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科幻小说 >恃宠 > 第 12 章(黑色衬衣)

第 12 章(黑色衬衣)(2 / 2)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当然,如果某人今晚准时回家的话,这衬衣可能就姓谢了。”

略略一顿,她故意道,“还可能附带仙女老婆甜甜的亲亲。”

安静片刻,直到秦梵怀疑谢砚礼睡着了时,忽然听到他应了声:“好。”

好什么?

秦梵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想要等他的下文。

……

几分钟后,秦梵偏头看过去,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看到谢砚礼睡姿端正,呼吸均匀,俨然睡着的模样。

秦梵:“???”

就这样?

谢砚礼到底是不是正常男人,面对床上这么又甜又软的仙女老婆就这么放弃了?都没有再坚持坚持哄哄她吗?!

秦梵深吸一口气,卷着被子背对着他。

气呼呼地,翻来覆去大半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昏昏沉沉睡过去。

翌日,日光穿透落地窗,均匀地洒在秦梵那张熟睡的脸蛋上,她闭着眼睛嘤了声,缓缓坐起身来。

薄被顺着她细滑的皮肤流畅地滑了下去。

秦梵伸懒腰动作停了停——

低头看着自己白皙漂亮,曲线完美却不着寸缕的身躯,被震惊到了。

草(一种植物!)

她身上那件衬衣呢?!

隔壁合法床友一如既往地消失不见,秦梵锤了锤床,罪魁祸首是谁不言而喻!

秦梵想到昨晚某个男人从善如流去睡觉的样子,万万没想到,他白天趁自己没醒竟然来这出釜底抽薪。

仙女很气,后果很严重。

然而秦梵的气持续到下楼便结束了。

因为——

秦梵刚到客厅,便收到管家的热烈迎接:“太太,先生让人提前把下一季B家的新款都送来了,已经放在您的衣帽间。”

秦梵大清早被摆了一道的小情绪,在接到管家递过来本次新款图文并茂的小册子后,顿时圆满了。

女人,没有什么是一套珠宝,一件礼服,一只包包,一双鞋子治愈不了的,如果治愈不了,那就再来每样再来一百套。

翻着小册子,秦梵翘了翘唇角——

算狗男人识相。

本来秦梵打算顺势原谅他。

谁知,持续到她一个月后即将入组《风华》,都没再见过狗男人的面。

谢砚礼前段时间忙的国际合作已经到了最后收尾部分,需要他亲自飞一趟国外,主持大局。

秦梵这段时间,忙着抱着剧本琢磨演技。

若非时不时地会从管家那边收到谢砚礼准备的礼物,再看看手机上跟他比脸还干净的聊天记录,她真有什么一瞬间,怀疑自己或许已经丧偶。

**

按照裴枫平时的拍摄习惯,《风华》开机之前,会先有一星期的剧本围读时间。

围读那天,秦梵在会议厅内看到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

秦予芷真阴魂不散。

小兔在秦梵耳边低声说:“来了来了,梵梵姐,她不是又来抢你女主角?”

秦梵冷眼看了一秒,便随意找个位置坐下,这么多演员工作人员,就算秦予芷再嚣张,也不敢在这边抢什么女主角。

毕竟,她还要经营清流女神人设。

秦予芷一副跟秦梵相熟的样子在她旁边坐下:“梵梵,我拿到了女三号的角色,以后我们要在剧组朝夕相处。”

女三号?

这个角色是秦梵最初竞争的,与女主角撞型了的男主白月光。

秦梵兴致缺缺:“哦,那恭喜你?”

见秦梵懒得搭理自己,秦予芷倒也不生气。

因为她知道,很快,秦梵就笑不出来。

她翻开一页事先拿到的剧本,“看到白月光这个角色,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

“你知道谢总学生时代也有位白月光吗,对方出国之后,谢总对她依旧念念不忘,他手腕上那串从不离身的黑色佛珠,据说就是那位白月光所赠。”

秦梵看剧本的指尖陡然顿住。

不是因为白月光,而是因为那串佛珠。

她淡淡地扫了眼兴致勃勃说谢砚礼白月光的秦予芷:“你见过他几次,怎么知道他佛珠从不离身?”

在家里,她就很少见谢砚礼戴佛珠。

秦予芷被噎住了。

她还真没见过谢砚礼几次。

眼神瞥到秦梵那张未施粉黛依旧精致漂亮的脸蛋,让自己保持冷静,唇角的笑不免僵硬许多:“你别天真了,谢总真的不会爱上别的女人,当年我不愿意嫁给他,正是知道他心里有个深藏多年的白月光,不然怎么轮得到你嫁。”

“我有自知之明,绝对赢不了程熹那个女人。”

秦梵眼睫垂了垂,忽然嗤笑出声:“往自己那张大脸上贴什么金,你也配对谢砚礼挑挑拣拣?”

秦予芷:“……”

连续几次被噎,她深吸一口气,未免自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克制不住情绪,最后撂下一句,“我好心提醒,你不信就算了。”

秦予芷会有好心?

秦梵不妨相信谢砚礼这个狗男人能变成绝世小甜甜。

一样不可能发生。

在保姆车看到蒋蓉时,秦梵狐疑地上车:“你今天不是去谈新代言了吗?”

蒋蓉等秦梵坐下后,亲自给她捧上一杯咖啡:“谈完了,来接你。”

秦梵红唇沾了沾杯沿,轻抿了口:“你不是说咖啡影响身材管理吗?”

作为拥有女明星自我修养的秦梵,即便是那冒着热气的咖啡再有吸引力,她也只是抿了口便不喝了。

蒋蓉轻咳一声:“偶尔喝喝调节心情。”

“我心情挺好。”秦梵莫名其妙,“不需要调节。”

蒋蓉默默地将平板电脑递过去:“很快你就不好了。”

秦梵下意识接过——

蒋蓉在耳边念念叨叨:“你一定要冷静啊,其实新闻就喜欢夸大其词,可能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你好好想想,最近跟谢总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秦梵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新闻标题:

【商界佛子谢砚礼亲自迎接名媛程熹回国,机场深情对视,疑似再谱破镜重圆的童话爱情。】

更显眼的是配图照片——

端方矜贵的男人与穿着月白色长裙,透着清傲柔淡气质的女人对视,素来不苟言笑的男人,薄唇竟然染着极淡的弧度,似是在对她笑。

秦梵忽然想到最近这段时间,谢砚礼的表现。

不见人影,礼物不断。

这不是男人出轨之前的征兆吗???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页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