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五百四十二章“惩罚”

第五百四十二章“惩罚”

  一直偷偷关注家族动向的石悦在知道家族答应两人婚事之后心中欣喜,但是听到家族的条件,也很是不满,不过她对方恒却很有信心,十年的时间对修士来说虽然不长,可方恒修为早就处在临界状态,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希望还是很大的。

  不过心中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石悦再次让丫鬟跑到方恒住处,送了一大笔仙玉还有不少宝物,言明让方恒多买些灵丹妙药,加快修行的进度。

  陆元宏见此哈哈大笑,对石悦这种胳膊肘向外拐的作为心中非常的佩服,想到自己还单身一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遇到一个会为他如此倾心的女子,又不免有些唏嘘感慨。

  几日之后,石家派人登门将家族的决定说了,终于算是将方恒一颗躁动的心安抚下来,十年虽然不长,但是对他来说已经完全足够了,不过现在他反倒不急着突破了,因为突破之后,就要面临天劫的考验,之前是因为时间紧迫,所以迫不及待,现在十年时间足够他使用,自然要好好准备,否则别修为突破了,但是天劫没度过去,最后身死道消,那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到时候就更别说什么道侣不道侣的事情了。

  此时方恒的事情也算告一段落,虽然还有一些不确定性,但这种不确定性发生的可能也不是人力能够控制的,因此,陆元宏也没有继续逗留,他自己现在也是有麻烦在身,家中老爷子老娘都在催促他尽快找道侣。

  陆家虽然是以家族命令的行事让家族修士去找道侣,但是对于各家的长辈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现如今陆家可以说是家大业大,资源丰富,底蕴雄厚,谁家老人不都盼着多子多孙,要是自家后辈资质太好,他们也就不强求了,但是整个陆家也没有几个能有陆少主那样的天赋,自然就对此事显得更加积极了。

  尤其是老祖陆太苍可是说了,孩子生的越多,奖励越大,以家族如今的实力,拿出来的奖励肯定不一般,自然更是让的人对此事上心。

  陆元宏也因此一只在被家里人逼迫的四处相亲,好在此次好兄弟方恒遇到困难,传信求助,这才找到借口逃离家门,可是这也不是个办法,他终究是还是要找最少一个道侣的。

  方恒听了陆元宏这事,对此大为惊叹,果然不愧是天都顶尖世家,这找老婆的事情都能弄的如此惊天动地,让方恒简直是羡慕到不行,连连感叹,若是他也是陆家子弟,现在怕是石家都将石悦直接送过来了,甚至恨不得立刻就让两人成为道侣也说不定。

  陆元宏没好气地道:“你懂什么,道侣那是一辈子的事情,哪里能这么草率的就决定,而且找到一个附和心意的女子又岂是那般容易的,家族强大虽然也有影响,但是却没有决定性的作用,很可能很多女修士听说我是陆家的人,直接就退避三舍了。”

  “真不知道你们这些世家子弟到底都是什么想法,这天底下很多修士想找一个道侣都不知道要费多少心机力气,可到了你这里,有那么多可以让你随便挑的女子,无论是容貌天赋才情品性都足够优秀,你们自己反而不满意,非要找些各种各样让人蛋疼的借口去逃避,你说你们是不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你小子也来嘲笑我,去去去,好好修炼吧,有时间去天云城玉照广场或者天都仙市看看,换几样宝物灵丹,为将来渡劫做准备,可别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到最后却没命享受,这多悲剧”

  两兄弟互相调侃了几句,各自就忙各自的事情去了,方恒要准备闭关,陆元宏则准备离开,四处游历一番,看看有没有什么缘分让他碰到,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一个人,对于家族安排的那些女子,哪怕条件再好,也没有任何的和兴趣,这事强迫不来的事情。

  陆时行带着诡异的表情从后山的禁地之中走了出来。

  若是有人看到他,都会知道,这位陆时行绝对不可能是在后山禁地之中得了什么好处出来的,因为他的名声在整个陆家也算是”声名远扬“了,当然这扬的名声不是什么好名声,这一点陆时行自己不用看到人都能够猜到。

  谁叫他在和魔域大战的时候胆小退缩,甚至害的家族中甚至有人因此而死去,没有直接打杀了他,那已经是家族仁慈了,连他自己也觉得,家族惩罚他关他一百年禁闭并不算什么多么过分的事情。

  但是现在才过去多少年,虽然在那昏暗狭小的地窟之中,整日都昏昏沉沉的,基本上没有什么时间的概念,甚至受到那地窟之中阴风的影响,让他几乎受尽了折磨,但是当他被放出来的时候,也觉得一百年的时间不可能这么快就过去。

  而事实也是如此,当他出来之后,弄清楚时间的时候,才发现,时间仅仅只是过去了十几年罢了,这让他对此异常的震惊。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被提前放出来。

  但是当来人将家族的决定对他宣读之后,陆时行这一路上脸上的表情就一只是这种诡异的情况,连他自己都说不清,自己心里到底是个什么状态。本来能够被提前放出来,这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可是听到家族的要求之后,他感觉到自己仿佛受到了侮辱,可是这种侮辱在大多数男人看来,绝对是最愿意受到的侮辱,让他想要发火都找不到理由,因此心中那种重见天日之后的欣喜,家族命令带来的冲击结合在一起,就成了他现在这幅样子。

  “竟然让我最少娶五个老婆,并且至少要生育十个后代,做不到还会继续被关押到后山的地窟之中受刑。虽然这命令有些不可思议,但是相比在地窟之中每日受阴风吹拂的痛苦,实在是痛快太多了。”

  陆时行暗暗想着这些,心中却还是有些不甘心,自己好歹也是陆家年轻一辈之中出名的天赋高超之辈,就算自己胆子小些,但是只要有家族的支持,将来修炼到化神境也是有很大可能的,怎么能够这么早就给自己安排了五个老婆,甚至还要自己至少生育是个后代。

  要说娶老婆这事对于男人来收是一件好事的话,那么生育后代对于一个男人,尤其是一个修炼有成的男人里说,那就是一个难点,而且还是对整个修炼界的绝大多数男人来说也同样是难点。

  因为修士修炼之后,身体和凡人已经有了极大的不同,精元内敛,想要让女子受孕,除非到了归真境,能够达到自如控制自己体内没一点力量的时候,才能够随意然女子受孕,否则女子什么时候能够受孕,完全就是看天意,根本不是修士能够自己控制得了的。

  可是整个修炼界能有几个修炼到归真境,相对于庞大的修士群体,归真境的比例连其中的千万分之一都不到,而让他这么一个还是洞玄境的修士生育十个后代,这任务绝对是非常艰巨的,甚至可能一百年都未必能够达到。

  所以,对此陆时行,心中也是有些忐忑,他可不想再回去那黑漆漆的洞窟之中受罪了。

  这事他已经走出了后山的范围,陆家的家族修士也渐渐多了起来。不少人看到路实行的时候,认出他的都是眼带鄙夷,毕竟陆家除了这么一个胆小如鼠的修士,在陆家人看来,绝对是陆家之耻。

  “哼,要是将他的天赋给我,不说别的,百年之内我绝对能够修炼到化神境,甚至将来踏上归真也未必没有希望。”一个路过的陆家年轻修士不屑地看了陆时行一眼,声音一点都没有掩饰地说道。

  陆家说大也很大,说小也很小,陆家自己的修士根据各自的血脉分成好几个派系,虽然因为陆宇的出现,使得陆家各个派系只见现在很少出现矛盾,但是后辈年轻子弟之间总有各种各样的小矛盾不断发生,互相看不顺眼的情况就更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陆时行听到那青年的话,心中不免有些忐忑,落下的脚步由不得就有些迟疑和缓慢了,他想等这些人走远之后,在赶紧回到自己的住处。这青年叫什么名字他并不太清楚,毕竟陆家修士很多,但是他也有中面熟的感觉,显然是以前是见过的,所以他也不说话,就在后面慢慢走。

  “百年这家伙今年才三十多岁吧,排除他被关的这十几年,他在十几岁的时候就修炼到洞玄境了,也难怪家族这么大怒火,这么好的天赋,都快赶上少主的天赋了,偏偏却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换做是谁谁不恼火,别说百年,给我这一身天赋,五十年,甚至可能都用不上五十年的时间,我就能够修炼到化神境,也成为咱们陆家的一名老祖了”另一个年纪相若的年轻人一脸自信地说道,却是看都没看后面的陆时行一眼,再怎么说他们能够出现在这里,也说明他们都是陆家的精英一代,不是普通的陆家修士能够比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