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百一十二章后殿大战

第一百一十二章后殿大战

  “你以为凝空真火真的能牵制住我的捆仙绳吗我不过是寂寞太久,想找个人多说几句话罢了,既然你想死,我就成全你捆仙绳,给我变”

  童子随后一指,那便整个凝空真火链纠缠的捆仙绳蓦然一震,如一条长蛇般的金色身体忽然缩小如丝线一般,轻松至极的就摆脱了凝空真火链的纠缠,宛若一道细小的金色闪电想陆宇飞来。

  尽管陆宇心中很是震惊,这金色绳索竟然是传说中的捆仙绳赝品。尤其是无数传说中捆仙绳那强大的擒敌能力早已深入人心,即便是赝品,生死关头陆宇也不会有一丝的掉以轻心。

  眼看捆仙绳就要飞到身前,陆宇神色微微一紧,身影瞬间由实转虚,最后化为点点星光消失不见,反而却瞬间出现在大厅的另一边,和童子隔着巨大的青蟾鼎分立两边。

  只是陆宇的脸色却有些发白,这是一种消耗极大的小神通“虚灵遁法”,其效果完全可以媲美瞬移神通,只不过瞬移要化神境才能够施展,有些强大的洞玄境后期也勉强可以施展,但是能在破虚境就可以施展的神通,绝对是是非稀少的。

  陆宇用最快的速度取了一颗回元宝丹服了下去,虽然这个小神通消耗极大,几乎一下子就将他体内的真元消耗了三分之二,但效果确实立竿见影。

  赝品捆仙绳自然不可能如正品一般具有自主跟踪擒敌的能力。因此,一击不中已经重新飞回到童子手中。

  不过这回童子在没有废话什么,不是他真的受到了陆宇的刺激或者自己醒悟,而是他感觉到那被他转移走的化神高手正在凶猛之极的破阵,显然是在没有正常破阵手段的情况下,不惜一切也要强行破阵而出了,他没有太多的时间耽搁,虽然相信凭借老爷布下的阵法,那个化神高手想要破开阵法还要不少时间,但他也担心夜长梦多。

  只是他也有为难之处,因为要夺陆宇的肉身,那在他眼中陆宇的身体就仿佛自己的身体一般,自然是能不伤害就不伤害,所以一开始才用捆仙绳来制敌,不过很显然,赝品捆仙绳在陆宇那神妙的遁法之下几乎没什么作用。

  这次他只想速战速决,即便使的自己将来的身体受些伤也顾不得了。

  咬着牙,身体一抖,一道宛如新月般雪白的刀光带着冰冷的气息飞了出去,旋转着划出一道好看的弧形轨迹,准确的找到了陆宇所在,毫不留情的斩击而来。

  “嘭”陆宇将刚刚收回的凝空真火化为凝空真火盾及时的挡住了这一击,身体却被强大的冲击力震退数步。

  还没等他及时做出反击,那新月般的刀光在被挡住之后再次旋转着变换了一个方向攻了过来。

  陆宇脸色难看的再次当了下来,脸上浮现出一阵不正常的潮红。

  好在此时也知道再这么下去,自己必死无疑,立刻将自己的飞剑招了回来。

  赤红色的剑光带着一阵隆隆的风雷之声,“叮”的一声将再次攻来的新月挡住,尖利的金铁交鸣声在大殿中回荡,即使陆宇和童子两人也都不由的有些皱眉,这声音实在是太刺耳了。

  不过陆宇好不容易争取到一口喘息的时间,怎么可能浪费,手中雷光再起,闪过巨鼎的阻挡,再次向童子打去。

  这是陆宇所经历的最危险的一次战斗,一边控制凝空真火形成的护盾防护自身,一边指挥飞剑拦截敌人不知道什么手段发出的新月攻击,同时还要施展雷法攻击敌人,几乎是心分三用,即便以陆宇的强大神魂和境界,对心神精力的消耗也支撑不了多长时间。

  战斗之中一心二用有不少修士都能做到,但是心分三用的就少之又少了。

  那童子眼见陆宇再次施展出神宵灭道雷,脸色一变,立刻放出捆仙绳想陆宇飞去,雷法的攻击是速度太快,他知道自己躲不过去,更承受不了几次攻击,因此还不如围魏救赵。

  虽然童子是上古人物,修为更是达到了破虚中期,但是论身份他也只不过是原来洞府主人的炼丹童子罢了,身上能有两件法宝和一众不下于神通的秘法,那已经是极限了。

  看到那捆仙绳再次飞了出来,陆宇也不由的暗骂一声,不过他不相信这童子能如自己这般分心三用,这个和自身的修为高低可没有多大的关系。

  “轰”

  被雷光击中的童子直接被雷光爆发的威力震得连退数步,就连飞向陆宇的赝品捆仙绳都一位失去了指挥,瞬间一滞。

  见此机会陆宇哪敢耽搁,再次一道神宵灭道雷打了出去,并再次吃下一颗丹药。神宵灭道雷是陆宇现今所修炼的唯一的雷法,之所以修习此法仅仅是因为在他记忆中这是唯一能够在破虚境就可以使用的强大雷法,虽然由于修为的原因,全身所有的真元也之后激发两次,但对于五品炼丹师的陆宇来说,即使是持续激发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童子被陆宇的第二道雷再次击中,虽然因为防御法宝的缘故并没有受到什么太大的伤害,但是脸上还是浮现出了一股因为羞怒而涌起的潮红。

  看到陆宇服用丹药,并准备下一次攻击的时候,童子怒笑一声,身影“嗖”的一声,一闪不见,比起陆宇那玄奥之极的遁术,在这个大殿当中他有许多可以利用的优势,只是之前并未将陆宇看在眼中,所以才未曾动用,但此时身外防御罩在承受了两次雷法攻击下,短时间内很难再承受第三次攻击而来,因此借助阵法的力量,他一样做到了瞬移,甚至比陆宇的遁法更省力,更那一琢磨。

  看都童子的突然消失,陆宇的心微微一沉,刚刚准备好的神宵灭道雷也只能凝而不发。

  另一边赤炎剑和童子的新月似的武器仍旧纠缠这,虽然处于下风,但是却也牢牢的将其强制住了。若不是时间太短,陆宇刚才直接就用“通天指”神通直接将那童子打灭了,可是通天指虽然强大,但是每次施展都需要一点准备时间,对自身的真元需求也极为庞大,因此他不敢轻易冒险,这是生死之战,没有被逼到绝境的情况下,他是不会孤注一掷的。

  随着童子隐藏起来情况,陆宇也离开了巨鼎,尽量站在空旷的地方,这样他受到被童子操纵的阵法禁制攻击会少一些,但也同样面临被童子偷袭的危险,但他只能在这里等,通天指很强大,但陆宇以他现在的修为他也不相信能够将整个大殿的阵法禁制破坏,强行闯出去,更何况还有一个如毒蛇般等着夺他肉身的童子。

  “叮叮嗤”童子的新月在与陆宇的赤炎剑又纠缠了几次之后,也突然向旁边一跃消失不见。

  陆宇也不去探究那新月到底去了哪里,只是将自己的飞剑和凝空真火重新招了回来,虽然如今他处在被动之中,但他不相信童子会有耐心一直这么耗下去,因为时间越久,对自己就越有利。

  而杜玄成此时却陷入了惊喜当中

  被突如其来的传送离开,让杜玄成一下子陷入了惊怒交集中,陆宇不仅仅是他的救命恩人,更是他看重的朋友,若是出了什么事的话,他真不知道该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不过他一传送过来陷入了一座浓雾弥漫,隔绝神识的困阵之中,杜玄成生怕时间耽误的久了,陆宇发生危险,哪肯浪费时间,于是便以最强打的攻击,凭着他不高不低的阵法修为,用了足足一盏热茶的功夫才将这困阵打破。

  只是打破困阵之后出现在的地方他并不熟悉,反而是在一处走廊之中。而左侧不远处一间满是禁制的石门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条走廊非常的长,有数道门户布置在走廊两侧,不过其中布满禁制的门户却只有一个,尤其是出了困阵之后,杜玄成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现在应该是处在地下的,因为走廊是密封的,而他破阵而出的地方正在头顶。

  最后杜玄成先是打开其他几道门户,发现其中并没有离开的通道,都只是一些放置平常事物或者并不珍贵物品材料的储物间而已,这才稍微费了了些时间将最后一道布满禁制的大门打开。

  门尚未完全打开,感受到里面的气息,杜玄成就是心中一喜,等到门完全打开之后,看着布满整个十几丈方圆的石室中摆放的各种法宝,材料,玉简,甚至还有摆放的整整齐齐的上品仙玉,其数量绝对不止数万枚。

  这简直就是一笔横财,尤其是看那些法宝,玉简,杜玄成能想象到若是陆宇在这里,必然能够把嘴都笑歪了,这小子虽然一副淡然的样子,事实上若不是时间来不及,怕是这洞府中的什么东西他都不会放弃的吧。

  这么想着,杜玄成也不耽搁,之间将这些东西一股脑收了起来,虽然法宝都是禁制过的,但是上万年时间的流逝,以及在中殿时破除禁制的经历,此时再次破禁已经算得上驾轻就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