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一百九十四章原来如此

第一百九十四章原来如此

  在驻地后方一处单独建立的区域内,木龙子正带着几个弟子在炼制一炉灵丹,不过看起阴沉的脸色,就知道被抓来这里之后,日子并不好过,完全没有想象中对五品炼丹师来说应有的礼遇。

  当日被那魔域尊者抓来之后,一番审问之下,木龙子就将自己的来历交代了个清楚,倒也取得了魔域修士的信任,不过他却没将丹灵殿的事详细说出。倒不是心中忠于天都,实在是觉得自己堂堂一个五品炼丹师被一个毛头小子排挤出丹灵殿过于丢人,因此将此事隐瞒了下来。

  忽然门外有声音响起:“见过尊者”

  木龙子知道外面有魔域化神尊者到来,给徒弟使了个眼色,让他们接受丹炉的掌控,自己则迎了出去。毕竟是在人屋檐下,该低头时还是要低头的。否则以他之前在天都的名声地位和脾气,即便化神修士也未必放在他眼中。

  鬼面尊者一进丹房,就看到迎出来的木龙子,眸子中闪过一抹寒光,此次和天都修士之战虽然是非战之罪,但是到底是狼狈而逃,让他在诸多同来的修士面前大大丢了颜面,魔域修士心性哪有平和之人,此时心中暗暗打定注意,若是眼前这小老头不能交代出自己满意的答案,定然要在他身上好好的折磨一番,以发泄心中闷气。

  因此,见到木龙子迎了出来,还未等木龙子开口说话,就直接开门见山用阴森森都口气道:“废话少说,老夫此来就是想问问你,之前你所说的话是否有什么隐瞒,若有便直接说出来,否则什么后果也不用多说了,老夫正好心情不好,倒不介意拿你消遣一番”

  “啊”木龙子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这为魔域尊者来此是为了催促他尽快炼制出五品灵丹呢,哪料到竟然是这回事。之前他虽然隐瞒了一些东西,但也没觉得有什么重要的,现在看来后果仿佛很严重。

  “说”鬼面尊者厉喝了一声,其声音中隐含一股隐晦波动,却是用上了“天魔惑神法”的秘术,这法术的功用正如其名,可以不知不觉见迷惑受术者的神魂,若无防备,很容易就能将自己的秘密倾吐而出。不过这功法虽然看似用处不大,也很简单,但却是真正化神境才可修炼的秘法之一。

  木龙子在魔域修士面前本来就心虚胆怯,此时被这鬼面尊者一吓,哪里还坚守的住心中秘密,连忙惶恐地道:“还请尊者恕罪,老朽之前曾言乃是天尊殿新建丹灵殿的支柱,因与人不和所以离开,确实不是真话,说来丢人,老朽乃是被那丹灵殿殿主陆家少主陆宇赶走的,并非老朽自己主动离开”

  鬼面尊者冷哼一声,心中却道:“被赶出来的,如此看来果然不是什么炼丹高手,却来我魔域招摇撞骗倒是那陆家少主竟然能做这丹灵殿主,想来应该不是简单之人”

  于是问道:“那陆家少主可是炼丹术非常厉害是几品炼丹师丹灵殿在他的掌控之下,炼丹的效率如何你最好不要等我一点一点的问”一边说着鬼面尊者狰狞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说不出是好还是坏的诡异笑容,然后一道黑色光芒就飞射入木龙子体内。

  “这是我的厉魄邪光,中者三魂七魄都要被此光吞噬同化,最后虽然肉身不死,但也不过是个活死人罢了,现在我没有激发他,你还没事,若是你再有半句让我不满意的话,你就好好享受这道美餐吧”

  木龙子被鬼面尊者的话吓得顿时脸色清白,额头之上汗珠狂涌,未等鬼面尊者说完,身上已是大汗淋漓,浑身颤抖,却又强忍着不敢发出声响,只能用恐惧哀求的目光看着对面

  “嗯,还不说”

  “啊啊,那陆家少主乃是如今天都之内丹道造诣最高的修士,也是陆家最惊才绝艳的天才,如今不过二十出头,修为已经到了洞玄境初期,而且更是一位疑似四品炼丹师的存在,因为之前听说他曾经炼制出可以延寿三百年的四品灵丹,至于五品灵丹更是小菜一碟。早前的凝翠峰沈丹绝在其师兄帮助之下企图和陆家对抗,却被这陆家少主直接在丹道之上打败,狼狈退出天都。那沈丹绝的师兄乃是九鼎宗嫡传,炼丹之术出神入化,却仍旧不敌这陆家少主。听说在最后一次比试之时,这陆家少主一次同炼九炉灵丹,每炉都是五品灵丹,最后出丹超过十万颗不过这些都是老朽听其他炼丹师所说,却无法断定真假。之后陆家少主掌控丹灵殿,老朽不服想要争取一番,却被其直接赶走,虽然如此,但也知道,在那陆宇的调教之下,所有被召集来的炼丹师的炼丹效率都有大幅提升,而且炼制出的灵丹品质也是不凡”

  鬼面尊者越听脸色越黑,越听心中就越沉,原来如此。

  一次炼丹可出十万颗五品灵丹,即便这灵丹特殊了些,可十万颗这是什么概念,放到魔域之中,怕是几位圣尊都会当成宝贝一般的爱护吧。这么重要的消息,眼前这个混蛋却因为怕丢脸给隐瞒了下来。

  “啪”的一声,木龙子被心怀气愤的鬼面尊者一个巴掌扇出去数丈远,在空中足足翻滚了不知道多少圈才落地,若不是修为还算不错,这一下就能被打死。

  “就你这德行,这么长时间连一炉五品灵丹都没炼制出来,却要和人家一次炼制九炉灵丹,出丹十万颗的炼丹师争锋,真是不知死活若不是看在我魔域正是用人之际,老夫定要将抽魂炼魄,生不如死”

  此时鬼面尊者已经没有兴趣和这个所谓的五品炼丹师纠缠了,天都之内竟然有一位这么厉害的炼丹师,竟然还是疑似四品,如此重要的消息若是早就知道,无论如何也要将这陆家少主控制或者灭杀,现如今该如何办,却要好好商量一番了。

  天都之内有这么一位疑似四品的炼丹师,对于他们功法天都的大事影响之大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更是在心中暴怒的是,早前派来天都卧底的魔域修士,竟然丝毫没有发觉到天都炼丹界如今的变化,简直让人痛恨和耻笑,一会见了那个傲气黑煞尊者,倒要好好刮刮他的脸皮

  转眼时间已是过三月有余,天都西部战事仍旧进行的如火如荼

  这几日正好是天都各大势力修士换防之日,陆家修士在前线取得了不小的战果,因此陆维钧也通知陆宇回来参加一下庆祝宴会。

  陆家此次参战之人足有三百多人,修为最低的都是破虚境后期,最高的乃是洞玄境后期,俱都分散在天都各处和魔域势力接壤的地方。

  之后几日陆家分布各地的子弟在和新来的修士交接之后,陆续回到陆家,等到所有人都归来之后,便在一处大厅之中汇聚到一起,等待主持此次庆功的少主驾临。

  趁少主陆宇尚未到来之时,众陆家修士都兴奋的各自聚在一起和三五好友热烈的议论着此次轮战发生的各种趣事,人人眼中都透露着一股掩饰不住的欣喜之意。

  “此次去之前我还心惊胆颤,生怕一个不小心就此身死道消,没想到到了那里和魔域修士打了几架才法发现,魔域修士也没外面之人形容的那般可怕,只要胆大心细,即便战而胜之也不是什么难事”

  “得了,少云,你哪点本事我们还不知道,在我们面前胡吹什么大气,若不是有少主在后面支持,就你那胆子,敢去和魔域修士拼命要说咱们在那里取得些微功劳,都是少主对咱们的照顾,否则只要看看别家修士就知道情况有多么的艰险了”

  “此话不错,有了少主交给咱们代理的那三成灵丹配额,不知道有多少修士通过各种手段巴结讨好,即便是再高傲硬气的修士和咱们相处也不得不客客气气的,着实让我享受了一把扬眉吐气的感觉。想到几年之前陆家的境况,和现在一比,当真是天壤之别”

  “岂止如此,以少主如今在那些参战修士中的威望,即便咱们陆家修士没有这三成的灵丹配额,同样也能如鱼得水,毕竟现在谁不知道我陆家的声势如日中天,哪里会有人敢轻易得罪我陆家之人,倾力结交还来不及呢。而我陆家能有如今这般声势,虽然有家主和各位长老的功劳,但最大的还是少主。”

  “咦,以前没觉得三弟你有什么见识,没想到此次在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这眼光竟然也便的更加犀利了。倒真是让二哥有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的感觉了。”

  “去,谁稀罕你刮目相看,若是少主夸奖我几句,到算得上是与有荣焉,你就省省吧”

  这时外面忽然换来一声高呼:“少主到”

  厅内众人闻言顿时一静,所有人都神情一肃,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