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小说 >本路人今天也在路过男主片场[娱乐圈] > 第84章 世界意志是

第84章 世界意志是(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这还是第一次。这个节目变成了一个解说节目, 而不是赚取积分的节目。薄绛蓝桦他们每到一个展柜就解说一样展品,全场所有人都听完了……”

“因为这期节目的嘉宾和之前几期节目的嘉宾很不一样啊。居然能有足足三名专家……不是夸张,而是他们真的是鉴赏专家!”

“这个嘉宾数量与能力水平让我有些恍惚……”

“薄绛和蓝桦是我们一开始就能想到的, 不过易晚反而是我们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不过尽管如此,其中最难得的应该是蓝桦吧。”其中一名专家看了众人一眼, 对着镜头主动开口道,“薄绛毕竟是n大历史系毕业的。蓝桦可不一样。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系统性的培训。这足以说明,他在自己的演艺生涯之外, 也保持着学习的习惯……”

他光荣地完成了自己的台词——这便是蓝光娱乐在这场综艺中给予蓝桦的人设。既然无法在专业上彻底战胜薄绛, 他们便另辟蹊径,将蓝桦的才华塑造为热爱学习的习惯。

不得不说,蓝光娱乐在造型与艹人设方面的确是圈内一流。只可惜这次……

“不过易晚也没经历过专业培训吧。”另一个专家开口道,“他甚至比蓝桦还要来得珍贵。这三人里, 唯有他没有过人的家世、没有去过知名的学府、从高中时就兼职做练习生,他只有……”

只有一个叫池寄夏的队友。

池寄夏坐在病房之外, 打了个喷嚏。

他摸了摸鼻子, 琢磨是不是又有人在背后说他坏话,远远地, 却瞧见穿着白风衣的年轻人向他走来。他打了个招呼道:“你怎么才来?”

“下午有事,去见人了。”那人道。

“见谁……那个傅总?你对他还旧情难忘啊?”池寄夏瞧见安也霖微微皱着眉,嘀咕道, “果然追妻火葬场就是这样的。无论过程如何恶心艰辛,到头来,主角还会心软去见另一个人一次……”

因是队友, 池寄夏隐约知道傅总曾追求过他——也仅此而已。

放在过去,这种打趣会让恋爱脑的安也霖伤痛难言。可现在他已经丝毫不会为之动容了。

他高高地扬起了眉毛。不过也不生气,只是徐徐道:“他今天开庭, 我去看看热闹。”

池寄夏:“那你皱着眉做什么?别拿丁别寒做推脱。最近我总感觉你有些闷闷不乐的。而且,你最近总盯着丁别寒看,你不会喜欢丁……”

“别那么恋爱脑行吗。”安也霖鄙视他。

“你喜欢也没用啊。刘哥说了,要让丁别寒和易晚营业。这次的意外又是一个营业机会。”池寄夏耸耸肩道,“之前他们因为薄绛的综艺丢了一次合作营业机会。这下可好了,我和丁别寒的cp还没炒起来,他们又多了一个‘微末时共患难’的营业人设……”

安也霖停住了开门的手。他沉默许久,忽然道:“池寄夏。”

“什么?”

“你觉不觉得有些事情很奇怪?”

“啊?”

“过去,我不想见到傅齐声。可总有各种各样的事逼迫我与他相遇。我乘坐的公交会突然抛锚,录制的磁带会突然销声,参加的综艺也正好能让傅齐声插入,冷战时傅齐声的直升机会坠机、却毫发无伤……现在看来这些事情都相当没道理。”

“嗯??”池寄夏懵逼,“傅齐声什么时候出过车祸?”

这当然是上辈子的事。

“易晚和丁别寒之间的事,也相当没道理。丁别寒从四楼摔下来却毫发无伤,这就像是这场意外只是为了让易晚来见他、照顾他。就像傅齐声的坠机,也只是某种意识为了让我去见他。”

“啊??”池寄夏一脸懵懂,“你到底在说啥?”

安也霖终于回头,眼眸冷森森的:“你不觉得这段时间丁别寒和易晚之间各种相处的契机,发生得有些太频繁了么?”

池寄夏:??

“……简直就像是有种意识在操纵着他们一样,就像曾经的我。算了,你不会明白的。”

“什么,什么啊?我不会明白什么?”池寄夏搞不明白,“你不能因为你恋爱失败就怀疑所有爱情啊?”

池寄夏什么都不懂。安也霖想。

安也霖敛眸,敲了敲门,开门进去见自己所有疑惑的中心、不幸摔下来楼的现队友。这也是他抛弃了宝贵的欣赏开庭时间、亲自赶回来的原因。

他成长了。安也霖想。

他眉目冷峻,像是一个侦探。

自从节目结束、由傅家老宅回来后,他眼前的世界像是骤然发生了改变。曾被堵上的许多窗户被打开,思考也变得清晰明了。甚至隐约间,他开始觉得这个自己曾无比熟悉的世界充满了异常。从追妻火葬场的新闻,到演唱会出柜的歌手,无论是周遭环境,还是过去的他自己。

没错,他自己。

或许正是因此,才让他看见了丁别寒和易晚之间的异常。而他也终于想起了之前他多次试图撮合两人时,丁别寒一再铿锵有力地对他发出的、他对易晚没意思的宣言。

没错,丁别寒明明对易晚没有意思,既然如此……

他尚未查清自己身上那如人格分裂般的异常的原因。可他绝不希望自己朋友的爱情也是由某种意志所操控!

他推开病房门,池寄夏却从椅子上起来,追到他的身后:“你说什么意识,什么意识决定了丁别寒和易晚的频繁偶遇……”

然后他就看见安也霖顿住了。

池寄夏:??

安也霖:……

病房偌大的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绕天愁》,红衣的戏子倾倒众生。池寄夏目光越过安也霖的肩膀,他看见丁别寒正坐在病床上,呆呆地看着电视机。

池寄夏只看了他一眼便继续问安也霖:“你刚才说什么意识?”

“……”安也霖许久之后,平平道,“我想多了。是……”

池寄夏:??

“丁别寒的主观能动性。”安也霖说。

……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