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百六十四章再无凝翠

第一百六十四章再无凝翠

  再说凝翠峰也没到真的要维持不下去的的地步,只要有师父师伯在这里,即便暂时无法对抗陆家,但总还是有机会的,如果这么一走那就真的全完了,几个弟子自然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基业。

  “师父,虽然陆家一时占了上风,但是也没必要放弃这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基业吧,咱们只要韬光隐晦一段时间,找到合适的机会,完全可以再此崛起。可况还有天尊殿在我们背后,陆家再怎么霸道也不会将我们怎么样的,毕竟这样并不符合天尊殿的利益,想来他们也不会看到陆家一家独大的”

  “是啊,再说咱们还有盟友,孟家,火神宫,还有不少中小家族,加在一起的实力也并不惧怕陆家”

  王丹岳见几个弟子的样子,知道这些人还没体会到陆家少主的厉害和形势的严峻,冷哼一身道:“你们以为陆家那么容易对付你们以为躲在凝翠峰不出门,不理事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即便陆家顾忌颜面,不会打上门来,难道这么多弟子在山里就不吃不喝,不修练,不炼丹”

  二弟子孙元礼不服气地道:“师伯说的我们当然知道,不过我凝翠峰几百年来积累下来的财富,即便咱们什么都不做,也可以花用个百多年吧再说咱们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最多对陆家退避三舍也就是了”

  “是啊,师父,只要咱们以后稍稍示弱,陆家未必会赶尽杀绝,咱们还是有机会的”

  沈丹绝对几个弟子的表现有些失望,想来这几百年他们一直在自己的护翼之下,高高在上,根本就没经历过什么挫折磨难,此时竟然都把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了。之前凝翠峰虽然没有和陆家真刀真枪的拼斗,但性质上却比真刀真枪的杀伐更加严重,若是凝翠峰此时趁势退走也就罢了,若是还不知好歹,那才真的是大难临头。

  虽然天都不过是修炼界中的一隅之地,其中的所谓七大世家也并不真的放在他的眼中,但是世家就是世家,这些世家的想法和行事手段他怎么会不知道,那真的是不动则以,动辄必如雷霆,绝不可能给你任何反抗的机会。

  所以几个弟子天真的想法让沈丹绝很是失望,也是有些自责,到底是这些年来过的太顺了,看来以后要狠狠的磨练他们一番才是,否则仍旧是这种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的性子,即便今天逃过陆家的打压,将来也必有杀身之祸。

  “都别说了,我意已决,你们若是舍不得这里的基业,那就留在这里吧”沈丹绝冷冷地道。

  几个弟子被沈丹绝这么一说都给震住了,留下虽然看似不错,执掌这么大份基业看起来也很风光,但是仔细一想将要承担的责任和风险顿时一个个都不出声了。虽然他们很不甘心,可他们也不傻,连师父都被逼的要离开天都了,他们凭什么能留在这里安然享受

  王丹岳心里也暗暗叹了口气,之前看师弟这几个弟子还是不错的,但是面临利益时的冲动和贪婪,面临决断时的退缩都看在他的眼里,将来的成就必定有限啊

  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明白的,“如果我猜的不错,陆家少主身后必然有一位在丹道之上高明至极的高人指点,否则以他的年岁,无论如何也达不到如今地步。而陆宇现如今的水平你们也看到了,不是我和你们师父妄自菲薄,事实上,我们两人加在一起也赶不上陆家少主在丹道上的造诣,更何况他背后的那位高人了。”

  申元青几人在天云丹会上是亲眼见到陆宇炼丹的,这时回想期当时的情景仍旧一脸震骇,只是却没想到这陆家少主竟然身后竟然会有这么大的来头,不由的面面相觑,申元青忍不住问道:“能调教出陆宇这样的天才,这人也不应该是无名之辈啊,怎么从来没听说天都这么厉害的人物”

  即便申元青几人在狂傲,也不得不承认,陆宇确实是个天才,以前两家对抗,自然不肯涨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现在既然连师父都服软了,他们自然也就承认了陆宇的天才之名。

  沈丹绝也很是奇怪,陆宇到底如何在短短几年时间却能成为一名四品炼丹师,这进步的速度也实在是太快了,快到让人恐惧,让人无法想像,任他想破了头也想不到会是哪位丹道宗师在其背后。以他的人脉关系和见识,但凡天都有名气的炼丹宗师即便没见过,总也听过,可天都并没有啊,否则当初他哪里敢跑到天都来开山立派,那不是找不自在么

  因此此时也将疑惑的目光落在师兄身上,难道师兄想到了什么

  王丹岳也是有些不确定,说道:“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陆家少主乃是某位丹道宗师的转世之身,不知道什么原因还没修炼到化神,就自行觉醒了,不过这种可能性太小,却也不是没有。”

  “那第二种呢”沈丹绝问道。

  “第二种就说来话长了。”王丹岳想了想说道:“师弟你有一百多年没回宗门了吧,不过就算如此你应该也知道曾有一位丹道绝顶大宗师,号称丹尊的前辈,在突破归真境,渡天劫的时候忽然莫名失踪的事吧”

  “丹尊”不只是沈丹绝,即便是申元青几人也都失声惊呼起来。

  “这不可能,不是说丹尊前辈已经天劫之下形神俱灭了么,怎么可能跑到天都来”沈丹绝语气肯定之极的道。

  “不可能”王丹岳反问了一句,摇了摇头又道:“你这种想法的人确实不少,但包括师尊和那些绝顶高人大都认为丹尊并没有死,只是失踪而已,难道论见识,论修为这些人还不上你不成。”

  “难道陆家少主身后的高人会是丹尊不成,这太不可思议,太疯狂了不过若是他的身后真的是丹尊前辈,那么这一切也都算是合理了,咱们输也输的心服口服丹尊那可是传奇般的存在,二百年时间从一个低阶散修修炼到归真境丹道大宗师,想不让人佩服都不行啊”沈丹绝惊叹地道。

  王丹岳道:“这也只是我的猜测罢了,到底是不是也无法证明。”

  不过不管怎么说,听了王丹岳这番话,沈丹绝心里总算是好受不少,然后转头对几个弟子道:“你们四个一会出去将弟子都召集起来,愿意和我们走的就收拾一下,等将所凝翠峰的产业处理完毕,就立刻出发,不愿意走的也不强求,给他们留下些资源,让他们就在这里自立门户吧,想来我们走了,对于一个没有任何威胁的凝翠峰,陆家也应该不会赶尽杀绝,让他们好自为之”

  此时沈丹绝已经懒得再去面对那些弟子了,只觉心中疲惫,直接回到自己的静室打坐修炼去了至于收拾东西处理产业的事情自然有弟子去做,自己的重要物品早已收入储物戒子之中随身携带,也不用收拾,只等一切处理完毕直接出发。

  凝翠峰的这些变化立刻就被很多人发现,本来沈丹绝和王丹岳两人在天云丹会之上狼狈而走,就让众多势力大力关注此事,毕竟凝翠峰的人睚眦必报乃是有名的,此次在陆家受了如此大辱,保不齐凝翠峰回去之后会想办法报复陆家。

  有那之前和凝翠峰关系不错的家族更是直接派人去凝翠峰试探,想要搞清楚凝翠峰的态度,只是派出来的人直接吃了个闭门羹,什么消息也没有探听到,不知道凝翠峰卖出产业到底是以退为进,还是真的打算偃旗息鼓。

  江家家主江邵德在听到凝翠峰的反应之后,立刻叫来了此次参加天云丹会的长老,仔细的询问了一番,不由的无奈的长叹一声。

  上次陆家在北原和江家的利益冲突,虽然最后两家都在克制之下,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但是江家毕竟是吃了亏的,表面上江家和陆家还是一如既往,可是事实上江家经过研究商讨,便采取了补补蚕食的策略,针对陆家原本的之处产业,几处位于天都之内的大型仙市,在其附近以竞争为借口很是开设了不少仙市,虽然一时间规模上还不如陆家,但是由于价格便宜,倒也吸引了不少修士。

  只是如今陆家竟然彻地打败了凝翠峰,甚至连丹王沈丹绝都要尽弃基业而走,由此可见陆家在丹道方面的厉害了。若是江家继续和陆家在仙市上纠缠,怕是会对江家未来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

  任谁都知道,凝翠峰一垮,天都陆家已经是天都炼丹界最大的巨头,因为其原本售卖的灵丹就物美价廉,现如今在失去凝翠峰这个竞争对手,陆家将更是如虎添翼,所占的市场份额比起原本的凝翠峰还要好处很多,乃是真正垄断。

  “行了,给大长老传令,陆家附近的那些仙市能撤的就撤了吧,不能撤的也不要和陆家起什么冲突,今时不同往日了,没有了凝翠峰,陆家更加不好对付了,没必要为了一个小家族得罪陆家这个老虎”

  “家主英明,属下立刻去办”那长老在见识到陆家少主炼丹之后,也觉得最好还是和陆家交好为妥,只是他人微言轻,在外面还好说,在家族中能代表的也不过是一小部分人罢了。

  其他几大世家也都纷纷在各自产业和陆家利益冲突比较大的地方做出了一定的让步,这当然不是怕陆家,只不过是对陆家如今实力提升给予的一种认可,同时表示一定的善意,将来和陆家谈其灵丹的买卖来也更加顺利一些。

  陆家更是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凝翠峰,陆维钧和几个长老略一商议,既然凝翠峰退避而走,他们也不需要再步步紧逼,凝翠峰的那些产业也可以以略高的价格收购,算是陆家的让步就是,免得被人说陆家趁火打劫。

  经过此次时间,陆家的崛起已经毫无疑义,天都所有修士都知道,在天都屹立数百年,号称天都丹道圣地的凝翠峰被陆家彻地打败。将来天都的丹道将完全把持在陆家手中,使得陆家一下子从天都七大世家之一垫底的地位一下子跃升到七大世家前三的位置,甚至将来极有可能成为天都仅次于天尊殿的超级势力。

  而这一切的变化,都是缘于陆家少主陆宇,这个当年被凝翠峰驱逐的弃徒,天都第一纨绔子弟。当然现在天都中众修士自然不会还这么认为,任谁提起陆家少主不说一声佩服

  而此时陆宇也再次开始闭关,虽然以他的年龄达到破虚后期已经是年轻一辈中的顶尖人物,但是对于前世只用二百年就修炼到归真境的陆宇来说,还是觉得有些慢了。尽管今生不打算再走丹道之路,不可能再以丹药的药力生生将修为快速提升,但是正因为如此,用在修炼上的时间自然要才行,否则想要提升境界实力,哪还不知道要花费多久的时间

  此次闭关,陆宇除了每日修炼“太上混元真法”外,就是整理前世所学,给自己制定一个修炼计划。之前他修炼除了太上混元真法是他作为根基修炼的根本功法之外,其他的都是随想随用,修炼起来也是随心所欲,既不系统,也没有效率。

  如“无量剑诀”虽然是非常强大的剑诀,但是那是剑修的功法,虽然太上混元真法包容性极强,但是能够发挥的威力却也只有原来的七八成,看起来相差不多,但修真者之间的争斗往往都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速度更是快若电闪,分毫之差就可能决定生死。

  不过陆宇虽然将此剑诀放弃了,但是并不等于说这无量剑诀就完全没用,这毕竟是上古宗门的根本剑诀之一,其中蕴含的许多东西都是值得借鉴的。尤其是前四种剑诀“剑通天”“剑逍遥”“剑分光”和“剑雷音”其中包含的剑道见解对陆宇来说乃是御使飞剑时不可缺少的,摒弃其中部分不合适的地方,施展起来反而更加顺畅,威力更大。

  最后陆宇花了近一年的时间重新将这四式剑诀修炼完毕,达到了真正的如臂使指,威能大增。

  之后陆宇又将自己前世研究最深的“摄空十二法”好好的整理了一番,将原本比较复杂的十二法精简为八法。分别是:阴法,阳法,雷法,净法,缠法,震法,离法,凝法。

  此八法不但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互相组合使用,既能用来炼丹,也能用来战斗。

  不过此八法既然是“法”,也就是说这只是八种特殊的应用手段,可以用真元法力来施展,也可以用法术法器来施展,其中玄妙存乎一心,并没有十分固定的模式。

  前世就是归真境大宗师的身份,虽然在战斗经验方面比较欠缺,但是并不等于智商就低,否则如何可能成为名震天下的丹尊而此次整理除了炼丹方面的应用之外,的是延伸到战斗方向。只是虽然陆宇今生确实又经历了几次战斗,但是比起那些时常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修士来说差的还不是一点半点,因此重新整理出来的“摄空八法”仍然需要陆宇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来完善。

  至于陆宇随修为提升而由功法衍生出来的四种神通自然不可能放弃。虽然除了“通天指”这一个攻击类神通之外,其他的都是辅助类神通,但是陆宇相信,这三种神通将来必有大用。

  还有遁法,陆宇之前之修炼了一种流光遁法,虽然也是上古秘传,但是的是用来赶路,于战斗之中的应用效果并不突出。只是陆宇虽然前世收集了不少功法,但确实没有更好的遁法收藏之下,他也只能暂时放下,差一些的遁法他可没有兴趣修炼,不是他要求太高,实在是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

  这么一趟整理下来,陆宇这趟闭关已经过了两年有余。之前陆宇的修为就已经达到破虚后期的极限,但是无论怎么修炼都一点突破的意思都没有,哪知道等到陆宇将自家之前所学整理一遍,心思通透之后,反而那层看不见摸不着,阻碍他突破的无形屏障有了松动。

  陆宇心中大喜,知道这正是将要突破的征兆,立刻放下了一切,整个人都投入到修炼之中,为突破境界努力。并且将早已准备多时,用来突破境界的灵丹拿出一瓶来放在手边,心中暗暗决定,此次必要一鼓作气突破到洞玄境。

  一旦陆宇达到洞玄境,在天都就已经算是高阶修士了,不但战力大涨,很多之前做不了的事情也将可以付诸实施。

  本来以陆宇原本的资质能在二十岁就修炼到破虚后期那已经是奇迹了,但是谁叫现在的陆宇是丹道大宗师呢各种调理身体的灵丹,辅助修炼的灵丹,还有无数功法,和前世的修炼经验,只要但凡有点脑子的人,就可以轻松修炼到他如今的境界。

  在外人看来陆家少主已经是逆天一般的天才,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不过是占了转世重生的便宜罢了,现在完全是在吃老本,当有一天老本吃完,他的修炼速度必将大大降低。

  这段时间陆家也没有闲着,虽然陆宇闭关了,但得了陆宇小部分真传的陆洪鸣和陆维成这两位五品炼丹师却在丹道之上突飞猛进,虽然距离成为四品炼丹师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但是仅仅是五品灵丹两人都能炼制三种以上了。换句话说,两人即使拿到天都之外,那也是货真价实的五品炼丹师了。

  有了两位货真价实的五品炼丹师,陆家修士的潜力经过几年的酝酿不断爆发,天云城的人都已经习惯了,陆家天琼山方向,每隔十天半个月就有人突破境界,引发天劫,随后就有消息传来,陆家谁谁谁突破了什么境界。

  最初还有人是不是的惊叹一声“陆家果然是人才辈出”或者眼带羡慕的慨然道:“果然不愧是千年世家”

  但是时间久了,突破的人数越来越多,无论是天云城的人,还是路过此处的人都对此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了。只有那第一次来天云城的人才大惊小怪,惊呼连连。

  但要说变化最大的还是天云城。

  原本陆家的天云城在建立之初本是安置陆家那些没有修炼天赋的家族成员,后来因为这里有陆家的守护,安全方便,便有附近的百姓迁入此处,随着时间流逝,人口也越来越多,天云城也越来越大,成为了方圆千里之内最大的一座城市。

  但是即便是最大的城市,但是在修士眼中的地位也不过是一座凡人比较多的城市罢了,对他飞天遁地,追求长生的修士们来说,这种地方不过可有可无罢了,若非天云城东北边的天琼山乃是天云陆氏的修炼之地,天云城根本都不会放在修士们眼中。

  但是现在不同了,不说之前陆家举办的天云丹会,将天云城打造成了一座以经营灵丹闻名的城市,更因为此城市中的“玉照广场”如今已是名震天都。即便是整个天都之内最大的天尊殿名下的“天都仙市”在灵丹经营方面也逊色不少。

  南域孟家。

  家主孟长春和大长老孟神通坐在一处亭子里相对而坐。

  “这么说凝翠峰是肯定会走了没想到上次参加凝翠峰的品丹大会,沈丹绝还信心满满的要将陆家踩在脚下,转眼间自家却要分崩离析了。”孟长春微微皱着眉头轻叹一声。

  “这也没办法,陆家那个小子实在太过厉害,早知道他能有今日的成就,老夫当初就是拼着和陆家撕破脸,也要先将其击杀了。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陆家已经成了气候,听说陆家那个快死的老家伙得了延寿丹,已经快要突破到化神之境了。”

  “嗯,既然陆家现在如此强势崛起,咱们孟家就暂避锋芒好了,莫要和陆家再起什么冲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