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盛世婚宠:老公送上门 > 2095:神秘的少年

2095:神秘的少年

  既然来人了,那就看这五个人怎么大显身手吧。易云爱一旁看着,做后备。

  直觉是对的,这五个人迅速破了敌人的防御设备,很利落的解决掉了许多坏蛋,而且顺利的将少年救了出来。

  易云爱松了一口气,少年安全了,她不用多管闲事。

  正当她准备收回放在某处的监测仪时,她看到那个小队里的某人正在打电话,这个女人压低了声音:“人已经救回,我明白了。会迅速处理,我这边动作快,你那边动作也一定要快。”

  易云爱挑了挑眉,‘动作快’?人都救回来了,为什么还要动作快呢?

  快点将人送回去?还是快点进行别的动作?

  略一迟疑,易云爱跟在了这群人身后。

  这个小队两男三女,两对情侣,一个人单着。当时说电话的是个女的,和另外一个男的是一对。

  不会是这个女的有想法吧?要真这样就是妥妥的背叛。

  易云爱一直跟着他们,直到那个女人找到了跟少年独处的机会:“你带来的人都不在了吗?”

  少年红宝石般的眼眸此刻充满惊恐,他点了点头:“我……我想回家。”

  “像你这么高贵的孩子,不应该踏出你的城堡,待在城堡里还能做个快乐的王子。很可惜哪。”

  女人站了起来,朝某个地方挥了挥手,几个人出现,女人把少年交到那些人手上:“迅速带人离开,我现在就要钱。”

  那几个人点了点头,打了个电话,很快女人收到了钱。

  少年要被带走了,易云爱眉头微皱,看来想打少年主意的人不少。

  不过带走少年的这几个人能力明显不足,她将少年抢回来是轻而易举的事。

  就在那几个人把少年带走,身后的那个女人突然举枪,几秒钟时间,把来的人全部射倒。然后朝自己手臂上开了一枪。

  女人手臂鲜血直流,女人的枪口对准了少年。

  少年目瞠口呆。

  “有人出更高的价钱,要你的命。他们只负责救人,你是死是活,只要身体到了就能拿到钱。这么多人要你的命,你成长的路很坎坷啊,倒不如姐姐我直接了结你的性命吧。你安乐了,我也快乐了。”

  易云爱算是明白了,这个女人的团队接了任务要将少年救出来,但这个女人又接了另外一个任务,把少年弄死。这样一来,只要这个团队把‘救’出来的‘人’带回去任务就算成功,女人杀了少年也成功。也就是说,这个女人食双份。

  眼看着下一秒少年就要消息,易云爱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一声破空,女人的手直接被打断。

  “啊——!!”女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队友们立刻赶了过来,看到断手的女人,某个男人非常焦急,瞬间乱作一团。

  少年看着那几个人帮女人处理伤口,他本能上的后退了几步,脑海里急速思考着,但最终没有将女人的事说出来。

  易云爱心里赞了一句,这少年很聪明。要是把事情说出来的话,保不准这伙本来救他的人,全部调转枪头对付他。

  毕竟那个女人的恋人,好像是这个小队的队长。

  ok,为了防止女人再次生事,她得要做点手脚了。

  女人被送进医院,少年也在医院里待着。

  趁这个小队的人手忙脚乱时,易云爱走了过来,坐在少年身边:“咳, 咳,咳!”

  少年眼睛一亮,看向旁边坐着的人。

  是她……那天,喝咖啡的那个女孩。

  易云爱拿了手机出来,假装在玩手机,在屏幕上打着消息:我不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冲着你漂亮的脸蛋我会救你。那个女人我会处理掉,你放心。

  完毕,易云爱起身离开。

  少年看了一会易云爱的背影,然后低下了头,不再吭声。

  易云爱想着那个女人说的话,她快乐,他也快乐。这个少年看上去才十二三岁的样子,对着突然的变故反应这么老练,敢情这样的事情经历了不少。

  这个少年,往后能不能平安长大?易云爱有点牵挂。

  只是这个小队不错,她会想办法加进去。当务之急,先处理掉那个背叛的女人。

  在某个时间段,易云爱逮着了‘落单’的那个女人,给她说了几句话:“限你一天内离开这个团队,不然我会将你的事情告诉所有应该知道的人。你认为你还能安全的活下去吗?”

  然后女人脸色大变,不顾自己的伤势,很快离开了医院……也很快离开了这个小队。

  易云爱有点唏嘘,至于走得这么急吗?这个女人还真舍得离开她的恋人啊。

  还是这个女人根本一点都不在她的恋人?

  或者说,对方实在太过强大,女人只能选择快速离开?

  不管怎么说也好,少年是暂时安全了。

  只是后来她花了许久的时间,也查不到少年的底细,看来她只有加入这个小队,再找机会知道这个少年的底细。

  ……

  然后,过了这么多年,她易云爱都找不到这个少年的任何资料。

  自少年离开后,这个男孩就像凭空在世界上消失了一样,音讯全无。

  倒是她现在的这个领队,很快走出了失恋的感觉,而且对她越来越好。好得就像……把她当成了他未来的老婆一样。

  领队人很帅,各种技能满分,性格也很好,做男朋友和男友是很完美的。

  但她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这么多年了,队里各人都找到了自己的真爱,钱赚差不多了,谁也不想拿命去拼,所以解散了。

  现在这个男人跟着她来了天朝,就坐在她旁边。

  见易云爱只是和他打了个招呼,男人有点ga,他笑了笑:“我这次来天朝,是想在这里逗留一段时间的。这段时间要不……”

  “我想自己一个人,你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是独来独往的,所以,a,你不要再将注意力摆我身上了。”易云爱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我还有事情做,先这样子吧,有空再见。”

  看着易云爱离开的背影,a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线,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