救命的大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