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61章 采购中的政治结盟

第061章 采购中的政治结盟

  赵兴记忆力很差,吩咐完赵虎,就把这事给忘记了。但昨晚到现在一直莫名奇妙烦躁的心情,却突然好了起来了,于是就又一脸轻松的边走边聊。

  “其实,我们不必自己建造战车而得罪费氏,我们更没有必要花费那么一大笔钱购买战车,那东西实在太贵了。”

  “但是家主,我们有了一千匹战马,需要我们武装家族武装自保。同时,国君国战,按照规定,您作为封君,也必须响应应征,没有战车是不行的。”韩策诚恳的建议。

  “家族武装,是赵国祸乱的根本啊。”赵兴感慨。

  韩策不予评论,这不是他该评论的。

  “但我不会劝国家施行什么堕三都,收私兵的改革,那是捅马蜂窝,那是找死。再说了,我封地代郡,我们最需要的就是家族武装,我们需要高大的城墙抵抗胡人,需要强大的武装征服四邻的燕国,胡人,中山。所以,损害我自己利益的事我是不做的,最少现在不做。”赵兴就说了自己的做事原则。在韩策深深鄙视他,是真的忠君爱国的节操的时候,赵兴继续说着自己的规划:“但我们的家族武装不装备战车,战车太笨重,太费钱,而且战争爆发时候,太受地形限制了。所以,我从娄烦和林胡回来之后,下定决心,要在我的家族武装里,施行胡服骑射。”

  这句话一出,韩策和连滚带爬跑来兴师问罪的许杰一起断然拒绝:“家主万万不可。”

  许杰大声的反驳:“衣冠自有周礼制度规矩,什么人穿什么衣服有严格的规矩,怎么能改动?若改动,便是乱了周礼,周礼不可乱。”

  韩策道:“军阵战争,全国几十万大军集结,如果我们标新立异,就不能和其他军队步调一致,到时候会导致战争的失败,大罪啊。”

  赵兴就知道推行胡服骑射会受到保守势力的阻拦,所以,为了赵雍推行胡服骑射的时候减少阻力,决定自己先在自己的家族武装上施行。毕竟,我的地盘我做主,自己瞎折腾,别人只只能嘲笑而不能干涉。

  而自己胡服骑射取得了成功,就会被效仿。趋利避害,这是人的共性。到时候,有自己这个特区榜样在,推行起来,就容易多了。

  晚上的时候,赵兴在韩策的陪伴下,拜访了费氏,他是带着订单前来的。

  虽然居丧期间,不能宴饮乐舞,但费氏族长家主,现在赵国的九卿费农,还是关起了门,用最丰盛的酒菜,最隆重的礼仪招待了赵兴。

  三饮三祝之后,费农满怀歉意的道:“本来兴子来国都,我就该派人过去请兴子宴饮,但国丧出了。只能作罢,等国丧过了,一定请兴子过来好好的坐一坐,今日菜肴粗鄙,还请兴子海涵啊。”

  面对几十样粗鄙的都让主人感觉羞愧的菜肴,赵兴不吝赞美之后说出了正事。

  “费氏是造战车的大家,这次来,我却不是订购战车的。”

  费农就大度的道:“国君体恤兴子新封,所以免了这次全国大面积征募的兵额,再加上兴子刚刚在都城立家,手中拮据,这个我理解,咱们来日方长。”

  其实,赵兴的话,就已经让费农相当的满意了,赵兴的话就是在向费农说明,他承认赵国费氏是造战车的垄断者,承认这种垄断和规矩。

  赵兴再次抱歉之后,却从怀里拿出了一片麻布:“虽然暂时不能订购马车,但本人还是有点订单请上卿费心。”然后将图双手递上。

  费农双手接过,只是略微的瞄了一眼,不由的愣了一下,他费氏是制器大家,对于打造器物那是绝对专家教授级别的。仔细的端详好久之后,抬起头充满了兴奋的道:“兴子称呼这个器物是高桥马鞍?”

  这个时代,战车是战场的主导,但骑兵也是有的,那叫单骑走马,不过没有成规模,也不被重视。当然也就没有马鞍,即便历史上的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也没有马鞍,就是一块毯子垫在马背上罢了。

  但制器大家一看这个名字,就知道,这是一个划时代的器物出现了,这绝对是一个巨大的商机。

  赵兴就笑眯眯的点头:“我先预定五百副,不知道上卿能不能做。”

  费农当时眼睛一亮,转而恍然大悟,“兴子的这个马鞍,果然是大妙之物,他的出现,将会彻底的改变军队和战争的形式。兴子之意是不是想要先行自己试验,然后向国君举荐推行?”

  玩政治的,考虑什么事情果然都是政治,他们对这个敏感。

  在春秋后期到现在,凡是一个人想要横空出世,让万人瞩目,必定要鼓捣点幺蛾子出来。否则,在这个已经严重僵化的阶层年代,绝对没有出人头地的可能。

  而这个赵兴一来,就被小国君推到如此高位,为了这个位置,他必须拿出点什么来服众。出使胡人取得的成绩,的确让人敬仰,但只能让他在赵国的朝堂算是立足,但还不能站稳脚跟,后续,他必将还有手段。

  但手段是什么?老套路,改革变法。

  这一点,已经让所有的老贵族生出了警惕,就看他以国君之师的地位,如何挟持国君变法,从什么地方下刀了。

  而今日赵兴来到自己的府邸,求购他口中的高桥马鞍,费农立刻敏锐的感觉到,赵兴,要拿军队下手了。

  拿军队下手,费农认为赵兴很不明智。

  因为,军队是国家最大的花钱地方。当然,花钱是国君花,但花钱就等于让许许多多的家族赚钱。比如铁器的赵家宗政赵无子,比如皮革世家戚氏,比如将门的乐氏,比如锣鼓帐篷的锣氏,战马的北地各个大大小小的家族,还有,战车的自己费氏。

  这是一个比什么都大的马蜂窝,所以纵观所有的改革者,可以对贵族动手,可以对土地动手,可以对爵位动手,但真的有对军队动手的吗?

  没有,因为,这个马蜂窝太大。

  抖着自己手中的图纸,费农眯着眼睛大有深意的道:“不知道兴子的心中,这样的马鞍最终会定多少?”

  赵兴淡淡一笑:“若我闹着玩不成功,五百,若是我成功,十万,然后其他国家也会跟进。”

  费农波澜不惊的继续抖着图:“不知道兴子未来将这玩意就交给我费氏打造呢,还是兴子自己建作坊自己打造?”

  赵兴笑眯眯的道:“我能将图交给你,我能将第一批订单交给你,其实就是在说明,我这个人喜欢一句话,术业有专攻。我这个外行,何必去劳神超心内行的事情呢?”然后郑重的举例说明:“我能在最短的时间内,烧出最复杂的陶俑,但我却在完成国君交代我的任务之后,我就扒掉了陶窑,难道这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赵兴用这么短的时间,烧制出那么复杂的陶俑,其技术和能力,已经让烧陶的世家田氏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了。

  但在外的赵兴得到自己管家的汇报,完成了任务,赵兴就毫不犹豫的下令,扒掉陶窑的消息一出,田氏安心了,其实其他家都安心了。

  大家公认,这个外来户,守规矩。

  费农将这份图珍惜的交给了身边的二弟:“按照兴子的图样,制作一千马鞍,和兴子家臣谈好价格。”

  二弟恭敬的受命。

  “但这个价格只是以后订单的价格,这次的一千马鞍,赠送给兴子了,就当我陪他一起玩玩。”

  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明显的许诺,你给我的家族带来未来更新换代的产品,让我们的家族继续有赖以生存的经济来源,我接受你的收买,我可以陪你玩玩。

  赵兴就坦然接受了馈赠,然后欣慰的知道,自己又一个因利益而生的联盟,结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