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五百六十九章雷剑丹尊

第五百六十九章雷剑丹尊

  本来两人还觉得这事有些夸大其词,只是离开家族都念,他们也确实是心中思念故乡,所以才动身回来看看,但是没想到,一回来就被天尊殿察觉,然后拉了过来对付魔域的最后三个归真境魔修。

  这事情自然没什么好说的,推辞更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便跟了过来。

  哪知道到了这里之后,才知道,那位被自家后辈言为威胁的陆家少主到底是一个什么样恐怖的存在,别说是一个化神境后期的修士,无论是谢家的老祖还是江家的老祖,都能够肯定,自己在那样四个魔修的围攻之下,绝对没有丝毫幸理,可偏偏陆少主就能折腾到最后对方一死三逃的结果,若不是眼见为实,靠别人给他们说,他们是绝对不可能相信的。

  “这辈子难道都活到狗生身上去了”谢家那位老祖谢东华神色微带郁郁之色,目光这炯炯地注视着陆宇,他离开天都几百年了,倒是没有认出陆宇身后的谢清妍,反倒是谢明阳让他忍了出来,只是一时间也没什么好说的,谢明阳在他眼里也是一个小辈中的小辈。

  江森目光微眯,看着陆宇的目光之中则有些不善,不过虽然目光中很是不善,却没有任何举动,现在对方的实力他也是看出来了,哪怕是自己亲自出手,最后的结果也很有可能是自取其辱,更何况无极老祖还在场,想要趁着对方虚弱的时候出手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于是没有多说什么废话,直接想无极老祖告辞之后,便即离去。

  陆宇这时候也站起身来,笑着道:“事情总算告一段落了,终于能够清静一段时间,当真不易,谢道友若是有暇,不妨到天琼山来看看。”

  说完也不废话,就带着林瑶等女离开了。

  谢清妍走的时候对着谢明阳只是微微笑了笑,也就没说什么,这里场合不对,陆宇身上又有伤,她心中担心的不行,也没有心情多说。

  无极老祖见陆宇没有过来说什么,心中再次松了口气,真要是陆宇上来说什么,他这位天都第一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化解自己的尴尬,好在陆宇很是识趣,连多停留一下都没有,直接就走了。

  但是此战之后的影响却没有散去,反而越演越烈,至少陆少主一人大战魔域四大归真境强者,一死三逃在短短的几日之间就轰传天下,至于其中无极老祖等人出了多大力气,反倒没人在意了。

  事实上看到这一战的人都认为,若不是那罗广最后招出那宛如神魔亲自出手的“神来一指”,这场大战的结果完全有可能发生改变,神月大尊等人想要完好无损的离开几乎不可能。

  最后有人更是给陆少主取了个异常狂霸的名号雷剑丹尊,意思就是陆少主在雷法剑法和丹道之上都已经可以说是称尊的存在了,这种美誉哪怕是天尊袁无伤都没有。

  天尊袁无伤的名号是他自己取得,不过他从无到有,开创出天都这么大一片基业,也算是名副其实,但是此时相较陆少主这般耀眼的战绩,也不免显得有些黯然失色。

  一时间,在整个天都,对于陆家少主陆宇的种种传说顿时蔓延开来,很多传说和事实真相都相距甚远,但是听着对此并不深究,一个个的都反倒听得津津有味,一副事实本该如此的样子,让很多敌视陆家的势力对此咬牙切齿,却又没有什么办法。

  只是陆宇对此并不知道,他回到天琼山之后,立刻就开始了闭关,不过这次闭关主要还是恢复伤势和总结这次战斗之后的收获和经验,至于晋升归真境的计划,不得不再次向后拖延,正是计划没有变化快。

  而天都在将魔域最后的一个隐患清除之后,终于进入了稳定的和平期。那些在不久前天都道侣风潮中获益的修士,在陆家阴阳化生丹的帮助下,也纷纷诞生了后代,很多修士势力都在这个时候开始了休养生息。

  此次陆宇虽然看起来只是狼狈一点,但是只有他自己之道,其实他受的伤还是很重的,但是对此他并没有对众人明说,而且他的炼丹术无与伦比,众人对此也足够信任,到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怀疑。

  但是重伤却是事实,按照陆宇自己的估计,将伤势治好,总也要花费几年的时间才行。

  “这次的做法实在是太冒险了,宇儿,下次可不要在这么行险了,陆家承受不起失去你的损失,你也知道,如今我们陆家看是风光,可实际上却全靠你的名望在支撑,陆家不过是借着你的声望才发展起来的。”

  陆宇一回到家族,就被陆太苍召唤了过去,在场的还有陆维钧和其余几位长老,此时听了陆太苍的话,也都同时点头。

  陆宇其实也没有想到,此次诱饵竟然还会多出一个罗广,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罗广竟然还有“神来一指”这般强大的拼命招数,换做一般的归真境,这次也无法在这绝杀一击之下存活,他能够活下来,还是占了太上混元真法和通天指的便宜。

  要说他此次心中没有感触那是不可能的,说到害怕也有那么一些后怕,不过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了,他还真没想过太多,毕竟他的修为已经处在晋升归真境的临界点,哪怕真要晋升突破需要的时间可能并不短,可是也不过是一步之遥,真等他突破归真的时候,那“神来一指”的攻击对他来说也就是稍有威胁罢了。

  只是这话却不好在几位长辈面前说,只是点头笑道:“老祖,父亲,几位长老,你们放心,若非逼不得已,我也不会用这种方法的,以后除非必要,也不会这么冒险。”

  陆宇这承诺说的不怎么坚决,让几位陆家高层都是有些无奈,可是实力就是实力,有些时候,哪怕明知道是死,也有逼不得已的理由,并非逃避就能解决的。

  “行啦,这事你记在心上就是,这次你受伤不轻吧,若是有什么需要就说,家族肯定会尽全力帮你的。”

  陆宇点点头,这就是有家族的好处了,很多时候不用自己亲自去忙碌,只要吩咐一声,就能够将事情办好,可以省却很多时间。

  于是陆宇拿出一份玉简,将自己需要的东西都记录在上面,便道:“这次我要闭关一段时间,将伤势恢复,时间不一定,但也不会很长。”

  陆维钧接过来,也没有看里面都记录了什么,说道:“家族的事情不用你操心,把自己的伤势养好才是最重要的。”

  不久之后,陆家就传出了陆宇闭关的消息,当然这消息并不是要故意散发出去的,只是现在陆家的一举一动都有无数人关注,关于陆少主的消息更是重中之重,所以即便没有人可以宣扬,但是在无数有心人关注之下,这消息仍旧快速的传播出去。

  而此时陆少主雷剑丹尊的名号正轰传天下,此时传出陆少主闭关的消息,无数人都觉得肯定是陆少主要突破到归真境的信号,心中莫不心中叹服敬佩。

  这世上,倘若你只比别人强一点,会让人心生嫉妒,一有机会,就会百般阻碍你的进步,甚至恶语相向,但是若是你比别人强一大截,强大其他人望尘莫及的地步,他们就会心生敬佩,而且是发自心底的敬佩。

  陆宇现在的状况就是如此,他当初刚刚从陆家崭露头角的时候,被天都所有人怀疑,甚至有人嘲笑讽刺,但是随着时间流逝,陆宇不论在丹道还是修为境界之上,甚至最后在战力之上都远超众人,一飞冲天,顿时就让很多人闭嘴,不仅如此也霎时间多了无数的崇拜者,这就是强者世界的逻辑,无关情感和道义。

  在陆宇闭关的静室之中,这时候陆宇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手中一抹散发这紫红金三色的奇异宝物。

  这东西到底应该叫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他在被神月大尊几个人围攻的时候,以真元法力为基础凝成丹炉收取神月大尊的十二道阴芒血刺以及罗广的嗜血剑再加上不少珍惜材料炼制而成,本来他是以炼制战丹的手法炼制的,但是后来情况紧急,他只能将其收入丹田之中,无法分心的情况下,炼制出来的东西。

  这是一颗三十六个截面的球形晶体,既不是战丹,也和阴芒血刺或者嗜血剑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到底有什么功用,陆宇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仅仅看卖相,就感觉这东西很是奇妙,说是球也不是球,说是珠,这东西体积足有成人拳头两个大,而且三十六个截面光滑如镜,里面紫红色的光芒隐现。

  将真元法力小心翼翼的渡入其中,进行探查,很快,陆宇就发现了这东西的一点奥妙之处。

  在真元法力的帮助之下,陆宇在里面发现了十几种阵法禁制,但是这些阵法禁制和之前他从阴芒血刺还有嗜血剑上了解到的阵法禁制不同,似乎是两者只见的阵法禁制不知道什么原因,发生了融合变化,形成了十八种全新的阵法禁制,以陆宇的眼光,哪怕不能一下子全部分析出这些阵法禁制的奥妙,但是也能感觉到其中诡异庞大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