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穿越小说 >虐文使我超强 > 第103章 仙侠文女主角(37)

第103章 仙侠文女主角(37)(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103、仙侠文女主角(37)

请用您强大钞能力疼爱正版君!范西德一身盛装追了出来, 气都没喘匀,夹杂着一丝怒火,“你是不是疯了, 那是伊莲夫人, 要不是给老爷子几分薄面, 她都不会踏足这里!”

他看都没看许粒,扶住绯红的肩头, 对女人的情意驱使他态度缓和。“听话,伊莲夫人不过是想要一个漂亮宠物, 你给他就是了。”

许粒半张脸被阴影吞没, 他乖顺垂下细长的睫毛。

没有反抗。

范西德没有想到,绯红冲他竖中指。

嚣张又张扬。

“哗——”

汽车飙射而去。

范西德被甩了一车屁股尾气。

“见鬼!他们是疯了!”

男人原地跳脚, 咒骂不已。

橙黄的车灯鲁莽冲进了布鲁日运河。

啪嗒一声, 许粒弹开了自己的安全带, 他从主驾驶位上跳下来,绕到另一边, 在绯红还诧异的目光中, 强行拖着她下车。

“怎么——”

绯红还没问出口, 便落入了少年炙热拥抱。

在没有唱诗班巡演的夜晚,街市也笼上了一层烟雾般的寂静, 而呼吸声愈发激烈明显。

许粒将她按在在胸口, 手掌压着颈后那块肌肤,指缝溢出松软丰沛的绒毛。他的感情早已满蓄, 犹如一道危险船闸。

当她不惜一切代价, 带他出逃庄园,那道闸就轰的一声,炸得粉碎, 所有防护都被摧毁了。

洪水滔天,爱欲漫灌。

绯红几乎融化在这一面淡奶油色的教堂墙壁里。

“嗡——”

手机震动。

绯红滑开拉链,取出手机,薄薄的光映在她脸上。

看清内容之后,她笑了。

许粒有些暴躁,又有些委屈,“看什么手机,老子不好看吗,你能不能尊重老子?!”

绯红眼波流转,动摇风云。

“你有本事,就勾引我呀,看看是手机重要还是你重要。”

许粒:“……?!”

啊擦。

这不能忍!

绯红回复短信,在许粒的捣乱下,断断续续打了一行字,整整花了她二十分钟。

灯火倒影在蓝河里,满树开出繁花。

许粒抱起她双腿架着。

中途路人经过,投以诧异惊奇的目光。

许粒不理,事后回想起来,恨不得把头埋进地砖里。

他怎么像小孩一样啊他。

“顶风作案,胆儿挺大。”

绯红从烟盒里磕出一支烟,咬在嘴里,斜睨他。

许粒乖觉奉上打火机,给她点完火之后,继续埋头当一头全身红透的漂亮鸵鸟。

绯红意味不明哼笑。

两人没有立即返回车上,而是沿着运河行走,偶尔窥见一两抹月光,那是睡在水面的天鹅。许粒看着面前的女人,光影迷离了她的姿态,如同一座缠绵禁忌的迷宫,你永远都不知道终点。

而许粒这一次想主动讨要钥匙。

他快走数步,从后头一把抱住女人的腰。

绯红嗯了一声。

“痒。”

少年的脸又红了,他鼓足勇气,磕磕巴巴地说,“你知道吗,布鲁日在古荷兰语有,有桥梁的意思,同时也是弗拉芒艺术的中心,嗯,弗拉芒画派从十四世纪延续到十七世纪……著名作品有《花环》,笔触细腻敏感……”

绯红笑,“燃燃弟弟,你是想告白,还是想背书?”

弟弟被她戳穿心思,恼羞成怒,“你闭嘴,你听老子讲完行不行!”

“行,您继续,我听着呢。”

她摇晃着珍珠耳环。

还能怎么继续?

少年对她无可奈何,他爬了爬头发,索性破罐子破摔,“老子的话就撂着了,老子要成为本世纪最伟大的画家之一,你就是最伟大的画家的缪斯,全世界都会记住你!”

绯红掸着烟灰,戏谑,“想画我裸体直说,拐弯抹角真不至于。”

许粒:“!!!”

他气急败坏吼她。

“你放屁!老子不是那种人!!!”

绯红笑嘻嘻伸手,环住少年的脖子。

103、仙侠文女主角(37)

“姐姐同意了。”

也不知她同意的是前者还是后者,许粒耳朵炸红,更不敢问她细节。

他用力抱紧她,想记住她骨骼嵌入皮肤的感觉。

绯红攀着弟弟的脖颈,她指尖一扬,又散漫至极抽了口烟。

“呼——”

她送出白雾,模糊了面容的真实情态。

绯红前脚刚回国,后脚舆论就爆炸了。

范氏奢豪的家族宴会非但没有让她结交到人脉,反而不理智惹怒了伊莲夫人,把自己送上了身败名裂的风口浪尖,公司和她都在加速灭亡。

绯红抵押了她最后一栋别墅。

新主人要清空所有家具。

对,新主人是夏依依。

可谓是冤家路窄了。

夏依依穿着一条甜美飘逸的丝质连衣裙,她抚摸头发,晃动着手指的钻戒,“本来也没打算这么早搬过来的。”她对着绯红露出了淑女般的笑容,“但西德为了跟我结婚,决定在这边定居了,只好麻烦你,今天辛苦一点搬出来。”

范西德追着绯红到了华夏,屡次不得手,渐生恼怒。

醉酒后,男人碰上了夏依依。

在戚厌的推波助澜下,两人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

绯红最后的依靠被戚厌硬生生拆开了。

夏依依成功捡漏。

“喂,你说话就说话,离老子姐姐这么近干什么。”

许粒提着行李箱出来,语气不善。

夏依依顿时不是滋味。

金绯红都落魄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还会有美少年瞎眼跟着她啊。

夏依依是见过许粒的,他是声名鹊起的画坛新秀,上次一副名为《殉情的虹》拍出了千万高价,又因为本人容貌精致到失真,被全网疯狂追捧,称他是瓷器一般性冷感的天才画家。

“等久了吧?”

许粒给她收拾了贴身衣物。

绯红则是倒不在意,她随意坐在沙发上,膝盖立着一座红色积木神庙。她最近对积木疯狂着迷,拼凑速度直线上升,现在半个小时竟能拼凑四分之一了。

她越来越快,动作行云流水般悦目。

夏依依只觉得她玩物丧志。

“收拾好了,那就走吧。”绯红什么也没拿,五指叉开,稳稳顶起了神庙,嘴角噙着一抹笑,仿佛是护送什么了不起的珍宝。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