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穿越1630之崛起南美 > 北方之卷 第三百六十九章 拉杰普特的谋划(二)

北方之卷 第三百六十九章 拉杰普特的谋划(二)

  1690年12月27日,周河生跨过了北界河,见到了修建于河岸边不远处的青羊观,心情顿时放松了下来。可算是回到东岸境内了,这一趟拉杰普特之行,当真是一言难尽啊!

  跟随他返回的还有一支隶属于第乌商站的商队、一支为了护送他们而临时抽调的部队,规模相当不小。之所以如此,主要还是因为如今对面的拉杰普特人地区局势混乱,盗匪横生,生意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因此东岸人不得不主动出击,到拉杰普特人的地界上收购货物,顺便打击一下啸聚在主要商道边上的盗匪。

  打击盗匪的部队大概有两百来人的样子,主要是骑兵。他们来自正在重组中的第乌守备队,这个守备队自从剔除了拉杰普特人士兵后,人员锐减一半,就只剩下了大约两百名来自新华夏岛的预备役民兵和三百名印葡人士兵。

  去年的时候,姚同上尉奉命重建第乌守备队。他想尽一切办法从登莱那边弄来了数百军户,然后又托人在日本、朝鲜、越南、吕宋等地招募了两三百人,总算将守备队的员额再度恢复到了一千,以取代那些前往阿曼的拉杰普特人士兵以及返回新华夏岛的民兵。

  此番跟随周河生前往对面的便是两百名来自登莱的军户士兵。他们在登莱也不是没有上过阵的菜鸟,虽然战事不是很频繁,但到底也是见过几仗的。再加上这伙人装备精良、训练有素,战斗力在这印度次大陆上当真可以赞一声“精锐”。

  两百名骑兵在对岸大陆上逗留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期间他们进行了总计三次战斗,前面两次都是滋扰地方的小毛贼,规模不大,他么随手便剿灭了。第三次比较令人无语,一位名叫巴吉的盗匪居然带人袭击东岸商队,结果被东岸骑兵一冲就垮,光俘虏就抓了几百人。

  几百人的盗匪,说实话有心惊人,同时也从侧面说明如今印度局势的崩坏!周河生也隐约听说,如今莫卧儿帝国皇帝奥朗则布在德干高原上与马拉塔人连番大战,各类物资、兵员消耗极大,因此下诏全国各地搜集物资、钱粮及输送兵员到前线,这无疑激起了很多地方实力派的不满。

  在拉杰普特人生活的地方,帝国的命令遭受到了极大的抵制。原本这些拉杰普特人对莫卧儿官方的忠诚就是有限度的,历史上莫卧儿王朝对他们的征服也很不彻底,以至于为了获得他们的忠诚,不但给予了他们极大的自由度,同时也拉拢了不少头人到德里担任高官,这才勉强获得了拉杰普特人的臣服。

  但这次为了弥补前线的亏空,奥朗则布也不得不对拉杰普特地区下手了,要求他们捐出更多的钱粮,派遣更多的士兵到前线帮助他与马拉塔人作战,这自然激起了拉杰普特人的反对。地方上的总督、将军们没有办法,只能去镇压不服从命令的部族、城市,这反而激起了更大的反抗。

  据说在内陆地区,双方之间已经爆发了一点小规模的冲突了。拉杰普特人对中央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顶峰,莫卧儿王朝的地方政府疲于奔命,没有任何办法。而那些拥有相当权力甚至军事力量的拉杰普特贵人们,则作壁上观,一点也没有帮助王朝政府稳定地方局势的意思。相反,他们可能还是很多叛乱武装、盗匪势力的幕后黑手,让人很是担忧这个地区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

  当然了,地方局势陷入混乱可能对短期内的商业贸易不利,让周河生这种商贸老手们非常痛恨。但对于姚同姚上尉这种军人和野心家来说,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了。之前就有地方军阀前来洽谈采购武器的事情,果阿的葡萄牙人也告诉东岸人,有来自德干高原的商人向他们订购了两千枝步枪,这一切的种种都让姚同敏锐的感觉到了印度次大陆局势的风云变幻。他估摸着,如今莫卧儿王朝中央政府正在逐步失去对地方上的控制力和影响力,各地总督、将军们的军阀化已经在所难免。另外,原本未彻底军事征服的地区(靠拉拢完成统治)的贵人、头领、酋长们也会慢慢起了心思,开始转变对中央政府的态度,变得不再那么恭顺,甚至未来反戈一击也不无可能。

  总之,莫卧儿帝国皇帝奥朗则布在德干高原战事的久拖不决,已经严重动摇到了帝国的根基。地方上原本被武力强行压下的杂音要再度响起,如果奥朗则布一个处理不好,大概就要面对处处烽烟的艰难局面了。这种局面以往可能没什么,但在大量海外殖民者观望觊觎的当下,未来印度次大陆会走向何方,可就很难说了。

  “周站长,这次一跑两个月,收获如何啊?”甫一进商站大门,周河生便看到了东葡联合舰队司令黄建东上尉正对着他笑。

  “黄司令啊,好久不见了。”将外套交给仆人之后,周河生坐到了黄建东对面,看着正指挥人点验海军军需物资的他,说道:“做了几笔生意,抓了一群盗匪,没什么可说的。唯一有意思的,大概就是那个盗匪还是个著名商人,酒商巴吉,化名库特普,指挥着我们附近最大一股盗匪,当然现在已经覆灭了。”

  话说酒商巴吉确实是第乌岛这边熟知的一个拉杰普特商人,常年向东岸人这边贩卖棕榈酒,生意不大不小。说实话,周河生是真没想到这个家伙还会是一个比较大的盗匪集团的首领,记得当初难以置信的他当场审问巴吉时,那个已成阶下囚的男人振振有词地说道:“当酒商提取棕榈树汁时,他有卖酒的人制造棕榈酒,有编篮子的人编刀篮,做罐子的人做瓦罐,难道这样的人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头目?”

  值得一提的是,这段话是巴吉用歌谣的曲调唱出来的,让人很是无语。当然他说的这些也有一定的道理,酿酒的、编篮子的、做瓦罐的等等,这些人分属于不同的阶层和种姓,要与他们打交道并将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确实需要一定的威望和协调能力。巴吉自夸自己适合当领导或掌握大权,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虽然这在周河生看来仍然儿戏了一些。

  “巴吉这个人我知道。我们的船曾经在底舱里放满了他运来的棕榈酒,运到塞拉莱去出售给当地的拉杰普特人,印度人非常喜欢这个,是大众消费。”黄建东上尉点了点头,说道:“只是我也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胆大包天,做起了劫匪。嗯,做劫匪本来也没什么,可居然抢到了我们东岸人头上,那就是找死了。我估计,过两天他就会被姚司令送上绞刑架了?”

  “未必。”周河生想了想后,说道:“我怎么觉得,按照姚司令最近的意图,这个巴吉很可能不会死呢?最大的可能,大概是他被我们控制住,然后再送回到对岸的印度大陆上,让他在地方上搞风搞雨,伺机扩大力量和影响力,为我们将触角延伸进去打好基础。”

  “这个还真有可能啊!”黄建东吸了一口气,觉得以姚同那厮的性格,还真有可能干出这种事来。这可真是不把莫卧儿帝国放眼里了啊,为什么那么多人觉得奥朗则布大势已去,很难恢复对地方的强力控制了呢?

  “介入印度大陆的内部事务,这是一步好棋,同时也是一步险棋。我们在第乌和浅岛的力量,足够支撑这样大的谋划了吗?会不会有点冒险?”黄建东摇了摇头,对这个决定微微觉得有点不靠谱:“莫卧儿这个老大帝国,还没到分食的最佳时候啊。”

  “走一步看一步。”周河生说道:“仅仅是拉杰普特地区的部分对外贸易,就已经让我们赚得盆满钵满,获得了巨额利润。印度这么富饶的市场,没有谁会不动心。因此,即便是这会采取一些相对激进和冒险的行动,上层还是有很多人支持的。”

  黄建东闻言顿时陷入了沉默。扶持代理人搅乱局势,浑水摸鱼,果然是陆军一贯的做法,同时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但问题在于,真这样搞了的话,和他们海军有什么关系?将来叙功的时候,更是不会让他们海军捞到一毛钱的好处。当初被姚同抢了第乌管委会主任的职务就已经闹得自己很不愉快了,现在如果在印度渗透的事情上又被陆军抢了先这几乎是必然的那是何等的卧草啊!

  “迁移登莱军户充实第乌、浅岛两地的计划执行得怎么样了?没有足够的自己人,这样大手笔的干涉行动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这些登莱军户的质量说实话都是很不错的,敢打敢拼,不惧艰险,应该多弄一些过来。”想了想后,黄建东转移了话题,问道。

  “正在进行中,但不是很乐观。那些登莱军户太抢手了,很多地方都在伸手用。莱、帝力、拉包尔、大溪地,还有我们,都需要人啊!”周河生回答道:“不过登莱那么多要裁撤的军户,多少也能给我们分一些。就是第乌和浅岛的面积太小了,可能无法容纳太多的人口。我听说姚司令还在想办法给第乌、浅岛两地展界,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总之先把人弄来,人多了力量才大,未来展拓新界时也能更有底气不是?北界河对面的那片比较荒凉,森林众多,定居的拉杰普特人也不算太多,阻力应该不会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