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二百三十章血影魔功

第二百三十章血影魔功

  这血色刀光给他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而且但凡这种魔道功法都有污秽法宝的附带功能,以刚才这功法表现出来的特性,怕是普通的法宝根本抵挡不住这种魔道真元侵蚀。

  陆安天和陆善成都是也都是陆家最精英的人才,虽然年纪比较大,但也不是没有见识的人,只是如今情况紧急,两人都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法宝用出,以拖延时间,想出应对的办法。

  “螳臂当车”白衣青年身后的红发护卫不屑的冷笑一声。

  果然,两道灵光充足的法宝在被那血色刀光击中后,仅仅是僵持了一两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立刻就灵光黯淡,最后变成两件凡铁从空中掉落,而那血色刀光则毫不停留的继续向“雷光盾”砍来。

  但是即便仅仅只是这么一点时间的耽搁,也足够陆宇应变的了,手中灵诀再次变换,幽蓝的灵光从手中泛起,一朵宛如冰晶般的花朵瞬间在其手中绽放。不过这只是开始,在那血色刀光即将攻击到雷光盾之前,随着陆宇本身真元的催动,花朵宛如瞬移般,倏忽之间就出现在血色刀光之前,并形成了一朵硕大无比的花朵,完整的将劈砍而来的血色刀光笼罩在其中。

  “噗”的一声闷响,血色刀光一击仿佛泥牛入海,没有掀起一丝波澜,反倒是那幽蓝色巨大冰晶花朵瞬间合拢,将那到血色刀光牢牢困锁在其中。这正是陆宇摄空八法中祛净法,牵缠法,和凝气法三法合一之后结合凝空真火组合而来的类神通法术“冰晶花蕾”,攻防两用,乃是陆宇自行参悟而出,只是从没有应用过罢了。

  不过那到血色刀光也不知道其本质是什么东西,即便是被困住之后,仍然不能快速毁灭,反倒是挣扎的越发激烈起来。

  陆宇冷哼一声,原本被放到到直径三米大小的冰晶花蕾,此时快速缩小,最后直接还原成原本半个拳头大小的一件宛如艺术品的冰晶花蕾,然后被陆宇操纵着,急速向对面飞去。

  “公子小心,这冰晶花有些古怪,竟然能够封禁得主公子你的血影神刀,倒是小看了对面刚来的这个家伙”一个护卫略带惊异的说道,不过脸上却没有丝毫担心的神色。笑话,凌天公子在魔域闯下偌大威名,修炼到如今境界,岂是浪得虚名

  “有些意思,竟然是凝空真火,这种天地奇火从来没听说有那个洞玄境的修士能够掌控,即便是化神境也没有,看到对方应该是有些来头的”

  几人说话间,陆宇的冰晶花蕾已经进快要飞到近前,凌天公子也不敢托大,凝空真火即便是化神境在没有准备之下若是沾上也要陨落,即便他修炼的功法特殊,未必就怕了,但也没必要冒险,因此神念震动,原本被冰晶花蕾控制住,并不断挣扎的那道血色刀光瞬间一停,下一刻“轰”的一声,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响,连同外面包裹的冰晶花蕾一起消失不见。

  却是凌天公子谨慎之下,直接选择了真元自爆,算是在最初的交手中和陆宇打了个平手。

  “原本以为天都这种小地方,不会有什么人能够引起本公子的兴趣,现在看来,你成功的吸引了本公子。你说要我怎么处置你才好呢”凌天公子脸上看不出喜怒,但是一双血红色的眸子却给人一众妖异邪恶的感觉,让人心生恐惧。

  陆家二老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诡异的攻击,两人温养祭炼多年的法宝竟然就这么在瞬间变成的废品,脸色也是难看至极,听到对面凌天公子的话,更是大怒,却又因为忌惮对方的实力而不敢轻举妄动。尤其是被派来保护少主的二人现在竟然要靠少主来保护,没有帮到什么忙反而成了少主的拖累,这让陆家二老心情既愧疚有难受。

  陆宇从没想过,会有一天有人能够在自己面前说出这么狂妄的话,虽然对方的功法确实诡异,威力也非同凡响,但是难道一位仅仅如此就可以如此高高在上的对其他人说话了么。

  要说陆宇很生气,倒也不至于,但若说完全不在意更是说不上,总之他心里的感觉非常古怪,看着对面一脸胜券在握,仿佛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的青年只是觉得有种想要在对方英俊的脸上狠狠踩几脚的冲动。

  双方之间间隔并不是很远,但也不近,总有百丈左右,若是凡人距离这么远说话,自然是听不清楚的,但放在一群洞玄境修士的身上就算不上什么。

  “你我本就是死敌,这种废话能不能省省,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考虑的是今天能不能活着回去,而不是摆出一副让人厌恶的高傲嘴脸来坚定我必欲杀你而后快的决心”陆宇挥手招出自己的星辰剑,移到身前,用手指轻轻在上面弹动了几下,缓缓说道。

  同时传音为陆家二老道:“一会交战,你们不用管我,来了石漠城总不能没有一点贡献,今天我们就将这几个家伙统统留在这里”

  陆家二老闻言心下一苦,可看陆宇那坚定的表情和口气,又不知道如何劝阻,想能对视一眼,默契的想到,若是真到了最后时刻,那么二人不惜自爆,也要保住少主的性命,想来少主经过此次危机之后,将来行事不会在这么鲁莽才好。

  陆宇不知道陆家二老的心里活动,若是得知的话,怕是也要喷出一口老血,自己难道就这么不堪,连形势强弱都判断不明白么,若是没有什么把握,这会想的绝不可能是如何和对方交手,而是如何全身而退了。

  经过刚才一番试探性的交手,虽然还不能确定对方的来历,但陆宇也大致猜测到了一些,而他修炼的功法,无论是“太上混元真法”,还是陆家嫡传的“圣焰焚空真法”都对魔修有极强的克制作用,其中圣焰焚空真法因为并没有认真修炼,拿出来应敌还有不足,但太上混元真法绝对强大,虽然没有什么真正的属性,但是在模拟转换其他属性之上,足以一件乱真,不减丝毫威力,否则即便陆宇知道凝空真火如何凝聚,也不敢轻易尝试,否则一个不好,自己修炼的功法属性若是不想合,就要走火入魔,若是相合,那么以后修炼的出来的真元属性就要固定,这可不是陆宇想要的结果。

  凌天公子脸色一沉,双眼中的血色霎时见变的更加血红了,身影在空中一虚,竟然就这么直接冲了出去,同时不知道多少道“血魂丝”从其体内射出,疯狂的向陆宇三人涌去。

  早在自己话音落下之时,陆宇就已准备好迎接对方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因此面对无数若隐若现的血魂丝也毫不慌乱,抛出一物给陆安天,只是吩咐道:“二位长老,这是万象归元阵的阵盘,你们激发之后,尽量固守,带我将这魔修斩杀之后,就不用担心那血色丝线的攻击了”

  陆家二老这时候眼见那魔修攻击而来,无数血色丝线即便不是铺天盖地,也是无穷无极,若是只靠自己二人的功力抵抗的话,用不了多久就要变成干尸了,因此结果陆宇抛过来的万象归元阵盘之后,立刻激发,躲在了阵法之中。

  这万象归元阵阵盘是陆宇在陆家宝库之中找到的,此阵法没有任何攻击能力,但是防御能力同样是最顶尖的,在有人主持的情况之下,短时间内凭几个洞玄境的修士绝难突破。

  在西北方向据此数里之外的一处不高的小山峰之上,本来空无一人,忽然间空气一阵波动,一道身影凭空而出,宛若空间跳跃一般奇异,来人一身白色一群,容颜绝世,如天女下凡,圣洁而高贵,让人不敢亵渎。

  “嗯竟然有人能够凌天公子交手而不落下风,这天都还真是有些人才咦竟然是此人,按照得到的情报,此人不是应该在天都核心之处的丹灵殿坐镇么,怎么会突然间跑到这等危机四伏之地,当真奇怪,难道陆家少主还有什么同胞兄弟这不可能”燕雪衣目光穿过数里的空间,落到交战中的陆宇身上,自己脸上反倒是浮现出一副难以置信的神色。

  刚刚了解完如今天地的形势和情报,然后就在这里突然看到天都第一天才炼丹师陆家少主陆宇,即使以燕雪衣这种心境若雪,城府深沉的人物也一时间难以掩饰自己的情绪波动。

  而在陆宇来的方向身后数里的地方,也正有几个人隐藏着。

  “对面那魔修到底是什么人,这短时间听说已经有不少修士陨落在其诡异的攻击攻击手段之下,凭陆家少主的能力想要在其攻击中活下来的可能性实在是不高”

  看到信号来援的修士并不是只有陆宇这一波,但是像陆宇如此这般大摇大摆冲过去的人不是说很少,而是根本就没有。这几年不断的战斗,让这些天都修士一个个也变得狡猾异常,即便有足够强大的实力,行事之时也都谨慎万分,轻易不会冒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