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85章 伤别恋 那惊鸿一瞥

第085章 伤别恋 那惊鸿一瞥

  盛大的新君登基典礼完毕,赵兴就寂寞的带着一群家将家臣,在邯郸贵人的一片唾骂声中,孤单的踏上了走向自己封地的道路。

  “你以为我贪财,但你们可知道我的良苦用心?这真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之何求?悠悠苍天能知啊。”带着这种怨妇的心态,和从此开始远离政治中心的惆怅和失落,让赵兴显得落落寡欢。而最让自己失落的,是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相送。

  其实赵兴也知道,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外人,外人是很难融入到固有的圈子里去的固有的圈子都有一个潜意识中的排外,即便是杀人5人组也不能免俗。即便自己给那些豪门大族那么大的利益和技术,也不能改变这种状况。

  尤其是自己这一段时间太过抢眼了,在朝廷中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就鼓捣出那么多的新奇东西。虽然隐藏的很深,但只要有一个稍稍明白的人,略微的琢磨一下,就会看出这其中的主使者。

  改革是艰难的,改革是得罪人的,即便自己在努力的平衡着各方的势力和利益,也避免不了这样的根本性质。

  而最关键的是,那一场震惊天下带着宣传改革性质的赌局,几乎让自己赢遍了所有邯郸城内的贵族和豪门。而且让他们输得很惨。

  这真是,金钱和友情是不能都得啊。

  赵兴长长的让人羡慕嫉妒恨的财宝车队,那一大串儿让人羡慕嫉妒恨的人才队伍,还有那重新武装起来的三百甲士骑兵,用了半天多的时间才走出城门。最后,左有许杰,右有韩策,赵兴的马车走到城门前,下一步就跨了出去了。“下一步,政治和险恶就离开了自己,”说句实在话,赵兴心中还是有些小小的失落的。

  政治多好玩啊,在这个没有什么娱乐的时代,政治就是最好的娱乐啊。

  而就在赵兴马车即将走进城门洞的时候,他准备再看一看这邯郸的繁华与风景的时候,他看到在城门街道的一侧,一个茅屋前面,一口大锅,一个食摊前。一个身形曼妙的,头上包着一个青布的绢帕,不施粉黛,美丽天成的女子,正在一板豆腐面前当街叫卖。

  那种纯天然的美竟然让赵兴一下子看呆了,豆腐西施,真真正正的豆腐西施,让赵兴怦然心动。

  车马继续前行,就在赵兴快被城门遮掩的瞬间,那女孩似乎感觉到了被人目光注视,就顺着注视自己的目光望来,与赵兴怦然相撞,然后莫名其妙的的就给赵兴一个微笑。

  那微笑没有妩媚,尽显纯净天真;没有娇羞,有的是爽朗平和。那一笑,天地为之暗淡,只有那灿烂的笑的明亮。那一笑让失落和惨淡的赵兴的心如寒冬吹进了春风,如乌云被阳光刺破,如死水泛起微澜,如癞蛤蟆看到了自己的天鹅。

  便如春花灿烂,便如雾霭初晴,便如朝霞飞起,便如,反正是各种便如。一时间让赵兴竟然痴了,嘴里就莫名奇妙的冒出一首诗经小雅的词句——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出其东门,有女如荼。虽则如荼,匪我思且。缟衣茹虑,聊可与娱。”

  这首诗的大意是,出了东门,邂逅相逢一名女子,此后相思不断”来喻意:邂逅相逢,我心中很记挂你。

  似乎这首唱完了,还不能尽兴,于是吕鹏就鬼使神差的再次唱了一首:

  野有蔓草,零露专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

  野有蔓草,零露攘攘。有美一人,婉如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这首歌的大致意思是:有一位妹妹长得很让我心动,一见他后我总是忘不了——妹妹,今天再度相逢,跟我私奔吧。

  赵兴这么一唱,善解人意的韩策立刻知道,赵兴看上了哪个美女,许杰立刻明白,赵兴发春了。

  于是两个人善解人意的立刻吩咐:“快快,调转车头。”

  可惜,城门洞里不能调头,吊桥上不能调转车头,过了吊桥再调车头,却与自己前面的队伍,和跟在后面的行人相撞,一时间吵嚷叫骂成了一片,急的赵兴连连跳脚却也无可奈何。

  守城门的好不容易为赵兴疏通了道路,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情了。

  一个时辰,热狗都凉了。

  不死心的赵兴站在刚刚的那个茅屋前,早就没了那豆腐西施,询问周围的人,大家告诉他,谁也不知道她的住处。只是从上个月他出现在这里卖豆腐,因为他人美心好,豆腐做的真是邯郸一绝,所以,她的豆腐几乎转眼就没。而为了避免登徒子的跟踪纠缠,就会悄然的消失不见了。

  不过他总算得到了等于没有得到的佳人的名字——赵姬——赵国美丽的女孩子的意思,这名字,满大街都是。

  赵兴就傻子一般站在这里茫然,几十万人口的邯郸,到哪里去寻这佳人?

  韩策只能劝解:“车队已经走远,大局还需主上主持,还是先走吧,等明年回都面君时候,再寻吧。”

  “明年,明年佳人有主,徒呼奈何啊。”

  “大事不能耽搁,岂能如此儿女情长,先生,请上车走吧。”许杰说完,就和韩策一左一右的架着赵兴上了车,为此还丢了赵兴一只鞋子。

  赵兴就如怨妇一样,趴在马车的车厢上,哀怨的唱起了:“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许杰就没心没肺的击节叫好:“老师每每出佳句,可比先贤啊。”

  赵兴就白了他一眼。

  “上次一句倾盖相交终不悔,一句满邯郸,可惜意犹未尽啊。”

  赵兴就轻声一叹,一脸惆怅,眼神空洞的喃喃:“倾盖相交终不悔,为伊消的人憔悴啊。”

  许杰震惊了,痴迷了,然后就要拍手叫好,但半路停下了。

  本来是想开解下老师,转移下他的视线思路,结果,这不成了哪壶不开提哪壶了吗?韩策看向许杰的眼神都已经带着风刀雪剑了,这哪里是提壶啊,这简直就是往主上的心口捅刀子啊,还是那种带搅合的动作。

  许杰看了看意兴阑珊怨妇一样的老师,最终,只能跟着赵兴一起长叹一声,然后趴在车厢边上,一脸惆怅,眼神空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