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修真小说 >大魏读书人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大魏辩法如来无相金刚经显天变了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大魏辩法如来无相金刚经显天变了(1 / 2)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许清宵很好奇。

无尘道人也很好奇。

极品灵金,乃是仙门极其珍贵的材料。

这种材料,可以说少之又少。

如今炼灵子道人,竟然说有个地方存在很多。

这就有些古怪了?

别说许清宵需要极品灵金,大家都需要极品灵金,不管有用没用,这种东西他们自然想要,多多益善。

若不是许清宵有助于他们,说实话他们自家的极品灵金都不够用,也不可能给许清宵。

“中洲仙藏。。”

他的声音响起,一句话让众人一愣。

中洲仙藏?

在座众人都不是等闲之辈,自然听说过中洲仙藏的秘密。

尤其是许清宵,他更是拥有中洲仙藏的地图。

如今听说中洲仙藏,藏有大量极品灵金,自然有些惊讶。

“此话怎讲?”

“中洲仙藏?有大量极品灵金?”

“有什么说法吗?”

众人好奇,他们对这个也充满着好奇。

炼灵子道人抚了抚胡须,望着众人道。

“中洲仙藏,不是有大量极品灵金,而是有无数极品灵金。”

“灵金的诞生,是灵气山脉之中,需要千百万年,才能孕育出极品灵金。”

“中洲仙藏存在无数年,理论上来说,符合灵金生长环境,倘若当真有这种东西,那蕴藏的极品灵金,只怕无法用常理去估量。”

“甚至会诞生出比极品灵金还要好的矿铁。”

“当然,这只是理念,是否当真有,贫道当真不好说。”

炼灵子道人如此说道。

他也不是完全知道,只是自己推理出来的。

不过这个推理,有理有据,倒是让许清宵认同。

中洲仙藏符合灵金生长环境,而且中洲仙藏传闻当中,存在了无数年。

用百万年,千万年都不足为过。

在这种情况下,那么中洲仙藏的确可能藏着大量极品灵金。

一时之间,许清宵心中对中洲仙藏有些兴趣了。

武帝去过中洲仙藏,只不过他没有太过于深入,就遭遇了麻烦。

自己可以去看看,倘若当真有极品灵金的话。

而且还是大量,那自己就可以锁定目标。

不管是第四代圣人也好,第五代圣人也罢。

还是说佛门之争,所有的危机,都可以解决。

现在神武大炮的炼制方法已经解决了,欠缺的就是材料。

只要有足够的材料。

那么所有危机,都不再是危机。

不过,中洲仙藏的事情,许清宵还是打算放一放。

最起码先解决佛门的事情,再去考虑中洲仙藏。

毕竟中洲仙藏也存在诸多秘密。

“林阵前辈,晚辈想找您帮个忙。”

很快,许清宵望着林阵道。

林阵,乃是归元阵宗的一品强者。

“许圣直说。”

后者开口,望着许圣如此说道。

同时也好奇,许清宵找他有什么事要做。

“林阵前辈,可否帮我刻印几座一品阵法。”

许清宵说出自己的请求。

他想找对方刻印一品阵法。

听到这话,林阵有些惊讶,不知道许清宵要一品阵法做什么,但他没有多问,而是看向许清宵道。

“许圣所需要的一品阵法,是那种的?”

林阵真人问道。

阵法也分大小之说,如若是要给整个大魏京都刻印一品阵法,那就麻烦了,没有个三五年,甚至是十几年都别想。

而且所需要的材料,以及人力,都极其麻烦。

可如若只是布置一座小型一品阵法,譬如说法器加持一品阵法,那就用不了多久时间。

只是耗费心神罢了。

“刻印在法器之中的。”

“林阵真人,这上面是晚辈需要的阵法,用最好的阵玉。”

“材料可从户部取来,还望前辈竭力。”

许清宵出声开口,同时拿出一份名单出来,这上面是他需要的阵法。

后者接过阵法,只是一眼,神色微微一变。

一共十八座一品阵法,需要一段时间,但让他好奇的是,许清宵要这么多阵法做什么?

炼器?

这也没必要啊,要这么多法器做什么?

法器固然好。

但如若不是那种极致法器,譬如说七大仙宗都有极致法器,这种法器是最完美的法器,其威力等同于半个一品,综合能力,等同于一品。

只不过,这种东西,绝对不是依靠一品阵法就能炼制而出的。

这也是他好奇的地方。

心中满是好奇。

但他没有多想,而是望着许清宵道。

“所有阵法炼制,需要一个月。”

他说出时间,告知许清宵,阵法炼制完,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只是此话一说,许清宵摇了摇头,望着对方缓缓开口道。

“还望前辈竭尽全力,七日内,可否刻印好?”

一个月?

这太长了,七天差不多。

当然,许清宵心里也清楚,这有些强人所难,毕竟是刻印阵法,又不是赶件。

此话一说,后者神色微微一变,但过了一会,他深吸一口气,望着许清宵道。

“老夫请宗门诸位长老一同刻印,七天内,可以做好。”

林阵真人给予回答。

如果换做是别人,他直接拒绝,但许清宵不一样,毕竟自己得到了道德经上部,而且许清宵有大智慧,说不定那天又顿悟出什么道经。

仙门需要巴结许清宵,这样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自然而然,林阵愿意答应,也算是让许清宵欠下他一个人情,这不是一件坏事。

“多谢前辈。”

许清宵朝着对方一拜,十分感激。

“许圣客气了。”

“其实刻印阵法,不算太过于麻烦的事情。”

“真正的麻烦,是佛门辩法。”

“如若要为许圣刻印阵法,还望许圣到时出面,应对佛门。”

此时,林阵真人开口,他愿意为许清宵刻印阵法,但有一个要求,希望许清宵去应对佛门此番的辩法。

仙门辩法,倒不是一定会输,而是很大概率会输,毕竟佛门辩法天下闻名就不说了。

最主要的是,佛门这次准备了五百年,上次输了,是大魏出了一位文圣。

如今就别做梦了。

故此,佛门有太大概率会赢得此番辩法,但今日许清宵诵经道经,稍稍压制了慧觉神僧等人,这让他们感到喜悦,仿佛看到了一些希望一般。

听到对方开口,许清宵其实也没有什么底。

比比异象还好说,真要辩法,就麻烦了,许清宵虽然不知道佛门是如何辩法,但也知道辩法之凶险。

常理辩法,以本相应非相,本物参非物。

高深辩法,以非相应本相,非物参本物。

如若是诡辩之法,那就是本相应本相,本物参本物。

这些东西,稀奇古怪,涉及天文地理。

可更多的还是涉及,禅意,佛意,道意,以及天地宇宙万物之说。

许清宵可以辩上几句,譬如说宇宙起源之类的东西,但这些都是都是本相应非相。

用已有可得知去证已有不可得知,非世间本相之事。

可到了高深辩法,那就不同了。

所以许清宵也没显得极其自信,他需要好好参悟以前看过的佛经。

有点临时抱佛脚,但这个是没办法的事情。

“晚辈尽力而为。”

许清宵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下来了,同时又叮嘱诸位前辈一番,极品灵金和阵法的事情。

众人直接答应,太上仙宗最直接,无尘道人直接让人将极品灵金,送往王府了。

当下。

许清宵离开了太上仙宫。

他要回王府内。

一来是好好看看佛经,二来是炼制神武大炮。

很快。

等许清宵走后,六人的声音也响起了。

“此经,当真是道门无上古经啊,方才聆听经文时,贫道莫名感到元神升华,如若不出意外话,一年之内,贫道元神将圆满。”

无尘道人感慨,他赞叹道德经,忍不住出声。

实际上许清宵这篇道德经,让他们受益太大了,只是没有当着许清宵面说这些话。

毕竟他们是一品,还要些脸皮。

如今许清宵走了,他们也就直接了当,道出目前的情况。

“唉,许圣当真是万古大才啊,他于儒道,一年成圣,而后并兼武道,武道又入圣,现在还修炼仙道,更是铭写出这般非凡的经文,这世间怎会有这样的奇人啊。”

练灵子忍不住开口,赞叹许清宵。

“不过,这篇经文只有上部,没有下部,可惜啊,可惜啊,倘若许清宵是我弟子,那该多好啊。”

“不行,老夫待会要找一趟许圣,做一个违背祖宗的决定,敞开剑阁,让许圣修炼剑道,说不定许圣能领悟出真正的绝世剑法。”

“为我剑修,开天门。”

说到这里,剑无极有些蠢蠢欲动了。

只是此话一说,其余几位仙道一品,也有些动容。

但无尘道人的声音却不由响起。

“无极道友,你想法虽好,可也只是想法,许圣还是沉溺儒道,你让他修炼剑道,他已经没有时间了,又是儒道,又是武道,再加上修仙门之法。”

“怎么有时间去修炼剑法。”

无尘道人开口,打消了对方的念头。

此话一说,剑无极神色微微一变,他想要反驳几句,可想了想,无尘道人说的的确没错。

而就在此时,林阵的声音响起了。

“只是上篇道经,我却感觉,能让我提升不少,若是全篇,或许我等有可能成就超品,仙道有超品之说。”

“如若当真成就超品,我仙道的气运也就来了。”

“到时候,即便是佛门辩法赢了我等又能如何?六大体系之中,谁有超品?唯我仙道。”

“诸位,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也不知诸位愿不愿意?”

林阵真人开口,说到最后,他更是露出一抹严肃。

此话一说,众人有些好奇,不由纷纷看向他。

“什么想法?”

“说来听听。”

众人问道。

而后者深吸一口气,缓缓开口道。

“倘若这次佛门辩法,仙道输了,儒道也输了,我等若是不想坐以待毙的话,就不如彻底融入大魏,表决心意,愿扶持大魏王朝。”

“这样一来,算是将仙门气运,加持在大魏国运之中,这对我仙门来说,虽然有些吃亏,可也算是压制佛门,同时也与许圣结下真正的善缘。”

“许圣毕竟是大魏平乱王,一心一意为大魏王朝,我等仙门是闲云野鹤,将仙道气运,加持大魏之中,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说不定许圣愿意将下半部道经给予我等。”

“一旦仙门诞生出一位超品,那当真是为我仙道开辟新世,也可让我等仙道一跃成就六大体系之首。”

“尔等,觉得如何?”

林阵真人说出自己的计划。

实际上,他并不看好佛门辩法,至少仙门肯定没有什么能力辩法,输是一定的,只是让他们这样直接认输,他们肯定不乐意。

也不想让佛门占尽便宜,索性不如彻底加入大魏王朝,不算臣服,也不算归属,而是融入大魏王朝之中。

让仙门的气运,加持在大魏国运之中,这样的话,最起码佛门就别想一家独大了。

还可以继续迂回。

此话一说,无尘道人,剑无极,炼灵子等人纷纷有些沉默了。

这个建议的确大胆,但也不是一个坏事,只能说赌上了仙门的一切。

“可若是佛门输了呢?”

剑无极忍不住开口,望着对方好奇道。

“那得看是谁赢佛门,反正仙门没什么指望了,就你们培养出来的那些歪瓜裂枣,还是别指望了。”

“唯一的希望,就是许圣。”

“所以若是许圣赢了,那我等更要如此,直接融入大魏,加持大魏国运,也算是给许圣一个态度,得到下半部道经,”

林阵如此说道。

此话一说,众人沉默了。

因为他提的主意,的确可以好好考虑考虑。

“此事还需要好好商议商议。”

“不过可以保留。”

“但眼下我等也不要只关注这件事情,佛门辩法,若是辩赢了,也就辩赢了,反正赢了输的,我仙门一直被压制。”

“魔窟的事情,才是我等要关注之事,最近魔窟怨气越来越可怕,封印随时可能会破裂,一旦魔窟出事,那才是真正麻烦的事情。”

“其实,贫道倒是希望佛门能赢。”

无尘道人缓缓开口,提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此话一说,众人顿时明白无尘道人的意思。

这句话有两重意思。

一来希望佛门赢,这样的话便可压制天下妖魔。

二来希望佛门赢,是担心佛门输了的话,会不会起一些歹念。

这些东西谁也说不准。

“行了,莫要啰嗦,先回去好好理解经文,等过些日子,我等碰面,好好阐述一下心得,这篇经文,一定会让我等受益匪浅。”

“无极兄,你方才说的,千万不要多想,不要打扰许圣,最起码这段时间,不要去打扰许圣。”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

同时还不忘叮嘱剑无极一番,免得他去打扰许圣。

听到这话,剑无极点了点头,但没有说什么。

很快,众人相互告退,纷纷离开此地。

只是等他们离开后。

无尘道人静静开始打坐,大约半柱香,等他们彻底离开,无尘道人立刻站起身来,向外呼喊道。

“子英,速来。”

他传音开口,让对方速速前来。

一瞬间,路子英走进大殿内,有些好奇地看向自己师父。

“怎么了,师父?”

路子英好奇问道。

“快,去藏经阁内,取出十二内庭古经,给许圣送过去。”

无尘道人开口,让路子英取来十二内庭古经,送给许圣。

此话一说,路子英神色顿时变了。

“师父,你疯了?”

“十二内庭古经,这可是咱们太上仙宗核心心法啊。”

路子英直接愣住了。

没想到无尘道人居然说出这番话来。

“什么核心心法不核心心法。”

“刚才斩天剑宗,你无极师叔更是要开剑阁,想要结缘许圣。”

“为剑道续上一条无敌路,咱们太上仙宗乃是七大仙门之首,这种事情,肯定不能错过。”

“我已经稳住了你无极师叔,但为师观望你无极师叔始终蠢蠢欲动,想来这是早晚的事情,与其让他结缘许圣,不如我们太上仙宗先来。”

“你不要废话,赶紧去,记住,一定要小心一点,不要让别人发现。”

“真被发现了,就说是送极品灵金过去。”

“知道吗?”

无尘道人如此说道,让对方赶紧过去,不要耽误了。

连借口都帮对方找好。

“师父,你认真的?”

“十二内庭经,这是太上仙宗的核心功法,非核心不得阅,拿给许圣,徒儿到不觉得什么,就怕回头出了事,太上长老们弹劾你,那你可别怪我。”

路子英认真道。

“快滚去给许圣送经。”

“废话那么多。”

无尘道人一脚踹在路子英身上,让他赶紧去干活。

而路子英有些难受无奈。

倒不是因为十二内庭经的问题,而是自己师父如此重视许清宵,让他有些想哭。

原本自己是宠儿。

现在许清宵成为了仙门宠儿。

这让他如何不难受。

这一刻,路子英莫名有些感慨。

他长叹一口气,他莫名羡慕起陈书等人了。

最起码,这些人虽然没有那么优秀,可在自己的领域,是独秀。

自己这仙道第一俊杰的光彩,如今被许清宵彻底夺过去了。

难受啊。

而此时。

大魏京都外。

慧觉神僧正在诵念经文,佛光普照,显得般若。

只不过,佛光当中,慧觉神僧与八百辩经僧也在互相传递声音,外人听不见。

这是独有的神通。

“神僧,许清宵将佛法阻碍至京都之外,我等这般,实在是有些不甘啊。”

有辩经僧出声,言语当中充满着不满。

“佛法怎会被阻于外。”

“是我等佛法不够精通罢了。”

慧觉神僧纠正对方的言语。

此话一说,后者当下出声。

“阿弥陀佛,小僧着想了。”

他自我认错,认可慧觉神僧之言。

不过,慧觉神僧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贫僧倒是看差了这个许清宵。”

“他的确不凡,对道有如此深刻之意,可惜的是,他不懂禅,也不懂佛,更不懂万法之空,空映诸般等道理。”

“我等的敌人,依旧是亚圣王朝阳,他是我等的敌人,其余皆然不是。”

慧觉神僧到没有轻视许清宵,不过依旧不认为许清宵懂得禅理,懂得佛法。

不是轻视许清宵,而是一种认知问题。

“莫要多想了,继续诵念佛经。”

很快,慧觉神僧开口,让众人不要多想,诵念佛经再说。

当下,诵经声更加洪亮,只是佛光如波纹涟漪一般,一层层荡漾过去,但始终无法入大魏京都。

所有人其实都明白,佛门辩法,快要来了。

是输还是赢,谁也不好说。

纵然许清宵今日以道经压制了佛法,可这只是一个短暂的交手,双方都没有真正动真格,到底谁能赢,还真不知道。

不过,不仅仅是慧觉神僧,实际上大魏当中,也有不少人,将希望寄托于王朝阳身上。

他毕竟是亚圣,带着三千大儒,自然与众不同,这样的人,怎可能不被关注。

至于许清宵。

大魏百姓是支持许清宵的,而且对许清宵充满着信任,认为许清宵可以辩法成功。

但百姓们的支持,略加盲目,已经将许清宵神化。

认为许清宵无所不能,这其实也不是一件好事。

只是不管如何,一切还是要等,等到关键时刻,孰强孰弱,也会有个结果。

大魏王府中。

路子英带着十二内庭经来到王府。

大堂内。

路子英倒也不避讳什么,将十二内庭经交给许清宵,同时也将自己师父要说的话,一一转告许清宵。

只是当看到十二内庭经后,许清宵不由哑然一笑。

路子英有些不解,望着许清宵道。

“许兄,你虽然铭写无上古经,可莫要小瞧我等仙门的功法,这功法不是修行,而是印证法,对你一定有帮助的。”

路子英解释一句,误以为许清宵是看不起这心法。

“路兄莫要误会。”

“许某没有这个意思,只是之前周兄,李兄都来过了,也是各自拿出门派心法过来。”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