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百一十章万年童子

第一百一十章万年童子

  只是陆宇两人的速度本来已经是最快的,通往后殿的道路上自然不像之前那样,很多机关阵法都被破除,因此二人的速度虽然提到最大,但是赶到后殿的时间并没有达到他们预期的快速。

  好在其他人似乎都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各自忙的不亦乐乎,短时间内并没有人赶到后殿来,让陆宇心中一阵庆幸,但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疑惑的,他总感觉自己的运气有点太好了,即便来的路上碰到许多机关阵法,但也都不是什么强力的阻碍,甚至连危险都算不上。

  此时他却不知道,很多赶来后殿的人都在路上遇到不同的阻碍,或者被困住,或者直接被遍布整个洞府的阵法挪移到了别处。

  “呼”

  “嘭嘭嘭”

  右侧一处偏殿之中,一蓝一黑两道纠缠在一起的身影倏然分开,显出两个人来,其中之一正是孟家化神修士孟玄都,另外一人却是最先进入洞府的两人位化神修士之一,御使黑色遁光之人。

  此人不仅遁光是黑色的,即便一身衣服也是黑色的,脸色蜡黄,眼睛细小,无论是看人看物都是眯着的,里面不时的闪过狡诈诡异的光芒,让看到的人从内心里就生出一众憎恶的感觉。

  这里是整个古修洞府中的丹房,无数丹药摆放在这里,而且由于禁制完好的原因,尽管过了上万年,其中绝大多数还是保存的完好无损。也正是因此,孟玄都和黑衣人才在狭小的丹房之内近身肉搏,打的难解难分。

  绝大多数修士在炼气期修炼的都是各种武技,等到晋升入道境之后,因为可以休息法术,因此这些武技便渐渐的被放弃,但也有将武技练到登峰造极的人,而丹房中的两人显然就是如此。

  孟玄都在化神之前,只是孟家一位旁支子弟,无论是资源还是待遇都不是最好的,这才导致孟玄都在修炼到洞玄境之后就外出寻找机缘,自食其力,在没有好的功法武技时,他便将自己休息过的武技练到的登峰造极的地步。

  黑衣人没想到在这里碰上这么一个奇葩,论武技,他比很多人都强出不少,但在孟玄都面前却有种处处掣肘的感觉,尤其是这里到处都是珍贵之极,甚至整个天都都已经失传的上古丹药,打碎一颗都可以让人心痛若死,更何况两位化神高手之间的战斗,很可能一个不小心,整个丹房之内的丹药都要报废,否则即便武技不如人,也早就可以通过其他手段获得最终的胜利。

  不过这些也都是暂时的,无论是孟玄都还是黑衣人都知道,必须速战速决,否则一旦生变你,两个人得到的好处将大大缩水,毕竟这洞府之中可不仅仅是他们两个化神高手。

  孟玄都更是担心陆家,陆家有两位五品炼丹师,即便一时没有找到这里,只怕这里也是他们的必来之处,而陆宇身边的那位化神高手太玄真君杜玄成他是一点战胜的把握都没有的,因此他也同样担心随时而来的陆家修士。

  不过显然两人现在都没什么好办法,只能就这么纠缠着。

  而另一边的散修和阵法师却也没有多好的运气,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遇到了刚刚从书店出来的绿光人。

  散修最稀罕什么法宝,不是灵丹也不是散修最稀罕的是功法,是传承,正是因为他们没有完整的功法,没有完成的传承,这才导致他们被人叫做“散修”,并使得他们实力低下,地位低贱。

  因此看到他们最最关注的东西被绿光人扫了个精光,两位散修能够善罢干甘休不可能

  赵姓老者只是洞玄境的修士,但他是阵法师,因此第一时间就拿出阵盘,将自己保护起来。倒不是他不像帮忙搞定绿光人,实在是布置阵法乃是一件费心费力的事,像他随身携带能够随时应用保护自己的阵盘,这种珍贵到几点的法器,他也只有那么几件罢了,根本承受不了化神高手的攻击,所以此时只能是打酱油了

  陆宇和杜玄成匆匆赶到后殿之后,却发现后殿竟然之内竟然没有一点禁制,这让两人大感意外。像后殿这种地方,必然是原主人最重要的私密之地,怎么会连禁制都没有,这不禁让陆宇和杜玄成都瞬间提高了警惕。

  但是当两人进入后殿之中后,一过热浪扑面而来,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一座地火熔炉,其上更是立着一只三丈高下四足方形巨鼎,色泽呈青金色。再看到旁边的摆设都是些奇异的矿石,断裂报废的金铁武器等物,甚至还有稀少到极点的蓝田母石制成的石砧,和玄金大锤,毫无疑问应该是个炼器殿。

  地火熔炉乃是建在地下,炉口与地面平齐,主要是起到聚敛引导地火的作用,并可以用此物调节地火的大小,控制地火中的狂暴之气。而此做地火熔炉正是将附近所有地火全部抽取,并聚敛到极致之后,才使得整个洞府之上积累起了一座真正的冰雪山峰。

  但是由于此物对材质和炼制的要求奇高,并非一般人能够拥有的,即便是现如今的天都,也没有几座地火熔炉。

  而其上的青金大鼎能经得住地火上万年的炙烤而色不变,就知道其珍贵程度丝毫不下那地火熔炉了。

  二人脸上都是闪过一丝疑惑之色,炼器殿,这实在是让两人难以置信,他们一直一位这位古修士应该是一位阵法大师,但若是按现在的情况看,这古修士岂不是一位炼器大师

  杜玄成摇了摇头道:“别管那古修士是干什么的了,这地火熔炉和巨鼎都是天都难得炼器宝物,就连那石砧和锤子都十分不凡,自然不能放过不过这地火熔炉还有些麻烦,要不然很真不好弄”

  陆宇对这些东西兴趣不大,摆手道:“这些东西你收着吧”

  杜玄成闻言也不客气,挥袖就向那青金巨鼎而去,正是他的另一神通“乾坤袖”

  突然,一道光芒一闪,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扫过杜玄成的身体,连让陆宇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杜玄成身体瞬间消失不见,似乎是那青金色的巨鼎发动了某种禁制,将杜玄成吸走。

  突来的惊变,让陆宇的精神顿时紧张起来。正想先退出后殿,另想办法的时候,身后顿时传来一声轰鸣声,后殿的大门毫无征兆的关闭了。同时整个后殿之内隐隐传来一阵类似于电流穿梭产生的噼啪声,并伴随着无数细微的光线爬满整个大殿的墙壁,包括刚刚关闭的大门。

  随后,“噗”的一声,本来已经陷入漆黑的大殿内四面的墙壁上亮起了一点火光,最后将整个大殿重新照亮。

  陆宇看着这一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睛却早已微微眯了起来,同时飞剑和凝空真火已经蓄势待发,在杜玄成刚刚不见的时候就已经准备好了

  现在若是陆宇还猜不到有人要对付自己,那就是傻子了,同时也将心中的众多疑惑解开。为什么他和杜玄成以并不是最快的速度却能最先赶到这里,为什么在离开中殿之后,在路上却没有见到一个人,为什么来到后殿之后这里却没有任何的禁制守护,甚至陆宇怀疑他们所进入的后殿都不是真正的后殿

  只是如今和杜老失去了联系,不过以杜老的修为,除非这里的主人复活,否则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只是看着架势,以杜老的阵道造诣,想要即使赶回来帮助自己怕是不可能了

  蓦然,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在陆宇心底升起。

  此时他精神紧绷,一点风吹草动都能立刻感觉到。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我给滚出来”陆宇大喝一声,随着口中声音发出,一股若隐若现的波纹以无与伦比的速度扩散而出。

  “咦”一道略带稚嫩的声音在后殿深处响起,“竟然懂得荡魂玄音秘法,真是让人惊讶,我真是对你越来越满意了”

  随着声音传出,在大殿深处黑暗的阴影中走出一道矮小的身影,让一直关注这这边的陆宇惊讶的是,走出来的个身影竟然是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童子。虽然这童子说不上有多可爱,但是稚嫩的脸和黑白分明的眼睛,说明这确实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童子。

  童子再看他简陋的道袍,甚至有许多碎裂之处,陆宇赶到一阵无以言表的诡异。

  “你是谁”陆宇强压下心中的震惊,紧紧盯着一步步走来的童子,他竟然无法确认这童子的修为,显然对方虽然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年纪,但很显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童子就可以解释的,至少以他的见识从没听说有那个家族或者势力能有天才到仅仅十二三岁就达到洞玄境以上修为的人。

  唯有一种情况有可能出现这种人物,那就是大能转世之身,就仿佛陆宇一样,凭借这前世身后的底蕴,才有可能在短短的十几年中将修为提升到这个境界。只是陆宇的转世有很多不可解释的地方,和那些自己主动转世的大能人物不同,所以他转世重生之后乃是出现在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身上,而那些大能转世则是直接投胎。

  可是眼前的童子让他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乃是什么大能转世,而这个童子如果真是转世之身的话,更不会处心积虑的对付他,他前世只是炼丹师罢了,并没有和哪个大能人物结下不死不休的大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