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突然获得超能力是什么体验 > 杀手 下
  刘喜彪失业了,不对,是下岗了。刘娇读高中,县城里没有条件,只好去市里。刘喜彪没跟着去,还是留在县城,他托厂里老朋友的关系找了一个零工做,幸亏他还在壮年,再老一些就没人要了。

  他有自己的家底,早年做活儿也是有积蓄的,但他不想动那笔款子,那是拿来养老,还有一部分给刘娇做嫁妆的。

  这一年天翻地覆,他从住了八年的筒子楼里搬出来,恍惚已经不认识外面的世界,在城里租房,还被中介坑了一笔,他后来知道这茬的时候,骂骂咧咧两句,但也没再说什么。定期汇钱给在市里的刘娇,她一个月回来一次,不过每周他们都约定互相写信。

  现在的日子他很不满意,倒不是说工资差劲,只不过是不轻松,他平日开销里有很大一部分是拿去接济老兄弟们,他们没了工作,流荡在街头巷尾,有些去向不明,有些人神神叨叨,有些人还跳了楼。

  有跳楼的,砰的一声,砸在铁皮棚上,声音很大,大家伙儿正工作呢,还以为是炸弹爆了,后来一看,铁皮棚凹下去那么大一个坑,人当时就没了。

  大家凑了些钱,给办了丧事,死的人家里无妻无子,也没有老人要赡养,倒是清净,走的也干脆。出席的都是老工友们,戴着白帽子围起来喝酒抽烟。

  守过灵,第二天骨灰洒到山里,就算行了。没钱买墓地,哪有钱买这个,殡仪馆那边还得花钱呢。

  刘喜彪回了屋,闷闷的喝酒,夜里有人来找他,是钳工老王,眼睛红彤彤的。

  “怎么了?”

  “彪子,咱们叫狗娘养的坑了!”

  “什么玩意?”

  “咱们的安置费没了!政府发的安置费没了!”

  “啊?!”刘喜彪几乎是脑袋里打了霹雳一样,他怒火中烧,就像是要爆炸,“去哪儿了?”

  “不知道!”

  最开始是很多年轻工人聚在一起,又拉上许多老工人,大家一起围着办公大楼要讨说法,后来不知怎么的,不了了之。叫他们发扬风格,人都要死了,发扬什么风格呢?

  起子站着夜晚的街灯下,看着一辆黑色轿车驶进别墅大门。

  他左右想了想,心里恨极了,正要追过去,前方的道路尽头走来一个笔挺的青年警察。

  “同志你好,需要帮助吗?”

  “不,不用,没事儿,我溜达。”他露出嬉笑,转过身,一步步远去。

  “刘喜彪同志。”

  “你认得我?”

  “我当初去过您家。”

  刘喜彪和青年警察站在路边聊了几句,他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许久不见,他还是铁一样坚硬,这叫刘喜彪渐渐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温暖,犹豫了一下,轻轻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小同志,你要好好的。别像我们似的。”他转身走了,这次是真的走了。

  迈入深深的夜晚的无光街道,两侧传来狗吠,他这会儿真的感觉到,属于自己的黄金时代彻底远去了,不但是远去,居然连个影子也见不着了。

  他做梦时还会见到那头大虎,可依稀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杀过一条虎,它死了吗?当时开枪,以它这样庞大的体躯,枪口焰里飞出的小小弹丸能奈它何呢?所以它很可能是没死的,这会儿又去了哪里呢?和那些困居动物园的同伴们不同,这条大虎不怕人,它是杀人虎,既然尝过人滋味,就绝不会放弃,它会回来的。

  这周,他没收到刘娇的来信。为此他大发雷霆,把酒杯摔碎了一个。前半夜因为饮酒过多而呕吐,后半夜在梦里反复遇到那头大虎,他一次又一次举枪射击,轰隆隆的枪声连成片,在清早的时候方才慢慢消散。

  刘喜彪发觉自己老了许多,脸上的皮肤仿佛增厚了,像老树皮一样堆积出纹路。有时候他觉得这不是自己的脸,而是某个别人的,或者是死人的。头发也白了许多。

  刘娇来信了,比往常简短了很多,在信末尾,央他多寄一些钱过去。

  刘喜彪知道女儿那边或许有了什么情况,一个女孩独自在外,必然会经受许多诱惑,像她这样漂亮的当然更会有不怀好意的人。

  之前被刘娇打得鼻青脸肿的那小子来拜访刘喜彪,他也去了市里读书,不过和刘娇不是同一个学校。听他说,看到过刘娇,和一个社会上的男人走在一起。

  刘喜彪当时脸色就黑了。当天他去请了假,第二天就直奔市里去。他没有贸然去找刘娇,而是找个旅馆住下来。这天正好学校放假,刘喜彪守在校门外的米粉店,喝着保温杯里的热水,慢慢等刘娇出来。

  然后他就看到了徒弟李笑,他骑着一辆摩托,在校门口停下,过一会儿,刘娇出来。远远看着他们谈笑,她的神情欢快极了,那是以往没有过的欢快,刘喜彪只感觉浑身的力气在一点点远离。

  然而他终究还是站了起来,向后没入滚滚人群。

  当晚,李笑把刘娇送回校,骑着车返回自己租的平房,这地方挺偏,还有个小院,周围几家都没住户,人早都搬走了。

  远方的大烟囱还在飘出烟,在这铁灰的日暮,像是几条黑绸缎。

  刚推开门,他就觉得不对,急忙回头躲了一下,但刘喜彪还是一拳打在他后背心。

  李笑毕竟年轻力壮,反过身,劈手一掌叩在刘喜彪脖颈上,他失力即扑,俯身砸在地上。

  “师父,是你?”

  “……好小子,长进了。”

  李笑叹了一口气,“是你老了。”他回屋搬了两把椅子,扶刘喜彪坐下,“你真的老了。”

  “你为什么回来?这两年不都在南方吗?”刘喜彪表情勉强,心里一片惆怅。

  “为了找你啊,师父。”李笑冲他笑了笑,他穿着的确良的内衬,披着呢子大衣,梳着时髦发型,而刘喜彪穿着脏旧退色的工装,披着厚棉衣,狗皮帽子下面是半秃的寸头,“老了,而且落伍了。”

  “为什么找我?”

  “师父,我爹娘是你杀的对吧?”

  “你知道了?”刘喜彪说话声音越来越无力,徒弟的一拳头,仿佛在他无坚不摧的皮囊上扎了一个口子,心气从口子里慢慢泄出去。

  “是,可惜,我真的很稀罕师妹的,她要是不是你女儿就好了。”

  “她不是我女儿,她是你师爷的女儿。”

  “什么?”李笑吃了一惊,有些惊喜,有些感慨,“师父你杀了师爷,我又杀你,咱们这一行,是不是都这个命?”

  “当初杀你爹娘,是为了钱。不杀你是为了江湖道义。你只要还守道义,不会走到这条路上来的。”

  “我当然不会走这条路,我从不留活口,以后也不打算干这行儿了。”李笑又一次回屋,再出来的时候,上衣兜里藏了一支短枪,“走走?”

  “走走吧。”

  ……

  市郊有一条河,波浪大而宽。这个时候太阳落山,江面起了很大的雾,随北面的风堆积在南岸。刘喜彪走在前头,李笑跟在三步远的地方,就像一对散步的父子。

  “以后要做点什么?”他的声音被江雾搅浑,似有似无。

  “回南边做生意,赚大钱。”李笑语气轻松,“师父,以后我娶了刘娇吧。”

  “你能照顾她也好,你有空去一趟我家,地方在……我那床下面有个暗格,里面有几条黄鱼儿,你拿去,就算是嫁妆,还有一封信你要给她。她不知道是我杀了她爹。”

  “行。还有别的事儿吗?”

  “有……有……”他颤巍巍地转过身了,这样一会儿,他仿佛老了五十岁一样,变成耄耋老人了,睁大浑浊昏黄的眼睛,眼前的徒弟,一身黄色呢子大衣,在江雾中模糊,他忽然惊骇地看到李笑俯身变成一条巨大的虎,冷冷看着他。

  “你,又回来了。”

  大虎咆哮,冲他扑来,起子最后一次举起双筒猎枪。

  嘭——

  。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