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科幻小说 >恃宠 > 第 1 章(“佛子渡我”...)

第 1 章(“佛子渡我”...)(1 / 2)

没有了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北城的深夜,浓稠如墨,透着化不开的瑰艳旖旎。

郊外独栋别墅内,书房光线柔和昏黄,依稀能看到墙壁上挂着大幅形象逼真、骨感迷人的人体油画——

画中少女五官精致,曼妙身躯上仅覆着一层薄薄的浅金绸缎,侧身躺在奶白色的沙发上,尾梢微卷的长发凌乱迤逦,此时双眸微微闭着,让人忍不住呼吸放轻,生怕扰她浅眠。

明明画风靡丽,偏偏少女过于纯粹,极致的艳色与纯真交汇,融成诡异的张力感,又仿佛缺失了什么。

直到,窗帘大开的落地窗外,朝阳驱散黑暗,天色渐渐明亮,越来越亮……

卧在沙发上沉睡的少女顶着一张与画中少女一模一样的面容,长睫正轻颤一下,缓缓地,睁开一双眼眸。

一瞬间,灵魂浸透油画。

秦梵脸蛋下意识蹭了蹭抱枕,一双桃花眼水色潋滟,眸光流转间,迷朦的眼神清醒许多,懒洋洋地支起身子环顾四周。

装修性冷淡的书房,两面墙壁到顶都是一排排黑色书柜,书籍大多都是秦梵看不懂的财经金融方向,这样清冷的环境中,挂在灰色墙壁上色彩浓烈的人体油画格格不入。

空无一人的房间内,只有自己睡在这里。

秦梵眼睛有些涩,忍不住眨了一下眼睛,隐约还能嗅到空气中残余的浅浅木质淡香,估计那人走了没多久。

“叮铃——”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秦梵从薄绸中伸出一只雪白纤细的手臂,摸索着找到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来电显示——蒋姐。

“喂?”

刚刚起床,秦梵的嗓子有点沙哑。

经纪人蒋蓉听到她慵懒的嗓音,顺便脑补出她此时靡丽风情的模样,素来稳重的她,此时心情也有点激动:

“刚醒呢?还在别墅那边吧?”

“嗯……”秦梵懒洋洋地用鼻音应了声,随意将身上那截浅金色的薄绸丢到一边,光着脚走向不远处的沙发,拾起扶手上那件黑色的男士真丝睡袍,随意披在身上,这才不紧不慢地离开书房。

踩在厚实地毯上,走动时脚尖下意识用力,脚踝处青涩的脉络蔓延而下,越发衬得那一双玉足精致细嫩。

出门前,秦梵扭头最后看了眼墙壁上那巨幅的人体油画。

略一思索,并未拆下来。

只是单手把腰带系了一下,不过睡袍松松垮垮她也不在意,就那么一边打电话,一边推门离开。

别墅很大,佣人也不少,秦梵出来时,三楼的女佣连忙低下头:“太太,早安。”

秦梵轻轻颌首:“早。”

女佣看着太太消失在主卧大门的身影,差点儿移不开视线,眼神艳羡:太太不愧是公认的人间仙女,腿好白啊。

转念想到太太从书房出来,一小时前先生也是从书房出来的……等等,她是不是解锁了什么新的豪门秘密。

刚走进主卧浴室,秦梵肩膀上那摇摇欲坠的黑色睡袍,便再也挂不住她细滑的皮肤,顺着手臂滑落至地。

睡袍像是一朵墨色的莲花,放肆地绽放在少女雪白的脚踝处。

秦梵低垂着眼眸,静静地望着那件睡袍,略有些恍惚。

直到手机那边传来蒋蓉扬高的声音,才打断了她的思绪:“祖宗,你听没听到我的话?”

“没听到,你再说一遍。”

秦梵开了免提,将手机随手搁在洗手台上的架子,不影响自己洗漱护肤。

蒋蓉无语:“……”

合着半天,她刚才说了那么多话,这位祖宗都没听到!

蒋蓉深吸一口气,想到秦梵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拐到手的艺人——

当年蒋蓉第一次看秦梵的古典舞演出时,一眼便觉得她更适合拍电影。从长相到气质全都无可挑剔,静止时美得毫无攻击性,但一旦出现在镜头前,便像是注入了生机,惊艳又夺目。

秦梵,天生就是为了大银幕而生。

因此当她宣布退出舞蹈圈时,蒋蓉便立刻签下她,成为一名演员。

所以,蒋蓉对秦梵很有耐心,重复了一遍:

“我说,奉导那部原本定了你的电影角色又被抢了,有个一线女演员愿意自降片酬出演。”

“一线女演员,谁?”秦梵眉尖轻蹙,如果她没记错,这个角色只是个女三号吧,哪个一线无聊到跟她这个三线女演员抢角色。

“徐妙园。”蒋蓉忍不住叹了口气,“我算了一下,这三个月内,你被抢了五次角色,两个代言,一部综艺,全部都是原本已经谈好的!”

作为资深经纪人,蒋蓉将秦梵的事业规划的非常完美,这两年来让她先从亮眼的小角色开始,然后一步步冲击更重要的戏份,却没想到最近连续几次重要试镜,都陆续被抢走。

每次截走秦梵资源的人,全都是圈内比她咖位高的女明星,抢回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偏偏她们不知道到底得罪了谁,在背地里这么搞秦梵。

徐妙园?

秦梵想了想,好像并没有跟这位有过任何交集,所以她也是受人指使?

蒋蓉又说道:“能驱使得动徐妙园抢角色,搞你的人背景绝对深厚,也难怪咱们查不到。”

不过她们查不到,但有人查得到啊。

秦梵看着镜子里映照出来自己的带着水珠的面颊,眼睫低垂,慢慢地抽出一张擦脸巾擦拭干净。

清清淡淡地开口:“我知道了,见面再说吧。”

“好,一会儿我接你去做造型。公司拿到一个私人商业晚宴的邀请,今晚有几位大导也在场,总有导演能慧眼识珠!”

蒋蓉就不信了,整个演艺圈都能被那个搞秦梵的人一手遮天!

挂断电话后,秦梵将沾了水的擦脸巾随手丢入自动垃圾桶。

浴室炽亮的灯光下,秦梵双唇抿紧,乌瞳幽深,尚未上妆的面容此时却沁透着惊心动魄的冷艳。

……

下午,到了约好的时间,秦梵看着停在别墅门口的白色保姆车,踩着高跟鞋徐徐走过去。

车门自动开启,入目便是坐在里侧的蒋蓉。

秦梵若无其事地弯腰上车,打了个招呼:“蒋姐。”

蒋蓉正捧着平板电脑看她最近的行程,这段时间,秦梵的行程可谓是寥寥无几,再这么下去,跟封杀有什么区别。

“来了。”

蒋蓉应了声,偏头时不经意瞥到秦梵的后颈,目光陡然顿住——

因为等会还要做造型的缘故,秦梵只穿了一件简约的灰蓝色调衬衫裙,乌黑的长发绑了个松松的丸子头,此时低垂着头系安全带,薄而精致的肩颈线条弧度完美,唯独雪白的后颈与领口相交的位置,露出一抹仿佛被人用力吮吻的红印,格外惹眼。

“啧啧啧,你昨晚跟谢总的性生活太激烈了吧。”

秦梵听到蒋蓉的感叹,指尖一顿,眉眼倦怠地往车椅上一窝,眼尾微微上扬:“羡慕?”

“得了吧,我可不敢。”蒋蓉一想到秦梵家那位,连连摆手,普通人消受不起!

也就秦梵这小妖精能消受得起。

见秦梵笑,蒋蓉放下平板一本正色问道:“所以成了吗?谢总答应帮忙查一下搞你那人的背景了?”

为了请谢总帮忙,蒋蓉特意找国际知名女画面定制了秦梵人体油画,让秦梵利用油画哄一哄便宜的商业联姻老公,帮她一把。

想到早晨秦梵那沙哑的声音以及刚看到的吻痕,蒋蓉深觉稳了!

谢总那样的大人物,就算跟她家小祖宗的感情塑料了点,结婚多年,除了床上的关系外,搞得一点都不像正经夫妻。

——但是,总不能白嫖不干活吧?

秦梵没答,反而嫌车厢内空调开太足,掀了个毯子盖在身上,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快了。”

听着她像是敷衍的调调,蒋蓉有点不放心:

“真的?”

蒋蓉略一迟疑,还是说“毕竟谢总是传闻中商界最没有七情六欲的性冷淡神佛,要是没成,咱们再想想别的法子。”

只是不知道敌人是谁,总让人有种被毒蛇暗中窥视的毛骨悚然感。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没有了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