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57章 疲秦五策

第057章 疲秦五策

  大帐里死一般的寂静,即便是陪坐的林胡其他首领再浑再傻的,也明白了这个道理了。

  林胡王坐在上面没有动,不是他不想动,而是他现在满头虚汗,想动也没有了那个力气了。

  秦陌眼中却闪动着由绝望而突然生出的希望。

  豁然起身,走到许杰面前,对着许杰深施一礼:“先生直言,如黄钟大吕,让我等如醍醐灌顶振聋发聩,让我等从随遇而安中醒来,先生,林胡部族的恩人啊。”

  评价很实在,很有高度。

  秦陌转身,郑重其事的对林胡王道:“大王,若不是许杰先生说出这其中关键,我们就在随遇而安里避之不及的灭族啦。”

  林胡王机灵一下醒悟过来,擦拭了下额头的冷汗,忙站起来,端正了态度,整顿了衣服,走到了赵兴和许杰面前,恭恭敬敬的按照胡人最高的礼仪给两人施礼:“假相,先生,救了林胡人啦。”

  其他林胡人也纷纷站起来,冲着赵兴许杰真诚的施礼,一起感谢两人救族之恩。

  慢待与傲慢没有了,整只肥羊端上来了,新鲜的牛肉送上来了。整只的骆驼架到了篝火上了,林胡王拿出了接待诸侯部族王的规格,款待赵兴和许杰。这让许杰很是洋洋得意。看着吃的满嘴流油的许杰要飘的样子,赵兴狠狠的踹了他一脚:“小人得志,要不得啊。”

  许杰立刻正容受教。

  林胡王举起了金杯,对着赵兴和许杰道:“为我们即将的结盟贺,请假相先生饮盛。”不错,果然是受过汉人化熏陶的人,还懂得这样的礼仪。然后赵兴就放心满饮了。

  之所以赵兴放心了,是因为,北方的胡人,一直是中原的天敌也是大敌。双方纠纠缠缠的斗了几千年,而胡人还几次凭借强悍的武力,入侵了中原,鸠占鹊巢成为一时的中原之主,给中原带来了巨大的伤害。

  但几次又被中原人给赶了出去,究其原因,并不是中原人在他们统治的时候强大了,而是胡人变了,是胡人自己作死造成的。

  每一个入主中原的胡人,都会被中原灿烂的化所沉醉,都为中原深厚的底蕴而折服倾慕,然后开始汉化,学习中原的规章制度,学习中原的化内涵。

  但他们却不知道,一个国家应该有自己的主体民族,应该有自己的主体化。胡人汉化,就等于摒弃了自己的主体民族,学习中原化,就等于失去了自己本身的根本,一个最终都找不到自己的民族是什么,不知道自己的化是什么的民族,那还是一个民族吗?这不是作死是什么?

  也有人会反驳,大清统治中原三百年,不就是彻底的成功了吗,不要和我说这个,入主中原的满族人,还是满族人了吗?

  一个已经开始学习中原礼仪,尤其是这种学的不伦不类的林胡,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灭他,还有什么难度吗?

  “请为林胡强大,为林胡的万代传承,饮盛。”赵兴真诚的举杯祝福。

  满大帐的林胡人就为赵兴的真诚而一起欢呼饮盛。

  “蛮族就是蛮族啊,就自己这么一顿忽悠,就达成了一个对他们没有任何利益,被自己当了枪使唤的盟约。林胡,离这灭亡不远啦。”许杰举起金杯对着林胡王大声的祝福:“祝愿林胡和赵人生生世世是兄弟,饮盛。”

  大家一起欢呼:“生生世世是兄弟,饮盛。”

  互相祝福完毕,大家开始继续说正事。

  秦陌一脸忧虑的请教:“虽然被先生教导,让我们知道了危机不远,但,暴秦强大,我们面对他们的蚕食,却只能招架,却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让先生说的那种状况不断上演,最终摆脱不了灭族的结局。该如何对抗,还请假相和先生教我。”然后一拱到地。

  林胡王也深感忧虑:“若假相能使得林胡摆脱灭族命运,我将举族回报。”

  这么露脸的事情就不能再让许杰专美了,那自己岂不很没面子?

  赵兴就老神在在的慢悠悠开口道:“若想对抗强秦,恢复林胡国力,非一时之事。”

  林胡王赶紧道:“这个道理我懂,本王和秦陌先生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便是遵循这个道理。”

  “既然大王如此,我便给大王献弱秦,强胡五策。”

  赵兴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惊赵兴为天才,就这转眼间就能想出针锋相对的五策,这简直就是没有的大智慧者啊。

  林胡王和秦陌再次起身施礼:“还请假相教我。”

  赵兴就郑重道:“这第一,骚扰。”

  “本王洗耳恭听。”

  “那就是利用我们胡人骑射无双的天生技能,不断南下侵袭秦人。”

  秦陌就有些为难:“此法在下也曾经使用过,但每次都被暴秦击溃,让我们大败而回。”

  赵兴就摇动手指:“我的办法与你的办法不同。”

  秦陌虚心的求教:“有何不同?”

  “你每次都是大兵团作战,打的正规战。现在暴秦军力在商鞅变法后已经冠绝天下了,你们是打不过他们的。”

  状况就是这个状况,每次林胡南下,就是几万大军,少了就更不行了。

  结果他们必须首先面对的就是秦国的城池,周人善于守卫,林胡又不善于攻城,结果只能碰的个头破血流,还没等真正跟人家的主力见面呢,自己已经损失惨重了。

  越城而过?后勤如何运输?即便依靠抢掠补给,但人家来个关门打狗,那就是有去无回。

  “但,我们可以化整为零,一个百夫长一百人,一个一个的从两座城中间冲过去,沿途烧杀,绝对不和秦人大军对抗,也让他们抓不到我们。这样,灵活机动,来去如风,这里进,那里出,看他奈何我何。如此不断骚扰,不断破坏,秦国的国力就会慢慢的被我们削弱。”

  对于这种新奇的战法,就连许杰都心生畏惧了。

  真要是这种打法,秦国的十五座城,可就成了摆设了,战争的主动可就是掌握在自己一面啦。

  这已经不是睿智了,这是损了。

  至于大家认为赵兴如此同族如此做法,是没人性。拉倒吧,这是战国,秦国和赵国就不是一个国家,为了自己的国家对付虎视眈眈威胁自己赵国的秦人,赵兴认为无所不用其极,这很符合战国无义战的规矩。

  既然是规矩,那就得遵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