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三百五十九章传承

第三百五十九章传承

  好在没等他开口就看到他焦急的神色,陆宇便直接说道:“这黑棺之中封禁的乃是一只域外天魔统领”

  “什么域外天魔统领”杜玄成双目大睁,一脸难以置信的震惊神色。

  域外天魔是什么,那是所有智慧生命的死敌,尤其是以人族为最,从这些域外天魔出现的那天起,就是人类不死不休的敌人。

  而现在陆宇说,这黑棺之中封禁的竟然是一只域外天魔,而且还是域外天魔之中极为少见的天魔统领,难怪这么多年下来,还没有死透,这天魔的生命力绝对是他所见过的所有生物之中最坚韧的。

  “那上面有没有说如何能够镇压这只天魔统领”杜玄成问道。

  陆宇点了点头,神色变得郑重起来。

  说道:“那上面有几句口诀,乃是控制这黑色巨棺的,嗯,不对,这黑色巨棺应该称作封魔棺了,乃是一件通天灵宝,就是不知道现在里面的器灵还有没有神智,是否被那天魔控制住了。可惜那控制法诀刚才只露出一小部分,现在却没法动手试验”

  杜玄成嘿然一声道:“只要还有办法和希望就好,否则老朽就算再悲天悯人,也不愿意白白送死”

  这话陆宇自然理解,换做是他也会这么选择。

  远处一直在观察这陆宇两人的那一波天都修士,这时都看到,那原本悬在半空中的巨棺竟然被重新封禁在了广场之上,都是心中欢喜,重重松了口气。

  虽然刚才也不用他们出手,但是就是看也知道,这诡异的黑棺内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货色,生怕牵连到自己的情况下,这些人自然更愿意躲在远处查看,一旦发现不对,就可以立刻遁走,若是有好处,还可以过去伸伸手,想来陆少主和那位归真境的大能在和这邪魔纠缠了这么长时间后,也剩不下多少实力了。

  当然这些都是在场部分修士心中的想法,虽不是全部,却也代表了大部分人的心理状态。

  尤其是看到现在那边似乎平静了下来,或许一会陆少主就会去将主殿中所藏的宝物尽数收走,这让不少人心中蠢蠢欲动,眼神踌躇,脸色变幻。

  那位进入这里的谢家修士正是谢明芳,而跟在他身边的正是有天都第一天才美女之称的谢清妍。

  “三姨,陆宇已经将那个邪魔镇压了”谢清妍远望着远处陆宇挺拔的身姿,神色间有些迷离地问道。

  谢明芳看了一眼那些神色不断变化的修士一眼,暗骂一声不知死活,说道:“现在看情况是暂时镇压了,但是到底情况如何,咱们却也不知道,毕竟没有哪个家伙有胆子用神念去探查那里,只凭眼睛看,有时候并不能确认。”

  “啊,那陆宇他们岂不是很危险”谢清妍微微惊呼一声。

  “哈,没想到谢小姐竟然对陆家的小子如此关心,若是那家伙知道,不知道会欢喜成什么样子呢”忽然一个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

  谢清妍眉头一皱,连头也不回,声音冰冷地道:“江公子偷听别人说话,不觉得失礼么还请阁下自重”

  两人身后正是不知道何时出现在的江元俊,陪在他身边的却是一位江家的化神长老。

  “整个房间就这么大,本公子即便不想听,他也偏偏向我耳朵钻,我又什么办法”

  谢明芳眉头神色一沉,淡淡道:“那江公子就把自己的耳朵封上好了,别人对你江二公子客气,在我谢家面前你什么都不是,别太将自己当回事儿了”

  江元俊闻言大怒,本来刚才听到谢清妍竟然关心其陆家的那个小子,作为谢清妍的倾慕者之一心中就已经极不舒服了,现在当着这么多人和自己倾慕之人的面,被如此羞辱,若对方不是谢家修士,他早就不顾一切动手了。

  他身后的那位江家化神修士也是神色戒备,生怕自家公子冲动,招惹谢家。虽然谢家行事低调,但是作为天都第一世家,再低调实力也在那里摆着呢,而且这里还有这么多人,一旦动手,吃亏的只能是谢家。

  忽然有人开口道:“或许现在我们可以去帮帮忙”

  房间内很多人闻言都是眼睛一亮,所谓的帮忙自然只是借口,但是借着这个机会混点好处却不是什么难事。既然那邪魔已经被镇压了,那么其他地方就没有什么危险了,这么一整个宗门所收藏的宝物,足够让他们满足了。

  “不错,陆少主一个人在前面冒险,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不是,我们李家就负责清理西北面的区域好了”

  “你区区李家好大的胃口,也不怕撑死”

  “咱们好好商量一下,如何帮陆少主分担压力”

  谢清妍见到这些人打着帮忙的旗号,瓜分这里的地盘宝物,脸上不由的闪过深深的厌恶和蔑视,这些家伙,真正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一个个躲在后头,到了享受战果的时候又一个个跳出来争的面红耳赤,当真是无耻之极。

  谢明芳嘴角一勾,带起一抹不屑的笑容,传音对谢清妍道:“清妍,不要理这些家伙,他们爱争就去争好了,你什么时候见过陆宇那个家伙吃过亏了敢占这位陆少主便宜的人不是没有,但是没有一个是有好下场的,那边镇压邪魔还没有真正结果,这些家伙就急不可耐的争地盘,当真可笑,弄不好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谢清妍轻轻吐了口气,干脆转过头不理,来个眼不见为净。

  当然在场的也有那谨慎理智的,没有被巨大的利益诱惑,仅仅是默不作声的冷眼旁观。

  这些争抢瓜分利益的修士中,最活跃的就是刚刚和谢清妍发生摩擦的江家,而江家自然是以江元俊为首。不过江家虽然势力庞大,但是在这里也仅仅只有两个人罢了,能够争取到的利益也不是很多。之所以江元俊如此热衷,就是觉得能够给陆宇造成损失就好,想到等陆宇等人千辛万苦的将那邪魔镇压之后,回过头来想要搜索宝物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所有宝物都被人拿走了,而且还不是一家拿的,就算陆家再霸道,也未必敢犯众怒,唯有吃下这个哑巴亏了。

  当然,若是陆宇一冲动,动手将这些人都杀了,他就更高兴了,至少能够为陆家树立一批不弱的敌人,这就是他如此活跃的最大目的。至于这里的宝物,大部分都不放在他的眼中,即便有什么好宝物,也赶不上他对陆宇的嫉妒和怨恨。

  江家和陆家虽然没有在明面上撕破脸皮,但也是摩擦不断,双方修士互相看不顺眼,可以说江家现在和陆家是完全对立的,仅仅是没有放在明面上罢了。

  这时那些已经分配好各自利益的修士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临走之前谨慎的看了一眼少部分没有参与瓜分的修士一眼,然后便匆匆而去。

  江元俊眼中带着嘲讽的意味看了一眼剩下的这些人,这些人只想着不去得罪陆宇,不去得罪陆家,但是没有足够的资源和宝物,你们凭什么能够脱颖而出,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争取到机会。

  就在陆宇和杜玄成全力攻击那黑色巨棺,以期破开巨棺外面的黑色幕障的时候,江元俊等人已经纷纷走了出来,向着事先商量好的地方飞遁而去。

  在广场中心位置,陆宇和杜玄成几乎同时发现了这些修士的动静,却都没有做出什么反应,因为在此之前,两人已经发现了另外两波之前存活下来的修士,企图浑水摸鱼,正是那些魔域的魔修。

  杜玄成看向陆宇,笑道:“以前没觉得你这么大方啊,怎么这回一点反应都没有”

  陆宇没好气的捏着法诀,一道道雷光想着黑色巨棺劈去,同时说道:“我以前不大方么哼,这些家伙想找死,我难道还能拦得住”

  陆宇清楚的很,这些人的想法,不过就是抱着法不责众,或者人多势众的侥幸心理罢了,毕竟这其中大部分修士都是来历不凡,陆家就算再强,也未必愿意与这么多势力结怨。

  只是这些人不知道,虽然陆宇两人是暂时压制住了这邪魔,但是想要到底最后能够取得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两人都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把握的,所以这其中必然会面临巨大的危险,若是这些人躲起来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趁着陆宇无法抽出手来,去寻宝占便宜,世上哪里有那么多好事

  “不必管他们,这黑棺上面记载的法诀已经差不多齐全了,怎么样,杜老,是由你施展,还是我来”陆宇这时终于将最后一点法诀看到眼中,虽然随后那黑色光芒就将黑棺重新遮挡,但是却不妨碍他掌握这刻印在上面的法诀。

  “你施展吧,我在旁边给你护法,要是有什么意外,我应付起来总要比你快一些,有利一些”杜玄成淡淡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