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无限之狂气兵团 > 1056 喝酒就要对瓶吹

1056 喝酒就要对瓶吹

  夭寿啦!罪犯报警抓自己啦!

  “警&察同志,我开赌场,犯法了,你把我抓起来吧”刘传明无比配合的对赶来的民警同志说道。

  一干rén dà半夜被压上警车,送入局子。

  地下赌场自然是被封了。

  而且刘老大之前就安排人将所存现金全部送走,警&察在现场只搜出了少量现金和大量筹码。

  阎小乐机智,把锅全都甩到绯头上,说是绯私自偷跑进赌场,他来抓人的。

  绯因为未成年{身份设定未成年},所以只是被口头批评教育了两小时,视频教育四小时,外加一份保证书。

  至于赌局,双方都很默契的发动瞬间忘记术,绝口不提。

  本来就是空手套白狼,阎小乐也不觉得有什么顺了。这要是赌局被揭露,那后面麻烦的事儿还多着呢。

  走出公安局,绯浑身都冒着煞气。

  “那孙子呢?判刑了吗?”绯往后瞥了一眼,那一眼,令阎小乐汗毛孔都绽放了。

  “判了判了,少说也是十年八年”阎小乐连忙说。

  “马德,便宜他了!”绯啐了一口,他最好能得到法律的制裁,不然,他绯不介意客串一回地狱骑士。

  其实刘老大会不会判刑,判多长时间,阎小乐也不知道。但他知道,如果刘老大在绯还没离开之前出来,那刘老大必死无疑。

  而且阎小乐也很清楚,刘老大之所以会报警,肯定是有恃无恐——毕竟坐牢顶替这种事情屡见不鲜。

  不管怎么说,刘老大罪不至死。阎小乐给某公安机关在职人员发了封短信,让他把这事儿盯一下。

  诶,刘传明啊刘传明,为了你的生命安全着想,你丫还是老实滚监狱里面去吧!

  也不要感谢我,我只是不希望绯徒增杀孽——虽然绯身上杀孽重的没边,亲手干掉的生灵没有十万也有百万。但,聚沙成塔,能减少一分便是一分吧。

  这会儿阎小乐心有戚戚焉,佛性猛增。

  七折腾八折腾,这会儿都已经下午了,阎小乐早午饭都没吃,饿的肚子咕咕叫。

  这还没到吃晚饭的点儿,饭馆餐厅基本都还没开始营业。

  两人钻进一家便利店,准备吃点便当对付对付。

  绯心里有火,一口气灌了八瓶可乐,看的收银小哥眼睛都直了。

  阎小乐扒着米饭“今天晚上还蹲黑衣侠客吗?”

  那个晚上行侠仗义的侠客并没有透露自己的名字,所以网上各种称为都闹得吼。

  什么正义大侠,黑衣侠客,黑衣大侠,新时代大侠客,路人侠客,超级大侠,大虾,虾客,蒙面大侠······

  因为他总是一身黑衣,而且还蒙面,所以阎小乐直接用黑衣侠客这个称为。

  “蹲!”绯一口把鸡腿咬的只剩下半截骨头“今晚换个大点儿的场子!我守株待兔守死他!”

  阎小乐艰难的把米饭混着菜咽下,他突然觉得这个可能会引起灵气复苏格局变化的侠客不是那么重要了。

  或许让其他人去处理就很好了。

  别以为他阎小乐就是孤军奋战。日游夜游,土地城隍,牛头马面魑魅魍魉,皆都听从他的调遣。而且地府早都在各个阳间领域安排好了人手,阎小乐一封简讯就能让这些人动起来。

  帝豪yè zǒng huì。

  不要吐槽为什么yè zǒng huì都喜欢叫什么帝豪,王者,帝王,因为霸气。

  绯被人拦在门口了。

  未成年不能入内,2333333。

  “那,那他们是怎么回事?”绯指着前面进去的一帮人,那些人年纪看起来也不过十六七。

  保安很客气的对绯说“瞎你妈批的狗眼,荀少是你能比的?”

  绯撸袖子“劳资今天要是没跟你把屎打出了算你丫菊紧。”

  保安冷笑,旁边几个保安马上过来了。

  阎小乐拉了绯一把,表示他有办法。

  两人绕到停车场,等了约有十来分钟,一辆炫酷的红色法拉利跑车一个漂移滑入到门口。

  阎小乐噌的一声窜了上去,开门,躬身行礼,接钥匙,一气呵成。

  车上下来个戴墨镜的黄毛,还有个穿着大v口礼服的女人。

  停好车后,阎小乐举着钥匙,带着绯,大摇大摆的走进去。

  绯给刚刚拦他的保安竖中指,那个保安装作没看见。

  大堂经理看到阎小乐,马上说“岚少在1208房间”

  阎小乐点点头“知道了”

  两人进入电梯。

  “还还钥匙?”绯出馊主意“丢厕所算了!”“我们不是要守株待兔吗?”“这不冲突啊”“你想在厕所守株待兔吗?”“没太懂”“那个什么岚少,如果我不给他把车钥匙送过去,他肯定会问yè zǒng huì,我们这么明目张胆的举着钥匙进来······”“了解!诶·····1203,哦,1208到了!”

  阎小乐敲门,然后推门进去,里面正嗨着在,少年少女们劲歌劲舞,鬼哭狼嚎。

  阎小乐把车钥匙放到桌子上,正准备退出去。

  “等会儿!”岚少叫住阎小乐。

  “岚少吩咐”阎小乐瞬间入戏。

  “不要小费了?”岚少从钱包里面夹出一张一百块的。

  阎小乐露出讨好的笑容“您瞧您说的······”

  伸手去接,但岚少却把钱一收“把这杯酒喝了,小费翻倍”

  阎小乐低头看他面前的酒,再看看旁边的瓶子。

  乖乖,不加冰的xo,满满一杯······

  旁边的人不乐意了“岚少可不带你这样玩的,说好了迟到罚酒一杯,你这找代打是几个意思!”“就是,岚少,干了它!”“干了它,干了它,干了它!”

  岚少并不搭理那些起哄的家伙,只是对阎小乐说“听到了,我迟到了,要罚酒,你不介意替我受罚吧”说着还挥动几下手里的红票子。

  阎小乐有点笑不出来了,莫名其妙就要喝杯高度酒,这不是倒霉是什么?

  见阎小乐没动作,岚少顿时不高兴了“怎么,替我喝酒,很丢人嘛?”“不是不是,能替岚少,那是小的的荣幸······”阎小乐陪笑着“我喝,我这就喝!”

  说着他端起酒杯,一口给咽了下去。

  哎妈呀,烈酒入喉,火烧火燎的。

  岚少这才点头,甩出几张百元大钞。

  阎小乐蹲地上捡起钞票,正欲离去,旁边一人拦住阎小乐“等会儿,找人代酒,按理罚一杯!”“对!罚一杯!”“罚一杯,罚一杯,罚一杯!”看热闹不嫌事大,都跟着起哄。

  岚少嗤笑,抓起酒瓶给杯子倒满“罚就罚,喝!喝了这杯,重重有赏!”

  阎小乐“······”

  阎小乐“那个,岚少,不胜酒力,咯!真,喝不了了······”岚少脸阴了“不给面子?”“不是不给面子,实在是·····那个,喝不了······再喝,我估计得躺地上······”阎小乐脸都发红了。

  绯推门探进来半个脑袋“小乐你干嘛呢?”

  还个钥匙,怎么就不出来了呢?

  然后他被人拉了进来。

  “那你来喝!”岚少才不管绯是谁,直接命令他。

  “喝啥?”绯看看桌子上的杯子,摇头“酒啊,我不喝酒”

  岚少怒了“曹尼玛我岚少的酒都不喝?”“谁的酒我也不喝啊”绯一脸无辜“我从不饮酒,伤身体”

  不是不会喝酒,也不是不能喝酒,而是绯认为饮酒是一种放纵,麻痹自己的行为,这应该被禁止。

  岚少拍桌而起“给我喝,不喝,你两个今天就别想离开这儿!”“嘿”绯乐了,这孙子哪蹦出来的,这么拽!?

  阎小乐捂住胸口,尼玛酒劲上来了,可真带劲!

  “喂你没事吧”绯扶住阎小乐,阎小乐摇头“有点晕”“你喝酒了?”绯皱眉,好大的酒气,这是喝了多少?

  “喝了点儿”阎小乐捂嘴“那个岚少,我弟弟酒精过敏,也喝不了”“哼,酒精过敏?多喝两次就不过敏了”岚少拿起杯子,全都泼向绯脸上。

  绯一低头躲过酒水攻击。

  “你还敢躲?!”岚少把瓶子抄起来了。

  周围人全都开始起哄。

  绯叹了口气,把阎小乐扶到一边坐下。

  “吃点水果”绯把果盘移到阎小乐面前。

  然后他转向岚少“不就是喝酒嘛,多大点儿事儿,来来来”

  说着他一把夺过岚少的酒瓶,揪着岚少的头发给他灌了下去。

  “你看,这不就喝完了吗”绯一边灌酒一边笑。

  周围人全都傻了。

  岚少不想喝,但他的头皮被扯得生疼,酒瓶有塞在他嘴里,不喝都不行。

  一瓶灌完,岚少直接趴在地上吐。

  “你想死是吧!”“曹尼玛动他!”“搞死他!”“完全是活腻了!”“岚少不要紧吧!”

  门给反锁了,还用了把椅子顶上。

  有人把酒瓶抄起来,有人带上铁指环,还有人拿起唱歌用的话筒,沙锤。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估计说了你们也不会懂”绯把拳头捏的卡巴卡巴响。

  十分钟后。

  不论男女,全部干趴,沙发上,地上,桌子上,全都是人。

  “好点儿了没?”绯拍拍阎小乐,阎小乐摸mō xiōng口“好多了”

  桌上的水果拼盘全都被他吃了,可不是好多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