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至尊丹帝 > 第六百五十七章意外决定

第六百五十七章意外决定

  或许比起天尊在通天境的修炼无法相比,但在化神境突破到归真境这个关口上,他的经验绝对是非常丰富的,自问绝对不会比天尊差。更重要的是,各界各派有这样天赋的真正天才交给别人调教真的好么

  陆宇暗暗摇头,赵家虽然是天都七大世家之一,但是说成是天尊殿的附庸也差不多,可是其他家族和宗派未必就会将自己最出色的天才送过来。

  这些计较的念头在陆宇脑海中盘旋了几圈之后,他也就决定不参与这事情,而他的决定就是陆家的决定。

  “哎,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本座怎么就舍不下脸皮到天尊跟前痛哭一番呢,说不定天尊他老人家心一软,就算不收几个家族子弟做弟子,给些好处那也是赚了”

  天尊接见完有资格拜见的修士之后,就立刻离开了。而这些来到天尊殿的修士则没有返回,而是准备留下来参加天尊殿举办的天都最大规模的宴会。

  之前在大厅中拜见天尊的各种表现,自然也就随着众人的离开而传了出来。

  “嘿,朱兄你还能不能有点远大的志向了为了点好处,连脸都不想要了”

  “切,要脸还是要好处这不就是一个二选一么。修真界实力为尊,只要能够让实力得到提升,脸面什么的真的重要么”

  “哼,朱兄这话差矣,我等修炼逆天之道,若是连点修士的气节都没有,如何感悟大道,如何突破修为,心中如果都是这些蝇营狗苟的勾当,还参什么玄,悟什么道”

  “没有资源,没有功法,没人指点,你怎么参玄悟道天天打坐看天么”

  “你说再多也没用,就算你向跪舔,你也没有那个资格,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妈的巴子,你小子是不是活腻歪了要是活的不自在老子可以出手,帮你解脱”

  “就怕你没那个本事”

  “那就试试看,老子早就手痒了”

  在远处一座精致的楼宇之上,陆宇和和陆太苍两人坐在窗前,一边品着灵酒,一边听着远处无数修士的议论声。

  “虽然老夫也不太认同赵家的做法,但是不得不说,赵家虽然丢了脸面,但是却真的得了实惠,也不知道这得失之间到底是好还是坏”陆太苍有些感慨地说道。

  陆宇脸上带着淡然的笑容说道:“其实无所谓好坏对错,对赵家家主或者这一辈的高层修士来说,他们的成就已经固定,再也没有进步的机会了。现在舍了脸面,为家族后背子弟争取了一个强大起来的机会,哪怕被人在背后嘲笑,若是将来能够真的凭借自己的本事崛起,那么今天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更佩服的是赵家的家主,能够放弃个人荣辱,当着众人的面,在天尊面前做出如此卑下的姿态,实在是需要莫大的决心和魄力。就算是换成是我,我自问也是做不到的,但这并不妨碍我佩服这位家主”

  陆太苍楞了一下问道:“你竟然佩服那个家伙没看外面多少人虽然没有直接说出口,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嘲讽么就连老夫我也是觉得赵家家主这样做有些得不偿失呢”

  陆宇点头道:“这世间哪有十全十美的好事,机箱要好处,又不想付出代价。就算是实力惊天的大能,如天尊这般实力,真要是想要得到什么东西,又求不到,那怎么办只能去抢了。这样倒是不用丢脸面,可同时也是要冒着生命危险的,正所谓有得有失,这得失之道也是天地至理之一啊”

  陆太苍闻言苦笑了一下,无奈地道:“以你的年纪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凭理智来分析得失之道,这实在是让老夫惊讶。要知道,明白这个道理的人很多,知道的人,但是能够理解透彻且深入领悟的人莫不经历过无数坎坷的人。”

  陆宇嘿嘿一笑道:“这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么,没吃过猪肉也看过猪跑,只要换位思考一下,往往都能够得到不少感悟。”

  陆太苍对此也没有深究的意思,不过是一时感触罢了。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之后,又有些奇怪地问道:“对了,按说这次将天尊救下来也有些日子了的,再加上之前将三才大世界的魔修几乎一网打尽,魔域应该早就得到消息了才对。若是想要对付我们,此时怎么也到了,可是这些日子我们派出去的人手都传回消息,在附近几个星域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这情况实在是太诡异,太让人不安了”

  此事陆宇也想不明白,他本来早就做好了和魔域来一场生死大战的准备,甚至连备用的灵丹都炼制好了,可是魔域那边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要说魔域良心发现,打算放过陆家,那绝对是滑天下之大稽,也绝不可能。可是魔域到底要如何对付陆家,却让陆家无数人为之想破了头,却仍旧毫无头绪。

  “或许是魔域在其他地方战况紧张,一时间还顾不到这里也说不定”陆宇勉强说道。

  但是这个猜测他自己都不信,主要还是这次不仅仅救下了天尊,还和魔域三大魔尊之一的阴阳魔尊交了手,甚至让对方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以魔域睚眦必报的凶残品性,若是不想法报复回来,他是说什么都不信的。

  而现在偏偏没有任何动静,按照他的想法,那就是魔域肯定是在酝酿着什么更大的阴谋或者攻势,总是对三才大世界,对陆家来说不是什么好事。

  可是有些事情,担心也没有用,想的太多了反而会自乱阵脚,所以陆宇也没有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反而宽慰陆太苍道:“魔修们不来更好,时间拖得越久,对我陆家就越有利。不管魔域是什么打算,我们只要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将实力提升到足够强大,到时候还不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你这个小子倒是洒脱,可是这关系着整个家族的命运,岂能等闲视之”陆太苍哑然笑道,不过转念一想也点头道:“虽然如此,但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们再着急也没用,有这时间倒不如好好修炼一些,哪怕能够将实力提升一丝,那么胜算也就多了一丝,总是有些意义”

  陆宇哈哈一笑道:“老祖说的果然是真知灼见,当浮一大白,来,干杯”

  “小马屁精”陆太苍也是笑着举杯和陆宇干杯。

  “呵,好酒,这天尊殿果然是有些好东西的,光是这灵酒一样,我陆家就被比下去了。不行,回去之后让你爹发个命令,提高一下灵酒的质量,否则将来我陆家宴客,岂不是要被人笑话”

  陆宇闻言点点头,目光一动道:“行啊不过既然要提升灵酒的质量,那么就要提升一些炼制灵酒的人的待遇,只有好的待遇才能激发他们炼制更好灵酒的念头。同样,其他的东西也是如此,你说若是其他的比如种植灵草,培育灵兽,炼制灵酒等等职业都划分出等级对应他们的能力,然后给与不同的待遇,只要这待遇能够达到足够的高度,那么您老说会不会刺激的他们一个个发疯的研究更好的东西”

  陆太苍听了眼睛顿时一亮,再在脑海里仔细思索一番,虽然还无法推断出具体的效果,但是也差不多能够想到多年之后,三才大世界的繁盛局面,心中顿时就兴奋起来。

  “不错不错,还是小陆宇你聪明,这事对家族来说也是一件大事。毕竟这世间不是所有人都有修炼天赋的,那没有修炼天赋就该一辈子被人踩在脚下么若是我们能够给他们提供庇护,他靠自己的智慧来争取自己的待遇,那么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陆太苍和陆宇自然想不到,他们这次酒桌上的一个意外决定,会给未来的三才大世界带来什么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

  陆太苍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将刚才的想法用玉简记录了下来,然后叫来一个陆家修士,让他带着玉简立刻返回三才大世界,将玉简交给在家族中坐镇的家主陆维钧。同时还在玉简之中说了一些自己的建议和设想,甚至还叮嘱一些事情,生怕陆维钧将这件事情办砸了。

  而就在天都之中为天尊举行回归宴会的时候,在星空的另一侧,一道孤单的身影,正带着满腔的怒火向着魔域核心所在的星域闪掠而去。

  这道身影在星空之中并非是普通的飞遁,而是一闪一闪的,完全就是在星空之中不断的挪移,每一次挪移至少都是数万里的距离,而且期间完全没有任何停顿。

  对于普通修士来说,哪怕是掌握的空间瞬移之法,甚至参悟此道多年,在星空之中也完全做不到这种地步。不要说做不到,而是根本就没有几个人敢如此做。