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斗战狂潮 > 第二百九十五章 王者三兄弟

第二百九十五章 王者三兄弟

  在地界的高等文明中,总有那么一两个拥有着进入天尊班的能力,却并不加入天门的天才,作为各大豪族绝对的核心继承人,他们并不缺乏在天尊班修行的那点资源,同时也是作为各族的底牌被雪藏保护起来。

  血洛就是这样的人之一,身为血魔族的天才少主,从一出生便已光芒耀眼,出生即是实丹!已算是打破了血魔族这区区七级文明的血脉桎梏,在地界、在诸多星盟高层眼里都是铁定的血魔族未来继承者,也承载着血魔族冲击八级文明的未来。这些年他虽然一直在血魔城中潜心修行,并未听说有什么响当当的战绩,但这种出生即是实丹的逆天妖孽,还坐享着血魔族无数的修行资源,就算用膝盖也想象得到他如今的成就和实力,正是马东手中那份名单上血魔族很有可能出战的最强战力之一。

  此时这血魔少主的脸上完全看不到普通年轻人的那种浮躁,只是微笑着冲看台上地球坐席的方向看了一眼,一股杀气自他双眸中透出,竟让远在数千米外主席上的马东、王战峰等人莫来由的打了个寒颤。

  不是畏惧,而是被那强大的气势所压迫,就宛若蝼蚁面对神灵!

  “在挑衅了,哈哈哈,血魔少主霸气,只怕是冲王重去的。”

  “潜心修行那么多年,总要出来露脸,血魔族铁定的未来继承人可是需要声望的,现在这地球王重如日中天,若是血魔少主将之斩杀,必将名扬维度。”

  “必然如此,文明战什么的,地球哪有资格和血魔族对等?要不是想收王重这份儿大礼,血魔族随便派几个金丹都足够碾压了,哪用得着血魔少主出手。”

  “那王重在天门干掉普米修斯,血魔火魔同气连枝,血魔王子这是想要替同辈出了。

  不少人笑谈着,对两个文明来说的生死存亡之战,可在众多看客眼里也不过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言论声未绝,只见一个体形壮硕无比的血魔族已紧随血洛之后从大门后走了出来。

  这血魔族看起来也很年轻,不过三十岁上下,赤裸着上身,一身精湛的肌肉鼓胀,泛着一阵阵黄铜肤色,头顶的一对暗红色犄角粗壮厚实。他空着双手背负在身后,目光沉稳狠厉,行步间虎踞龙盘,虽未展露金丹气息,但却自有一股骇人的威势扑面而来,气血冲天,让人仿佛感觉这完全不似眼中看到的三米身躯,而是一头来自远古的巨型洪荒猛兽!

  “竟然是血魔兽戈隆。”

  这次可不止是其他人,连坐在马东等人身旁的诸多‘盟友’,如莎莉斯特等人都皱起了眉头。

  “以武证道的血魔兽戈隆啊!听说上次闯天河潮汐失败受伤,一直未曾恢复,此次竟能出战?”

  “好恐怖的气血,坐在这远处看台上感受,竟都能让我感觉浑身燥热……”

  看台上瞬间就响起一阵惊异声,如果说血魔少主出手还在大家预料之中,但这戈隆可就不同了。

  血魔兽戈隆!

  这绰号里的‘兽’字可绝没有半分贬义,身为血魔族有数的金丹大能之一,戈隆是那种及其罕见以武入道的强者。

  都说武修无用,那只是因为武修凝聚金丹实在太难,可若是有人能以武证道迈入金丹,那实战力就是绝对的强悍。倒不是说武修金丹就一定比丹修强出多少,只是因为武修入道太难,那些劣质者早都已经被拒之金丹门外,能留存下来迈过这道门坎的无一不是武修中顶尖天赋的佼佼者,自然就比大量以丹修入道的良莠不齐者要强悍得多。

  而血魔族的武修则更恐怖,血魔族承继于火魔族,而传闻中火魔族又是天界荒族和元素族的后代,如此算下来,血魔族至少也有着四分之一的荒族血统,那可是靠肉身吃饭的超级血脉,一旦以力证道、发挥出自身天赋,那就相当可怕了。这血魔兽戈隆早在数十年前就已是天尊班成员,更是拉薇儿等人的师兄,声名赫赫。曾闯过天河潮汐,虽然最终失败,但能在闯天河失败后、从那万丈天河之巅跌落凡尘、受无尽天河威能的冲击都保住性命,此人的实力绝对是骇人听闻,金丹中的绝对强者之一,放到血魔族的金丹中也足可排进前五的存在。

  只是听说此人闯天河潮汐失败后受了重伤,这几十年时间一直都在血魔族内休养生息,未曾在地界各处闯荡,以致有不少人都认为他是伤势过重,要么是无法恢复、要么就是已经实力大退了。

  可没想到,血魔族文明战,第一个出来的就是他,而且看看此时血魔兽戈隆那浑身滔天般的恐怖气血,血色红光直冲苍穹,哪有半分受伤的样子?反倒是比传闻中感觉要更加可怕一些。

  马东手上那份关于血魔族的资料中,血魔兽戈隆的名字是有的,但因为几十年前闯天河潮汐失败且受重伤之故,所有人几乎都认定他不可能出战,没想到竟然第二个出场。

  可这还不算,紧随其后,又是一个同样震撼全场的存在。

  那是一个看起来无比消瘦的老者,不同于其他血魔族那动辄两三米的身高,这老者看起来最多一米六七,且佝偻着腰,比之寻常地球人的体形还不如,看起来虽是一副行将就木之态,可一双鹰眼偶尔闪动时却宛若黑夜的将星,摄人心魄。

  杀神夜魂!

  先前血魔少主和戈隆出来时,看台上还有不少说笑之声,清闲心态,可这时看到此人,竟连整个竞技场内的声音都瞬间矮了八度,说是噤若寒蝉都不为过。

  能在地界闯出杀神的名头,夜魂的名字在当年鼎盛时可是能在地界止小儿夜啼的,实力之强自是不用多提,更可怕的是这干瘦老头那变态般的杀戮之心,曾在征伐边缘世界的文明时花上数年时间,亲手撕碎数以亿计的生灵!不是说别的金丹没这样的能力,到了这等层次,真要征伐弱小文明,一个范围杀招轻易便可屠戮上亿,但却从没有哪个金丹会像杀神夜魂这样花好几年时间去一一屠戮、享受杀人的快感……

  因此即便夜魂早在上个纪元就已经归隐,可直到现在也仍旧有无数人记得他的变态杀名,只是远远被他看上一眼,都仿佛有一种被死亡盯上了的感觉,让人整个后脊都不由自主的为之发凉。

  轰~~

  还不等众人从这杀神的恐怖名头中回过神来,已见又有三个金丹紧随而出,不同于血魔少主和夜魂的那种内敛,这三人刚一出来,那无可抑制的强大金丹气息便已扑面而出,带着滚滚暗红色的气浪倒卷,仿佛随着他们出现,连同这片天都变得昏暗无光起来!

  “卡洛斯兄弟!血魔族在域外战场的三大统帅……”

  现场哗然,一声声惊叹和诧异。

  先是天骄般的血魔少主、又是盛名远播的戈隆和夜魂,现在竟然连远在域外战场的三大统帅都一起召集回来!原以为血魔族对付地球只需随便派几个金丹应战已经足够,可哪想到会是这样的阵容?

  地球,有让血魔族如此重视的资格吗?区区一个连正式金丹都没有、仅靠着潜力和天赋才册封的六级文明,随便几个金丹都足以吊打他们,可竟然如此!

  满场的喧哗变为了低语,低语再化为了寂静,以至于血魔族接下来出场那两个名气一般的金丹都无人在意了,

  等等,八个?

  许多人都注意到,血魔族居然只有八个人出场。

  文明战,似乎是九个人打……

  还不等所有人回过神,看台主席位上,一道巍峨的身影已站了起来。

  “老夫,为血魔族文明战第九人。”

  嘹亮的声音回荡在全场,宛若洪钟大吕,震摄人心!

  那身影巍峨,能坐在那里的更历来都是地界里宛若神明般的存在!今天,竟有这样神一样的角色会出手?!星盟已经有多少年没有王级金丹在大庭广众之下动过手了?

  整个现场瞬间就全都安静了下来,之前血魔族那六人已经足够让一个六级文明绝望,竟然还要再加上一个王级!

  难道,血魔族还真要将地球剃个光头?

  “血影老儿,对付弱了你们两个级别的地球,不但召回夜魂和卡洛斯兄弟,连你竟然也要出手?你们血魔族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了?”一个淡淡的声音在独属于那群人的圈子中响起,带着一丝嘲讽之意:“也不怕被人笑话。”

  “狮子搏兔亦必用尽全力,事关一族生死存亡,和胆小有什么关系?”血魔老祖微微一笑,丝毫不以为意:“我可不想让地球这样的弱者从我血魔族手上拿走任何一分。”

  当初埃克斯在天门会议将王重的血祭战要求升级为文明战,为的便正是要让血魔老祖出手!为求胜利、为求达到自己的目的,血魔族一向都是不择手段,什么叫以大欺小?血魔族根本就不在意,虚名而已,只要勉强过得去也就足够了。

  “呵呵,狗急还跳墙呢,话还是不要先说的太满,小心到时候被打脸。”先前嘲讽那人眯起了眼睛,他身材格外高大,周围其他人都是化形巍峨,可他却是本体就巍峨无比,足足八九米开外的身躯,一身金光耀眼,正是泰坦一族现任的族长,卡洛斯@扎罗!有名有姓,在泰坦族中,这是独属于最纯粹血脉的金泰坦才拥有的资格。

  “想打脸我血魔族一向都很多。”血魔老祖淡淡的瞥了卡洛斯一眼,泰坦一族是横在血魔族身前的最大障碍,血魔族要想迈入八级文明,就非要绕过泰坦一族不可:“卡洛斯老兄可有兴趣来赌上一把?给这一战加点彩头?”

  “……”说实话,卡洛斯纯粹就是看血魔老祖不顺眼而已,可要说赌,怎么赌?血魔族派出这样的阵容,地球却连一个金丹都没有,横看竖看都是必死之局,可话赶话已经赶上了,总不能临到头来打退堂鼓:“也无不可,陪你小玩一把,十万金星。”

  “哈哈哈!”血魔老祖笑了起来:“卡洛斯兄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家子气了?金星什么的,对你我而言有意义吗?我有天耀精金一块,重约三斤九两,便以此物作赌,卡洛斯老兄若是输了,随意拿个等价物出来就行。”

  天耀精金,那是天河潮汐开启时,自天界从天河陨落下来的陨石之一,数十万吨的巨陨,承受天河潮汐的冲击后往往只剩下那么几两几钱的精华,是炼制法器的极品材料,在地界极其珍稀,算是超品灵矿。像三斤九两这么大一块的,其价值已经无可估量,即便历数整个地界各种珍稀物品,要想找出与之等价的物品也已经是相当困难。

  这是要直接赌身家啊。

  卡洛斯虽未变色,但脸上的笑容毕竟已有些僵硬.

  虽然贵为准八级文明,实力在整个地界都排的上号,但泰坦一族是真的穷。没办法,人太耿直,做生意?不存在的,根本玩不过其他种族。而且以泰坦族人的性格,他们也做不了那种守在一个小小店铺里等着生意上门的事儿,所以大多数普通泰坦族人都是以帮人负责安保为生,又或是竞技场等一类打打杀杀之类的事儿,也算是泰坦一族与生俱来的老本行,就像在遥远的上古时代他们侍奉龙族一样。

  所以他们很穷,即便是贵为泰坦族长,也穷,要不是这些年和天贝族接触了些炼丹的生意,恐怕现在泰坦一族都仍旧还在延续着曾经的种族习性,到处喊打喊杀,就为了混口饭吃呢。

  穷惯了养成的习性,除了小气,就是不肯吃亏,虽说泰坦族中各种宝物积累有不少,但那都是命根子一样的玩意儿,何况这赌局摆明了就是送分题,被你血魔老祖一句话就套进去?你说我肯不肯?

  卡洛斯轻咳了一声,正尴尬着,只听一个声音在旁边响起道:“呵呵,如此珍稀之物,卡洛斯族长一时只怕也不好找到替代。正好我这里有一颗完整元素之心,与你赌上一局。”

  说话的正是天贝督主,泰坦和天贝族一向交好,替卡洛斯解围自是理所当然。

  但,真的只是解围吗?

  艾尔莎督主淡淡的笑容让周围诸多大佬都起了兴趣。

  “天界s阶的元素之心,这可是大手笔,比起天耀精金有过之而无不及。”

  “呵呵,有意思,艾尔莎督主似乎对地球人特别看好。”血魔老祖的眼中闪动着一丝异样的光芒。

  其实到了他们这层次,能在地界‘长出来’的东西,对他们的意义都已经不太大了,无论东西多好,他们都已经受困于瓶颈难以再进一步,不过是为族群谋取。但这些流传自天界的奇珍异物却对他们仍旧还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毕竟,天地两界间唯一的通道便是天河,而能承受天河潮汐的冲击流落入下界的物品,都带着天界的威能和力量,那是与地界环境完全不同的层次,特别是对血魔老祖这种已经彻底定型、再无任何其他进步可能的金丹而言,若是受此启发和引导,说不定还能让他们有那么一分打破瓶颈桎梏的可能。因此这类东西在他们眼里是其他任何地界宝物、财富都远远不能与之相提并论的,肯以此作为赌注,那都是极其罕见的事儿。

  “谈不上看好不看好,只是玩玩,”艾尔莎淡淡的说道:“血魔族长可要小心,莫要阴沟里翻了船。”

  “哈哈,还是艾尔莎督主豪气,”旁边卡洛斯大笑,艾尔莎是替他解围,就算只为了两族面子,自己也得有所表示,他直接说道:“大头的赌注被你下了去,那我就下一千万金星作陪个添头好了,血魔老儿,接不接外围?”

  一千万……

  虽然对泰坦一族而言,这已经是一次难得的‘豪赌’,可对在座的这些老祖级人物来说,这还真是一个玩笑般的数字,也就是卡洛斯这穷鬼说得出口了。

  血魔老祖微微一笑,说真的,被这样一个穷鬼一直压在头顶上,这是血魔老祖一直以来深以为耻的事儿,他是打心眼里看不起泰坦族,一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无脑文明,就像是一群土包子,完全没有一个豪族所应有的大气。现在是天贝族的跟班、就算追溯他们泰坦一族的源头,那也是龙族屁股后面的跟屁虫、看门狗!空有一副巍峨的身躯和庞大的血脉天赋,却是永远当着走狗的命。

  他和泰坦那种穷鬼可不一样,无论是在边缘世界广开财路的血魔族族群,亦或是他这老祖人物各种不要脸的坑骗劫掠,血魔老祖的个人财富即便整个星盟都能排的上号,别说区区一千万金星,就算一亿、十亿,他都不会放在眼里:“哈哈,既开赌局,有赌注进来,自是奉陪到底,其他诸位大人若是有兴趣,也不妨来玩一手……”

  话音方落,只听有一个平平无奇的声音在旁边响起道:“既是血魔的私人赌局,且来者不拒……五亿,我赌地球能胜一场。”

  血魔老祖的眸子微微一收缩。

  说话的居然是里昂大法官。

  五亿对血魔老祖来说也还并不算多,他更看重的是机械族在此事上的态度,机械族一向都是对这类事儿没兴趣的,居然也凑了进来参合一脚?是看自己不顺眼,还是对那王重太有信心?以机械族对地界的监控程度,以及他们和王重之间的关系,难道还真看好这地球?

  “难得里昂大法官有兴趣。”血魔老祖笑了笑:“我接了……”

  他话音未落,另一个声音已然打断了他,那是一个听起来毫无感情的声音,带着一丝虫族独有的冰冷与麻木:“五十亿,赌地球胜一场。”

  秦·珉!

  现如今正在掌控虫族的八大王者之一!不同于普通脑虫的那种臃肿身躯,秦·珉看起来相对比较纤瘦,甚至有点接近人形。虫族是最擅长进化的种族,别的族群基因或许要千感觉他的气质已经相当接近于金丹强者,必是在术的境界乃至是大道上又有了突破,但毕竟,他身上的气息仍旧还只是个实丹而已。

  只要是实丹,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什么田忌赛马,那些低等文明只怕是想多了,文明战的一对一是有讲究的,胜者有权利在对方的下一战人员出场之后再排兵布阵。地球方面第一场必然会想力争求胜,王重作为王牌是不可能直接出手的,最有可能出手的正是他们除了王重之外的第二高手,冥王木子!

  而自己却早已对此有所安排,将会是由最稳的戈隆来打头阵,那可是在天河潮汐中活下来的家伙,天河冥河同出一源,而且历史上死在天河潮汐中的强者何其之多?里面的强大冤魂比起地下世界的冥河来说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戈隆连天河潮汐中的心魔都能抗住,一个离开了冥河的冥王,对他将毫无任何的威胁!至于说拼实打实的本事?呵呵,那个小小虚丹木子,能和金丹戈隆抗衡吗?

  而只要掌控了主动,就算这王重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神秘一面,到时候自己亲自出手解决他就是,纵然他天赋超绝、冠绝古今,还怕自己堂堂王级收拾不了一个小小实丹?虫族和机械族想要赌地球一胜来恶心自己,真是做他的春秋大梦!

  竞技场上方那滚动的巨大立体投影上,此时也已经出现了王重的影像,也有关于他的一些个人介绍,还没等这影像放完,第二个地球人已经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看起来憨憨厚厚的光头青年,身材并不高大,但给人一种十分精壮的感觉,背上背着一口灰色雾气所凝聚的棺材,一阵阵缭绕的灰雾在那棺材上弥漫,也将这小光头隐隐包裹其中,看起来宛若云山雾里,充满了神秘感,他的身边是一个帅气的地球人,格莱。

  冥王,木子!

  地球能有今日在星盟中的声望,不得不说木子居功至伟,甚至在绝大多数人的眼里,地球真正的王牌都并非是那个天门王重,而是这早已在地下世界立下赫赫杀名的冥王。虽说现在这竞技场远离冥河,但那毕竟也是冥王依附,瘦死的骆驼还比马大,再说了,就算单看木子,一个能收冥王为奴为仆的家伙,他的实力,还需要任何人来质疑吗?

  地界弱肉强食,各种嘲讽低等文明、欺凌弱小的事儿层出不穷,但面对真正的强者,却是人人都会发自内心的崇敬,就算再怎么看衰地球,面对这两个如此年轻便已声名显赫的天才,绝对没几个人还能生出嘲讽之心。而且,绝大多数人对木子的崇敬之意还要比王重更盛。

  此时大多数人都是静静的目视着着两个即将陨落的天才,毫无疑问,血魔族文明战一旦胜出,那无论放过谁都绝不会放过这两人,潜力太可怕了,血魔族是绝不可能放任有着如此天赋的天才活着崛起去找他们报仇的。现场比刚才更安静了几分,让那些地球人、海皇星人、天宝街以及幻族的声音显得更加刺耳。

  大抵上,欢呼声十分散乱、口号也不齐整,但胜在人多、胜在到处都有。

  来者正是艾俄洛斯,他在地界的影响力是真的没有王重和木子大,但这欢呼声却是比前两者要嘹亮得多。

  管他什么文明战,这毕竟是竞技场,能来这里的非富即贵,且大多都是地界的战斗迷。而只要是在地界对战斗、对竞技感兴趣的战斗迷,就必然不会没有听说过艾俄洛斯这个角斗场新贵的名字。他们未必是觉得艾俄洛斯有和血魔族金丹较量的本钱和实力,但至少,他们认同这个人,认同这个给早已让他们开始感觉枯燥无味的角斗场,注入了新鲜血液、注入了各种新元素规则的家伙。

  轰轰轰!

  此时艾俄洛斯从那通道中走出来时,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非但无视了看台上那些尊贵的大佬、无视了这满场的观众、无视了对面等着对他们大开杀戒的血魔族金丹,他所有的视线此时都集中在早等候在此的王重和木子身上。

  尽管王重早就通过传讯灵镜和艾俄洛斯详细交流过,但此时还是三兄弟第一次在地界重逢聚齐,三人的眼中尽都是满满的欢喜。

  “二弟、三弟!”

  艾俄洛斯手大,兴奋得一手一个,一把就将王重和木子紧紧箍住,那宛若山一样的力气,也就是王重和木子了,换个人来只怕直接就要被他箍断气。

  “大哥!”

  六只手紧紧拽在一起,一种无与伦比的信心瞬间弥漫上三人心头。

  当初还在大家都很弱小时,便已集结征战第五维度,无往而不利!而此时的血魔族,对重逢的三人来说,仿佛只不过又是一个第五维度的新开秘境,危险?是有,但只要三人齐聚,必将征服一切!

  虽然三四年未见,各人都走出了自己的道路,但曾经的默契在这一刻回归,根本不用过多的言语,只是一刹那间眼神间的交流已然明白了彼此的心意,三人都大笑出声来:“哈哈哈哈!”

  那爽快阳光的笑声,竟有几分莫名的感染力,给人一种错觉,就仿佛这场上的主角、占据这场上主动的是这三个弱者,而不是对面那足足八个金丹!

  (伙伴们,求一张月票,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