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73章 看我华丽出场

第073章 看我华丽出场

  走下看台,赵兴和许杰一面铿锵前行,一面顺手将身上长衣袍服撕开,露出了他们两个一黑一白的胡服。

  护腕裹紧袖口,腰间宽大的板带,下身火红的胡裤,小牛皮柔质的精美战靴,让两个人显得无比的干净利索。就在所有人匪夷所思的惊叹声中,两个人也不披战甲,来到了自己的战马边,搬鞍认蹬,一个片腿,麻利的飞身上马,一起操起插在战马边上的长槊,两个人互相击掌:“逼死那家伙。”

  这时候全身盔甲的赵无疾在右,许杰在左,中间赵兴将长槊高举,充满豪迈的大吼:“请天下诸公,看我胡服骑射。”

  三百勇士跟着赵兴一起大吼:“胡服骑射,胡服骑射。”一声声大吼,都在向天下宣告,一个新的兵种在中原大地出现了,一个纵横天下的骑兵军团在天下出现了,一个改变战争形态的战争形势,在天下出现了。

  赵雍热血沸腾的亲自抄起鼓槌,敲起了看热闹不怕烂子大的催战鼓。

  上万的赌徒,以观摩一场战争盛况,以参加一场战争盛宴的狂热,开始拼尽全力的呐喊。他们不再关心三局两胜最终的结局,他们不再想自己已经输的倾家荡产,他们为能见证历史,为能参与到了这场盛宴而如醉如痴。

  赵兴冲着赵无疾和许杰冲满信心的点了点头:“八旗骑射,发动。”

  当初君山士骑兵组建,赵兴与许杰和赵无疾研究了各种骑兵打法,基本将后世所有的骑兵战术都想了个遍,而他们最青睐于八旗的骑射功夫,一致认为,面对笨重的战车为中心的步兵方阵,游走骑射瓦解敌人军心是最好的办法。

  至于赵兴为什么坚持称呼为八旗骑射,问了多少次这其中的意义,赵兴都是含糊其辞,问的急了,赵兴怒吼:“我小名叫八旗,这总行了吧。”结束了这种没有任何意义的纠结。虽然赵无疾和赵兴依旧认为,这个名字莫名其妙的让人讨厌。

  但是,人家是主上,也就只能忍着了。

  随着战鼓的轰鸣,原本接近癫狂的赌场,立刻变得鸦雀无声,随着战鼓越来越激越,一股肃杀开始弥漫,最终充盈于巨大的赌场内外。

  这是真正的死战。双方谁也不会接受对方的投降,哪怕对方哀求恳求。双方全部没有退路,哪怕后面没有督战队。

  双方只有死战,双方只有唯一的一方站在战场上,不可能在这个天地生共存。

  “吼——”随着赵老二军队的一声大吼,久经战争的家族武装,首先发动了进攻。严整的方阵,随着20辆战车打头,开始向赵兴三百骑兵发动了进攻。

  赵兴的大槊一挥,许杰带着一百将士向左,赵无疾带着的一百将士向右,快速的奔驰起来,冲向了敌人的方阵左右,而作为中军的赵兴——他后退了。

  他的一个后退,立刻招来了看台上上万赌徒们的嘘声。

  赵人没有后退的习惯,哪怕只有孤单的一个人,面对敌人的千军万马,也绝对没有后退的习惯。赵人坚持的是“血不留干,绝不罢战。战不胜利,绝不回还。”的信条,他们坚信的就是一往无前,要么我打败你,要么我战死在这里,否则一个小小的赵国,也绝对不会成为战国七雄之一,面对周围的霸主和曾经的霸主,绝不妥协退缩的原因。

  赵兴的中军后退了,但他们的后退并不是狼狈的逃跑,而是配合着敌人步兵的速度,保持着他们之间的距离。

  这个距离,是稍远于弓箭的距离。这个距离,是让赵老二真正难受的距离。

  最犀利的战车,上面有最犀利的射手,但是,战车却不能脱离整个步兵方阵,因为战车需要保护,需要士兵的配合。一旦脱离步兵的方阵,战车就将失去保护,就像后世的坦克,强大则强大矣,但一旦失去步坦协同,一个漏网的士兵,足以将这一个战争怪物,打成一个屎壳郎。

  中原的战车战争,是双方战车的对撞,是双方战车上三个甲士的武力厮杀。然而现在的赵兴,却拒绝和对方对撞,不和对方的甲士厮杀,他们就那么好整以瑕地慢慢后退,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但所有的人都明显的看出来,他们的目的就是希望引出战车脱离步兵的保护,然后用群狼的战术,消灭战车上的甲士。

  战车被歼灭了,原则上,这一场战争就结束了。

  在这个赌场上万人,几乎都是赵国最顶尖的精英人物,所有的人都看明白赵兴这不是退缩怯懦,而是在诱敌混乱。

  于是无数人就开始在心中勾画出一个巨大的战争画面,在脑海里想象着,赵老二的队伍是扩大10倍,赵兴的队伍也扩大10倍,将这一个小小的战斗,扩展成一场战争。大家站在高处,观摩着这一场战争的走向。

  同时,所有的人也都将自己想象成为双方战场的主帅,在心中勾画着自己指挥着一方队伍,面对这样的局面,将以什么样的手段对策,来至敌人于死地。

  一个年轻的小贵族,如醉如痴的幻想着自己成为自己最熟悉的战车主帅,指挥着2万人的大军,两百架战车,对一千个骑兵,进行步步压迫。

  想到痴迷之处,不由得喃喃出声:“兴子只以一千兵力引诱我2万大军步步紧逼,他到底想干什么?难道这样后退?就能获得战争的胜利吗?”

  结果身边的一个兄弟,早已经陷入了自己是赵兴军队统帅的地位,不由自主的回答他:“二百架战车,行动迟缓,现在地势平坦,但除非中原的那种大平原,否则总有地形变得崎岖的时候,只要这二百架战车陷入地形崎岖之地,战车的队形必将混乱,互相碰撞。到时候,我是有了反击的机会。”

  “但我还有2万步兵,即便你能反击,在这绝对的人数面前,你依旧无能为力,只要我不自乱阵脚,你能奈我何?”

  结果第3个陷入痴迷的士子立刻嗤之以鼻:“当我将你引入崎岖之地,让你的战车陷入混乱,你最勇敢的核心力量甲士,就和普通民兵没有任何区别,而如果这个时候,我在这里埋下伏兵,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第五个已经成为战车军队的主帅的公子,立刻大声反驳:“现在战场上的条件就是这样,二十比一,你哪里来的埋伏?”

  结果那两个已经是化身赵兴的主帅,立刻指出:“即便是我没有埋伏,但是我那左右出去的两千偏师,已经向你的左右两军进行进攻,你的左右两翼即将陷入混乱,那么我请问,你的中军将如何自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