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66章 给你一个天下

第066章 给你一个天下

  原先看着赵兴,赵太后的感觉是怎么看怎么顺眼,因为他对自己的儿子好。

  现在他再看赵兴,他是怎么看怎么别扭,对于坐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的家伙,那就是一个欠揍的表情。而刚才听他的那些言语,那就是油嘴滑舌轻薄无礼。

  现在赵太后的感觉,这个家伙就是钻到自己家儿子钱库里的耗子,自己必须像猫一样的掐死他。

  赵雍和他娘的感觉却绝不一样,因为在他的心中,赵兴做什么都应该是有道理的,做什么都是为自己好,至于和眼前的这几个家伙瓜分自己的钱财,那也一定是为自己好,至于好在哪里,现在他没有理由。一个人依赖另一个人,需要理由吗?

  “先生你刚刚说的话,我感觉很有理啊。”

  这句话一出,不要说即将暴走的赵太后,就连肥义乐池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你这孩子傻吧,自己的四个人坐在这里,明目张胆的挖你的墙角,掏你的钱袋,你竟然还说他说的有理,简直让人不能直视了。

  赵兴原先平淡的表情,就因为这一句话,突然布满了激动,是那种真的激动。他正式坐直了身子,整理了衣冠,双手叠加,两个拇指竖起,缓慢的捂胸推出,深深的给赵雍施了一礼。“君不负我,我不负君,君子一诺,天人共见。”

  这样的表白,连赵雍都愣住了:“难道说我说对了吗?”

  赵兴给惊讶的赵太后施礼,然后郑重的说道:“刚刚太后和君上听到我们四个人,狼狈为奸瓜分着君上的钱财,其实我们所取的都是小利。然而我们4个人,却要共同努力给君上赚一个横扫的雄兵,天下一统的江山,赵家万代的传承。而给太后的,是真正母仪天下的皇太后,和这些相比,太后还会心疼我们窃取的那区区的小利吗?”

  士子狂生好大言,但是谁也没有狂妄的说出这样一番话来,而且这一番话从赵兴的嘴中说出,配上他那从容坚定的表情,在座的所有的人,没有一个人感觉到,他是在胡言乱语。所有的人都认为,他说的实在啊。

  对于这种冒犯天子,不,应该说是摒弃了天子的大不敬的话,赵太后惊讶的嘴巴,张的能塞进一个鸡蛋,不由自主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好久好久之后,他对赵兴这种彻底的蔑视天子,彻底的对天子的大不敬,彻底的践踏周礼的行为表示了他坚决的态度:“国师,怎么样能实现这样的目标?”

  赵雍更是激动的小脸通红,恨不得把自己的耳朵直接顶在赵兴的嘴巴上,以免漏掉哪怕一个字:“先生快说,我们该怎么做?”

  赵兴就坦然的说到:“在赵国实行改革变法,富国强兵,而最关键的就在于强兵。”

  这一点不用解释,在座的所有人都能理解体会。

  这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对于周天去那个堂屋里的9只大鼎,也就是大锅,强秦蛮楚,还有许许多多的野心家,哪个不想将他们搬回自己的家里做饭?

  但那个东西的确是太重了,不是谁想搬就能搬动的。他需要有强横的实力。

  而在这个弱肉强食,狼多肉少的世界,要想抢到那个吃饭的家伙,必须有一支足够强大的军队,先剁了那些敢于同时伸出的手。

  所以不管出于什么目的,各个诸侯国才纷纷实行变革。

  当然,所有的变革其实最终就是一个目的,富国强兵。

  廖冲却冷静的表示战战兢兢:“变革天下,就要与旧的势力相冲突,其中的困难险阻,已经是天下共知。变革者的凄惨下场,也是历历在目,不可妄动啊。”他这是在提醒自己的铁杆盟友,也是在为赵兴担心,进而提醒他。

  赵兴趁他送上一个感激的眼神儿,“我观察历次各国的变革,除了秦国外,其他或半途而废,或无疾而终,实在是令人扼腕叹息。究其原因,或因阻力过大,或因人亡政息,这里的人指的是支持改革的国君,或者干脆就因为是旧有势力的反抗,让变革者不得不最终退缩。”

  这样的总结相当精辟,在座的所有人不由得神色有些沮丧。

  “但我却认为,我们要想变革,就尽量的避免触及到那些世家大族,和贵族们的利益,而是从由国君真正掌握的军队入手。一支强大的军队在手,就等于我们掌握了一把快刀。”然后赵鑫就在桌子上拿起了一把解肉的小刀,轻轻的将一块豆腐切开:“所有的阻力,就好像这一块豆腐,就被这锋利的小刀轻松的切开。”

  赵兴懵懵懂懂,但肥义和乐池立刻明白了,也不得不佩服赵兴的睿智了。

  纵观天下变革,都是从直接与旧有势力对抗开始,行的是先富国后强兵。

  但赵兴却反其道而行,是从先强兵开始,这虽然有些离经叛道,不合道理,但不妨它是一个新的思路。

  赵兴就问:“如何强兵?”

  “我在胡人之地奔走,仔细的观察了胡人的勇士,他们都是骑兵,记住是骑兵,兵峰锋利的狠,让我观看了他们的战斗,让我大有所思。让我决定,我们要训练出一只那样的队伍,想一想,那样的虎狼横扫天下,还有何人能敌?”

  肥义道:“战车笨重,而且机动性极差,正因为如此,造成了诸多限制,天下兵法大家的许多妙计,都因为如此而可望而不可即。这样的弊端,其实诸侯国都已经发现了,天下的兵法大家更深以为痛惜。如果我们建设一支像胡人那样的骑兵队伍,如果放在中原对阵战车,那绝对是一个利器。”

  乐池苦笑:“我们是将门世家,日夜研究的就是兵法战策,何尝不知道这其中的道理?但想想是可以,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这么说吧,那就是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啊。”

  赵兴却不回答,而是傲然道:“我这些时间奔走采购,我将在今日,让诸位看到胡服骑射的威力,然后,请为大王打造十万雄兵征战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