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战国改革家 > 第097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第097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出代郡不足百里,就远远的看到地平线下升起的浓烟烈火,北风里有哭喊惨叫声隐隐传来。

  赵兴赵姬和赵奢打马冲上一座山坡,看到在不远的地方,一个不大的周人村落,被密密麻麻的胡人包围着,在村落内部,哭喊惨叫声不绝于耳,浓烟和烈火在村落的上空盘旋。

  赵奢没有冲动,他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向赵兴道:“一千人,老弱青壮大半,这不是娄烦王组织的有组织的侵略,这不过是边地部族临时拼凑的抢掠。”

  赵兴点头:“只要不是大规模的有组织的侵略就好办了。”现在自己刚到,真的可谓是白手起家什么都没有,他不想上来就和娄烦人死战。他依旧想凭借上次自己对娄烦人“有恩”和娄烦王娄底有“交情”来缓和自己代郡和娄烦的关系,让自己的代郡获得和平。

  当然他也知道,要想凭借上面的俩个就获得娄烦不再进攻抢掠自己,那简直就是与虎谋皮,胡人是养不熟的,双方早晚必有一场决定这个世界谁是真正主人的一战,但必须不是现在。

  “看战斗力,我们和他们相比如何?”

  赵奢观察了一下:“足以击溃。”

  “能不能全歼?我想通过这一战,向不安份的娄烦人展现一下我们强悍的战斗力。恩威并施,才是王道啊。”

  赵奢想了下:“难,但我会尽力。同时也需要主上配合。”这是真正的公事,现在双方不是兄弟,是主从。

  “说吧,你需要我做到哪一点。”

  赵奢郑重道:“我需要你和主母离我远一点。”

  赵兴了然:“你是嫌弃我会成为你的累赘。好吧,给我五十护卫,我离你远点。”

  这个要求不过份。赵奢立刻答应,然后冲下山坡,也不和君丘士废话,抄起了骑兵弩:“第一段,游走骑射。”然后他喊出来他成名天下的那句经典口号:“狭路相逢勇者胜,杀”

  三百三十君丘士,一起呐喊一声,冲向了战场,冲向了三倍于己,让天下胆寒的胡人。

  娄烦人抢掠正酣,却不想南面马蹄声急,转头看去,却见一支着装威武的赵人骑兵冲了过来,当时一阵混乱。但看看是骑兵,大家就笑了。和赵人骑兵对阵,自己稳赢,因为估计他们冲到自己的面前,就应该有一半的人掉下战马啦。

  再看看人数,他们开始欢呼了,因为他们最多四百人,四百连马背都坐不住的赵人,对自己一千马背上的行家,那就是送死,不,是送装备来的。他们的装备,太让人眼红啊。

  于是,几个召集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一阵之后,一队选拔出来精锐的四百娄烦人冲了出来,直接迎战赵奢都队伍。

  他们打马如飞,他们的目的就是直接相撞,将这些赵人的单骑走吗,直接撞到地上去。

  两支人马如箭一般相向冲击,双方都没有退却避让的意思。但就在堪堪对撞的瞬间,赵奢突然将手一挥,如飞的队伍突然间裂开。赵奢带着一队向左,赵无疾带着一队向右,直接让开了冲过来的敌人正面,让飞奔的敌人措手不及,但跑起性子的战马收不住马蹄,就在分开的两军中间一冲而过,竟然冲到了赵奢两股骑兵的后面,冲出了战场。

  但赵奢和赵无疾战马不停,直接冲向了驻足观战的娄烦人。

  那是一群以老弱为主的六百娄烦骑兵,他们就站在那里等待着一场没有悬念的胜利呢。

  结果事发突然,敌人竟然没有和自己的冲锋队伍相撞厮杀,直接绕开了他们杀向了自己。而等他们回过神来,敌人已经到了面前。而他们再想将战马发动提起速度来,已经不可能了。骑兵争锋,凭借的就是速度,没有速度的一方,就是被动挨打。

  就在他们心急火燎大吼大叫的时候,敌人没有直接撞过来厮杀,他们沿着这六百多人的队伍绕行。在绕行中,他们纷纷扣动了弩箭的扳机,一支支锋利的弩箭,准确的射进了敌人没有铁甲防护的躯体,在一片惨叫哀嚎中,一两百傻站着的娄烦人落马。

  这就是活把子。萎集一团的娄烦人,让所有将士发出的弩箭想落空都不可能。赵奢一面绕行飞奔,一面装填弩箭,一面用眼睛的余光观察着那冲出战场的四百娄烦人精锐。那四百精锐正在勒马调头。

  因为都是空背骑马,即便打小长在马背上的民族也不敢动作过大,要不然依旧掉马底下去。那里是一团乱,即便这样,也有十几人被自己的同伴挤下战马,转眼就成了上千马蹄的肉酱。

  赵奢大喜,大吼一声,第二批弩箭射出,这一次的收获比上次还大。

  这转眼间,他和赵无疾的队伍错马而过,从新绕圈,第三批弩箭再次飞出。

  当被围着的敌人刚刚发动的时候,他们已经绕第二圈了,他们的第四,第五批弩箭发出了。

  娄烦人中的射手,也纷纷开弓放箭,给予反击。但即便是胡人中所谓的射雕者,对于飞驰战马上的人,也根本瞄不准,对敌人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

  但冲出去的敌人,开始发疯一般回救本队的时候,赵奢和赵无疾正好绕到了这群被动挨打的敌人的背后,赵奢大吼一声:“刺枪,冲锋。”

  随着他的一声大吼,将士们将弩箭挂在战马的旁边,拿起了竖立在战马后面的长枪,将长枪放平,冲向了那已经单薄混乱起来的敌人,战马的速度已经发挥到了极致,长枪所过之处,就如扎进豆腐一样,穿透敌人的身体,然后再扎进他们后面的敌人。而当长枪上反震的作用力开始出现之前,将士们立刻丢掉了长枪,转手操起了环手刀,利用战马的冲锋势力,轻松的割开一个又一个敌人的腰肋。

  回身救援的敌人,这时候正被自己的同伴将他们和敌人隔绝着,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敌人,将自己的同伴一个又一个砍倒在马下,却无能为力。

  而自己的同伴,却阻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让他们不得不赶紧勒住战马。结果骤然间停止,又让许多娄烦人掉到了马下,变成了肉泥。

  就在一片混乱里,赵奢和赵无疾已经杀到了眼睛,双方立刻混战在一起,战马盘旋之间,谁也没有了冲击的力量,真的是刀对刀枪对枪,以命相搏。

  但优势依旧在配备马镫和马鞍的赵兴三百君丘士一面,而就在这个焦灼的时候,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从战场外面响起,赵兴和赵姬,带着那50名将士,摆着一个锋矢的阵型,直接撞进了战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